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却无神论 证实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

抛弃了无神论 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姐姐生活在农村,信基督教。我经常回家去看我母亲,姐姐也去。每次见到我,姐姐都要唠叨几句,神呀,神呀的,听得我直心烦。可是碍于情面,也不好说她啥。心想:农村人,没文化,心里空虚,找点精神寄托罢了。

可是,1997年的一天,我在单位上班,坐在办公室里觉得闷得慌,向外望望,学生在操场做课间操。因为我有个习惯,没有极特殊的事情,从不在师生特别多的场合出来进去的,所以,只好又坐下了。坐了一会,觉得闷的要透不过气来,实在受不了了,心想:站在大门口透透气吧。刚到门口,就听几个老师都和那一个老师说:不听,不听,留着你自己听吧。我就顺嘴接了一句,听什么,那个老师看着我说:法轮功磁带。我就感觉特别兴奋,马上说:我听。把那几个不听的老师乐得前仰后合的,其中一人说:她都讲半天了,我们都不听,正好她听,你快给她讲吧。我乐颠颠的跟她去取磁带。她说:我就一套,先给你拿两盘,如果你愿意听,我再给你拿后面这些。

中午回到家,做了点简单的饭菜,吃完了,就坐那一动不动的听起来,一盘磁带听完了,觉得讲的可真好,可下午上班的时间到了,急急忙忙跑到单位,又找到那个老师,问她:你还有几盘,都给我拿着吧。她高兴的说:别着急,只要你愿意听,我慢慢的都拿给你听。我心里还真有些急,就问她:你能帮我买一套吗?她看我真听进去了,就告诉了我详细地址。

过了几天,我就请回了一套“李洪志老师在广州讲法”磁带,从此,我抛弃了无神论的思想,走入了大法修炼,知道了佛道神是真实存在的。

高高竖起大拇指

我丈夫的表姐在农村,表姐夫死后,表姐自己不能顶门立户,就到城里改嫁他人了。因为她家和我婆婆家比较近,所以,有什么大事小情的,都爱到我婆婆家来说一说。

有一天,表姐哭闹着来到婆婆家,进门就对我丈夫说:弟弟呀,姐姐受欺负了,你可不能不帮我呀。婆婆是近八十岁的人了,被她闹得愣愣的坐在那,不知如何是好。我丈夫说:大姐夫也在这,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表姐气愤的说:我从嫁到他家,你姐夫就说,我是个家属,没有什么积蓄,以后他每月二千多元的工资,给我存一千元养老。我也挺高兴的,可现在他又说,把六千元外债还完了,才能给我存,这不明摆着不想给我存了吗。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可婆婆和丈夫都没着急着发表意见,我心想:向情向不了理呀,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说公道话。不能偏向表姐。我就说:姐,我都听明白了,我是这么想的,你既然已经和姐夫组成了新家庭,那就一定要好好过日子,是吧?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为这个家庭着想。就拿我和你弟弟说吧,如果我家有六千元外债,那我一定要先还外债,剩余的钱自己再储存。你和姐夫不也一样吗?姐夫有事,朋友借给他钱了,而他有钱时,却不着急还人家,想先自己家存钱,那以后再有事,谁还愿意帮你们呢?这样吧,用半年的时间,每月拿出一千元把外债还完,然后,按姐夫答应你的,以后每月必须给你存一千元,如果这样姐夫要做不到,那一定是他的问题了。姐夫一听,高兴的说:我也是这样说的,你姐就不干。我说:姐,你看这样行吗?我觉得应该这样做。表姐小声的说了一句:那就按你说的做吧。一场矛盾就这样化解了。

这时,也到了做午饭的时间了,我就到凉台去拿东西,手里拿着东西,刚一回头,表姐夫站在凉台门口,眼睛一直望着我,我心想:你还有什么事吗?就见表姐夫高高竖起大拇指,对着我说了一句:大法好。我心里真为他高兴,因为我给他们讲过真相。他不但要听大法弟子讲真相,还要看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只有大法弟子表现的正,他才能真心相信大法好。

我一定要救了他

我有一个同学,也在我们单位。她婆婆也是大法弟子,经常给她和她丈夫讲真相,她们不听。我有时间也给她讲真相,慢慢的她听明白了。到“三退”开始的时候,我又给她讲“三退”,因为她明白了真相,所以很顺利的就给她退了党。

有一天,她和我聊天说:我们星期天回婆婆家了,我婆婆和我讲起退党的事,我高兴的说我已经退完了,我婆婆问谁给你退的,我说:我们同学。婆婆又急忙问:我儿子退了吗?我说:没有。婆婆失望的说:你怎么不帮他也退了!你就顾自己。她说完哈哈大笑,就在那一刻,我心中升起一念,我一定要救了他(同学的丈夫)。

突然有一天,同学的丈夫来到我办公室。我说:你真是稀客呀(他很少到我这来,在同学办公室见过他)!今天怎么有时间到我这来。他说:今天上午单位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想和我媳妇一起回家,一看才十点,还早点,就到你这坐会儿。

我当时心里非常高兴,心想:你这不是听真相来了吗!我和他聊了几句家常,然后话题一转入讲真相主题,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我都入党十多年了。我说:真没看出来呀!你还是个老党员。听说过“三退”的事吗?他说:前几天回家,我老娘还跟我磨叨,让我退党,我不听。我说:那这回还真得听,你还真得退了,为你好。我就给他讲大法教人做好人,邪党历次运动都在害人,可迫害好人要遭报的。现在老天要灭它,曾经入过党团队组织的人都是它的一份子,你不退出来,就成了它的陪葬品。只要退出邪党组织,就是和它划清界限了。他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那你就给我退了吧。我也讲完了,他的手机也响了,接完电话,他说:单位又来活了,我得赶紧回单位。

送走他,回到办公室,我的心好激动。弟子只是有要救他的这一念,师父就安排他来听真相,他从来到走大约十分钟的时间。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