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74970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01年12月我被邪党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并被残酷迫害,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极其狠毒的,在邪恶的逼迫下邪悟,做了对师父不敬的事。破坏了大法,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在此期间,我儿子给我写信,叫我不炼了,还写有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信被恶干拿走了。我大女烧过大法书。2011年小女说要给我照相,她边说就把手机拿来照了。过一段时间,我再问她时她说拿到公安局去了。几年前我给世人讲真相中,我说过错话。2002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并被残酷迫害,有一天恶干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大法书上写的内容是什么。我说“都是如何做好人,如何指导人修炼”。他写了下来,叫我签名,我签了名。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以法为师,认认真真的学好法,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在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跟师父回家。我以上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吴文忠 2012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邪恶迫害大法以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根本执著,怕心很重,在邪恶的压力下,纵容了邪恶,违心的做了一些违背大法的事。如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交出大法书、大法资料,还违心的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话。通过不断学法,向内找,从修炼开始,深挖自己的根本执著。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万古机缘。自1999年7月以来,我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材料,全部声明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信师父,多学法,以法为师,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陈琳娜 2012年3月30日


严正声明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路边的书屋里发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看完书,我心中的好多好多疑惑一下就都解除了,也让我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和修炼的目地。后来由于自己没有过关,所以一度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不配做大法弟子,就自暴自弃。去年我联系到学法小组。由于平时疏忽大意,学法不精進,导致我被国安局长期跟踪,去年年底,我在网上公开传播《九评》,讲真相救人,结果元旦那天中午被恶警绑架,他们经过简单的非法审讯就把我扔到看守所。元旦刚过,我家人就通过关系把我“保释”出来了,出来的时候他们要我写“保证书”,我就签了。我在看守所里被迫所写的“保证书”作废。我继续坚定的修炼法轮功,助师正法,正念除恶,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洗刷污点。

李锋于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七年秋季得法,没有真正在法上实修,根本执着没有修去,证实自我,导致后来被邪恶迫害。被迫害期间,儿子替我写了“悔过书”。由于怕心,配合了邪恶,说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出来后,认真学法,静下心来向内找,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被邪恶迫害期间,所说、所做、所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正法有限的时间里,学法实修,救众生,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魏强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得法。我被邪恶迫害4次。2002年我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写过“决裂书”。回来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从新走上修炼的路。由于人心很多,修炼不精進,慢慢的在思想上脱离了法,使自己回到常人的状态。2011年8月1日,我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听信了六一零人员的谎言欺骗和造假宣传,被邪恶洗脑,顺从了邪恶,写了“五书”,被洗脑17天,还购买了100多元的造假宣传光碟和书籍。回来后,老伴(同修)和同修指出我的错误,我还不承认,听信了邪恶的谎言,不信师父、不信大法。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病业越来越重导致住院,眼看就要不行了。我又想到了大法和师父,自己坚决出院回家。回家后,在同修们和老伴的帮助下,开始用心学法,一天天好了起来。我痛悔的无地自容。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决心从新做起,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以前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张凤英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路过所住军事大院门岗时,以出入证有问题为由,将我们三人分别带到学院保卫处,并非法搜了我们的包。包里有真相资料,我们不肯说出资料来源,又把我送到街道派出所。派出所叫来了六一零(三人),六一零人员要我们写“以后不发真相材料”的保证,不写就把我们送到洗脑班。我听了不写就送洗脑班这句话,产生了怕心,写下了“不在所住院校内发资料”的保证,另两位同修也签了名。我们所写的“保证”作废。今后认真的学法,加强正念,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坤兰、李清新、向巧莲 2012年4月3日


严正声明

2010年邪党的全运会前夕,我被当地“610”绑架到洗脑班。在回家的前几个小时,当时洗脑班的人说:“你要回去了,你看你给我们提个建议总可以了吧,我对上面也好有个交代呀!”于是自己在人心的驱使下写了一份“感谢它们在生活上关心照顾呀,没有使用强制手段哪”等等违背大法的话。给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一个大污点,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知道错了。我之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论全部作废。从今开始,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信师信法,修好自己,救度众生,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尽快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不止,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姜福英 2012年4月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2日邪恶对大法迫害开始以后,我配合邪恶照相、按手印、留笔迹,在非法审讯“记录”上签字等。在怕心、求安逸心的驱使下,1999年在派出所写过“不炼功”之类的东西。2000年在看守所写“不進京,不串联”等保证。2001年给单位写过“保证”。2002年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怕心,配合了邪恶,邪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向邪恶妥协,写过“三书”,说过谤师、谤法的话。主动和被动的给社区写过两次“思想汇报”。非法劳教到期当天,我被带到洗脑班,由于怕心,说了违心的话,污蔑大法。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同化大法,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迟桂霞 2012年4月4日


