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获新生 优秀教师遭中共迫害几经生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我叫孙玉珍,是原山东莱西三中教师,今年五十三岁。一九七六年高中毕业后在本村小学任教,一九七八年四月考入招远师范,毕业后担任初中数学教学整整二十年(其中大部份时间任教毕业班),二零零零年一月调入莱西三中教高中地理,到二零零八年十月被莱西教体局无理开除,已有工龄三十三年。

辛辛苦苦干了大半辈子,我曾获过多项荣誉——多次被评为校级、镇级优秀教师,多次在山东省初中数学竞赛及全国初中数学联赛中获山东省优秀辅导教师荣誉证书。八七年开始连续十五年当选莱西市人大代表。只因我坚持信仰做好人,修炼法轮大法,屡遭迫害,到今天却成为无业人员,连基本的经济收入都被断绝了。我多次到教体局、信访局、法院、人事局找领导,结果都是互相推诿。今天我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让大家了解事实真相,从而对我所反映的问题给予帮助解决。

(一)病痛缠身

回顾自己几十年的人生经历,真是酸甜苦辣,百感交集:我一出生就遇上三年大饥荒,在号称“亩产万斤”的“大跃进”年代,却食不果腹,全国饿死几千万人,能活下来已属幸运。六六年上小学一年级就赶上文革十年浩劫,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整天跟着参加批斗大会,批“牛鬼蛇神”。当时要求每人都要参加一个帮派,在老师的号召下,我们全班加入了风雷派(造反派的一支),回家后受到全家人的责备,因为当时我的亲戚是学校的领导,也是被批斗的对象。这与现在学校执行上面指令,逼迫学生反对法轮功有什么两样?当年刘少奇平反后好几年,我的思想也转不过弯来,怎么“叛徒、内奸、工贼”一夜之间又成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难怪现在仍有不少人,一提起法轮功,不假思索地就说出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可见谎言媒体给人洗脑的作用是如此之大。那时我虽然学习好,但是思想却很压抑,因为当时高音喇叭每天宣扬的是零分上大学,学习好的是“五分加绵羊”。可见,中共的每次运动从来就是黑白颠倒。

七七年恢复考试制度后,我考入中专,毕业半年的时间开始教毕业班,教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家庭、工作都称心如意。

然而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一九八四年生小孩时因月子里受凉得了一身病,浑身疼痛无力,胃炎,常年感冒,慢性鼻炎,严重的神经衰弱及妇科病。为治病,前后几年时间吃过几百付中药,自己给自己扎针、刮痧,我妈打听偏方把我放锅上蒸等,除药物外,什么三株、采力、矿物精等都用过。两个人的工资都让我吃药了还不够,每到星期天,丈夫即便大冬天也要顶着呼呼的北风用自行车带我去看病抓药,好长时间上不了班。后来因学校人手紧张,教育组不再批假,我便硬撑着开始上课,白天上班,晚上煎药。

我的体质虚弱到极点,从家到学校骑自行车十分钟的路程,就累的不行。赶到学校后,坐在办公座位上就什么不知道了,等上课铃一响才惊醒过来。一上午三节数学课下来真是筋疲力尽,中午做饭炒菜时需要两只手拿小铲子,吃饭时已无力夹菜。星期天洗衣服,洗几件躺炕上歇一会再下来洗,儿子五、六岁时就拿小棍儿帮我往外抬脏水。稍微重一点的家务活,如发面做馒头等全都是丈夫的事。冬天在学校没有课时就得跑到炉子跟前办公,要不膝盖冻的不行。夏天别人吹电风扇我到处躲,一年感冒时间有三百天,这次没好下次又开始了,只要洗头就得先吃两片感冒通。因为胃不好,生冷硬均不能吃,常年恶心呕吐,特别是孩子小的时候,经常是强咽着半小时吃一顿饭,一恶心全吐了,想想孩子吃奶,就逼着自己再吃。加上失眠,最严重时两个月无法睡觉,吃四片安定片都不管用,最后每晚吃两片冬眠灵,真觉的活着就是遭罪。

