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互相配合讲真相效果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L同修是二零零四年底通过我给他讲真相得法的,他是我的同事,他的得法修炼使我身边又多了一个同修。二零零五年底,他开始了面对面劝世人“三退”的历程。那时我虽得法已经七年,但面对面和陌生人讲真相基本还没做,对熟人都很难开口。

开始时,他主要给身边的同事讲,中共作恶多端,要遭老天报应了,入过党团队的都得退出才能保平安,有好的未来。因为同事之间都很熟,一听说这么吓人,有一些人退出了。L同修跟我说:“虽然很多人退了,也有些后来又嘲笑我,不退的更是那样。但是,我就是坚信师父说的,我就要劝他们退出中共,好能活下来。你也和我一起做吧。”我说:“不行,我不好意思象你那样说,怕人笑话(我怕别人说我年纪轻轻这么迷信),再等等吧。但是,提个建议:你劝人三退时,把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加里多好,要不有人以为你是信佛教呢。”他说:“行。”以后,他真的在劝世人三退时加進恶党迫害大法的真相,我听他讲的还头头是道呢。

L同修因得法晚,我把他带到学法小组一段时间之后,小组其他同修跟我说,不想让他上小组学法了。我说:“咋不让人来学法了呢?”同修说:“L同修跟我打电话,电话里直接说要资料,又说其它不该直说的,他又成天跟别人劝三退,这样不注意安全,出事了怎么办?”我笑着跟同修解释:“L同修新得法的,对一些安全上注意的事情还不太清楚,我回去告诉他就好了。再说,他劝三退那么主动,真的值得我们学习。我们不能往外推同修啊!”同修很快明白了,一场要发生的风波平静了。

经过了一年,L同修成功劝三退近一百人。这期间,他常劝我也来参与和他一起救人,说的时候常泪流满面。但是,我当时就是迈不出这一步。二零零七年,我意识到:不能再拖了,虽然腿重万斤,也得迈出这一步了。我跟L同修说:“我讲啥呢,你的讲法我不太习惯用。”他说:“你就讲共产党如何不好就行。”这么讲我还能接受。

真要开始讲,太难了!那时虽正值冬季,但我穿的也不少,每走到同事面前要讲时,我就心跳过速,前胸冰凉,牙关打战……。几经退缩后,一次,我豁出去了,就是开口了,爱咋咋的了(发生什么都不管了的意思)。哎,虽然讲的磕磕巴巴,但那人却答应退了,这真使我欢欣鼓舞,感谢师父的鼓励。以后,实际劝三退的时候并不都是如此顺利,但磕磕绊绊,我也走过来了,有了自己一套劝三退的说法,还挺有效,劝退成功率一半以上。几个月后,我发现劝三退时,胸口冰凉的状态消失了,心里很高兴,我知道很多不好的东西被清除掉了。经过此事,我领悟到:师父让做的,我们就去做,不管感觉上有多难,一定能成;一旦做多了,也就走开这条路了,成熟之后就不难了。

从我开始劝三退后,我和L同修经常在这方面切磋、配合。我状态低迷时,他就鼓励我。我们互相告知同事中谁退过了,谁还没退,心结在哪里。我没讲退,他去讲;他没讲退,我去讲。这样,很快他所在的车间,基本百分之百全退了;我所在的办公室,也基本全退了。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令人感动的事。

他所在车间有一姓王的小伙儿,我劝他三退,没退。L同修又劝,他说:“我爸是党员,我妈是党员,你说我能退吗?”L同修碰壁而回。此后,L同修跟我说,他经常照顾小王,工作上主动帮助他,有机会就劝劝他。此后,我又劝过小王一次,未果。前前后后,我和L同修劝小王七、八次。一天,L同修拿来一页纸,上面有他新想出来的劝人三退的话。让我给他打印几份,我一看内容,不太接受。他看我没答应,就急了,软磨硬泡非得按他的做。他很犟,没办法,我收下了。几天了,我也没给他打印。这几天里,看师父的讲法,里面有师父讲弟子之间要配合好的法。我觉的这事也不是偶然的,就配合了吧。我把L同修写的劝退词修改了一点,打印了几份给了他。一天,L同修兴奋的来见我,说:“我把那张纸给小王看了,小王说这回他明白了,你们是在救人呢,不是搞政治。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退’。他说‘不,就用真名退。’”第二天,L同修又兴冲冲的来见我,说:“今天早上我看到小王,那一瞬间,我发现他的身体象白玉一样,师父在鼓励我们呢!”我也很高兴,值得一提的是,我体悟到了同修间配合的力量。

这两年,L同修觉的资料不足,自己也想做点资料,但没钱买设备。结果我和另一同修一说,她说,她这正好要换掉一台电脑,就送给L同修吧。这样,我又帮同修买来刻录光驱,教他刻录。自己能刻真相光盘了,L同修就选合适的光盘给三退过的同事看,这样同事们就更明白真相了,有好几个都借大法书看了。L同修又让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人受益了,主动要大法护身符。L同修说,“前一段有些人三退了,但还是半信半疑,我给他们巩固巩固。”我也受到他的启发给同事们看真相光盘,一个以前说过大法坏话的恶党党员同事,别人开玩笑说他是党员,应该觉悟高些,他当着很多人说:“啥党员啊,我早退了。”他现在可爱看神韵晚会了,午休时常听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就这样,我和L同修俩互相鼓励配合着,全公司五、六百人的制造部门,我们劝退了快有一半,其它部门也劝退很多。

L同修还一有机会就在出租车上讲真相,劝退率几乎百分之百。他也劝我这样做,我一试,挺好。近一年多,我每周去学法小组学法都打车往返,绝大多数司机都同意三退了。

前面竟说好的了,其实,在我们配合过程中也有过很大的矛盾,激化的时候都要不理对方了,那时候互相看别人的不足,别人一说就炸。但是,有法在,都知道那样不对,经过痛苦的向内找,坚持实修自己,矛盾越来越少。回首这几年,我时常感慨:如果不是有L同修鼓励,我何时才能开口主动面对面去救人啊,我身边的这些亲戚、朋友、同事及其他世人、众生,我怎么对的起他们的期盼啊!我和L同修间的配合,使我们在救人上做的更加有力。L同修已经走上街头,大面积的救度世人了,这也同样是我的目标,我们还要无私配合,做到师父要求的那样“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与同修一起在讲清真相中实修、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