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蒙古草原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不知是史前曾经的大愿,还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的驱使,当听说要去内蒙古草原采风时,我迫不及待的报了名,无论是从装备还是经济条件,如果是一个常人,我肯定不会去的,可是作为大法弟子,却象急不可待的命令在耳畔不断的催征。

一、初战告捷

当决定要去草原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做出征前的准备,因时间仓促,到出发前一天同修也只给我送来了十张《神韵》光盘和十几张《九评》光盘。我自己的“家底”也不过就是十几张《九评》与几张其它的真相光碟,再有就是一百个带挂绳的有机玻璃的护身符了。

不知是干扰还是什么,反正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是自身的执着,就是邪恶的干扰,必须否定。

一切准备就绪,我就在等待出发的通知。不知为何,都到了预定出发的前一天了,我仍未接到任何消息。大约上午八点半我给总领队打了电话,电话那头告诉我:“旅行前的会都开完了,你没到场。人员已满,没座位了。你不是不去了吗?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乘市领导的车先打前站,已开出了三个多小时了,”又说:“你要是早点联系,搭这辆车多好啊。”我与他并不熟悉,哪有这样的美事,分明是让我听了更后悔。我说:“你不是让我听通知吗,至今也没人通知过我,我可是我们这儿第一个向你报名的呀,就是排队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他说:“就等下一次吧,机会多的是。”大法弟子都忙,有各种事情的安排,机会是多,可错过了时间又是另一回事了。我说:“不行,我从来都没说不去,我一直都在等你的通知呢,责任不在我。另外我还有别的事情安排。”“那你给××打个电话,问问还有没有座位了。”我赶紧给××打电话,对方说:“没座位,不行了。”我和他陈述了我的情况,××说:“要不你明天到车站看看有没有不去的,可以补缺。”我说:“我是第一个报名的,就是补缺也不该是我啊。”虽然他认为我说的在理,可还是支支吾吾的没给我个准话。

我又打电话给总领队,他问:“××怎么说的?”我说:“他支支吾吾的没给个准话,让我等着补缺。责任不在我,我一定得去,不行的话我就做边坐或地上也行。”他说:“边坐和地上可不行,这是长途,抓到要罚款的,还有安全问题。”我说:“那我只有坐你的位子了,反正你不在车上。”对方终于做出了让步,“那就告诉某某就说我同意的。”我立即将领导的决定通知了××。××告诉了我上车的地点和发车时间及车辆的大小和颜色等。

后来我才发现是我的电脑网络故障使我没有接到开会通知。这一切的干扰都没能阻止我去草原结缘的决心,这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而是一场开局的正邪大战,法徒赢了。

二、神韵光盘送進了蒙古包和村庄

牧羊倌

五天的采风已经过去三天了,每天汽车跑出几百公里很少见到农、牧民的栖息地。那天晚上回来,有人讲他们去了蒙古包,牧民们给他们上奶茶和奶豆腐,唠家常,有个人还把自己的帽子落在蒙古包里,回头得打电话寻找。而我们去的地方蒙古包是锁着的,无人,只听到狗在汪汪叫,发出预警:有陌生人“入境”。

为什么我就没有看见牧民呢?为什么就没有选择他们那个方向?思前想后找到原因:在广袤的草原奔驰,稀少的人家疾驰而过,使自己救人的心冷却了下来,不是那么强烈了。这不行啊,来的目地是什么呢?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总不能把千里之外背来的‘宝贝’再带回去啊,就是发给同行的人都是对资源的浪费,因为他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而农、牧民不行,没有这个条件。”我知道只要我有真正救人的心,师父一定会给我安排机缘的。

