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迫害中我才深挖自己被迫害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自己十三年的修炼道路上,曾觉的自己修得不错,觉的自己对法的理解也比身边的同修深刻,觉得对大法、对师父是无比坚定的——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尽管自己曾多次遭受过邪恶的迫害,都未放弃过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又因自己退休前曾在某政府机关工作,认识的同修也对我有崇拜的情结,而自己也因长期存在的人心不去,恶党文化的因素也特别的重,不自觉的我接受了这种来自身边同修的崇拜。

还记得零三年那次,我和多位同修长期在特定的时间在一公共场所交流心得。说是交流心得,其实现在想来,从某种角度说,那真的是重于形式,真正实质性的交流与提高基本上没有。在这期间,师父曾多次点化我,可我不悟,后来曾有三次常人朋友亲自前来提醒,让我低调,不要再出入那种公共场所。我自己内心也不稳,(其实师父可能看我不悟,已经非常着急了。)我却想着身边那么多的同修都在看着我呢,好象我在不在现场,那就会影响其他同修敢不敢来这里一样。这时,已经非常明显的表现出了自己那颗求名的心——怕被别人说自己胆小怕事等。此时,家人同修也因我的这一举动感到非常担心,也曾极力反对我再去那个地方,可当时觉得她修得也不如自己好,根本也就没有在意家人同修的感受与阻止。

在那期间,总有同修因家庭矛盾来我家找我解决。我只当同修信任我,根本没有想到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所讲的:“俩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里有不对,为什么叫我看见了?”(对于师父苦心的点化我不但没有向内找,反而再次满足和加大着自己被同修崇拜的人心。)直到后来一同修一大早就来家找我解决他与妻子(同修)间的矛盾时,家人同修直接把师父的相关讲法背给我听,而我却以很专横的态度拒绝了,因此也更加大着和家人同修间的矛盾,根本没有触动要向内找的那颗心。

终于,我被恶党非法劳教两年。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家人承受着来自身心与经济上的重大压力,而我自己也在那恶魔般的地狱里经历着非人的待遇。当时在自己未修去的情而带动出的怕心等各种人心的驱使下,我违心的转化了,犯下了自己层层下走以来最大的错误。劳教期满回家后,我痛悔自己没能象那些坚定同修一样,面对邪恶的任何威逼利诱都不动心,捧着师父的法像,看着大法的书籍,我泪流满面,那不是伤心的痛,而是一种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述的内心的一种复杂的心痛,有悔恨,有内疚,有自责,有无地自容……当然,也有期待,期待着师父能继续管我,期待着自己回来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能真的学法得法,在法中真正的精進,真正的能够跟上正法的進程,弥补自己的过失。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整个正法形势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环境相对比原来变得宽松了,本地区的同修们都在按大法和师父的要求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三件事,有的老年同修不会骑自行车,却每天都能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心中没有怕,有的只是对众生的慈悲与挽救。看到她们修得如此精進,自己也想象她们一样,可是一颗怕心却挡住了出去救人的脚步,总是考虑着客观因素,如我在本地是名人,一出门人家都认识,没法讲,怕再次被邪恶迫害,可是另一方面又因自己被同修崇拜,哦,你看人家某某某,自己和家庭遭受了那么大的迫害都没有放弃对大法的修炼(一直以来一部份同修们都还是有崇拜我的人心,自己也并没有真正的深挖它,去掉它)。终于,这时有一同修在街上摆起了小摊,正愁人手不够,于是我就自告奋勇的去无偿帮她,也为自己不脚踏实地救人找到了借口。有同修建议我去讲真相时,我就借口说这就是我讲真相的平台(在摆摊的过程中有时也向世人劝三退)。表面看起来我三件事也在做,而且给人感觉还很精進,可是我却忘了,修是修人的这颗心,而不是做给谁看的,你内心的人心执着不去,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得清清楚楚,师父也一目了然,旧势力借口对修炼人進行考验从而达到帮助其提高的险恶用心当然也被师父看得非常明了。

这时,师父再次点化我,梦中我几次梦到邪恶迫害我时的场面,醒来却安慰自己没事,心中却想着用什么人的方法跟其周旋,错误的认为只要自己不带大法的东西在身上就没事。自己都感觉到了本地区的空间里聚集了很多邪恶的因素,同修们也有相互提醒,但我们忘记了一点,深刻向内找自己的人心与执着,却侧重于发正念——为不被迫害而发正念,这时的念已经不具备正念的威力了。于是,在忐忑不安中,我硬撑着再次上街帮同修摆摊,(在这期间也同上一次被迫害一样,早有人叫我离开一段时间,可还是因自己喜欢被人崇拜的心而硬撑着不走。)终于,我再次被邪恶绑架,投入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和同修们才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与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都知道了如何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同修间都非常坦诚,看到对方的人心马上指出来,被指出的同修也能从内心真正的接受,同修间发生矛盾我们马上向内找,时刻以法为师,做到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在这里,我们开始了向管教和犯人慈悲的讲清真相,在讲清真相的时候,心都非常的坦荡,内心深处装着的仅仅是让他们得救,不要他们对大法、师父、大法徒犯罪。结果,犯人和管教绝大多数都得救了,我们把平日里自己背到的法都写下来,同修们努力的回忆自己背到的大法内容,写下来,万分珍惜的互相传阅着。在那样的环境中,我们却能更严格的要求自己了,与在外面宽松的环境下根本就是两回事。同修们互相鼓励着,发现人心,马上去掉,抓紧分秒的精進着。外面同修集体发正念用各种方式营救我们。

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同修進到看守所和我面对面交流,真诚的向内找,这一次的交流,我们都深知是师父再一次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我把里面同修的情况让同修带出去,三退名单也带了出去,回到监舍,我把外面同修的情况带给同修们,我们一起交流切磋,在法理上更明白了,更坚定了对大法和师父的信。也许,师父看到了我们向内找的心,也许师父看到了同修们营救我们的决心和付出,整体也许还没达到法的要求,但是想要迫害我们的邪恶看到了法给予我们的力量,看到了我们内修内找的补漏,看到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和师父的坚定信念它害怕了,解体了。我和同修们都陆续的回到了家中,又溶入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十三年的修炼中,我被拘留,刑拘,劳教,多次被邪恶抄家,罚款,停止工作,停发工资,牵连家人,给家人和亲朋好友带来巨大的伤害,我却没能早一点真正向内找,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人心,特别是喜欢在人之上、被人崇拜的人心执着,带着这样的心在大法中长期不去,做了一点点大法的事就认为自己是在为大法和众生付出,沾沾自喜。今天才真正的深刻认识到,这强大的执着它带给我的是什么,阻止我的是什么。写出此文,仅警醒和我有相同执着的同修,在不多的正法路上,修好自己,脚踏实地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无愧众生的信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