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志不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这里将自己修炼十四年来的一些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向师尊汇报。

一、有幸得大法

那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七日,我到大学去看望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当我与她在外边吃过饭回到她的寝室,正好碰到有一个女孩在她们寝室洪法,当时我看到有一本很厚的书放在桌上,我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觉得这是我应该看的书,是我在等待着的。

我打开了那本书,《转法轮》,当时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听那位女孩讲了她自己修炼的经历,她给我们念了一段书中师父讲的法,当时听到师父讲到“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可能有人想了:那我们个人奋斗,改造自己,就没有必要了?他接受不了。其实个人奋斗可以改变人生的小的东西,一些小的东西,通过个人奋斗可以发生一些变化。”“大的事情他要想动,常人是根本动不了的。”(《转法轮》〈第二讲〉)

我一听到这几句法就觉得讲的太有道理了,于是我表示愿意学,女孩立刻就教了我五套功法。她又给了我一张大法的简介及一位同修的电话,让我去她那里请书。结果那天那间寝室里其他的人都不相信,而只有我这一个从外面去那里玩的人却在那里幸运的得到了大法。

我回到家里把那张简介给了母亲看,让母亲陪我一起去请回了大法书,母亲一边看书,折磨了她多年的肩周炎一下子就好了,而在以前母亲肩膀疼痛,经常要让我们给她捶肩。她的脾气也因此而不好,而现在母亲只是看了大法书,还没看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母亲从此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看起来只是简简单单就得到了法,可是我知道在得到这个大法的各方面机缘的安排上,师父不知费尽了多少苦心!

二、日常生活中修去执著,沐浴师恩

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修炼大法的路,虽然其间也曾因为放不下常人的许多东西而有一段时间放弃过修炼,但在师父的点悟下,很快从新走回修炼。无论弟子修得好与不好,师父从没有放弃过我,时时点悟着我,我常想要是换成别的师父,早就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送回家去了,而师父从没有放弃过我。我在师父的慈悲指引下跌跌撞撞往前修着。心性有时守得住,有时守不住,在此举几个例子。

记的有一次,姐姐同商场的一位同事发生了争执,作为妹妹我碍不过情面得帮忙,(那时姐姐还未修炼法轮功)。我也跟着同那位同事争吵起来,刚吵了几句,我忽然感到一阵肩膀疼,肩膀象被人突然捏了一把,然后立刻就开始连骨头都疼起来。我从来没有过肩膀疼的经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点醒我,我做错了。作为修炼人不应该与常人争吵,而且修炼的人应该无为,不去管常人的矛盾。因为看不到其中的因缘关系。其实,当时我并不想参与争执,只是觉得姐姐与人在争吵,作为妹妹袖手旁观,碍不过情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怕姐姐不高兴,不理解,就不得已去帮忙了。而慈悲的师父时时就在身边看着弟子修炼,时时点醒着我。作为修炼人应该时时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怎么能掺杂人情呢?用人的理来对待问题呢?那修炼人的体现在哪里呢?我知道做错了,就不再作声了,自己走到一边去反省去了,心里对师父说:我错了。

有一次,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我到食堂打饭,按理是要依次序的,我怕耽搁时间就挤到前边去了,刚拿上筷子,这筷子突然就断了,我当时明白又错了。到了自己依次取水果的时候,我又用眼睛瞄了一个最大的拿到手里,等到吃完饭吃水果的时候,发现这个大苹果底下有一个虫眼,里面全是烂的,一口都吃不成,我看着旁边那些同事吃着他们的苹果,而我却一口都没得吃,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却不如他们,这么的贪心和自私,我真感到羞愧,师父看到了真着急呀,心性还如此低呀,但师父一刻也没有离开弟子,时时点悟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因为白天和丈夫发生了矛盾,已经守不住心性了,在和他较劲。梦中我听到电话铃声响了,我就去拿起电话来,看见上面显着几个字,清清楚楚的,至今记忆犹新,“你是不是炼功人?”看到这里,梦就醒了,是师父看见我不悟又通过这个梦点醒我啊,我自己到底有没有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做?所作所为符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明明知道这个理的,却还是守不住。