次日一大早我就将背来的“宝贝”又往我随身带的包里添加了一些。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一个牵着马的瘦弱的三、四十岁模样的牧羊倌,我朝他走去,简单的问话后我就切入正题:“你知道‘法轮大法’吗?”他说:“不知道”,“那你知道‘法轮功’吗?”他说:“这个知道,电视上演的,上面说不让……”我一看他是被毒害的,就对他说:“媒体报道的都是假的,是污蔑。‘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现在都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非常受欢迎。 你入过党、团、队吗?”他说什么都没有入过。“你家有VCD 和电视吗?”“有”,“送你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碟,你和家里人好好看看。”他接了过去,我说:“再给你几个大法护身符,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关键时刻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点着头将光盘装進了衣兜。我又问:“你家的亲戚多吗?”“多”,“再给你两张给你的亲戚们,让大家都传着看看。”其中有一张《九评》光盘。他说:“好,都中午了,我得回去吃饭了。”我帮他将光盘放到了衣兜里,他骑上了马。我再一次叮嘱他:“回去多传给一些人看看。”他回答:“好!”望着他夹蹬而去的瘦弱背影,我从心底里为他们祝福。

大约下午一点左右,一辆警车鸣笛疾驰而来,在我们的大巴车前停住,下来一个年轻的警察,向我们走来。我的心一怔:是不是刚才那个羊倌把光碟带回去被哪个受恶党毒害的报了警?他们的电信都很方便。随即我否定它。师父法理中就有:救度众生邪恶是不敢迫害的。我朝着警察走去,心想: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最安全。当我走过去时警察正在和副领队对话,我听到他在叮嘱:草原上的公路窄,要注意过往的车辆碰、擦……。我吸了一口气,也悟到,救人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和安全。

蒙古包

在距离我一公里远处有一小群蒙古包,当我走近它们的时候,看到有七、八个外来人正在和主人合影留念。这是一个个体经营的草原客栈,显然在当地也是有一定实力和势力的人家,而且正接待着开着几辆越野车来自北京的——反正不是一般平民的那些旅行者。

我先参观了蒙古包的接待包,当这些拍照的人离开后我走進了主人所在的毡房。她已经脱下蒙古袍,正在大锅前搅拌着锅里煮着的冒着热气的羊肉。看到我来,热情的想挽留住宿、吃手扒羊肉。她是经商的,她的这个蒙古包和昨天那些人去的那个蒙古包是两种性质。没找到切入点,我就出来了。我问自己:你来这儿是干什么的?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就不想开口呢?我知道潜意识中有对来自北京不明人物的顾虑、有对她的女儿受恶党毒害深浅的顾及(刚才听说这个女儿正在读大学,是学法律的,暑假帮父母经营这个客栈), 也有刚才的那警笛、警车、警察留下的影子,实在不想被邪恶钻空子在这里再出现任何差错和闪失。

找到了怕心,我深深的体验到去掉怕心和放下生死是贯穿在整个修炼过程中的,虽然狂风巨浪都经历过,可是随着环境的更迭,怕的因素也是不时的变换。片刻的调整,我随即又转身進去直接对女孩说:“见面就是缘,家有DVD吗?”女孩儿回答“有”,我随手递给她一张神韵晚会光盘,说:“在我临来草原的时候,朋友一再叮嘱我,一定将‘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盘送到草原人民的手中。”我说的很深情,我自己都在感动着,女孩儿也被感动了,她双手接过光盘连说“谢谢!”我又问:“你能上网吗?”她说:“能,但得等到开学后在学校上。”我说:“行,再送你一张翻墙软件,双击就能打开窗户看世界了。给你一副自由的翅膀看真相。”女孩儿接过后连声道谢。做完这一切,感觉告诉我此地不可久留,我旋即转身离开了蒙古包,并在心里祝愿:最好这个光盘他们能够和北京来的旅游者共同分享。归队后一个同行者问我:“我看你進了蒙古包,干什么去了?”我说:“参观参观。”