(二)得法重生

为治病我练过多种气功,但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当有人劝我炼法轮功时,我不信也不想学,直到九八年底经人再三推荐,我才答应试试,没想到二十几天效果就非常明显。半年时间下来,折磨我十几年的各种疾病全好了,如获新生。原本无力的我可以提两大桶水,炼功十三年来再没吃过一粒感冒药,零下十几度照样敢用凉水洗头。胃也健康了,冷的硬的都能吃。

我努力按《转法轮》书上讲的,处处事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向内找,不争不斗,无怨无恨,家务活全包了,病重的时候回到娘家,坐炕上就不动弹了,吃饭时我妹妹端水给我洗手吃饭,现在进门后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样样干。婆婆去世时两个小姑及妯娌都病了,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的,三天后回家我们一家三口人的衣服里里外外全换下来洗完也不觉得累(零下十几度在外面自来水龙头下冲洗)。大伯哥、小姑家的几个孩子上学或上班大都在我家住过,我对待他们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大小姑家的孩子跟他母亲说:说人家法轮功不好,我看俺二舅妈就挺好的。离我家五六里地的二小姑家的孩子看到家里有好吃的,就跟他父母说:我去给俺二舅妈送些去。连邻居们都对我说:看你对孩子们都真好呀。

炼功之后,我把追求名利的心看淡,只管兢兢业业的工作,结果所教的两个级部的成绩在全市同类学校中比几乎都是第一。在办公室里打水、扫地、生炉子、洗毛巾几乎我都承包了。工作上我毫不保留的帮助年轻老师,有几年与我同级部的教师寒假前一周都要外出学习,领导也没有安排代班。我想,就要考试了,学生做的卷不知对错,或只对对答案,不懂为什么,那不等于没做吗?因而我主动把高一六个班、加上高二两个班共八个班都上着,课调不开,我就一节课上三个班级,每个班讲十五分钟,学生非常感动,外出学习的老师回来也很感激。单职工宿舍冬天屋里冷的结冰,我家生炉子,就每天给他们送热水。冬天老家送来一拖拉机生炉子用的引火草,我一家一捆分给各住户老师。

以前教学追求成绩,只关心学习好的学生,炼功后对学生一视同仁,在生活上处处关心他们,学生病了,我就给他们找药找水。一段时间有一个班的班主任外出学习,学生与卫生委员闹别扭,一周没有人扫地,满地废纸。除了教育学生外,我以身作则,每次讲完课后,就拿笤帚轻轻的把废纸扫起来,这样几次后,学生便不好意思了,以后教室里干干净净的了。歇大礼拜时,都要嘱咐学生:家长供你们上学不容易,回去千万别当“小皇帝”,帮父母干点活,真不能干别的,吃饭时主动拿上碗筷,父母也会感到欣慰。开家长会碰到学生家长,家长说:孩子经常回家说你多么多么好。

这一切,其实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都会这样做,而且很多人比我做得更好。如果没有这场迫害,铺天盖地的对大法的诽谤、造谣,根本不需要我们去讲这些真相。法轮功究竟有多好,找本《转法轮》看看就知道了。然而就是对这样一群修心向善的人,江泽民却出于小人妒嫉,一意孤行的要镇压、迫害,我也与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只因坚守良知,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却一次次的遭绑架迫害,今天我把我所遭受的迫害说出来,让人们看一看,到底谁正谁邪,谁在践踏法律?

