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正法修炼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师父曾讲过:“每一次你们的活动天上都是正与邪的大战。”(《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我想不能错过这次正邪大战,一定要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就象师父说的“神笔震人妖”(《洪吟二》〈震慑〉)。下面我把自己这一年来的修炼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学好法 发正念 讲真相才有保障

这一年我基本上在外地,由于能保证学法时间,学法时我不求速度,一句一句的背,每个字都力求显现出来,并理解法的表面意思,这样一般都能很快排除杂念,静下心来学法。

发正念也静下了很多,能感到两手间有很强的能量,时间也延长了。早上六点钟的正念一般都不少于半个小时;以前发正念时大多是静不下来,发十五分钟都很勉强,觉得时间漫长。

现在讲真相的时间也能得到保证,几乎每天都能用一整个下午或一个晚上的时间出去打真相电话,两三个手机同时打,提高了救人的效率。为了多救人,手机中途从不休息,一直到要回家时才关机拔电池。虽然知道从表面安全角度上看这不合适,但我没想这么多,只觉得应该珍惜时间,尽量多救人,只要到人多的地方,并不断移动位置就可以了(不过希望同修不要效仿,还是要按照《手机安全手册》的要求做。因为每个人的修炼状态、所处的环境等都各不相同)。也没想手机长时间工作对手机不好,我只想它们都是救人的法器,生命应该很坚实、很坚强才是。所以这个项目一直稳步的做到现在。我想大法弟子无论做什么项目,都要坚持用心做好。有时偶尔顺带发一点资料,或送神韵光盘,碰上有缘的人也能面对面讲真相,而且一般都讲的很详细,一定要让对方真正明白真相才是。

同时参加了当地同修的集体学法。因为这个区的同修很多都不太重视讲真相,怕心较重。只有个别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是很少量的发一点。手机项目也仅仅开始,技术方面是空白,所以我就承担了教同修手机讲真相方面的技术工作,改串号、编辑语音等,带同修到外面打电话。慢慢的同修们怕心就少了,能走出来打电话了。

在这过程中也暴露了我的很多执著心:急躁的心、欢喜心、显示心、有在同修之上的心,对同修不善等等不足。如有一次,我测试到技术同修对手机的某一个技术方面不到位,造成对方几乎听不清语音,可是参与的很多同修竟然都不知道,白白的在打电话。我也不懂这方面的技术,我向协调同修反映了,要他转告技术同修(因技术同修在另一个区,我不认识)。可技术同修的反应是说不可能,结果造成一个月了也没得到解决。我心里开始不平衡了,埋怨心也出来了,不断的向协调同修说技术同修不负责,怎么自己也不测试一下,还不相信我。这种心越来越强烈,实际上已经被魔控制了还自以为对。直到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自己咳嗽不止才醒悟要向内找,才找到自己上述的那些不好的心,发正念清除干扰,咳嗽才停止了。实际上当地的手机改装技术全是那个同修在做,同修付出的时间、精力都很大,我应该体谅同修,自己应该默默的圆容,而不应该在背后指责同修的不是。当自己归正后,有一天技术同修捎来话说确实是他搞错了,并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和给整体造成的损失而感到自责。

二、帮助病魔中的同修

当得知一个老年同修受病魔的干扰已经起不了床,我们本组学法成员去看望同修。当看到同修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连开水都喂不進去,我的心很难受,同时也感到自己有责任帮助同修。

这次看到眼前的这位老年同修的样子,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帮同修,决不能让旧势力再得逞。虽然我与此同修之前不相识,但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邪恶迫害任何一个同修都是对正法的干扰、对众生的迫害,我绝不能坐视不管。那几天下午我一个人都去此同修家长时间的发正念,读法给同修听,让同修增强正念。发正念时我想着自己是顶天独尊的神,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气势,邪恶无处可逃。不管同修自己正念足不足,我都有责任清除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而且有这种能力,即使没有,师父也一定会赋予我的,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几天后同修的情况好了很多,能站起来走了,也能坐在凳子上学法了,進食也正常了。

有一次我从同修家回来的路上,同时用两个能自动拨打的手机打电话,放在包里。后来拿出来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程序被点了“停止”,可奇怪还在自动拨打,对方正在静静的听,一直听完七分多钟的语音,我没动又把它放回包里。后来每次拿出来一看接听电话的世人都听完了,直到要回家时,最后一个都是听完了我才关机的。我悟到这是师父告诉我“佛法无边”的法理,在常人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可大法就能做到。我也明白了师父是用这种方式点悟我在帮同修这件事上做对了。同修能从病魔中走过来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理展现。

三、正念清除邪恶宣传栏

当地一处景点有一块污蔑大法的玻璃橱窗,挂在那已经很久了。因挂在路边一所房子的墙壁上,旁边是几个连着的店面,路上的人是川流不息,周围又有几处电子眼,当地同修出于安全考虑,一直未清除。我想自己碰上了,那就是自己要承担的责任,绝不允许它在此毒害众生。

