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起诉邪恶 利用法律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最近学习了师尊的讲法及新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并系统的阅读了《反迫害法律手册》。我对主动起诉邪恶、利用法律反迫害有了更清醒、理性的认识:邪党作为一个西来幽灵,它的出现就是反宇宙反人性的,目地就是破坏神传文化,毒害和毁灭人。

“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从邪党依靠谎言和暴力夺取政权后,历次政治运动迫害死八千万中华同胞,到近年来迫害上亿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从文革时期的砸烂公检法,到今天利用公检法践踏法律迫害民众,其邪恶本质暴露无遗。然而三界是为正法而造就的,今天师尊延续下来的时间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人类的社会绝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随着近来迫害法轮功的凶手“王立军事件”浮出水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更大白于天下。在这重大的历史关头,肩负着神圣使命的大法弟子才是大戏的主角,呼唤正义良知,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正用善用人类的一切资源,利用法律武器制止迫害, 同时给众生一个被救度的机会,这是大法赋予我们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下面就这几年来我们地区利用法律反迫害,主动起诉邪恶的几点经验和教训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我地的一位同修被六一零绑架,轿车被盗走。通过和同修交流,我们决定主动要人。于是我们直接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两天后,派出所又通知同修家人去刑警队报案,刑警队答应我们尽快立案侦查(后来得知同修刚刚从刑警队被转走)。一星期后被绑架的同修正念闯出魔窟。于是我们决定一起去索要被盗的轿车。

开始邪恶很蛮横,不承认盗车的事。我们正告他们:“你们这是违法行为,我们要起诉你们”。他们无法无天的说:“你们爱告谁告谁!”几次要车未果后,我们聘请了北京两位正义律师对恶人依法起诉。当时和律师达成协议,我们是主动起诉邪恶:一、归还被盗的车辆;二、赔偿因被盗车辆而造成的经济损失;三、追究邪恶绑架同修的刑事责任。当时律师有些顾虑:认为主动起诉邪恶,在大陆没有几例,感到有压力。认为先走法律程序申请将车辆归还。我们表明:我们无需向邪恶申请什么,我们就是要主动清除邪恶!当时律师时间很紧,于是我们约定一名律师陪着我们起诉。开始法院不接诉讼状,并互相推诿,声称法轮功的案子不给立案。我们一边讲真相,一边找有关部门控告。我们将写好的控告信、诉讼状,走到哪发到哪。有一位保安,我们把控告信给了他一份,并给他讲了真相。第二次见到我们时,他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并鼓励我们:告这些坏蛋!

期间,我们还向公检法纪检、督查和法制科等有关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最后迫于压力,邪恶的六一零归还了被盗的车辆。期间我们把起诉的情况及时的上网曝光,邪恶的六一零几次找到我们协商:要求我们最好不要上明慧网,不要再告了,有事好商量。

接下来,得知另一位被绑架的同修已被非法判刑。于是我们又为这位同修聘请了正义律师。当律师接见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后,才得知同修已被迫妥协,而且笔录上说出了我们的名字。律师感到不可理解:同样一件“案件”却有两种戏剧性的结果,一个在外面控告他们,邪恶在被动挨打;一个被判刑迫害。按正常法律程序简直不可思议。

然后律师问我们:你们的诉讼还继续進行吗?我们坚定的说:“继续起诉!我们不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接下来,我们协调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属,向有关部门递交控告信。当我们向看守所递交控告信时,看守所所长对我们说;“你们法轮功在国外打电话来说我们迫害你们,谁迫害了?我们也是没办法,送来了我们只有关押。”同时,当地同修整体协调,利用不干胶、真相电话、邀请函等方式,大面积讲真相。内容有:金秋十月北京律师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法轮功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遭到迫害和打压。

开庭前我们向各个职能部门,律师事务所发出了邀请函。开庭那天阴云密布,另外空间正邪大战。全市恶警出动,法院周围戒备森严。我们大法弟子更是正念十足!附近邻县的同修都主动到法院周围发正念!有直接去法院旁听的、有协调律师的、有搜集证据曝光邪恶的。开庭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家属迫于邪恶压力辞退正义律师。接下来我们又将辩护词制作了传单向全社会张贴发放,广而告之,做了很成功的一次“庭外辩护”。那段时间老百姓都在议论法轮功说:法轮功要平反了!北京律师都来为法轮功做辩护了!通过这次整体协调,主动起诉恶人,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救度了一方众生。之后我地再也没发生一起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恶性事件。