有一次,我帮一位顾客去付款,收银员多补了我一百元,我当时就想,我是修炼人,决不能贪这个便宜,要是多补给别人钱了,这收银小姐自己就得赔了,多可怜呀。想着我立刻提醒了她,她当时很感激的望着我,我觉得这是一个修炼人最基本应该做到的。我们卖箱包的,公司总会给我们一些小赠品,一些小包,同事们都每人一个或两个的往自己家里拿,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做这样的事,我一个赠品都没有拿过。那个月公司莫名的就多奖励了我一两百元,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还有一次,一位同事让我给她带饭,快餐是三元五的有荤菜,三元的就只有素菜,我去打饭时,看到三元的菜一点油水都没有,就想这怎么能行啊,她还要上半天班,吃这么差,怎么受得了呢?我就帮她打了三元五的饭,回去给她说三元,因为我知道她之所以让我给她带三元的饭是想节约啊,她其实也知道三元的饭是没有荤菜的,也没说什么。我觉得修炼人,就是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虽然有时守不住心性了,可修炼就是在常人的环境中魔炼,在摔摔打打中修出来呀。

就这样,一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走着,师父时时点醒着我,看护着我,跌跌撞撞,有过不去的关,自己苦,师父也为我们过不去关难过。当闯过了一关,自己幸福啊,师父也欣慰。

三、证实大法,正念否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邪恶发动了一场针对大法的迫害,广播电视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那天晚上,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在想,该怎么办?明知大法好,明知大法被诬陷,作为弟子该怎么办?我们不能任由邪恶诽谤大法,让世人对大法误解呀。想了很久,我突然想要写出大法真相,澄清事实,破除谎言。有了方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把想法告诉了母亲,母亲非常赞同,我们就一起用一问一答的方式写出了真相信,写完信找了一家复印店去打字。那家店里是一位中年女子,她看到是有关法轮功的真相,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很认真的帮我们打字,那店里还有一位男子,一看到是关于法轮功的资料,就表现出很不安的样子,他问那位女的,该怎么办,女人吼了他几句,意思是让他别管,可是他好象如坐针毡似的,一会出去一会進来,始终还是未去举报。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平安的打好了字复印了几十份离开了。

这以后我和母亲一直就采取发真相信的方式证实大法,我们后来又采取用笔在墙上写大法好,再后来当我们得到了一张真相光碟就经常请朋友到家里来玩,放真相给他们看,那时候碟机还不是太普及,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我的普通话还比较标准,我就自己读真相信录成带子送给亲朋好友听,效果还不错。有的同修还带到了外地去讲真相,因为那时还没有真相资料,只有自己想办法讲真相。

后来,由于搬到了大城市里居住,我和母亲就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我们想每当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天色就会越来越暗,我们就可以从这个时候开始上街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对着反方向走着的人流发,发到手他就会朝反方向走,而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决定了,我和母亲拿上真相资料就到大街上发,我在前面向对面而来的人发,母亲在后面帮我发正念,如遇紧急情况,她就上前帮着拖住邪恶让我有机会走脱。我们就这样配合着在广场附近人多的地方发真相资料,那时候天色已渐黑,行人都往家赶,得到资料正好带回家看。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发得都很顺利。

有一次,我正在广场边走边发真相,发到一男子手中时,他没象其他人那样接过去就走了,而是仔细的看了之后,很惊讶的啊了一声朝我追来,这时我快速往前走,母亲在后边叫住了那人,不知在跟他说什么,我不知道后面的情况,也不回头去看,只想着得赶快离开。当走到要过另一条街时,本来想一脚跨过去,可这时红灯却突然亮了,我不得不站在那儿等,这时我在头脑中想师父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想,他动不了,这样想着,我顿时觉得自己高大无比,邪恶很渺小,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立刻很坚定平稳的站在那里,坚定的如一座高山,我确定他动不了我了,我等到绿灯亮起后,就很自然的走到另一条街去发真相去了,一会儿母亲也跟上来了,她说那人问了几句,没说什么就走开了。