可到那实地察看,发现玻璃是用钉子钉的,确实不好动手,估计晚上也会有很多人在此游玩,因此自己也未付诸行动,但我想用正念来清除。于是我除了在家里针对此发正念外,就到那个地方边打语音电话边近距离发正念解体此邪恶宣传窗,同时发正念让过往的行人都看不到它。一段时间后它还在,我意识到自己还是有怕心,不敢用这个空间的方法清除,还有依赖当地同修的心。直到我快要回老家的前两、三天,我才下定决心要动手清除它,想好了清除的方法、时间,但路线要尽量避开电子眼,于是又去那个地方去察看路线,赫然发现那橱窗里换上了别的内容,我心里不禁喊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我知道肯定是师父看到了我做此事的坚定的心,就帮我们清除了。心里除了感叹于师父的无量慈悲之外,不知不觉的又生出了显示心、欢喜心,巴不得马上去告诉当地的同修,表面上是告诉同修邪恶宣传栏没有了,可骨子里是想暗示同修:是因为我正念足,心性到位了,师父才帮我的。

当时并未意识到这种不好的心。直到我离开的前一天,我从经常走的一条大马路上突然发现路边又有一处针对大法的邪恶宣传栏,我当时就傻眼了,才向内找到是由于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才懊悔不已。这个地方是一所大学的学生从宿舍到教学区的必经之地,我决不能容忍邪恶对众生的毒害。尽管有很多车辆经过,对面又有一处电子眼正对着,路对面的下面是一个湖。但我想晚上一定要清除它。我做好了准备,并想好怎么躲过电子眼,怎么去、怎么返回,心里不时涌起怕心,我不断排斥。发正念时全身是一阵一阵的发麻,象通电一样,但很舒服,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

到半夜一点多钟时我出发了,途中有一年轻男子在路边拿着相机对着湖在拍夜景,我也没多想。到达目地地后,我迅速的用水果刀把写有邪恶内容的广告布割破了一个角,然后用力一撕(感觉自己力气很大),把整块布都扯下来了,然后跑到对面路下面的湖边,用剪刀把布剪成一块一块的塞到垃圾桶里,又跑上来准备按原路返回,没走几步突然想会不会还有东西遗落在此,用手一摸袋子发现水果刀没有了,就又下去找到刀。刚上到路上,突然发现对面的邪恶宣传栏处正站着一年轻男子(很像先前那个拍夜景的)在向我来时的路上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还有一人正快步从他身后走来。我知道一定是他发现宣传栏不见了,正在找我。此人也许是蹲坑的,我赶紧跑下来沿着湖的另一方向,绕过原路,心里不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终于安全到家。因为前一两天离这不远处的邪恶横幅被同修清除了,这次也许是邪恶特意在此蹲坑的。我想虽然在师父的加持下有惊无险,但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自己有漏,把邪恶看的太重了,师父讲过“相由心生”的法,因此才有了这种结果。今后一定要从自己的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

四、放下执著 珍惜正法修炼机缘

有一段时间很执着牙齿要做烤瓷牙,因自己的牙齿很黄。修炼前也一直梦想自己的牙齿变白,有一个美好的外表,只是苦于没有什么办法。现在了解到可以做烤瓷牙,心想“牙齿变白了,外表美好了,也好证实法”,用证实法的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心。这颗心起来之后,越来越强,最后总也排斥不了,甚至发正念、炼功时都在想。我很苦恼,知道自己的色欲之心、求名的心、爱美之心等太强了,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放下一切执著。明知法理却总也不能彻底清除这些不好的心,似乎人中的美好对我还有诱惑。

我不知问题出在哪,只有静下心来学法。有一天突然悟到我们当初曾敢于抛下神的光环,抛下天国世界美好的一切,一头扎進这十恶毒世来助师正法、来救度众生,生生世世不知吃了多少苦。现在终于等到了师父正法的这伟大时刻,人世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一下轻松了,对人中美好的执著变得什么也不是了,这时才真正明白师父说的“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的一层内涵。以前总把师父说的“你们走过的路”理解为是今生今世得到大法后所走的一段路,现在才又明白了更深一层的内涵:其实何止今生,应该是从最初与师父签约下世的那一刻起一直到现在的那么久远的历史过程中所做的一切、所走的路。明白了这些后,心底升起了对正法修炼机缘的无比珍惜之心,觉得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是何等的荣幸啊!人世间还有什么可执著的呢?什么都可以放,唯有师尊的手不可以放。

近一段时间发现自己的妒嫉心、争斗心很强,表现为总认为丈夫太舒服,与他相比我太辛苦,家务活都是我一个人做,因此心里一直不平衡,常对他发一两句牢骚,结果丈夫每次总是反过来质问我又做了什么,我就更加不平衡了。结果家庭矛盾不断。对照师父的法,我知道自己的妒嫉心太重,喜欢与丈夫争个我对你错是由于自己的争斗心太强所致,同时又不愿听不好听的话。还有与同修相处时,心里时常也有对同修不服气的心,或看不上同修的心,或因同修看不上我而生出不满的心,这些都是妒嫉心的表现。甚至对神韵晚会里的一个同修演员老是领舞也有点不快和排斥,这也是妒嫉心和思想变异的表现。认识到后我决定去掉这些不好的心,过程中也是很苦的,只要那种不公、不平衡心一上来,我就说这不是真我,这是假我,我不要,并且不断用师父讲的这方面的法来告诫自己,还有背师父其他一些相关的讲法,渐渐的自己的心平静了很多。现在这种妒嫉心仍然翻出来,但我想只要自己意识到了,有决心要去掉它的愿望,我想总有一天会彻底清除它的。

不管怎么样,能走到今天,虽然表面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在另外空间,每一个走过来的大法弟子做的证实法的事却是惊天动地的。我想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实修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珍惜正法修炼的机缘,走好最后的路。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