年前,我地有一同修在外地被绑架。邪恶之徒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私闯民宅,其中一人野蛮的用刀将门砍坏,入室抢劫。抢去私人物品有大法书籍、笔记本电脑、光盘及现金,并逼迫同修家人在所谓搜查清单上签字后将清单收回。在整个对受害人实施绑架、非法关押及入室抢劫的过程中,恶警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证件、及搜查证。于是我们带着律师积极的去营救。当地邪恶六一零很猖狂,野蛮的对待家属和律师。我们正告他们:现今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迫害法轮功的江某某都被起诉了!他们感到很震惊,他们谎称:人不是他们抓的,他们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并告知我们:过几天就放人。过了几天,我们接到通知,让我们去接人。当我们去接同修的时候,又被告知人已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人已经送走了。我们不被假相所动,直接启动了法律程序。我们和律师准备了诉讼状、控告信、投诉信,向有关部门及上级部门对恶警绑架、私闯民宅、抢劫财物等犯罪行为進行控告。

非法关押同修的拘留所一位老警察接了控告信震惊的说:“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说你们法轮功维权。”我们告诉他:“法轮功在全世界早已经开始维权了,江某某早就被送上法庭了。”接着我们来到法院要求立案,法院接了诉讼状后,通知一星期后等立案通知。当天被绑架的同修正念闯出魔窟,平安回家。表现形式是劳教所拒收。

一星期后,法院经过调查审理,认为符合立案条件,并准予立案。立案那天,当地同修都到法院发正念,正念加持。其他同修利用真相电话,真相标语,向社会讲清真相。通过这次营救同修,主动起诉恶人,并能立案成功。我们深深体会到了整体协调的力量和正念的威力,并带动了一批同修走出来积极的投入到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来 。

惨痛的教训

二零一二年二月初,律师及受害人家属接到法院通知于二月十号上午八点开庭,而后又被告知开庭被推迟了。十六日晚十一点左右,参与协调的两名同修在家属院被等候多时的一群恶警暴力绑架,然后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将室内物品抢劫一空,抢劫的物品有:冰箱、洗衣机、电脑、摩托车、轿车及私人物品不计其数。而后以同样卑鄙手段绑架了当地十多名大法弟子。据悉这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绑架、暴力抢劫的恶性犯罪事件,意欲阻扰近期对恶警非法绑架案犯罪嫌疑人的开庭审判。

从去年以来,各地区出现几起协调人被大面积绑架的恶性事件,给当地及整体正法形势和救度众生,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和巨大损失。年前某市五十多名协调人遭到绑架。曾参与营救同修的正义律师说:当地同修在营救过程中,心不齐,甚至分歧很大,各自为政。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邻县,当地几位协调人,几年来带领大家把真相资料,真相标语发放的遍地开花,环境开创的很好。每当农闲季节,当地同修结伴到农村,挨家挨户的劝退,讲真相,救度了大量众生。而去年秋天,该地区十多位协调人先后遭到绑架。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关押,甚至有的协调人走了弯路,给当地的同修及家人都带来很大伤害,给整个正法的形势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事后,通过交流,大家认识到:该地区协调人都自我很强,有时为一件小事都能争得面红耳赤,也不向内找,都坚持自己对,甚至哥俩好、哥仨好的做事。该地区一位主要协调人,几年来一直负责几个县市的大法资料运作,把持着不愿松手,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结果,整个资料点遭到破坏,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些都是不信师不信法执着自我的具体表现,也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大借口。

静思在这次主动起诉邪恶,并能成功立案,后又有许多大法弟子遭到绑架的过程中的几点教训:

1、对这次主动起诉邪恶,当地同修正念不足,甚至有的协调人被怕心障碍着怕主动起诉邪恶会招来更大迫害。

2、立案成功后,法院通知三个月开庭,参与诉讼的同修与协调人对立案成功与正义开庭的重大意义认识不足,没能及时沟通,放松了正念,也没能及时上网曝光,有的协调人怕曝光邪恶影响开庭,认为等开庭成功后一起曝光,人为滋养了邪恶。

3、推迟开庭后,没能正念对待,没能彻底否定邪恶的要求和安排,有的同修对能否正常开庭没有信心,还有的产生了推迟开庭时间是用来讲真相的消极认识,使邪恶進一步钻了空子。

4、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大家只注重协调人之间的安全及整体发正念,却忽略了邪恶真正的目地是阻扰这次正义的开庭。有的同修被假相所迷,放弃了开庭的正念 。

针对此次教训有几点建议:

1、请当地同修加大正念彻底清除阻碍正义开庭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正念加持参与诉讼的同修正念正行,有条件或正念强的同修可以积极参与这次主动起诉邪恶,正义审判恶人,救度当地民众的正法洪流中来。

2、请参与诉讼的同修和协调人,放下怕心、放下自我,清除间隔,整体协调,不要被假相所迷,不要被结果所困,保持主动清除邪恶的积极心态和强大正念,大法弟子是主角!根据条件也可继续聘请律师,协调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属,针对这次非法绑架進行主动起诉和控告。

3、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邻近市区大法弟子配合起来利用好这次成功立案与正义开庭,大面积、全方位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