严正声明

2004年6月24日,我去一个地方发真相资料过程中被绑架,接着被绑架到看守所并被非法关押一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那段日子里,由于自己有怕心,她们找我谈话并要我写“三书”,我说我没有文化不会写。她们说找人帮你写,还要教我发言,还问了些别人的事情,我身不由己的就照着做了。我心里一直很内疚,我错了。我要从新修炼大法,弥补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我写给邪恶的“保证书”、“悔过书”等违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修炼,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跟师父回家。

袁小莲 2012年3月31日


严正声明

邪严迫害初期,自己不把自己当炼功人,也没正念,在邪恶和压力下,恶警、街道办来家要交大法书,自己违心的把大法书、师父的济南讲法带,还有几本师父的讲法书交给了邪恶,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自己现在想起来很痛心,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要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修好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信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以上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胡蓓蕾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绑架后,在劳教所里,被它们逼着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被逼着穿监衣、看邪恶的电视。一到某些节日,就叫举手宣誓、唱邪歌,不照它们的办,就狠狠的打,用电棍电,坐铁椅子。在它们的逼迫下,我写了不该写的“三书”,说了不敬大法和师父的话。我很后悔。我一定要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我以上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

李含英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情重、利益心不去,有私心、怕心。二零零九年,我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了三年。在此期间,我因放不下生死,信师信法不够,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违心的写了、做了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言行。我深感痛悔。今后我决心认真学法修炼,多救众生,跌倒了爬起来,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所说的对不起师父的话、做的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跟随师父回家。

张桂芝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太重,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并把部份大法书送交所在单位主管部门,做了最可耻的事。2003年自己带着强烈的人心证实大法,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抓捕、非法判刑。在这期间,自己出卖过同修,配合邪恶“转化”大法弟子,助纣为虐。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作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师荣惠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去年下半年做了不该做的事,在邪恶的逼迫下,签了不该签的字。我保证今后不再做类似的错事。当时,我是迫于压力和怕心才做的,现严正声明所签的一切东西全部作废。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家。

查清 2012年2月14日


严正声明

自邪党打压迫害大法后,邪警抄家,在進京途中被劫回关押到拘留所,我正念不足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签字画押。2005年因不配合邪警问答,邪警在我宿舍找到记录大法的日记本为依据,又被非法关到洗脑班迫害,(喝的水中掺有破坏神经的注射药水),导致抑郁、精神失常,向邪恶妥协,违心写了“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真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今严正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弥补损失,助师正法,多救众生。

高淑文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三月九日晚上我单独去大街粘贴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邪党恶警们当时把我非法劫持到派出所迫害,在恶警的威逼下,我配合了邪恶,在它们把写好的邪恶材料上,签了字,做了不应该做的。特此声明:我所做、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和对不起师父的事情,全部作废。我下决心今后多学法、学好法,紧跟正法進程,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合格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申转焕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在2002年我被恶警绑架到劳教所强行洗脑,我因不想在邪恶的黑窝里受迫害,听信了邪悟者的恶言说,不骂师父、不骂大法就不准回家,我就在陪教人面前,自言自语的、没有提名的说了一句“真是个毒瘤”的双关语的话,其实我心里是说劳教所真是个毒瘤,但表面的表现是叫他们认为我被转化了,为它们在说话,我这个自私、肮脏的心,真是对不起师父,也是因我平时学法不扎实。每当我想起这句话,心里很痛苦。今天我严正声明:这句话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刘崇娜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0年得法的,由于法理不清,在邪恶高压下说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给大法、给师父抹了黑,对不起慈悲苦度我的伟大师尊,对不起和我同舟共济的同修和我要救度的众生。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学好法,助师正法,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李如根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被恶人举报,被派出所、分局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在派出所、分局恶警非法打压下,我违心的说:“我没有炼功”。邪恶在关押我三十多天后,让我回家。我决心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黑窝内,我违心所说、所签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话和签字全部作废。我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我要坚定的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返本归真的修炼路。我的一切只由师父说了算。不管遇到什么事,用大法来衡量一切,一切不正的都在大法中归正,修好自己,圆容整体。

