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察觉的求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昨晚打坐中在做到第三个手势变掌的时候,有些迷糊,突然听到有东西说:“你明天去一趟”,我不经意的问“去哪儿?”那个声音说:“去市公安局”。我马上明白过来,我师父没有安排大法弟子去那里,那里不是大法弟子去的地方。立刻立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妄图利用我没修好的地方对我進行迫害与所谓的考验,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的一切都由我师父来安排,我有我师父管,我来在世上就是来救众生的,就是助师正法,我做不好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归正。谁都不配迫害,旧势力的一切我统统都不承认,谁迫害谁遭报,求师父加持”。

同时向内找,找了一大堆不好的东西,打坐中主意识不强,更主要的是学法不专注,为什么一听到这些话就清醒了,那不是还有怕心吗?师父早讲过:“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精進要旨》<无漏>) 远不止是这些,当法学不好时还会出现好多不易觉察到的心。这样出现了问题也察觉不到。

比如在写真相信的时候,有时给公安局系统的人写完信后,就想如果他要把我抓起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把真相信的内容讲给他听,看看他们接到信没有?或者写的多了他们会不会发现那些信都是我写的。这都是信师信法不够的表现,都是求心、怕心的反映,而且往往却是不经意的一带而过。同时往往这不易察觉的心是非常危险的。

当找到这个不易察觉到的心的时候,想起这么一件事。

我给当地的一个邪党书记写过真相信,后又专找他去给他讲真相,讲完后他说:“打住,打住,你说的这些我当不知道,你也别与其他人讲。咱们说一些其它的好吧。”后来我又给他寄去神韵光碟,再见到他时,他只是笑笑就过去了。也可能人家通过看神韵明白真相高兴的,是想得救的,而我却想;他是不是会想:咋她还没有被抓呀?这些个心从哪里来?师父讲:“相由心生”(《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这难道不是求来的吗?

这个梦让我惊醒,学法不深就容易把做三件事当作人对人的事,就容易出问题,师父讲:“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这段法再一次打到我心里,真有从未有的清爽与愉悦。

这些看起来不是什么,但对大法弟子来讲太重要了。我写出来是发现不仅自己有这种现象,也有的同修出现了这些问题。

有一同修出现这种情况后,好几天迷迷糊糊,连自己做的事什么都记不起来,甚至自己手里干的活你去问她干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学法时不知道自己嘴里在念的是什么?后来在其他弟子的正念帮助下,恢复了正常。这确实是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出现了问题,也就是不易察觉的心出来时,没及时的求师父,发正念。

还有一例,近来一同修做的三件事很好,大伙也都说好,可在一次讲真相时被邪恶诬陷,同修都说不可能的事,可事实却是如此,在查找问题的出处时。才发现他在看交流文章时,在看到有弟子被迫害的如此残酷时就说:“我要是被抓進去我就如何如何……”没过多长时间后,他仍然没想自己这一句话含有对迫害的承认,结果被邪恶构陷,至今几经转换地方,还是被邪恶秘密判刑到监狱。

教训太沉痛了,师父的法早就讲给了我们,要学法、学法。大法弟子必须学好法。只有学好法发出的那一念才能力可劈山。为什么不能做到呢?师父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我写出来是想告诉同修越到最后要越精進,邪恶不会因为最后就放弃迫害你,它还会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还有对自己放松不注意学法的同修,特别是我自己必须好好学法。时刻保持正念。时刻正念对待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要足,记住师父讲的:“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众弟子鼓掌)”、“千万不要放松修炼,千万不要放松学法,一定要认认真真的,以前没学好,今天师父又给你讲了一遍,你回去之后一定认认真真的看书、修炼,思想不要溜号。(众弟子鼓掌)”(《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这是我地近来出现的一些情况写出来大家相互切磋,不对的地方还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