还有一次,我正在发真相,手中的一叠真相资料被一名男子一把拖了过去,太突然了,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就在他拖过去的同时,几乎就在同一秒,我用尽力量一把将资料拖了回来,太迅速了,他根本也没预料到,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怎么会反应那么快?他对我说,“叫你不要在这里发了。”我听他口气,应该不知道我发的是什么,因为那段时间广场上有很多发各种广告和学电脑招生的传单,我也放了一张电脑学习的传单在面上遮着,我就回答说,不在这里发就是了,我就跨到另一条街去发了。回想刚才那一幕真是惊险了,我手里还有一大叠资料,如果不是我那么迅速的夺回来,到了他手中,那么一高大男子,我再去想夺回来,是很困难的,如被他发现,那对于下次再去发资料就不利了。真是有惊无险啊。我知道师父时刻都在身边保护着弟子。

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有一次,我发到一条街看到前面站着几个穿制服的,我就想怕什么,我口中念着的正法口诀金光闪闪,你邪恶一靠近就立即被消灭,我就坚定这一念,你敢靠近就会被消灭,我一边念着一边从他们面前发过去,他们只是看着我在发,一个也没有动,就在原地站着,我从他们身边经过,又径自到前面去发去了。

有一段时间,我和母亲(同修)、姐姐(同修)有了矛盾,心里很是不平,越想矛盾越被邪恶放大,越来越觉得不能再和姐姐配合了,觉得她很不注意安全,就在一次叫上了另一位同修一起去一所大学发真相资料。其实当时那位同修才从监狱回来不长时间,状态不是很好,应该多在家多学学法,不适合马上去发真相资料,可是我们却没有考虑到这些,由于平时发资料已经很顺了,就没有考虑这么多。在去的车上,到了中午发正念的时间了,这位同修一边发正念一边竟然睡着了,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告诉了母亲,她却觉得没什么,我也没多想什么就坐车到了目地地。本来约好是三个人一起去的,母亲却突然说她另有安排,要去找另外的同修,还有另外的事去办,这么点资料,叫我们俩去就行了。我听了心里很不高兴,因为一直都是与母亲配合的,也没办法就和同修一起去了,而心里已经有点愤愤不平,怪母亲不早告诉我们。

由于心态不纯,救人这么神圣的事却带着这么多人心去做,还在矛盾中未能超脱,不是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去救人,又没有考虑到同修的状态,有这么多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被绑架到了学校保安室。第一次面临绑架,我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平静下来。刚到保安室,我的头脑中就有一个不正的念头一闪而过,“不行了,只有妥协了,才能出得去了。”但这念头只存在了一秒,立刻被强大的正念给灭掉了,“不行,决不能妥协,一定要坚定,大不了就是两条人命”(因为那时我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我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孩子你一定要跟我一起战胜邪恶呀。

于是,我迅速开始清理自己的思想,我清理出以下几点:

一,我决不应该在这里,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师父没给我们这样的安排,是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不配来管师父的弟子,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即使心性有漏也是师父的弟子修炼中的事情,与旧势力没有关系,这些执著我们会在修炼中修去,坚决否认旧势力的安排。

二,既然来到这里了,我就不去想出不出去的事了,来了就是消灭邪恶来了,平时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到邪恶的窝子里来,这也是个好机会,我就要在这里灭尽邪恶。只要在这里一刻我就铲除邪恶不停。

三,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想尽管看起来好象已无可挽回的这样了,已经被绑架了,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走脱了,但是这些所谓的现实都是假相,在师父这里一切都是可以变化的,只要坚信师父,再难的事师父也能帮弟子化解,只要弟子的正念足,师父起死回生都能,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一切的变化只是一瞬间的事。

