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我在九七年六月得法,已经十四年了。大法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全身心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常常悔恨自己为什么得法这么晚。

一、丈夫打骂 度日如年

我生长在农村,自幼就帮父母照看弟妹,早早就开始干农活,我性格内向,倔强,能吃苦,婚后在城里做家政,丈夫脾气暴躁懒散好玩牌打麻将,不顾家,我批评他他根本不理,或怒视我或无任何理由张口就骂,抬手就打,以致我身患多种疾病,如腰肌劳损,肩周炎,泌尿系感染等,特别是偏头疼越来越重,尤其被丈夫打的很重时就全身强烈抽搐,关节肌肉痛的难忍,需一周左右才能逐渐恢复(大夫说是癔病)。而公爹袒护他儿子,并说“打的轻了,就应该打”。我气愤至极,感到生不如死,几乎每次被打的重时都写遗书(把挨打骂经过告诉父母,因为他们不太知道),但又想到父母养育之恩未报,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多可怜啊。就这样坚持活了下来。整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

二、坚修大法 突破情关

1、得法经过

邻家阿姨知道我家情况,九七年三月送我一本宝书《转法轮》,并告诉我如何好,碍于情面我接受了,心想我这种状态还能学吗?就这样把书放那儿,也没看。后来被我父亲拿回家去,老父亲学法后全身的病都好了,而且学了三个月大法心态就非常平稳,真能忍,简直判若两人,这个法真不简单,能改变人,我也要到学法点去学学。

2、真修明法理 逐渐坦然还债

随着学法深入,我逐渐认识到这宇宙大法千万年不遇,今天我得到了太幸运了,一定要坚修到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你的元神在你的生前社会活动当中是不是做过坏事?很可能的。杀过生,欠过谁什么东西,欺负过谁,伤害过谁,就可能做了这些事情。”我明白了我做家政,丈夫做零工,生活清苦,我多病受气这些魔难都是我前世或更前世造下的业债所致,现在丈夫向我要债,帮我消业,我不但不应恨他,还应感谢他才是。我学法初期,他不但经常打骂我,还有了外遇,常常趁我不在家往家带女人。有一次竟然让我给他们俩准备饭,我心想来者可能是有缘人,应宽容她,在无知中造业,应向她弘法,使她归正。我告诫自己要忍,我一進屋丈夫介绍这是他女朋友并从厨房里端出饭菜让那女人吃(丈夫从不進厨房)。我诚恳的告诉她我学了大法性格变的开朗,做事先考虑别人,全身的病都好了,师父要我们按真、善、忍做个更好的人等,她表示认同,因我需陪雇主做伴(她丈夫出差),我问你们俩怎么安排,那女人说马上就走,这样我们三人一同出了家门,因为我的心放不下,尾随其后看着他们俩,那女人突然跳着脚扑在我丈夫身上,我忍不住了,大声吼了他们俩,心中气的不行。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可能会出现勾着人的心,老想回头看看那俩个说他坏话的形像。”这不就在说我吗?那天晚上丈夫知道我不在家,他们俩出去绕了一圈又带那女人在我家住了。我经常心态平和的告诉他,你这样做破坏人伦道德,破坏对方的家庭,天理不容,会遭报的等。他默不作声,以后逐渐收敛。若不是师父给消去大部份业债,别说修炼,可能用一条命都偿还不清以前欠下的业债,想到这些我就逐渐做到能忍了,怨恨也减少了,快点还清好跟师父回家,所以平时总能保持愉快的心情。

3、侍奉公爹 如同生父

前几年公爹患脑血栓,象个植物人,我一周只休息一天回老家只能陪护二十四小时,出院后请了一女亲友护理,护理效果欠佳,老人的几个儿女们商量要送到我家,让我负责护理,我同意了。可丈夫带着气恨回来了说:“我妈是我给侍奉走的,你又把老爹接来,我能承受得了吗?你能承受你自己干”。所以洗头洗澡换床上物品等他一概不管,因公爹乱抓乱动,经常抓大便到处抹,常常弄我一身一手,有时压抑不住厌恶的情绪,尤其这时就能想起公爹支持儿子打我的情景就产生几分气恨,但我马上就警觉了,这不是我想的,这是邪恶干扰,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严格按法的要求做,常常想公爹前世可能是我父母,对我有恩,所以我应象生父一样侍奉他,不能让他受到一点委屈。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所以这些年我对公爹如生父一样精心护理。我一直在他的床边打地铺睡,他有点动静我就能醒来,照顾方便,按时喂饭,饮水,间食(水果、饮料等),他消化正常,体重增加,定时翻身,五年多来未出现褥疮,了解我的亲朋好友都夸我是好儿媳,我知道是师父利用他们的口在鼓励我,他们中多数人得法或知道大法好。我丈夫也受到感动,我一个人干不了时,他也帮忙,背后还对别人夸我如何好,学大法后这人完全变了。有时妒嫉心向上翻,公爹这么多儿女很少来看看,很少听到一句宽慰我的话,就我应该吗?这些不平衡的心一出来,我能立即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一想到师父怎么说的,我就应该怎么做,去执著就容易多了。

三、平衡好家庭关系 做好大法事

师父在这么多年讲法中,每次讲法时都告诉我们学法的重要,再三强调学法、学法、学法。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强调“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而且给我们留下了集体学法修炼形式。我就组织了几名附近文化低的老年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就在我家学,每当我心性过不去时,丈夫就恶言恶语阻止集体学法。当我正念很强时,找出自己的执著心去掉它,心想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丈夫的态度也变了。就这样坚持几年了,大家在法上都有提高。

一位做资料的同修在二零零七年被邪恶绑架,没有了资料来源。当时也无电脑上网,我便买了台刻录塔,背着丈夫小心翼翼的做起来,有一次被他发现了,拳打脚踢,并威胁我要立即送走,若再做就赶出家门,还损坏了几张光盘。我难过的哭了,这是救人的法器呀。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内找,肯定是我自己在哪里扭劲了,我找到了怕丈夫知道的怕心,我便发正念清除它,我下定决心既然做了就做到底,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怎么能怕一个常人呢!过了几个小时,我心态平衡了,就对丈夫、孩子说:“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是大法给了我新生,若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别说侍奉你爹,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我师父叫我们救度世人,不能看着人心变坏,一日千里往下滑,而我什么也不做,我觉得我很惭愧,只想索取,不想付出,这不是没有良心吗?我还配做人吗?同修被虐杀,百姓也受迫害,你若不让我做,我天天出去讲大法好。”他爷俩默默听着,我看丈夫表情在慢慢转变,孩子说:“妈妈以后注意些”,我丈夫不作声了,怒气也消了,我做我该做的事。我能用于做大法事的时间短而零碎(因给老人翻身一般不超过两小时),我心里急,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很快有同修买来了一个真相语音电话,这样我可随时安排时间出去,每当众生听真相电话时我从内心由衷高兴,又有生命得救了。

我经常在市场买菜换回零钱,发现有真相币,被丈夫孩子看见都抢着要,他们觉得真相币写的很好,有珍藏价值。现在丈夫也花真相币,有时还送给我新币,在外边还讲大法如何好。他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我真为他的变化高兴。用真相币讲真相救人是师父肯定的,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真相币流通数量也在增加,购物时店员摊主都高兴的接受,这几年未遇到拒绝的。

以上仅仅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点事,离师父要求相差甚远,还有很多执著心未放下,在同修的催促下,第一次投稿,望同修批评指正,以走好走正跟上师父正法回归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