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迫害精神失常 善良修车人又被劫入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建三江前进农场法轮功学员于松江,今年48岁,以修自行车为生。因为他遵照大法的标准与人为善,做事先为他人行方便,很多人都愿意到他那去修车子。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二零零九年三月被前进农场公安局“六一零”主任石平等绑架,被迫害精神失常。于松江回家后,在法轮功学员的关心下恢复正常,就在他又能重操旧业不久,又被石平等人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转化”迫害。

“六一零”是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了达到他自己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意图而专门建立的自上而下的非法的法西斯式的迫害机构。

下面是于松江自述其被绑架和在青龙山洗脑班遭迫害的经过。

被劫持、非法关押到公安局监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号,我正准备出摊做生意,石平带了三、四个警察,闯进我家,石平让我到公安局去有点事情交代一下,说清楚就回来。我说:你的话有准吗?石平说:“真的就几个问题。”说着就强行把我带到公安局教导员办公室。教导员苏怡刚说:“等一下,三江来人要问你一些情况,你要据实回答。”我说:我有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说什么?我要回去了。我刚要走,苏说:“就是你还炼不炼法轮功的事?”我说:炼。石平说:“那你等一会三江来人问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下午四点多钟,建三江国保大队刘长河和于文波来了,于文波对我说:咱们都是一家子,听我劝,别再炼法轮功了,国家都取缔了,你咋还那么傻,写个三书就可以回去了。法轮功是×教,你以后不要再炼了。我说:不行,为什么不炼了,我正因为了解了法轮功,确实是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并向他们讲了我是如何因病修炼法轮功且得到彻底根治的。刘长河威胁恐吓我说:就不许你再炼了,谁炼就抓谁,就你上次的事(指零九年三月被抓那次),就够判最低四年徒刑的。你把别的你知道的炼法轮功的人告诉我们,写个三书就可以立即回家了。我说:我不会出卖任何人的,因为你们上次对我的迫害,到现在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过了好一会,刘长河、于文波又进来伪善的对我说:你这么顽固,别说我们没有帮助你,明天送三江去,到那还看你这么硬吗?你要是现在写了还来得及,等到了三江,就不行了,判你几年就完了。我说:我不会写的,绝不配合。他俩说:就这样吧,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想通的话,你跟石平说一声就行了。我说不用想了。这时,石平把我关进公安局内的监号里。

晚七点多,又关进来一个喝醉酒闹事的人,屋里就一张床,那人躺在床上酒气熏天。我只能坐在水泥地上打坐。那人醒来时问我:你为什么进来的?我说:因为炼法轮功。那人说:不让炼不炼呗。我说:法轮功让人做好人,有罪吗?那人沉默不说话了。我跟他说:你要记住:遇到危难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定能得福报,那人点点头答应了。天亮了他就被放了。

青龙山洗脑班失去人性的迫害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石平进来对我说:上车。我问上哪?石说:到三江。可是车一出大门却向青龙山方向驶去。我说你骗人。石平说:我吓唬你的,不用害怕,到青龙山几天就回来。到了青龙山。因没带钱,洗脑班不接收。石平打电话给建三江政法委书记刘博说明情况。刘回话:“你们先回去,明天拿钱再来。”回到前进农场,怕我被绑架的消息泄露出去,石平又把我关进了公安局临时号里。

四月二十三号上午十点多钟,石平等几个警察把我带到车上,石说:你真牛呀,我们公安局拿着钱才能送你。石平掂着手中的钱说:“这是八千元钱够你用的了。到了青龙山法制中心—洗脑班,石平办完手续后,高兴的对我说:“你好好的,过几天我就来接你。”

洗脑班公安局的副局长房耀春,让我放弃修炼,并讲了些诬蔑大法的话。看到眼前被邪党毒害的众生,我心里非常难受,就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告诉了他,希望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否则会遭报应的。并向他讲了前进公安局前任六一零主任王维伦就是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车祸身亡的事。