张连忠 2012年4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长期学法少、怕心重,和求安逸的心,我违心向邪恶写了“保证书”,写了对大法不好的话。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到底,多学法,加倍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牛欣 2012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后,车间主任跟我说,别给他找麻烦。我当时法理不清,含糊应付他,写了不炼功的“保证”。那时以为是为他人着想,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不对的,是正念不足,是党文化的弄虚作假。如果真正为他人着想,应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从新走入正法修炼,坚修大法到底,紧随师父返本归真。

段玉民 2012年4月4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打压法轮功的初期,我由于私心当头起了怕心,把大法书和资料烧毁了。这是严重的破坏大法、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愧对大法、愧对师尊。主要是自己平时学法不深入,没有学好法的缘故,特向师父认错、请罪。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决心抓紧时间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弥补过失和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永全、叶秀芳2011年12月7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我和同修一起在讲真相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被恶警绑架至看守所迫害。恶警强行给我照相、按手印,还非法到我家抄家,逼迫我女婿帮我写了“三书”。我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潘玉珍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在邪党打压迫害大法的日子里。我和几个同修去同村一村民家讲真相。被邪党村支书恶意告发,派出所的恶警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审问。并逼迫我们在询问录上签字,后来勒索了(500元钱)才将我放回。那时实在是心性和悟性太差,没有正念制止邪恶迫害,反而听从了邪恶的摆布。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回家。

辛奎 2012年4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讲真相中被抓,先后被邪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洗脑班迫害,由于我正念不强,在洗脑班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写了“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痛悔不堪。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黑窝里,我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回家。

沈丽君 2012年4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0年11月15日在给路人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遭受了一年的迫害。一年里我始终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没写过任何保证。在出劳教所的那天,邪恶让我必须在劳教名单上签字,我坚决不签,邪恶就不放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上午,邪恶有要对我动刑了,在高压逼迫下,我在出所证明上签了名,邪恶才放我回家。在这里严正声明:在邪恶高压下被迫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从新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张莉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2年3月23日晚发真相资料时,被邪党派出所恶警绑架、审问。我由于怕心重,在所谓的口供上签了字,在拘留证上也签了字。回来后与同修交流,通过学法,认识到这些言行是在向邪恶妥协,深感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黑窝里所说和所写(包括签字)的东西等一律作废。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洪大佛恩。

陈国凤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疯狂迫害时期,我由于怕心重,说“不炼了”。这是我对大法不坚定,造成了对世人的负面影响、给大法抹黑的沉痛教训。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日起要学好法,洗净自己,溶入法中,汇入整体,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跟紧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付丽荣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们于九六年得法,由于修炼不扎实,这一次在单位、社区、邪党地方政府邪恶搞的人人过关中,我违背师父教导,在邪恶带来的表格中签了自己的名字。我大错特错了,有损于大法、对不起师尊,悔恨莫及。特此严正声明:所写、所说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的损失。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李爱华、熊志超、椘月芝 2012年4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十年前与法轮大法结缘,由于当时中共邪党高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把书毁了,做了对师父最不敬的事。今天我向师父请罪,并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和事全部作废。我决心从新修炼大法,一定坚信大法,多学法,修好自己,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鞠杰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迫害中,我们因有怕心,向邪恶说了、写了“保证不修大法”,停下了修炼。现在同修的帮助下,已走回了大法修炼。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勇猛精進,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曾照亮、黄浩生 2012年4月6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恶党的高压迫害下,我违心的签了“不再修炼大法”的保证书。现在声明作废。而今我走出“怕”心,我要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不辜负师尊慈悲救度之浩荡洪恩。

吴桂梅 2012年3月14日


严正声明

零三年因恶人誣告,我被警察非法搜去大法经书,由于放不下亲情,违心的向邪恶“保证不炼功”。现在深刻认识到修炼的严肃,特此声明:以前的“保证”作废。从新走入修炼,弥补给大法和救度众生带来的损失,紧跟师父回家。

张玉芬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以前被邪恶非法劫持到黑窝里迫害的时候,我由于正念不足,被邪恶强制、逼迫时,我违心说“不炼功”等话和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紧跟师父回家。

谭全兰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的压力下,我被迫做的“不炼功保证”等,及对师父、对大法污蔑、诽谤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信师信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事,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家。

李津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2002年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曾经给邪恶写过的“保证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在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

周向阳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所说、所做的“不炼功保证”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从新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吕忠芹、吕忠红 2012年4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邪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期间,违心的所说、所写的“不炼功”等违背大法和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永不变,坚修大法到底,特此声明。

于冬翠 2012年1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被邪党非法关押迫害期间,被迫所写、所说的“不炼功”等一切违心的话及文字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师父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邹丹予、陈涌韬 2012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