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同修文章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网发表的《大法弟子必须从根本上清醒》一文中说,某市有位女学员,前几年做过协调工作。后来因遭迫害,就没有再做过协调工作,这些年这位学员一直把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做生意上,忽视了学法和修炼。虽然表面上仍在坚持着修炼,但不精進。有些同修认为她做协调工作有一定能力,与她切磋要她溶進证实大法的洪流中,希望她承担些工作,她却说:我要挣些钱将来给孩子用,等钱挣的差不多了,再做大法的事。谁知这位学员去年突然去世了,同修说等钱挣的差不多了,再做大法的事。那话能是同修说的吗?真正修炼的人,她能把那个钱财看的那么重吗?那一定是旧势力可恶的控制她,使她悟偏了;同修们也没有象亲人一样帮助她,当然也可能有其它原因。

由此想到我在这方面也做的不够。我地区有一位很精進的同修,被迫害送進洗脑班,邪恶逼迫她讲师父和大法如何不好,一个月后邪恶的目地达到了。放她回家了,她回家后出现病业状态,牙也掉完了,满身全肿、呼吸都困难。同修们都远离她,还说她这有漏、那有漏。有一天她看到我,要我和她一起坐一会儿,我还准备出去讲真相,怕耽误自己的事。第二天她就住院了,后来我悟到帮助同修也是救人,我为什么不愿和她交流、她也是我的亲人。我去医院看她,出院后我又找她学法交流,她非常高兴,她说:我又找到了知音。可是太晚了,不久她被旧势力拖走了。我要早点走近她,她可能不会离世的。每次想到她,心中有一丝内疚。

在没有被迫害之前,我不知道什么叫怕,也不知道什么叫干扰,和同修一起发资料、讲真相、二零零九年我和同修被迫害后,我知道了什么是干扰,什么叫怕,回来后,同修们都来帮我,根本上就看不上这些同修们。她们讲的话我反感,其实那不是自己,学法也学不進去,发正念也发不了,自己象吃了迷魂药一样,怎么都转不出来,很痛苦,眼泪也止不住的流。如果没有同修帮助我真的会邪悟或被邪恶害死。那个邪恶不是把你拉下去就行了,它还要害死你,可我的同修们对我很关心,离我很远都会来帮我,有一个年轻同修和我交流两次我就醒悟过来,又投入救人的洪流中。

二零一一年我和另一位同修讲真相再一次被恶人诬告,被迫害后回来,不愿见任何同修,怕的连门都不敢出,同修们都又来帮我,我迷惑不解,压力非常大,痛苦与消沉、两位夫妻同修多次来帮我,后来一位老同修和我交流两次,我才又醒悟过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们!当同修被迫害后是多么的需要同修们的关心帮助。被迫害的同修回来后要加紧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