草原小兄妹

下午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又到了一个牧区,牛栏里圈了些牛,牛栏外有两个小孩,男孩儿有十岁左右,手里拿着牛鞭使劲儿的甩着,女孩儿约七、八岁,也跟着嬉闹,我转了一圈见围观的人少了之后,便走近小女孩,贴着她的耳朵:“送你个珍贵的礼物,生命的护身符。”我拿出四枚放到小女孩手中,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你就会学习好,身体好,什么都好,记住没有?这四个给你的爸爸、妈妈、哥哥和你,一人一个。”小女童使劲点着头。接到手里就要张扬着跑开。我立即喊住了她:“等等!先放到口袋里回家后再分给他们。”她点着头高兴的跑开了。我转身上了大巴。在车上我看到小女孩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绕了大半圈跑到了小哥哥身边,神秘的展开小手,让哥哥看她得到的礼物。

没曾想这个过程被总领队用长焦装進了镜头,这也为我后来向他讲真相埋下了伏笔。

就在前两天,我们去了一个地方,因大巴车开不進去,只能租用一辆带斗的小车。小车的车棚里只能装五、六个人,后面车斗可坐五、六个人,这小车需要往返数次才能把我们都运送到指定地点。谁都想坐车棚里,我当然也想坐,但我是修炼人,只能将好的位置留给他人。回来的时候有一个人要替换我,让我進车棚里坐,我坚持不去,往返我都坐在颠簸的车斗子里。有好座位就必然有坏的座位,谁坐都是坐。再有,在山坡上有人扔的矿泉水瓶,我都给一一的捡了起来,扔在了后车斗里。保护环境这是起码的道德。这几件事情都被总领队看在了眼里。

在离开小兄妹俩返程的途中,总领队在行進的车中作总结,赞扬了大家这些天来的友爱精神,突然说了一句:“人家法轮功修的是一种境界。”我当时一下就愣住了: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在此之前我们并不认识。莫非是从摄進镜头里的小妹妹手上的护身符得知了我的身份?这是一个颇具观察力的领导,处理、解决问题很有能力和水平,这不是所有领导都具备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在改变着周围,我们只能做的好上加好。

蒙古村庄

还剩最后一天的采风,我们去了一个蒙古农民的村庄。改革开放把村屯的人气都整没了,年轻力壮的都進城打工了,剩下的大部份是老的老、小的小的——留守儿童与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土地耕种不了,撂荒还心疼。这些老人们似乎仍怀念集体劳动那段日子,热闹、互相之间还有个问候和照应、帮忙。现在人人向钱看,没了亲情、没了人情,日子过的心都变的荒凉了。

我在屯里转到第二条巷子时,看到有三个中年妇女蹲在屋檐下聊天,等到我后面的人过去之后,我就和她们搭上了话:“你们家里都有电视和DVD吗?”她们说有,我说:见面就是缘,每人送你们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碟,漂亮的舞蹈,美好的音乐,你们回家和家人好好看看,还有一张单张的,你们也传着看。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人、做事就会有好报。”她们都点头说:“好的”。离开她们又转了一会儿,碰到的还是个中年妇女,擦肩而过后我回头将她喊住:“请等等!”她转过头急忙说:“别给我拍照,我不上相。”我说:“我不是给你拍照,送给你点礼物。”我俩相对都向前走了几步,我说:“见面就是缘,送你一张光碟,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一流演出,和家人好好看看。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知道为什么?”她说:“是啊,天灾人祸真是太多了。”我说:“就是人类的道德沦丧 ,共产党贪污腐败、卖淫嫖娼,无恶不作,老天要灭它,体现在人这就是天灾、人祸、疾病。你入过党、团、队吗?”她说:“什么都没有入过。”我说:“那更好,记住: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事、做人就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她高兴的接过光盘:“我记住了。”我说:“你还得告诉你的家人。”她说:“好的。”她刚走了几步我又喊住了她:“你家的亲戚多不多?”她说多,我就又给了她几张光盘,说:“你们亲戚朋友多多的传着看看,一定要转告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都有个美好未来。”她说:“好,谢谢你!”我边回答“不客气”,边拿出几个大法护身符给她。

我转身没走多远迎面又来了个五、六十岁的妇女,我向她打招呼:你好,送你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盘,和家里人好好看看。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人做事,就会有福报。我也告诉她给亲朋好友传着看,也给了几个护身符。她连说:“好,好,谢谢!”

