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修炼的根本 修去求名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过了新年,我逐渐觉得身体出现了不太正常的状态,有点象更年期的症状(我五十七岁了),晚上睡觉经常出虚汗,白天经常烦躁,眼睛经常模糊不清,体力也不如以前,身体出现老化的现象。我知道这都是些假相,就发正念清除,也不见好转。

向内找吧,不但没找出什么大漏来,还觉得沾沾自喜:身边好多同修都说过年过的,光忙常人事去了,三件事也做不上,太懈怠了。而我却不然,自从神韵光盘出来以后,白天我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忙,给同修拷贝影象、做光盘、发光盘、讲真相、还要编写当地真相资料、还有协调方面的事;同修之间这个事那个事,也来找我,虽然觉得有些累,但总觉得比别人不精進要好。不过,最近也觉得做事心起来了,疏忽学法了,而且学法、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来。

其实这已经是不对的苗头了,自己还不悟,反而还觉得挺精進。这不,最近几天身体状况更糟,一阵冷一阵热,肚子也疼;本来很正常的月经也好几个月不来了,晚上睡不好觉,白天莫名其妙的烦躁,和同修之间有一点小事都过不去,也知道修炼了十五、六年的老弟子了,心态不应该是这样,也很想提高上来,但总觉得前面有什么阻挡似的,就是上不来,心里非常苦闷。还是先把手中的活放一下,静下心来多学学法吧,再向内找也找出一大堆执著来,但却不知根在哪里。

前些日子,同修甲说要买房子,我因她是离婚的单身女子,怕她孤身一人到社会上被人骗,就打电话给她二哥(常人,我高中时的老同学),让其帮帮他的小妹,他二哥很爽快的答应了,也一直在热心的帮她找房子和联系有关事项。可意想不到的是,昨天晚上,同修甲阴沉着脸到学法小组来找我,说我在她二哥跟前说她坏话。我一听,火就不打一处来,面红耳赤的和她吵了起来,大意是:我这是关心你,你不但不领情还冤枉我,以后你家的事,就到此为止,我再也不管了。说完,心里还是很憋气。当时在场的其他同修也帮着我说话,说我没做错什么,但也有的同修善意的给我指出了这个烦躁心,也有的同修替我打圆场说:“她太忙了,可能是累的。”虽然表面看我确实为她好,没做错什么,可我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也觉得很不对劲。

回家后,本来就睡不好觉,这下更不用睡了,我想真的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挖挖根了,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呢?身体状况为什么不正常?我为什么整天会那么忙?真的是精進的表现吗?是不是我对同修的情放不下造成的呢?然而这个情是怎么产生的呢?这时突然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里的几句话:“有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于他看病的时候想什么呢?这个病叫我得了吧,让他的病好。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你觉的治好了病,别人叫你一声气功师,你高兴的沾沾自喜,美坏了。这不是执著心吗?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

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我的思路逐渐清晰了起来:长期以来,我就奔忙于帮助同修解决(不管是修炼中,还是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之中,耽误了很多讲真相救人的时间。表面看我是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用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同修负责嘛。”但深挖下去却吓了我一大跳,听下面的对话:
同修:“上哪去了,到处找不着你?”
我:“唉!太忙啦!”
同修:“看人家多精進!”
我:(心里美滋滋)
同修:“大姐,真谢谢你,给我买了什么什么了。”
我:(心里甜滋滋)
同修:“大姐,麻烦你给我办点事。”
我说:“忙啊,没空,找别人办吧。”
同修:“别人不是没这个能力吗?还得你办才行。”
本来疲惫不堪的我听着心里很受用,“好,办吧!”…

看看!这不是满足虚荣心吗?再挖下去又发现:顺耳的话听多了,慢慢就滋养和加强了骄傲自满的心、自我膨胀的心、自命不凡的心、显示心、争强好胜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老爱指责抱怨别人的心、坚持自己和证实自我等各种人心。仔细分析一下这些心,不都是从强烈的求名心而派生出来的吗?可不可怕?这样一来,就听不得不顺耳的话,更接受不了别人的批评意见。

怪不得最近有几个过去经常得到我帮助的同修不但没有好听的话,反而对我有很多意见,以至出现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因为求名的心没去,当然就生不出真正的慈悲心来,不在法上修,光做事,就容易被人心所带动,所以也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拦的事多了,忙不过来,就容易烦躁。而且这个虚荣爱面子心更阻碍了我面对面,特别是对陌生人讲真相救人的效率。

也正因为有以上的各种人心造成了我和协调同修经常产生矛盾,让旧势力钻空子制造间隔,使很多救人的项目進展不顺利。看来这个求名的心真是害人,它是我们精進路上的巨大障碍,所以把它曝光出来,不让它再有生存的空间,也让还有象我这样的同修引以为戒,别再犯同样的低级错误。

因层次有限,现阶段只能认识这一点,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