思想理顺后,我就开始讲真相,不停的讲,大声的讲,因为平时还没有勇气对警察讲真相,既然来了就可以大胆的讲了,期间那里有七、八个人认真的听着,没有表现出很邪恶,并说我们没有迫害你呀,我说,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对我的迫害!他们听我这样说,也无话可说。我想一定得让我主导他们的思想,让他们跟着我的思路走,而不能被他们所带动。我就不停的讲着,他们也真的跟着我的思路在听,在走。这时我听见一人在屋外说,“怎么这么多年都镇压不下去呀?”我在里面说,因为大法是真理,邪恶压不倒正义!乌云不可能永远遮住太阳。有人问我说,你讲了这么久,口渴吗?他说要去给我倒水,我很清醒的认清这是伪善,我告诉他说你这是伪善,你们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不过是想达到你们所要的目地,他们想让我说出姓名地址,我说你们这一套,我太清楚了。

到了吃饭时间,一个女的给我打来了快餐,我不吃,我说,“我不应该在这里,你们放我回去,我不会吃的。”她只有去向他的头请示,说她给我打了饭的,是我自己不吃。他们没办法出去了,留下了两个年轻的看着我,我又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一个人立足于天地间一定要无愧于天地,你们的父母一定从小就教育你们一定要做一个好人,你们不能迫害善良,迫害大法对你们的生命不好,他们默默的听着若有所思。一人说:“你吃饭吧,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啊。”我告诉他们,我吃饱了,他们又要继续迫害我,我不应该在这里,我要回家。

讲完后,我就默默的坐在那里发正念。过了一会一个人说,我们三个来打“斗地主”(一种牌)吧。另一人推了他一下,表示他也太不正经了,总之那个场让我感觉不到邪恶。特别明显的是,当我和邪恶大战的时候,我真真切切,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当时师父和正神就在我的身边站着。我就象一个孩子,父母就在我身边为我做主,我还怕什么呢。我心中就是充满了对大法的正信,我就坚定一念,我不在这里呆,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最后,他们关不住我了,他们带我去了医院检查,确认有孕,当场就放了我。

我知道是我坚定的一念,师父帮了我。而同修由于一开始就认为糟了,这次糟了。无意中承认了邪恶的安排,被判了四年冤狱。当时,同修为了保护我,对邪恶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她,她是孕妇。”接着同修对我说:“你不应该在这里。”听她这样一说,我当时吃了一惊!同修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她说我不应该在这里,难道她认为自己就应该在这里了?我对同修说,“你也不应该在这里呀!”可是同修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一念之差啊!结果却完全不同。痛定思痛,这次迫害是由于我们没有为同修着想,没有考虑到同修当时的状态,没有考虑到同修当时最需要的是多学法,却由于我和姐姐的矛盾,随意就叫上了同修一起去,以致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给同修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修炼真的是很严肃啊,这次迫害给同修造成心灵上的伤害,修炼上的影响是巨大的。而当时同修的孩子还很小。同修的丈夫(同修)抱着那么小的孩子到处营救同修,也影响到了同修的丈夫。由于我们整体的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这是多么惨通的教训。

同修啊,修炼中的人谁都有过,谁都有不足,真的希望你能谅解我们无意中给你带来的伤害啊。我们一定要共同精進起来,正念正行,才能彻底解体邪恶,才能做好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才能实现我们当初的誓言,救度更多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啊。

当时我想,一同来的,我就一个人走了吗?同修都能在迫害中首先站出来保护我,我就这么自私就只顾自己走吗?我应不应该留下来跟同修在一起?可是我想这不对,这是人情,多一个大法弟子被关押,就多一份损失,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揭露邪恶,营救同修。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闯出了魔窟。

回到家后,我做了个梦,梦见我从一个床上爬起来,回头一看,那床上竟是一床的毒蛇,毒蝎,还有蟾蜍、鳄鱼等一床邪恶的东西。我低头检查自己却一点都没有受伤。我觉得太幸运了,也很惊奇,怎么一点伤也没有,从那样邪恶的床上出来,再怎么也得被咬一口啊,我却一点都没有受伤。

经过这次事之后,我们更成熟、更理智了,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认识到了整体配合的重要,同修经过半年的迫害才回到了家中。