司机

告别了村庄已近中午,午饭后,我们乘租赁的面包车去了另一个地方。那里没有遇到讲真相的机会。明天就要返程了,光盘还没有全送完,心里对师父说:“师父,给草原人民准备的就得留给草原的有缘人。”傍晚车将我们拉回驻地,下车后我转到了车前,通过开着的车窗对年轻的司机说:“一路辛苦啦,送你个礼物。”先递给他几个护身符,又送给他一张《神韵》和一张《九评》光碟,嘱他回去好好和家人看看。当我知道了他也能上网后说:“再给你一个软件,双击可以打开窗户看世界。你亲戚多不多?”得知也多,我突然想到:他是个司机,亲戚多、去的地方也多、朋友也多,干脆就把余下的都给他,让他来完成分发的任务,对他也是个功德无量的好事,我说:“既然你的亲戚朋友多,这些都给你,把它们送给你的亲戚、朋友,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做事,就能够遇难呈祥逢凶化吉,都有个美好的未来,对你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小伙子连说:“好!好!”

回家一周后,我给这位司机打电话,问他礼物都发出去了吗?他说早就都发出去了。我问:“那你看了没有?”他说:“你不是让我都发出去吗?”我说:“我不是先送给了你一套吗?”他说:“让我都发出去了。”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再傻的人了,怎么不留个给自己看看。你都明白了吧?”他说:“知道,知道。”我说:“一定记住啊!按照那三个字做人、做事。”他回答:“好的。”

宾馆服务员

最后一天回到驻地比以往相对早些,我发现房间桌子上的几套牙具不见了,同房间的人也问我此事。按道理讲,服务员不可以随便动客人的东西的,我们白天都不在房间,也只能是服务人员做的事。这几天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就出发了。晚上十点以后才能回来,没有机会和服务员见面,更谈不上交流了。

借此机会我找到了服务人员询问了此事,她承认是她所为,我说:“这个事情发生在宾馆可是不应该的,客人的东西你们不能动,这是常识。”她点头称是。话还没说完有人找我,办完事我又回来了。我在想如何与她讲真相。这是个三十出头的女服务员。于是先问她:“父母的身体怎么样?”她说不好。我手里已经没有任何资料了,只能和她讲吧。我说:“知道‘法轮大法’吗?”她有点疑惑,我说:“就是‘法轮功’。”她说电视演过,知道,还问不是不让炼了吗?我告诉她,电视媒体都是在造假,毒害老百姓。共产党贪污腐败无恶不作,老百姓想做好人都不让。法轮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目前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书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在海外受到许多的褒奖,受到人们的喜爱和崇敬。法轮大法不仅可以使人类道德回升,更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我说:“告诉你父母让他们诚心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教你的小孩一起念,最重要的是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去做人做事,对大人健康和孩子成长都有益处,更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她认真的听,可以说她是我洪法、讲真相以来最大的一个受益者,只见她的脸色变的红晕,态度虔诚、充满渴望,我也被感动了,说:“今天的牙具之事只不过是个契机,通过这事让咱们结缘。”她非常认可的点着头。我没想到她的悟性这么好。我记下了她的手机号码,说等冬天她放假回到家乡我再告诉她如何上明慧网,此时她没有条件。我说:“现在你没有书,就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人、做事就是修炼。”她点着头,我还告诉她:一定要告诉亲朋好友,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她认真的答应着。

最后一个护身符

一周的行程结束了,在返程的旅途中,我发现我的马甲兜里还有一个护身符,那是我专门留给中巴司机的。就在我们来时的高速公路上险些发生撞车事故:我们的车飞奔在高速路的快速道上,压着边界线行驶,迎面开来一辆快速超车的大客车,超车前司机竟然没有发现我们这辆车,我们的司机也没发现对方要超车,速度都极快,刹那间就要相撞,我们的司机急速的将方向盘打向右转,两辆车风驰电掣般的擦肩而过……,我看到司机吓的脸都变了颜色,几十个人在车上,一旦相撞不堪设想。车上凡是看见的人都吓坏了。我知道只是有惊无险而已,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的包里还装有救人的真相光盘和护身符。