(三)几经生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外出学习,回家后,家人告诉我:学校一遍遍来电话,让你去一趟。我听说是上面逼写不炼功的保证,就不去。后来派出所派人三番五次到我家骚扰,并威胁家人逼我写。当时不少人说:不就一句话吗?写了在家偷偷炼不一样吗?不是这样啊,人要讲良心的,好就是好,写了保证等于承认电视、报纸的诬蔑、诽谤,再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那根本不符合“真、善、忍”,邪恶就是以毁人为目的,当今社会,人的道德其实就是从说谎话开始,一步一步沦丧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的。

随着迫害升级,电视上诽谤法轮功的恐怖节目一个接一个,我当时天真的认为是上面弄错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弄清楚就乱演,我也要上北京去说句公道话,结果在望城火车站被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不让我们说话,举手就打、抬脚就踢,当时与我一起被绑架的还有招远的老俩口,其中一老人说我老伴一身病,炼功炼好了,为什么不让炼,我们要找地方问问,刚说几句,一恶警“啪啪”来回打老人的耳光,我说你不能打老人,这样伤天理。老人也告诉他这样做对他不好,他反而打的更凶,并恶狠狠的说:就是不准张口,张口就打,我不信会死在你的前边,我先打死你。后来招远来人把老人接走。我则被送往莱西公安局,当时的政保科长邵军,一进屋就给我上了背铐(一只手从肩上拉后面,一只手从下面拉背后,铐一起)。几个小时后,家人赶到公安局,邵军才把我上面手放下,仍将两手在背后铐一起,再整个铐在铁管上,第二天威胁说,不写保证就劳教。我说:我在车站等车犯什么法了,就遭绑架?是你们犯绑架罪、非法拘禁罪、酷刑折磨罪。后来,我家人被逼写了所谓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夏天开始,学校就限制我人身自由,不准出大门。我告诉她们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学校领导骗我说有教授讲座去听听,不愿听就回来,把我骗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一进洗脑班校长就承认他骗了我,并说是上面的意思。而“六一零”主任王守华却说“我们不想要你,是你学校非要送你来。”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是干坏事,所以才互相推诿。在洗脑班里被非法关押迫害十九天,逼着看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一帮一帮人来散布邪说,每天二十四小时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放弃做好人。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早晨我正准备做饭,夏格庄派出所来两个恶警将我绑架,当时一位目睹现场的老师说,简直就是土匪。莱西公安局以沈涛为首的一伙人强行把我送到王村洗脑班,不仅让人写不炼功的保证,还要自编自演歌颂中共及诽谤大法的节目。有些人承受不了折磨,违心地说:不炼了,回去做个好人就行了。结果警察就把“好人”两字写在黑板上,竟然批了六十多分钟,并说:想做好人,你就是没忘了法轮功。而他们看法轮功学员是否转化,就看他是否骂人。只要不骂的,他们就说这个没有转化好。多么邪恶,这是逼好人往哪转啊?!因为我不配合,他们就从洗脑班把我拉到在国内外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教所迫害,又是十九天,每天十七八个小时坐在小板凳上,晚上十一点后才让睡觉,早晨五点起床,在王村洗脑班、劳教所被关押迫害七十多天,最后勒索家人七千元人民币。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我在集上买东西时,又遭夏格庄派出所恶警绑架,把我直接送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恶警沈涛又把我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长达十四个月。在劳教所里,恶管教孙振宏、赵丽不让我上厕所,开始还让在便桶上,后来一天只准上两次厕所,并且只有晚上才允许上大便;还有一次,她们连续几天不让我上厕所,三天后憋的我尿裤子里了,并且一直让我穿尿湿的裤子,有半个月的时间整天整夜让我站着,不让我睡觉,我就绝食反迫害。恶警就把我拉到医院野蛮灌食,每次拔出的管子都带血,长期连续插管,鼻孔肿的插不下去,他们就换成大粗胶皮管从嘴里插,我咬牙不让他们插,他们就用铁凿子强行撬开嘴,再用开口钳撑着,往里插。每一次就要折磨我三四十分钟。有一次导致下颏脱臼,合不上嘴,老是张着。他们没办法就找医生,医生看到后就训斥他们说:谁让你们用这个的(指开口钳)?

