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昭昭贯古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辉煌的中华五千年文化,教化民众修养道德、善恶有报是一个重要的内容。然而自中共邪党执政以来,倾国家之力开始了对中华神传文化的破坏,代之以“党文化”的斗争哲学、“无神论”……毒害着中国人。特别是近十三年来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邪党使尽几十年来积累的整人的招数。从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开始,挑起民众仇恨,利用其统治下的公检法司、街道社区、派出所、劳教所、精神病院等等对信仰真善忍的上亿民众实施惨烈的迫害。

中共宣传“无神论”,让人为了眼前的一点私利可以放弃做人的理念,不相信善恶有报,作恶者便可以为所欲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到了丧失道德底线的地步。然而,人不承认神佛的存在不等于神佛就不存在,人做的事都会在某个时候得到相应的报应。善恶有报是天理,报应之事自古至今皆有,且应验不断。

父亲作恶,殃及儿子丧命

前不久,明慧网发表文章《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所带来的思考》,文章中讲述了贵州省威宁县公安局副局长代永志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他曾于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一天,亲自开会布置,派出四队人分别突袭四个修炼人家,连哄带骗的把一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关押迫害三个多月才放出,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机智走脱,却从此有家不能回,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生活极其艰辛。其实,早在二零零九年“六四”前夕,代永志曾派人去骚扰两名法轮功学员,企图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去省城洗脑班强制转化,当时一名法轮功学员义正词严的问他们:“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要把我们往哪儿转呀?是不是转到‘假、恶、暴’上来?”那些恶人哑口无言。这些事仅仅是代永志参与的众多迫害案例中的几例。代永志的恶行给家人带来灾难,他的即将大学毕业、二十三岁的儿子突发白血病(而且是最难医治的一种,据说在中国也就是第二例),仅仅四天他儿子就去世了。

发生在沧州的恶报事例

以笔者的家乡沧州为例,据不完全统计,在十三年的迫害当中,就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因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事例也很多。

◇沧州市盐山县“六一零”主任孙保元,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招来恶报,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被大货车撞死。

◇盐山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太昌,在任期间助纣为虐,多次组织迫害法轮功群众,使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被逼流离失所,在石家庄、唐山劳教所拒收大法学员的情况下,竟然采用送礼行贿的方式以期达到劳教学员的目的。王太昌于二零零四年遭恶报患面部神经麻痹病,面部变形,异常丑陋,医治数月不见好转,后去石家庄住院。

◇盐山庆云镇党委书记刘保亭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们进行残酷迫害,三九天零下十六度左右把他们关在透气漏风的大车库,不准家人送饭、送衣和被褥,并分别处以三千元和二千元不等的罚款。此人在职期间大肆贪污受贿, 二零零一年初夏,刘宝亭因解决回汉族纠纷不公被村民用猎枪打死遭到了恶报。

◇盐山庆云镇西关村派出所临时工胡宝德,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抓人搜资料无恶不作,十六大期间,一法轮功学员被关,与他讲真相,他非但不听,还谩骂大法,说报应我才不信呢!我怎么没报应?结果时间不长就失音说不出话来,随后就病发身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盐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张希台村张兴岭是看守所的狱警。看见谁炼功讲真相,便使用背铐、小鞭子毒打,还到女号门前污言秽语攻击大法。结果一九九九年底,张兴岭去沧州其儿子处,暴病身亡。

◇青县公安局原刑警队指导员王道祥,四十多岁,在非法搜查学员家时把法轮功师父的像片踩到脚下乱踹,回来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老师有什么本事?我把他的像片踹烂了,他又能把我怎么样?结果第二年王道祥就得了骨癌,在北京最高级医院花费了几十万巨款也没能保住性命,在非常痛苦的疾病折磨中死去。

◇南皮县国保大队长王雨良多年来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对他劝善,他非但不听良言、不思悔改,还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结果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清明节晚上,遭恶报车祸死亡,死状惨不忍睹,死时只有四十六岁。自身遭恶报还殃及其五、六岁的儿子成了残疾儿。

◇沧州市开发区金岛派出所所长李光强,积极配合恶党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铭铎的死与他有直接关系。结果怎样?李光强的作恶遭恶报殃及儿子……二零零七年八月,李光强十四岁左右的儿子忽然跳楼身亡。

◇沧州市十三化建原公安处处长苏怡春,在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六日把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黄宪敏送看守所迫害。苏怡春作恶殃及家人,不久其父母在回老家途中出车祸,母亲死亡,父亲腿骨折,而他本人也被调出公安处。

◇献县陈庄镇政府包村干部赵铁厂(音),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此人见到张贴的大法真相标语,就不遗余力的撕、涂毁。法轮功学员曾善意的劝说此人,停止此类恶行,他非但不听,且变本加厉的调查跟踪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行踪,向恶党邀功请赏。二零零六年三月在一百零六国道献县段遇车祸,肇事司机逃跑了。此人经沧州、北京两家医院救治,医药费花去了十余万元,最后还锯掉了一条腿。镇政府以不在工作时间内被撞为由,仅付一万元。其余的自付。现此人仍在家中疗伤。

◇泊头市郝村镇派出所警察(三十多岁)林建中,因受江泽民谎言蒙蔽迫害法轮功学员,抄家、搜书。林建中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在自家的加油站被烧死,死时五官不能看清尸体小得可怜。

◇泊头市酒厂的保卫科长余立明,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以来,一直紧跟江氏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二零零一年九月底,余立明受本市“六一零”派遣,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要走了身份证和户口本。他将身份证交到了派出所,户口本锁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并告诉法轮功学员,从十月停发退休工资。 从那时起,他就得了一种病,多处求医无效,后被确诊为肝病,在沧州传染病医院治疗好几个月,出院后于2004 年夏死亡,年仅四十六岁。

受邪党的蒙骗与蛊惑,迫害还在继续。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在沧州市运河分局国保队长唐国利的指挥下,同时围堵了法轮功学员张立波家、王振清家及贾召庆家。警察借张立波的儿子开门上学之机闯入家中,欲绑架张立波。因张立波被惊吓的犯心脏病再加上家人的据理阻拦,才免遭绑架,但被非法抄家。七十六、七岁并且有病的王振清老人及去他家串门的客人刘维民均被绑架并非法抄家,被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等私人财物。

古语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看到还在参与迫害的人,正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恶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道家《太上感应篇》中说:“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孔子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因果报应思想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极为重要的一部份,它不只是一种学说,而是宇宙的法则和自然规律。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就是让世人了解真相在天灭中共之时,及时退出邪党一切组织;参与迫害的人及时醒悟,停止作恶,挽回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损失,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