四月二十五日,洗脑班来了好几个人(事后才知道是建三江六一零主任李春耀带着各农场迫害法轮功的头目们,到青龙山来开迫害法轮功的交流会),进来的人问我:有没有认识错误?我说:我没有错,做好人何错之有?其中青龙山一个女的问我:做好人,怎么做到这里来了?我说:这是你们把我非法抓来的。她说:那怎么不抓别人呢?我说就因为炼法轮功的人最正,你们才最害怕。“共产党不是最讲认真吗?”那咱们好好讲讲吧。这时房过来摆了摆手说别说了。就把那几个人领走了。我听到他们边走边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挺能说,真的不假,一个修自行车的也这么能说,真得好好“教育”一下他们。这时我一抬头看见对门监号里有我们农场的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这是在我之后,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下午,他们就给我调了监号。到了天黑时,房耀春来到我跟前伪善的说:小于子,你服个软,我保你马上出去,你只要放弃修炼,写了三书,我立马给上面说放了你。再说你是一个孝子,早点回家孝敬双亲多好啊。你不写,就得判四年到七年,你不怕死吗?那一天,我只喝了点房耀春给送来的“热水”,晚上正准备打坐。这时,来了一个叫高军的管教说:不许盘腿打坐,就走了。不久,我的头有点迷糊,都不知道是怎么入睡的。到天亮时,我出现了幻听幻觉,好象有人在耳边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难以安静。突然间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大脑好象被控制,对着窗外对面公安局的一个窗口又说,又唱,又笑,最后竟大哭起来。

从五常学习迫害法轮功经验回来的洗脑班主任盛树森来到监号,他逼我写三书,并让我帮他转化其他人放弃修炼。盛还满嘴污言秽语诽谤大法与师父。我说:不会放弃大法的,坚决不写。气得盛边大骂边恶狠狠地说:你等着,你看看你的罪行能判几年。我说:不在乎了,人固有一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盛拿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条例威胁我说:你得判七年。

一天,我把贴在墙上的“揭批”法轮功的目录表撕下来后,盛树森冲了进来,破口大骂说:我还没有见过敢撕墙上的制度人呢,挥手打了我两拳,让我再贴上。我没理他。盛气呼呼地说:要给我好看的,打死算自杀。他出去带了几个人进来,问我放不放弃?我说:不放弃。他气急败坏的打了我几拳头后,要我坐起来说话。

第二天下午,来了三个女的两个男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天黑了,那三个女的说了一些谤师谤法的话,我听出来她们都是邪悟者,我不再听她们的了。她们一看我不理她们,就走了。过了一会房跃春又来逼我,我不再说话。他就出去了。第二天几个人,对我又轮番逼攻,无果后都灰溜溜地走了。

恶徒盛树森与邪悟者相互勾结,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加之每天强迫灌输歪理邪说洗脑、必写所谓的揭批材料。盛树森其人卑鄙流氓至极:经常猥亵女大法弟子,动手动脚,扬言:你们不写,我就叫人强奸你们,谁敢告我?夏天穿的衣服都很少,盛也不顾廉耻的随便闯入女监号;开着监控器对女监号不断的窥视。

在青龙山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悟者有:黑龙江五常市老莫、周和珍,哈尔滨的陈杰、陈梅,大庆的张长江,还有一个叫赵艳芳的。自己写了三书的必须得再转化别人,不然就通不过,再就是叫你喝酒、杀生、跳舞,凡是炼法轮功不能干的,都叫你干。还有:你要是头脑不理智时,就让骂师父骂大法。有时又软硬兼施不写就让看诽谤光碟,或叫邪悟者与刚所谓被转化的他(她)们“交流”,断章取义歪曲师父的经书。我的头脑不正常时,陈杰叫我骂老师、骂大法是×教,还要感谢农场公安局拿钱来转化自己。再就是回家后,让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不许说出他(她)们的一切迫害手段。

毒打

五月四号那天上午,三江六一零头目李春耀、三江国保大队刘长河等七、八个人来了。他们在外面与盛树森等人说了好长时间才走的。

下午盛树森气势汹汹进来,先是骂我:不识抬举,不给他面子,要是再不写,就把我送到五常去,那里的酷刑谁也受不了,不死也得扒层皮,还得判几年等。盛又说:问你最后一次,写还是不写?我说: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不写。他发疯似的抡起拳头,照我头上和胸前一顿打,并威胁说:一会给你好看的。

