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资料点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风风雨雨十二年来,在修炼的路上,我虽然也吃了不少苦,但比起其他遭邪恶绑架迫害的同修,我的路还算平稳,除了吃饭睡觉外,大部份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讲真相上。虽然也被邪恶跟踪过,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样一来,我就有些觉的在关键时刻自己正念强,看到同修一次次被邪恶钻空子很为同修着急,怎么老让邪恶钻空子呢?后来,原来的资料点早已不适合做资料了,自然而然的,我就充份利用家庭条件接替了资料点的工作,我的修炼形式也因此出现转折。

修炼环境的突然转变,对我又是新的考验,对个人修炼状态、心理素质等各方面的要求较高。通过资料点的工作,才使我真正找到、认识到我自身存在的强大的执著,过心性关时那撕心裂肺、剜心透骨的痛楚。旧势力在另外的空间清楚的知道真正能置我于死地的执著是什么,会钻这个空子干扰迫害我。“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为了留个好名声,做常人时为此我付出很多,也因此受了很多很多的委屈,甚至险些要了命。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以为对名早放下了,其实不是放下了,而是隐藏在内心深处了,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做资料以后,在一次次过心性关时才发现这些东西一点一点的在往出冒。

做资料之前,我学法炼功之后,也是整天一个人独自往外发真相资料、发《九评》、讲真相,但那时感觉海阔天空、无忧无虑、想去哪儿骑上自行车轻轻松松的就出发了,想让同修或常人朋友到我家看真相光碟或交流也很自在随意,我认为是修炼过程中的大自在状态,从没有感到孤独,觉的做大法弟子很幸运,身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一员我很自豪。

做资料以后,为了资料点能正常运作,不让邪恶钻空子,除了交接资料时和协调人单独几分钟接触外,不和其他同修来往,和技术同修及协调人大部份是通过信箱联系。偶尔我们三人聚在一起时,对我来说就象小孩子过节一样愉悦。原来的资料点因电话的问题被邪恶干扰破坏,接受他们的教训,我电话也改了,原来和我有接触的同修误会我有怕心,说我电话改了也不敢让他们知道,我真不想让他们误会,但也只能一笑了之,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手中的真相资料都是我做出来的。

开始还可以,虽在陋室独自操作,自己心理状态还很平稳,独自默默无闻的做着资料。但是做资料的过程本身就是修炼的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年近花甲的我连鼠标都不会用,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加上负责技术的同修很耐心的教,我学得也很用心,很快就能独立操作。

保持资料点稳健运作成了我神圣的职责,其中所吃的苦头,流的眼泪,都是修炼中应过的心性关。每天时间安排得很紧,早上学法炼功,接着发正念,一打开机器,先打开信箱看协调人和技术同修有没有其它事,然后上网看明慧,下载。下网后就开始忙了,很忙的时候有时饿过了头,之后还得想想自己今天到底吃饭了没有。稍微有点时间就赶紧的去购买做资料用的耗材,机器易损件等。购买耗材更要注意安全,真的必须时时事事都得信师信法,保持正念才行。

特殊的环境下,有时会有些委屈,特别是有了困难时没个人商量,自言自语的,那时我想除了师父知道我的存在,没人知道我的存在了吧。有些孤独寂寞,特别在机器遇到故障时,连个问的人都没有,信箱反应慢,要是正赶上技术同修很忙,因其它原因不能马上来时,心里就更着急,感到很无助,为此掉了不少眼泪。

“你们知道在山洞里修的那些个人,他修不成就死在里面。他经过的任何事情没有人去商量,也没有人去讲,都得他自己从正悟中走过来,走不出来就完蛋,多难哪!最可怕的是在长期的寂寞中。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疯,寂寞能使人忘记过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记语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种苦。人说谁谁面壁九年,谁面壁十三年,也有人坐那上百年了。你们没有那么寂寞,就是坚持始终的象个大法弟子那样。”(《什么是大法弟子》)看了师父的讲法我很惭愧,认识到自己遇到困难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老想着个人就感到寂寞、委屈,内心深处还是想得到别的同修的认可,其实还是对“名”的执著。

旧势力知道这才是能使我致命的东西,想以此来钻我的空子,我努力排斥着那些黑东西,到师父法像前叩拜师尊加持我,并把我的情况写给师父求师父救救我,刚写完“师父救救我!”瞬间那种痛烟消云散,心里马上就敞亮了,一切恢复了正常。

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打印版一出来,我就想赶紧打印出来及时送到同修手里,那天刚下过雷雨,我们这一片几个小区都停电了,当时我不知道已经停电了,就打开机器,去开照明灯时,荧光灯一闪一闪启动不了,我想是启动器坏了吧,就改用充过电的小台灯照明用,机器都很正常的工作。因为停电人们嫌天太热,都聚在外面等来电,我听到窗外有邻居说:“都停电了,怎么这几家没停电?”我这时才知道外面都停电了,就是我住的这个楼也停电了,只有我和我楼上的这几家没停电,我楼上的几家是沾了大法的光了,可能是师父为了不暴露我才让他们陪着我也没停电的吧。这样直到我把所要的新经文全部打印出来,刚装订好我这里才停电,我到外面一看真的是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呀,我由衷的说:“谢谢师父!”半夜来电后我打开荧光灯试了一下,荧光灯是正常的,没有坏,是因为有小台灯照明就足够了,用不着开荧光灯。

把在资料点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同修沟通交流,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同修。不对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