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是我真正要寻找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底得法的学员,今年六十九岁了。下面把我对信师信法的体悟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我自幼受家庭崇天敬祖传统观念的影响,很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从邪党基层支部书记(干几十年)退休后,我去过许多名山寺庙:到寺庙就烧香,见菩萨像就磕头,家里长年供着观音像……也没求到我想要的东西。

二零零六年底,二十多年未见的老友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照友人“一鼓作气看完”的叮嘱,五天看完了第一遍,接着我又用了四天的时间拜读了第二遍,自此,我再也离不开这宝书了。以往到处求神拜佛、寻寻觅觅,对人来世间到底为了啥?为啥有人吃苦受罪有人享受?好人为啥活的不自在?等等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下子找到了答案。师父在《转法轮》一书中解释的是那么精辟、透彻!

几十年来在名利场上翻滚,看似事业有成,可我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好几次在睡梦中来到一个恍若仙境的地方:那里景色如画,男女老幼都身着古装,无忧无虑,一派祥和……我虽留恋那仙境,但还是以为在电视上神话故事看多了而产生的梦幻。学了《转法轮》才知那是真实的神仙世界。要想返本归真,只有李洪志大师才能“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只有在大法中不断修炼,才能得正果。这就是我苦苦追寻的高德大法。“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转法轮》)这下我没费功夫便得到了。这么好的师父,这么高的大法,我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即使邪党迫害还在继续,受邪党谎言毒害的家人还不能理解,我也要坚定不移的修炼法轮大法

敬师信法,身心变化

我坚定了信念,走李大师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并在我居住不足六十平米的房子里,腾出约六平米隔成单间,设立佛堂;只供奉师尊,再谁也不求、不拜了。

看完一遍《大圆满法》,我就照着师父的教功碟学五套功法。开始炼抱轮和盘腿时,总觉得很苦很累,师父怕我不能坚持,让我开了天目(看到景象)。炼功不到十天,我眼一闭开始炼功时,就看到我对面有许多人身穿银灰色古装,排着整齐的方队也在炼功,而且和我的动作一致。当炼“头顶抱轮”时,我手臂举累了,想往下放放。可见对面方队的人稳稳不动,我也不好意思放下手。自此每次我炼功时方队都会出现,直陪我炼十天才消失。

我知道这是师尊以此景激励我这个迟到的弟子。自修炼以来,我每天四点多开始炼静功,发完六点正念,把早餐的米洗好放入电饭煲,就开始炼动功。四年多来,无论寒冬酷暑,不管再忙,我也坚持把五套功法每天至少炼一遍,从未间断。

修炼前,长期受邪党“一言堂”、“独裁”等党文化的毒害,脾气暴躁;一想起自己含辛茹苦,到老还要拖着病体照顾子女的孩子,就愤愤不平。动不动就冲丈夫、孩子发火。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糟,后来发展到脸发黄、嘴唇发乌,走几步便喘粗气,话也说的很吃力。炼功后不到十天,自动停了药(因为我明白了师父关于“修心性、吃苦消业”的法理)。大概一月后,折磨我多年的高血脂、心脏病、关节炎、双膝骨质增生等疾病不药自愈,让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愉悦。如今我每天干家务,带孩子,有使不完的劲,骑单车象有人推着一样。08、09年我分别照顾两个孙子,侍护两个媳妇坐月子;小孙子不到三个月便断奶由我带。六十多岁的人啦,没修炼前,哪能干这些重活?

这都是恩师帮我净化了身体,提高了心性,增强了我的心理和身体素质,也为我开创家庭修炼环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法给我家带来洪福

我老伴是高中教师,退休后为祛病健身也看了不少气功书。但由于受邪党谎言的毒害,开始,他对我修炼很不理解。二零零七年正月,利用过年放假他召集孩子们想共同阻止我修炼。我趁机用自身变化跟孩子们讲大法祛病健身的神效和受邪党迫害的真相。女、儿、婿、媳七人当场作出了明智的选择——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两孙女提前退了)。

老伴见孩子们被我说服了,很担心的说:“你坚持这样搞(指炼法轮功),要惹出事来怎么办?”我不假思索的答道:“你们放心,我炼法轮功只能使你们受益,决不会带来麻烦的。”按以往我的头脑是说不出这样的话,这次却不知为何回答的那么干脆,肯定是师父见我对大法有颗坚定的心,点化我说的。

自此,大法真的给我家带来了洪福。

二零零七年八月,老伴右腮下长个包,到县医院检查,医生怀疑是恶性瘤,子女让去市医院做手术。我对老伴说:“不用怕,师父会救你的。”他当时就大声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临上手术台,他身揣“护身符”,嘴里不停的默念那九个字。手术后化验是良性瘤,住院十多天就痊愈了。出院后老伴主动让我帮他退党,还帮我分担家务,让我有更多时间修炼。

