心系众生 正念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邪党在垂死挣扎中,还在大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有的被绑架到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有的被非法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看到明慧网上这方面的报道,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与压抑,把自己有关这方面的一点修炼心得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零八年,在一次讲真相、劝三退中,由于时间、环境的关系真相没有讲到位,被人构陷,邪党以保奥运为由绑架了我,将我送到本市洗脑班。当时,我彻底认清旧势力迫害我的根本目地是要毁掉众生,我内心只有一念:放下生死,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不管在哪里,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用慈悲来救度这儿的生命。洗脑班虽然是邪恶的黑窝,可这里的人也都是为正法而来的生命啊!只是他们在漫长的岁月中本性被迷住了,被中共邪灵给毒害了,才走到大法的对立面,在邪恶黑窝内讲真相、救众生,与在外面讲真相、救世人同样重要。常常听说“六一零”位置是死亡位置,我既然来到这里,我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地狱里面越滑越远,我要尽我的一份力量与责任,让他们明白真相,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减轻他们的罪孽。我不去想后果怎么样,我能做多少做多少。

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第二天一早,接班的保安来看我,我对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现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你们在这里工作,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啊!”只见两个保安发自内心的高兴,笑着说:“见面就洪法啊!”以后许多事实表明,四个保安都在暗中帮助大法弟子。

在洗脑班里,有个搞法律的“六一零”人员企图转化我。我想起师父说过:“我们是来改变人的,却不能被人改变。”(《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他第一次来,我给他讲我是怎么走入大法修炼的,从而身心受益,通过修炼,提高了自己的道德,给家庭、单位、社会带来的好处,等等。两个小时的谈话,他默默的听着,我以为他明白真相了,没想到次日他又来了,还想“转化”我。我就给他讲《九评共产党》里的内容,揭露邪党执政六十年来利用各种政治运动给中国人带来的种种灾难,同时也结合自己家庭在文革中的不幸遭遇揭露邪党的邪恶。我用心讲,他也在用心听,他说:“我经历过文革,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可是我是学法律的,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位×教,你再坚持不是犯法吗?”我说:“你学的法律条文再多,也是在一个框框之内给你灌输的理论,可是它不是真理。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在哪里都做好人,我犯了什么法?我伤害谁了?即使我劝人退党,那也是为他好啊!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唯独中国人消息被封锁,不知道实情。你说咱们中国老百姓不可怜吗?我劝你也把党退了,给自己保个平安。”他没点头也没摇头,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就走了,从此再也没来找过我。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师父的法经常在我脑中出现,我一有时间就背法,背《转法轮》中的《论语》,背《洪吟》,能背多少背多少,反复背。我还在房间里最显眼的地方做了一个标志,提醒自己“六一零”人员一来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有一个“六一零”人员在我强大的正念下,進门就胆突,有时也会吓唬我:“不转化就再送你去劳教。”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转身就走。有一次,他一進门,没等他开口,我就先问他:“你是要钱还是要命?要钱呢,你就在这儿讲,可是我不会听一个字;你要是要命呢,你就离开这个地方,你不要再做不利于自己未来的事了。”他听后,真的就走了。

有一个邪悟人员来转化我,我就对着他发正念,他说:“你让我在这儿坐一会儿,回去我好交差。”有时“六一零”操控保安、陪护放诽谤大法的录像来干扰我,我就利用天安门“自焚”的录像,给他们剖析一个个的疑点,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为欺骗民众自编自演的骗局。在事实面前,他们都明白了真相,以后他们谁也都不愿再放那个录像了。有一个陪护还从自己家中带来手表,给我定点发正念用。

在邪恶的洗脑班里,被非法关押了十来天后,我觉的不该在这里了,我不能顺从邪恶的想法要等什么奥运的结束,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里不是弟子呆的地方,弟子要出去讲真相、救众生,请您加持我。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过九天的绝食反迫害,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当然这一切与当地同修共同发正念,亲人多次出面找“六一零”要人也有关系,我的亲人在这件营救我的事中,都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写出这些是见证大法的伟大、神圣。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真正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切就在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