晚饭后,七点钟左右,盛树森带了几个协警,冲进来边骂着便劈头盖脸的向我打来,连踢带踹把我带到审讯室,几个协警有金言鹏、周景风、任响、韩笑等,他们把我双手分开拉直铐在两个铁床头的底边横梁上,使人既坐不下,也站不起来。盛树森拿椅子坐在我的面前,手打着我的脸说:抬起头来,边打我嘴巴,边咆哮着:不写就上刑。他叫那几个协警和金言鹏轮番打我六、七十个嘴巴子,接着掀开我衣服在我后背上,用皮带狠抽了几十下后,金言鹏又骑在我的背上象骑马似的上下不停的颠着。

盛强迫我蹲着。由于长时间的蹲着我的双腿失去了知觉,坐了下去,盛等人恼羞成怒,五六个人连踢带打让我蹲下,就在这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使我几乎站起来,手铐连着的两张床也被我提了起来。几个人都吓慌了,抱腰的,踹我膝盖的,拉床的,他们费了好大的力气,又把我强行摁蹲下。说看好几顿没吃饭了还是很有力气,要是平时,我们是不行。这时金言鹏问我以后报不报复他,我说:我们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知过了多久,我又一次的坐了下去,五、六个人坐着的两张床,竟被我把床拉近了。他们一阵连骂带打,想叫我再次蹲下,此时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昏了过去。

我醒来时,感觉满脸是水,双眼疼痛的睁不开,金言鹏用牙签支着我的眼皮,我不自禁的闭了一下眼睛,牙签折了。盛树森这时进来叫喊着:不能叫他睡觉,今天就是不能让他睡,不写就不许休息。五常来的老莫也说:不能让他休息。盛、莫叫几个人打开手机放音乐。老莫来到我的面前说:小于子,你写了三书就可以回去了。不然你是过不去的,就得判刑。这一夜我休克了三次。当我最后一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终因难以承受的痛苦折磨,违心、耻辱的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不该做的事——妥协了。

当我扶着墙艰难的回到监号,发现两个手腕被铐的都肿起来了,而且看见了露着的骨头,血迹都凝固了。手腕上的血是凝固了,可此时我的心在滴血呀,好痛,好痛啊。

我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回到家的,由于在魔窟长时间的洗脑,一段时间,思想转变不过来,遇到问题还用邪悟来为自己开脱。与法轮功学员们交流时,也用歪理狡辩。回想起自己做的那些不配大法弟子做的事,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

二零零九年三月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事实

二零零九年三月初,中共邪党召开“两会”期间,于松江因参与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前进农场公安局六一零主任石平、片警胥兴勇等七、八个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到当地拘留所。抢走一台价值5000多元的电脑,两台打印机和耗材等。于松江弟弟存放在他那的300元钱也被一起抢走。

于松江在被关押期间,石平耍流氓手段,挑拨离间,诱骗制造伪证。对于松江说:“其实,都是×××(法轮功学员名字略去)让你们干的。”石平又拿出一叠纸说:“这都是你们(大法弟子)写的。”却不让看内容,诱骗于出卖法轮功学员和相关事情,并让于松江回家后,给他们当内线: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在高压威逼恐吓下,于松江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在监号里经常做出一些异常举动:昼夜大喊大叫,有时钻入床下不出来,有时四周用被褥围起来,躲在里面……。

直到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号,于松江被折磨得头撞在窗台上,磕得满头鲜血直流,石平等怕承担责任,于松江在被关押四十天后,被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元旦后,前进农场公安局“六一零”主任石平和警察孙宝山等在晚七点左右,骗开于松江家前面租户的房门,闯进于松江的家。石平对于松江说:把电脑拿到公安局检查一下,马上送回来。于松江说:你又在欺骗……。不管于松江说什么,石平等人还是抢走了电脑,绑架了于松江。到了公安局,石平拿出了伪造的所谓“三书”对于松江说:这是×××(该法轮功学员名字)写的保证(放弃修炼)。”当于松江戳穿:这根本不是×××的笔迹时,石平说:你就别看了,你写不写?于松江没理他。过了好一会,石平说:“你写个证明我们拿了你的电脑。”于松江写完证明,就让回家了。

第二天,于松江因有事,离开了前进农场。事后,听说在他走后,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公安局也在到处抓他,石平还带着工商局刘刚等人到于松江的亲属家登门骚扰。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于松江再次被建三江国保大队刘长河等绑架,关进青龙山洗脑班,遭“六一零” 石平、公安局的副局长房耀春、洗脑班主任盛树森等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曾被迫害精神失常-善良修车人又被劫入洗脑班-255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