回家后,生起了怕心和疑心,我就想,他们知道了我的名字,(因为有一张到医院检查的单子上面有我的名字,被他们收着了)我的手机也被他们拿去了,他们怎么会就这么轻易放了我呢?就这样常常觉得他们还会找来的,结果把他们求来了。有一天,又与母亲有了矛盾,心里觉得不愉快,我就独自回家去了。

到了家楼下,一守院的老太婆神情异常的盯着我看,并问清了我是哪家的,我感到有些不对劲,到家不久,孩子又突然大哭起来,我感到一阵慌乱,就觉得孩子的哭声很异常,让我很不安,就感到邪恶马上要来了。果然,不一会,丈夫就敲门了,我听是他的声音,就一下子把门打开了,后面跟進了六、七个派出所的。他们是到我丈夫的店里哄骗、威胁带他们来的。来的太突然了,我有点心不稳,就转身到厨房去继续给孩子打粥,一边打粥,一边求师父,一边发正念。但还是心里有些不稳,跟進来一个人,问我母亲去哪里了,说要找我母亲。我回答他说不知道,然后给他们讲我母亲自从修炼了大法身心受益的情况,讲大法洪扬,获得无数褒奖,人人称赞,人人尊敬。

过了一会儿,他们進到丈夫那间屋里乱翻,其中一人厉声问我“你买台扫描机来干什么?”我看都没看他一眼,根本不回答他,他也自觉没趣,也觉得自己问的无理。我只讲我的,他们什么也没翻到,神奇的是旁边那间我住的屋子,他们居然一步也没有踏進去,而这间屋子与我丈夫那间屋子是并排着的,门挨着门。有两本《周刊》就在那被子旁边摆着,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及一些真相资料也在那间屋里,他们谁也没敢踏進去。真的不可思议!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他们要让我带他们去找母亲,我不去,他们说那就立刻绑架我,我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你们给我指出来,我犯了哪一条法律!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他们无法回答。我对丈夫说“去把左邻右舍都叫出来。”他们有些害怕。我又说,我要把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听了更是害怕!我对他们说,你们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会殃及你们的子孙后代的!善恶必报!

这时,丈夫凑近我的耳朵对我说,你带他们离开这屋吧,万一搜出一本《九评》来,就麻烦了。我一听,一想,也有道理,就说好吧,带他们下楼去,我心里想反正我母亲又没在那里住了,带你们去也无妨,带出屋再说。

走到楼梯一半,我突然觉得不对劲,看我现在在干什么?我在给邪恶带路!不管带到哪里,我是在配合邪恶。不对,想到这儿,我突然灵机一动,我说,我要回去拿孩子的背带,因为我是用手抱着孩子在走,我边说,就边上楼,一边对恶人说,你们有精神,就跟着来吧,我一边走一边大声说:“大家快来看呀,警察到屋里抢东西啦!”这时楼上就有人打开了门来看,恶警害怕了。我一回到家,就在沙发上坐下来,对跟上来的那一个人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家里。丈夫也说,这不过是人家的信仰。一恶人说,可这是在中国。这时,我坚定的对恶人说了一句:“就是这条人命!”我的意思是告诉他们,我坚信大法,决不动摇,你们最多能夺取我的生命,最多失去这张人皮。

师父在法中讲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想我心里最想对邪恶说的一句话就是:“撼山易,撼大法弟子的正念难!”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找了个台阶下,说找不到就算了,就灰溜溜的走了。那天的天色,不到下午就乌云密布,昏昏暗暗。在人间这里刚才是正邪大战,在天上也是在正邪大战呀。

因为要带孩子,就没有象以前那样法不离手,由于学法少了,正念就不强,正念不强,正行就不如从前了,怕心也出来了。三件事做的不如从前了。这状态拖了比较长的时间。

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中让我记住了一首诗就醒了,其它的就不记得了,这首诗是“以什么春日种,就以什么秋日给。”诗的涵义明明白白的,师父在为我着急呀,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我醒来后,想着诗句的内容,想想自己的懈怠,想着师父的提醒,我怎么办?记得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我真是基本上法不离手的,溶于法中的感觉真的是美妙,面对邪恶就觉得正念在心,自己很强大。而现在由于自己没有安排好时间,法学得少了,心中时时有不稳的感觉。不行啊,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不要放弃我,我要精進,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四、多救人,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同修们每天都在抢人,救人,真的感佩同修们的正念正行,常常悔恨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太差。

