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众人高喊“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下面谈一下我在看守所给犯人讲真相的一段经历。二零零二年我被绑架到看守所时已年逾花甲,進去时我的第一念就是:大法弟子是好人,是被冤枉的,我一定要无罪释放。

一、归正牢头

我被绑架关在看守所A监舍,那里关有十七、八人,有死刑犯、重犯,屋狭窄没有床,用木板钉的通铺,睡觉非常拥挤,而且潮湿的土地上(有水)都睡满了人。那些犯人怨气大、性情火爆,有少数人还非常兇恶。开始,我主动与他们打招呼,认识后我就讲大法好的真相劝善了。

那牢头愿意听我讲,他听时都有头疼现象,双手抱着头忍着痛听我讲,一般都能坚持听完。每次听完后,他感觉很舒服、也愿意听。其实这是一种消业现象。有时他也问一些法轮功的事情,听我解释。

我看见牢头身边有一名打手,随意打骂人、体罚人,整天都在歇斯底里的怪叫乱喊,特别是对新来的犯人,大冬天的扒光衣服,洗劫钱财,还用冷水淋全身,还要一顿暴打,人们都能听见拳打脚踢的声音及喊救命的哀嚎声,一直打到不喊叫了,再打一陣才罢休。这些狱中暴力侵权行为,警察装聋作哑,没人敢管、没人敢说!

在我面前发生这事也不是偶然的,我就发正念清理看守所邪恶的空间场。同时,我也分别找牢头及打手劝善,用大法修来的慈悲和善念制止恶行,好言相劝。

后来牢头被大法归正了,打手恶行也减少了。那些被欺侮的人非常感激我,其他人也很尊重我。全舍房的人都说法轮功好、大法弟子好。我说要感激我就感激我的师父李洪志吧!是我的师父教我这样做的。

我在那里经常背师父的《论语》、《洪吟》、短经文,经常发正念除恶,不分白日昼夜只要没睡着,都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不听真相的人遭报

我在A监舍十天左右就被邪恶转入B舍。那里住了二十三人,也有死刑犯、重犯,更拥挤。警察预先对这些人训话,用提前释放作诱饵叫他们“转化”我。

進监舍后我首先对牢头说:“法轮功好,我们法轮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我一定要无罪释放。”牢头说:“我在这里关了两年了,没看见那个法轮功无罪释放了?”我说:“我就是无罪释放的人,这是真的,你等着瞧吧!”

说话间,监舍里那些人围着我,他们就象“蜂子朝王”那样拥向我,劝我写所谓“三书”。他们一个接一个找我、话不松弦,口不离题,妄图以人多势众车轮战的优势,使我在疲倦和难以对付的困境中屈服就范。我正念特别强,我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气势对众人,将法轮功真相、自身受益情况、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以及大法的美好等等讲给他们听。

整整讲了一天的真相,将牢头为首的十九人都说服了,他们认同大法,表示站在大法一边。剩下二、三人他们心服口不服,特别是有位死刑犯,他老是没完没了的唠叨,别人都叫他“丧门星”了,他还要唠叨。有个贩毒犯,对师对法不敬说过脏话,我制止他无效,就说:“这样不听劝告的人,我想是要遭报应的?!”果然没几天市里开批斗会要抓人游街陪斗,抓他走了。批斗完了他回来哭丧着脸说:“法轮功厉害,我今天遭报应了。”

原来他贩毒被抓时, 现场搜到的只有吸一次的白粉量,罪证不足,在监舍里他算是最轻的犯人。可是市里批斗偏偏挑中他了。他被抓去后,那武警是个新手,铐子将他紧紧铐住,卡進了他的骨头,手腕都铐青了,疼得他妈呀娘的大叫,他哀求武警松铐,偏偏武警又不领情,那日子真难过呀,痛得他死去活来遍体汗流!

回来后他对众人说:“法轮功真灵验,法轮功有道法,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敢骂法轮功了!”

从此我在那里学法、背法、炼功就公开化了。他们都支持:我炼功他们放哨,我背法他们愿听,有人跟着背法,还叫我将短经文写在纸上他们背。该炼功了有人提醒:有人用语言提醒说:“法轮功该炼功了!”有人用动作提醒我,在我面前做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叫我炼功。有人说:“法轮功真是好!出狱后我就要炼法轮功!”

其实那些犯人叫我“法轮功”,不叫我的名字是很不恰当的,我也纠正过,他们不听。为真实起见,只好按原话写了。

大法使那些曾经走上犯罪道路、一颗颗扭曲了的人心在大法佛光普照下从坏变好了,这是人间奇闻、是常人难以办到的事,多么感人肺腑啊!看着众人醒悟了、有些人得了法了,我非常的欣慰。

三、大家齐声喊:法轮大法好!

A、B舍房众人相信大法,恶警千方百计整我,将我关進C舍房。C舍房约二十人,牢头很邪,他是一位犯贪污案的大学处长。他找我作了长时间的交谈,当然我仍然讲大法真相。在C监舍我也讲真相,大概有一半的人向着法轮功吧。后来他们在无可奈何之下,又将我换房到B舍房。

我到B舍房时,全体人员都站立起来欢迎我,就象久别重逢的亲人。他们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功终于回来了,感到非常振奋。个别人还在痛哭流涕中欢迎我,经我安慰后他破涕为笑。他们争先恐后诉说到:自从我走后,他们天天盼我回来。

第二天早晨起床铃响,我叫大家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家都同意。我领头,大家都喊:真善忍好!真善忍好!真善忍好!

我在看守所总共呆了一个多月时间,换了四次监舍,邪恶动不了我,其根本原因是我信师信法。在出狱时,我对牢头及众人说:“我们大法弟子是好人,我被无罪释放了,按你的说法,应该是传奇式的人物了吧?”

牢头开心地笑了并竖起大拇指称赞,众人依依不舍目送我离开监室铁门。在我离开看守所时,有位警察特别告诉我说:“A舍房的全体人员,他们都很想念你,很想见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