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我是九九年二月份接触大法的,真正修炼是四月份,回忆这十二年的经历,要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时刻呵护,我是走不过来的。

在修炼大法之前,我是药篓子,吃药不是三五片、七八片的吃,而是一把一把的吃,那时我有气管炎,哮喘、肺心病,心动过速,心绞疼,咽炎,慢性口腔炎,糖尿病,湿疹,多发性关节炎,神经衰弱等等,心脏病两只脚肿的鞋都穿不上。正常我穿三十六码鞋,肿时四十码鞋还提不上,从脚到膝盖一按一个坑,每个月药费都得一百多元,十二年前的一百多元顶现在的五六百元。特别是心动过速吃阿替乐尔,一天不吃就不行。有一年年三十,下午,我才发现阿替乐尔没有了,叫我女儿去买,所有药店都关门回家过年,我女儿找到经理家,经理说放假了不营业,我女儿好说歹说都不行,没办法,我女儿下跪向他求情救救我,经理很受感动,才到药店拿药。那时活的生不如死,有几次犯病,我都想一死了之,看看我的小孩,又放下了。

我开一个烟酒售货亭,供着女儿上学,儿子又是大脑发育不全,日子过的多艰辛可想而知了。

就在我最难的时候,有人给我送来《转法轮》,我随手放在床上,没事时翻了一下,看了几句,就不看了,等了十来天,那人来要书,问我看完了没有?我说:没看,那人说:这样吧,你一次看完,别想好不好看,一口气把他看完,你再觉得不好看我也不给你送了,那是你没缘份,我很忙,今天我先拿走,我晚上看,明天上班前给你送来,等你看完一遍再决定你是不是要看,这一次一定看完。

她走后,我想:人家图什么呢?上着班,忙家务,再送书,我看!我用半天加一夜把书看完了。第二天从头看,看到第三讲,我就似乎看到小腹处有轮子在转,我放下书去抓,没有,一拿起书又转,连续几次都这样,转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就不太明显了,那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晚上又看到亭子西边天上红色法轮(带一点蓝色)转,头一天晚上五点多钟——七点多钟两次,第二天晚上五点多——九点多五次,共看到七次,有一次看到他落在亭子西边的大路边上,我赶快去找,怎么也找不到,等我回到亭子里,他又在西边天上飞,美妙极了。十多天后,同修告诉我看师父大连讲法录像时,我才知道我看的是法轮。

学法两个月后,还有一个从外地来我县的学员(她女儿住在我县),她修炼两年多了,她把她所有的大法书全借给我看了,从此我正式走入修炼。

师父第一次给我净化身体就是去我的气管炎(那是七岁时出麻疹得的),咳的非常厉害,胸部疼的连呼吸都困难,我悟性差,想吃点药减轻一下症状,只这样想一下,还没有吃(我在亭子里睡,没开门)。在我迷迷糊糊的情况下,元神离体飞了出去,也没什么阻挡我,直上直下飞上去,我的元神像十七八岁的样子,还盘着腿,飞过云层之后,还有山(我们是平原),我睡在下面的肉身咳嗽,我就喊:老师,你看我咳嗽多厉害,也没有人理我,我也没看到老师,还在往上飞,连下边的山和云层也看不见了,看到整个天空都是“忍”字,大大小小满天都是,特别是我面前一个“忍”字,有一米高,半米宽,我身两边大大小小满天都是,有的落在我身上,就象雪花一样化入我身体里,我喊:老师,这怎么光是“忍”字……连问几遍,突然悟到:老师叫我忍吧。刚说完,元神直接下来了,下的很快,下到我的身边,直接从胯上入肉身上和肉身重合了。我知道这是老师在点化我。我又忍了两天,实在太难受了。第三天还是吃了一次药就好了,以前犯病得两个多月不挂吊针好不了,喉咙哑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但那一关总之没过好,那时候悟性太差了。

在我炼功一周后的一天晚上,在炼静功还出现奇怪的面孔,嘴很大,两个大獠牙,右边的牙有一尺多长,左边有半尺长,都往它身体边弯曲着,两个眼睛像鸡蛋大,滴溜溜转,从远方到我跟前,眼看离我只有半尺远了,我吓的大汗淋漓,突然想起该喊老师,我大喊一声:老师,我在炼功,它才慢慢退去。

《转法轮》里老师讲的差不多我都经历过。二零零一年有一次,我们房后的邻居给我买了二斤碎牛肉,我洗好后叫傻儿子用高压锅炖上,他没合上喊我,我使劲一搬,呯的一声,高压锅盖绷到房顶又落下来,锅把摔坏了,我的脸对着锅,肉和汤全喷出来,我满脸都是水和油,等我把地上收拾干净后,才看我的脸,天哪!满脸都是泡,而额头和毛巾擦下来一块皮肉,几乎露着骨头,因为我也没觉得疼,所以我拿毛巾擦,我把门市部关了,才到后房慢慢洗我脸上的油,脸都开始肿了。到天黑,眼睛几乎睁不开了,同修来我家,说是消业没事,等我把她送走后我又学了一会法,才睡觉,始终没觉得疼,第二天早上,满脸肿了一个大泡,鼻子在脸里边,同修打电话问我怎么样,我说眼睛睁不开了,什么也看不见,她马上过来,她不敢看我的脸,她问我疼不,我说一点都不疼。可那时也不知向内找,她来不到半小时脸开始消肿了,我能看到她了。到了中午,整个眼睛都睁开了。三天后,满脸的大泡都结痂了,第四天,第五天开始脱痂,一个星期后,痂全部脱落,只有额头擦掉的皮肉十天脱掉,脱痂后的脸又白又光,不象快七十岁的人,又一次证明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我亲身经历的神奇事情很多,我就不一一再写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我在外边到处讲,法轮功如何好,我所有的病都炼法轮功好了,这样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功法不让炼是错的,有一次我把广电局长都讲的哑口无言。有人说:“不让炼功,老太太急疯了,见人就讲。”其实那时我也没有想到上北京,后来有人说出了我,我不怕,只讲法轮功如何好,不让炼是错的,公安局也没难为我,只问了问就算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