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为什么支持我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六岁。从小生活在贫苦人家,兄妹八个,我老大。九岁就干起了农活,因父亲常年瘫痪在床,家里的重担就落在我和母亲身上。自嫁到丈夫家后,生下一男三女。自生下儿子后,就落下一身病。

在万般无奈下,二十六岁的我就走进了庙堂祷告,不久便皈依了佛教。二十多年的佛教信仰,我的身体状况依旧。不幸的是丈夫的身体比我更糟,九七年已查出晚期癌症。

就在这时,我有幸走入法轮功修炼。当我拜读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后,明白了人的生老病死都是因缘所致,我的心也不那么难受了。九八年六月,本地连续降雨二十多天,江水猛涨,防汛告急,就在这时丈夫去世了。乡亲们都在忙着搬家,用车把主要的生活用品拉到上乡去了。广播里村长也在喊每家抽一人去江堤防汛。刚处理完老伴的丧事,我也和大家一起去了。中午在一起吃饭,大队书记见了我,说道:“周姐,你也来了,真是倾巢出动,全家防汛,你们法轮功的人真了不起!”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按师父的教导,用真、善、忍的法理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贪不占,先他后我,与人为善。

举个例子,一次二女儿收破烂,在付钱的过程中,人家多找了三十元钱,她回家告诉我,我连忙把那三十元钱还给了人家。还有一次是在2001年,乡村的干部经常开车到村里强收公粮税费,而且分夏、冬两季收,因为税费高,那时乡亲们根本交不起,经常出现打架争吵。老实巴交的农民经常被带到派出所关押、罚款,甚至拆房屋、搬家具,就在那年夏天,油菜籽刚刚收起来,我因事去三女儿家住了一晚,家里油菜籽被盗走了五百多斤,只剩下一百多斤,村干部来收税费,我依然交上了那一百斤菜籽,还拿出两百元钱补上,干部们感叹地说:“要是村里家家都炼法轮功,我们的工作就好做多了,哪要我们这样劳累奔波的!”我们修炼人就是这样凡事想到别人,基层干部也怪可怜的,上级压,下面顶,不容易呀!

九八年九月的一天,儿子回家看我,就在他返回省城工作那天,他骑摩托车去车站,走到离车站不远处,有一辆加长大货车与他并排行驶,这时后面又来了一辆小面包车,速度很快,想超车,在让车的时候,那大货车向儿子这边转向,一下子把我的儿子连人带车摔出一百多米远,在场的人都吓呆了,摩托车摔坏了,可他人好好的,轻松的去了省城。第二天我去菜场的时候,乡邻告诉我说:“你儿子真有神仙保佑,真是奇迹。”我说:“这是因为我修大法了,师父保护了他,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还有一次是发生在九九年四月的事,我儿子与领导、同事坐车去外地考察、勘测,全车共有十三人,当车子行驶到一大坝上,由于路面打滑,车子翻滚下大坝,四个轮子朝天,车上的人有摔成重伤的、有轻伤的,惟独我儿子一人安然无恙,同事和领导都很诧异。儿子说:“我有李洪志老师保护,我娘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佛法,是超常的科学。我娘炼功后,一身顽疾都好了。”儿子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连忙打电话告诉我说:“今天李老师又救了我一次,你代我谢谢师父!”

我的儿子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他现在月薪三万多元,还有三个头衔:讲师、硕士、科长,他单位的领导非常欣赏其才华和人品,多次劝他入党。儿子说:“只要我尽自己的能力,为国家和人民多做贡献,入不入党是无所谓的。”

其实儿子心里明白:在这个黑白颠倒的当今的中国,法轮功这么好,却遭到如此的迫害,我娘学大法后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十三年来,多次遭到跟踪、盯梢、追捕,但每次都能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化险为夷,我能入这个党吗?

儿子说:“娘,我心里明白:夜半孤灯寒窗苦,他日功成为万民,真诚善良是家风,他日富贵莫忘忍。无论在哪里我都要做一个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