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营救同修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我于一九九七年春有缘走進大法修炼,修炼后,曾经折磨我的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我每天都有说不出的高兴和喜悦,我感谢师尊给我第二次生命,在此,让我向师父跪拜,合十。

十多年来,因我有热情,乐于助人,又很热心传递信息、沟通情况,自然的被同修推举成为地区协调人,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点悟以及同修们的帮助下,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到了今天,做的好的是师尊给做的;做的不好的地方,是个人还有没修去的执著、那时没有在法上,走了许多的弯路,真是愧对师尊。自明慧网给大陆大法弟子提供网上修炼心得交流法会的平台以来,我几乎都参加了,但自己的修炼心得从未发表过。我不在意自己的体会是否能发表,我就当作这也是修炼,是在圆容师尊所要的,所以,这次我还要参与。

回顾我在协调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在修炼自己这一方面有点体会,便写出来向师尊和同修们做个汇报。

二零零九年底,我地区有一名同修的家,被当地的二十来名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恶警包围,强行将该同修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知道此事后,我便及时找到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说服他们主动配合同修们要人,同时协调同修上网发消息曝光邪恶的迫害,由资料点的同修制作不干胶贴出去,同时协调集体发正念,之后,邪恶没有放人。后来,我又协调当地同修写劝善信、打真相电话等营救同修,然而,仍然没有奏效。

时间拖到二零一零年夏季,我便协调几名同修,决定去很远的市看守所发正念,看望被非法关押的这名同修,要求当局放人,由于我事先没有很好的协调,有的带着怕心,有的指望同修的丈夫到看守所找认识的警察等人心,所以虽然人去了,正念也发了,可没有见到同修。

回来的路上,我和大家一起交流,我们虽然没能看到同修,但我们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解体不少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这是在家做不到的,应该肯定。同时,我们也应该向内找,找出人心。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在我们大法弟子当中,每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互相之间有争论是必然的,有不同的意见这也是必然的。为什么呢?总要表现出你那个执著的心,来把它去掉。但是在争论中长期的僵持不下,那就是有问题了。是因为你们都没有向内去找,没有看自己的问题。大家都想为大法负责,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往往你们不注意自己,很可能有自己的什么常人心在。”

在交流中,有的同修找到了有依赖心说:我就想营救同修这么大的事,几个协调人都应该去,可×××却没有去,心里就不平衡;有的说:我年岁大了有怕心不愿意去,可又碍于面子才去的;我也向内找这次没有协调好的原因在于自己有急于见到同修、要回同修的有求结果之心,所以在协调同修去之前,没有从法上和大家交流如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清除人心杂念,在过程中如何修好自己,用纯净的心态去营救同修。

找到后,我们齐发正念解体这些不正的因素,同时用一周时间发正念清理我们自己的空间场,清除影响我们营救同修的市看守所一切邪恶因素,让我们所到之处共产邪灵及黑手烂鬼,叫它全灭,并求师父加持我们。

我还和A同修说:营救同修每次去市看守所发正念,要求放人,咱俩都必须去。经调整后,第二次,我们打车再次去市看守所,我和A同修协调四名同修去找看守所所长,心里发正念,并与那个所长交涉,没進去的同修在大门外配合发正念。

在交涉中,看守所所长还刁难我们说:该同修现在病情严重,又不吃药不配合,你们看后,她一闹我们就更不好管理了,所以,还是不让见。我们知道这是邪恶在推、在找借口,这时我想起师父讲:“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的一段法,我明白了,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就必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要证实大法的威力,我们就是要见到被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邪恶说了不算。于是,我们坚定的对看守所所长说:今天我们大老远的打车来,一定要见到人,否则,找你们上级去告你们。所长一听我们这样坚决,心里发虚,害怕事情捅到上边影响他们,在师父的加持下,同意AB两名同修去见被迫害的同修,被迫害的同修见到我们之后,备受鼓舞,更加坚定了正念。

邪恶为了达到“转化”该同修,逼她放弃自己的信仰,就秘密的枉判,在她出现严重病症的情况下,两次送监狱拒收,又第三次搞关系秘密送進了监狱继续迫害。

当听到这么一个结果时,我和同修对继续营救同修有点失去信心,误认为,再往出营救就费劲了,去看望和近距离发正念,也就困难了。所以,意志也不坚定了,有点认可了邪恶的安排。

面对眼下的状态,我觉得作为协调人,首先不能被邪恶一时的假相所迷惑、所带动,应跳出来,然后和同修好好的切磋,在法上去分析,怎么样真正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就是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实修自己随时出现的一思一念,修好自己。就做自己应该做的。最后统一在继续不停的为同修发正念,用神通营救同修,至于同修什么时候出来,一点都不去想它。

此时,我也更加清楚:师父就看我们这颗心。打那以后,每天晚上清除地方邪恶时,把营救的同修一直带着,由于我们人心被不断的修去,我们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同修,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以病业形式很快回到了当地的正法洪流中来。这意想不到的惊喜,又是意料之中的局面,是我们地区的全体同修,不断的修去执著的人心,又能整体上配合好,才出现的,当然在这表面的背后,是师父给做的,这也是师父对我们整体提高的鼓励。

前些日子我地区有三位同修遭到恶警的绑架,就在揭露邪恶、核实取证、上网曝光这一件事情上,同修去了几次都没能出来,这时我虽然表面上没有说同修,可心里头开始冒出不平衡心最后怨同修有怕心。这些人心出来后,我马上意识到这些心不对,任何时候,遇到什么事,都得向内找,修自己,不能上邪恶的当,被其间隔。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新经文中说:“所以我过去讲,大法弟子作为一个修炼人,看问题和人应该是反过来的。有的人觉的碰到不高兴的事了就不高兴了,那你不就是个人吗?有什么区别呢?碰到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时候、修心的时候。”

我悟到同修一连几次去取证据材料没取来,这看似让人不高兴的事,那不是让自己提高心性的机会吗?这不正好是修自己吗?悟到之后,怨同修有怕心等人心一下子全无,又高兴的去跑,去核实,去取证据,使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及时的上了明慧网,曝光其恶行,三位同修也很快的回到了家中。

在过去的一年,我在协调营救同修的过程中,看起来是我在协调同修,其实自己受益更多,即在修自己的心性上,在心境的升华上,都是未参与协调时所能得到的。从中我也体悟到:营救同修的过程,确实是实修自己的过程。营救同修的过程,也是守住心性的过程,无论外界环境,出现什么变化,或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为其所动,就做我们应该做的事。营救同修的过程,还是检验同修与同修之间,个人与整体之间配合的一个尺子,彼此信任,正念加持,互相配合的成度。

所在层次的一点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