修炼前,我有一女三子(二儿未婚),三家都是一个女孩,这在农村是被人嘲笑的;可最让我忧心的是二儿子,快四十岁了还不曾婚恋。我急得四处找人帮他介绍对像,求神拜佛的,他就是不动心。学法后,我才知道,这是我对亲情的执着。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之后,我就照着师父的要求去做,再也不急不求了,顺其自然。

二零零七年冬月,一个曾出国留学四年的山东姑娘在我儿子驻地谋职,工作不长,经人介绍儿子便与这位姑娘相恋了。二零零八年五月,四十周岁的儿子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夫妻恩爱,次年九月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小儿媳原有严重妇科病,想生二胎怀不上。我修大法不到两年,她便生了个胖小子,这孩子比他姐整整小十岁。邻居们都私下议论:“他们家这几年不知供奉了哪路神仙,显灵了!”可我心里明白:是大法的威德,师尊的慈悲,让我一人修炼,全家得福。

坚定信念,闯过关难

二零零八年正月十六,我和老伴各自骑自行车到乡下赶喜事;行至拐弯处,突然从我身后飞速驶来一辆摩托车,一下子把我连人带车撞翻到几米远的水泥路上,当时我感觉臀部痛得不能动弹,自行车也被撞得稀巴烂(后来修车人出三十元当废品收去了)。瞬间,我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不会有事。就这样一想,全身疼痛立即减轻。

我从地上爬起对小伙子说:“你走吧!”小伙子傻傻的看着我不敢走。此处是一间杂货店,在此歇脚的过往村民五、六人(都是我熟悉的村民)见我被撞,都斥责小伙子,有的叫把我快送医院,有的叫赔我车子……

我笑笑对他们说:“谢谢大家的好意,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上医院干什么呢?修炼人要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怎么能让他赔车呢?再说他也不是故意的。”然后又对小伙子说:“我真的没事,你走吧!今后骑车要小心。”那小伙子才千恩万谢的走了。

人们见状都目瞪口呆,惊奇的互问:这就是法轮功?咋和电视上报道的“自焚”、“杀人”简直是两码事呢?我趁机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精神病杀人都是中共搞得造假宣传,其目地是煽动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一位村民说:“中共一贯造假起家,殃视的假新闻不可信;我们的村长就炼法轮功,说明这个功准错不了。”说着就让我坐下来给他们细细讲讲。老伴说还有三里多路催我快走。我一看表快十一点了,只好说:“对不起各位,今天实在没时间了,改日我一定来同大伙好好聊聊。”

老伴骑的是一辆小车不能带我只好都放在小店门口,我们一同步行。他见我走路有点不自然,很担心得嘟噜:“车子撞成那样,还不知你伤的咋样?”边走我边对他讲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业力轮报”的法理和我们修炼人要处处做好人的道理。

我悟到:修炼人所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我骑车几十年碰到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可能是我前生欠了那小伙子的债,也可能是旧势力来索命。如果我没修大法,没有师父保护,六十多岁的人,连撞带摔能不危险吗?可我回家还正常干家务。

二零零九年冬月初九半夜里我心绞痛复发,那阵痛真是剜心透骨,三九天我大汗淋淋。若在修炼前我便立即服上“速效救心丸”,现在我修炼了法轮功,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信师信法,就喊:“师父救我!”脑海中立即浮现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反复念这八个字,并坚定一念:“我要很快好起来,千万不能给大法抹黑。”于是我强忍剧痛,发完十二点正念便接着炼静功。随着炼功音乐的响起,疼痛慢慢减轻,炼完静功,我背靠床头半躺半卧,一会便睡着了。梦中我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在我胸口抓了一把,我顿时感觉胸部像搬掉一块大石头似的舒畅。天亮起床,什么不适感都没有了。自此,折磨我近十年的心痛病再也没有复发过。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又一次救了我,同时我真正明白了,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闯关过难中,一切都会化险为夷。

几年来,我所做的同师尊、大法赐予我的是不成正比的,同老同修及精進的新同修相比仍差一大截。尤其在救人上还做的很不好,只局限在自家、亲戚中,“三退”还不足百人。在正法修炼已接近尾声的关键时刻我会更加精進,时刻把自己当作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用“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做好三件事;想师父所想的,做师父所要的。不忘下世时立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誓大愿,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功成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记流水帐式的修炼体会稿,修的不精進,写的也不好,肯定是份不及格的答卷。但我不在乎分数,重在参与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