这里的迫害手段五花八门:长期被铐在恶警的厕所里或黑楼梯洞里;在楼梯洞里,把两胳膊拉直铐在楼梯栏杆上,脚刚能着地;在厕所里,就把我铐成站不直蹲不下的姿式;二零零四年元旦那天开始,只让我穿一件衬衣衬裤铐在窗棂上,然后再开窗冻我,这样迫害我十天;还有一次把我绑在床上一周;最后两个月把我关到禁闭室,直到迫害的奄奄一息才让家人把我接回家……回来后,同事、学生看我被迫害的这么严重,非常气愤,好多学生都掉泪了。有个同事跟我说:孙老师,老师们经常议论,你说咱学校还有比你再好的吗?他们竟然这样对待你。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中午,我在学校大门口遭苏月健等二人绑架到派出所一下午,家里又被抢劫;六月二十五日我去上班,又遭夏格庄派出所董振起、刘志绑架,后在沈涛的唆使下被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里恶警唆使犯人暴打我。我绝食反迫害,恶警尤玉香(音)对我野蛮灌食,每天让犯人抓住我的头发往外拖,五、六个人野蛮的将我按倒在地,有的拽我头发的;有的把着我的手和脚的;有的用膝盖压的;还有跪在我腿上的,等各种方式折磨我。有几次恶警狱医尤玉香找了一个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的犯人给我插管灌食。

十月份,莱西恶警到青岛大山把我劫持回莱西,非法开庭。整个过程既没通知家人,也没有旁听人员,更不允许我自我辩护,只有他们草草了事的宣读早已准备好的诬陷材料。最后莱西恶法官王焕先,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对我非法判刑四年。

实际上,以《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不过是“欲加之罪”,其实是极其荒谬和错误的,律师界对此已作出了清晰的辩护说明。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和澄清真相的行为是应该受到宪法和法律保护的合法正当行为,迫害我们的人才是执法犯法,真正在践踏法律和公民的尊严。

十一月中旬,青岛看守所欲把我送往济南女子监狱迫害。因那时我被迫害的生命已处于非常危险状态,监狱拒收,我又被拉回看守所。这次整整被关押迫害半年。

其实,在这几张纸上写出来的只是一个简单的过程,那种一天二十四小时经历着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的滋味用语言是表达不出来的。通过上面的事实,谁正谁邪不是一目了然吗?

(四)经济迫害

十多年来,我除了遭受精神、肉体上的迫害,在经济上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王村洗脑班时,家人被勒索了七千元人民币;二零零一年,我参加本科自学助考,还有三门就拿出毕业证来了,钱都交上了,却不让我出门参加考试,结果钱也瞎了;二零零三年王村劳教所又勒索我家近一万元人民币;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两次晋升工资时,因我炼法轮功为由被取消工资晋升;二零零八年十月,在王建志为首的六一零的胁迫下莱西教体局下文,有张为才签名将我开除。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人们都给我很高的评价,然而,一个优秀教师、人大代表如今竟然连饭都吃不上。当年选我为人大代表,是让我代表一方民众行使群众监督政府职能的权力,但是,经历十几年的残酷迫害,几经生死,却发现在中国,老百姓真正有了冤屈,根本找不到说话的地方。可是这样对待善良的人,天理不容。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到报应的已无计其数,莱西教体局已被枪杀的张为才局长、无病暴亡的潘晓忠副局长就是实例。我们知道是中共这场迫害把参与人员推到如此尴尬、无奈的位置上,并不是出自个人的本愿。可是当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时,所有迫害正信的参与者与实施者必将面临正义的审判,文革后的清算就是留给人们的教训:执行命令绝不会成为犯法逃脱惩罚的借口。

帮助别人其实就是帮助自己,良知和善念利人也利己,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希望各级领导在了解真相后能主持公道,真正为群众着想,恢复我的工作,补发欠我的工资。同时严惩山东王村劳教所、青岛大山看守所、莱西六一零、公检法相关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

相关责任人电话;
莱西公安局副局长 王建志;13954287766
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科 沈涛 :13793229166 、0532一82067030
李为魁:13969606750 0532一88412992
莱西教体局 局长 王平令;15853215666
党委书记 任春风:13789886799
副局长 王志超:13706489036
副局长 徐长远:13806396557
副局长 刘毅力:13808977666
孙 力:13964209656
主任 刘洪卫:13061454679
信访办主任 任日清:13864823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