还好正法还没有结束,还有机会,唯有多学法才能正念正行,只有学好法,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从《九评》出来之后,我就想要是中国人都能人手一本《九评》该多好啊,那邪恶还有藏身之处吗,我就和母亲一起在外边租了房子做《九评》书及一些真相资料,提供给同修,我来做,母亲负责传送。做了一段时间,由于租房子费用很贵,一直都是一位外地同修默默的付出,而我们平时不在那里住,只是做东西的时候才去,这样很浪费,后来资料点遍地开花,一些同修陆陆续续能够从别的同修那里得到《九评》了,我们就停止了。

我们现在自给自足,需要什么资料自己做,有时也帮同修做,做好了就发出去,要多少做多少,要什么做什么。我知道自己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由于自己的怕心,求安逸之心的干扰,劝三退救人的事做的不好,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赶快赶快跟上去,追上同修,追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面对面讲真相做的不好,因为总觉得自己性格内向,不喜欢主动与陌生人说话。所以除了给很熟的朋友及亲戚讲,一般都是采取上楼发放资料的方式。我知道这也是一种干扰,自己的这种观念的干扰,其实还是怕心在作怪。是必须要去掉的执著。只有多学法才能去掉它。

我和母亲配合的很自然,出入小区比较方便,目前,我们主要就是采用这种方式方法讲真相救人,在这过程中常常出现很神奇的事,师父时时在身边保护着我们。

我们一般都是选在早上,坐上车随机的到一个地方下车,走着看到前面有买菜的人,就跟着他走,现在城市里一般小区多,進去之后,一般需要开自家那栋楼门,所以我们就选择跟在这些人后面,他们会把我们带進去。然后我们上了电梯,就选择倒数第二层楼,因为如果选择顶楼要是碰到正好有人出来,我们就没有退路可走,而如果是倒数第二层楼,碰到了人,我们可以假装上、下楼都可以。然后走楼梯从上往下发。

有时,我们没有跟人走,自己也進去了,進去之后,不要东张西望,就慢慢走着,用眼睛的余光找楼门,如果走到跟前发现是关着的,我就假装打电话,慢慢和母亲说着话,等人来开门,一般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来开门,因为我们这时一般发正念让人来开门,有时也请师父帮忙,每次都很神奇的刚走到楼口就有人开门。

有一次,我们走到一家单元楼,突然就从侧面出来一个人为我们开了门,我们都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好象就是专门来给我们开门来了。有一次,我们進到一小区,進去之后,也不知往哪边走才对,一条小狗窜出来,一边叫一边往前跑,我们知道狗肯定是往家跑,它是来给我们带路来了,我们就跟着它,结果我们自然的就走入了一栋单元。

有一次,我们在一家人门口放资料,我还在怪母亲为什么把我本来放好的挂钩放在信封里,这样拿的时候会响声大,一边拿一边嘟哝,结果弄的很响,那人刚好在门口要出门,听见声音,他一下子打开了门,我们迅速走开了,把剩下的资料发完了,就乘电梯下楼准备走,结果碰到刚才那个男子,他手上拿着我们刚才放的资料同另一家的一个女人也乘上这电梯,我和母亲看了看,也没作声,等我们一出了电梯门,向外边走去,他们就走到门口保安室将资料交给那保安。我和母亲刚一转身,听见那女的对保安说,不知是不是她们发的?原来她看见了我们的背影。就在这时候,我和母亲已经转身走出了那门口,正好有几辆摩托车停在那儿,我们一人坐上一辆,迅速的离开了。过后想想,太惊险了,前后就一秒钟之差,我知道师父又一次保护了弟子,还是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修炼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多学法,学好法,一定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负自己的史前誓约,不负众生的期望!

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