车到了终点站,我最后一个下车,司机正在给大家从行李厢里取包裹,我向他走去,想:他过来就好了。刚一想,他还真就离开了行李厢。我走到他身边悄声对他说:“一路辛苦,我送给你一个珍贵的礼物:生命的护身符。好好看看上面的九个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他先是一愣,传递过来的信息是:你也是法轮功?也许他家也有人学,或有亲友学?我又重复了一句“记住护身符上的那九个字,好好看看。”他连说:“谢谢,谢谢。”

司机后来说:按照常规,当发现这种对撞情况要发生时,司机为了保存自己的性命都是要向左打方向盘的,一旦事故发生,对方的车撞的是自己车的右侧。可当时这位司机却是向右打方向盘,他说是为了全车人的安全着想。显然,如果相撞,是他先被撞。应该说他的思想境界也是不低的。

三、最难啃的骨头最后解决

和我同住一个房间的是一个只比我只大一岁的人,她虽然是搞业务的,但思维和谈话却显示出对政治极其精通,这是在后来正邪交战时体验到的。人很精明更喜欢称自己是“善良人”。善良是好事,以善为本也是天理。

此行我们俩共处了六个夜晚。从第一天我就在思考从哪个角度给她讲真相,对于她不能直来,因她丈夫是在法院工作的,对法轮功她早已耳熟能详。第一天晚上我们休息很晚,从早晨六点多出发一路颠簸行程一千好几百公里,十几个小时,到达目地地吃完晚饭回到住地已是晚上十多点了,洗漱后我对她说:“你休息吧,我炼一会功。”她其实没睡,而是不时的在窥察。这是她后来说的。几天下来我都是如此,她不时的说,她的身体不好,腿总是肿的,我告诉她:“你也炼炼功。”

直到最后一个晚上,我对她说:“告诉你,我炼的是法轮功。”她没有惊诧,平静的说:“我不知道你炼的是法轮功。”我说:“其实你早就知道的。”我便开始给她讲我是怎么走進大法的,大法给我带来了怎样的好处,以及大法现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大法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深受善良人们的喜爱和崇敬等等。她说:“哎呀,你了解的挺全面啊,你们法轮功多长时间聚会一次?都有哪些活动?”我说:“我们没有聚会,更没有统一活动,都是自己在家修,悟到了什么自己做。”

接下来她话锋一转说:“不管练什么功,别参与政治,一个国家总得有规矩,哪能乱来。”这个话来的挺猛,她是有备而来的。我说:“法轮功没有参与政治,修炼人对政治不感兴趣,是中共把法轮功拖入了政治。”她的女儿在海外工作,她经常出国,一住就是半年。她说:“法轮功在国外尽丢中国人的脸,自己污蔑自己的国家。”我说:“这叫揭露迫害,呼唤善良,揭露的是中共恶党的罪行。爱国不等于爱党啊。现在中国的领导哪个不贪不占?腐败透顶。”她也承认这个党很坏,但说它不好,她还是不愿听,竭力的维护。她说:“法轮功要打倒共产党,这不是参与政治是干什么?告诉你,共产党打不倒。”我说:“既然你说到这儿,我就将症结告诉你:“任何一个事物都有成、住、坏、灭的过程,任何一个朝代都有它的兴衰消亡,这是铁律。共产党不是谁要打倒它,而是它自己解体。贵州省掌布乡500多年前就落下块大石头,落地一分两半,内侧中有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据地质学家研究,这石头和这六个字是2亿7千万年前形成的,远在共产党出生前的两亿多年这六个字就已经有了,这就叫“天意”。现在,那里已经开发成公园,很多人都去参观过,都看到了这六个大字。如今共产党贪污腐败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是老天不饶它,凡是它的党徒如不退出,天灭它时就要遭到株连。当前体现在人这儿就是天灾、人祸、传染病等等。为了不让更多无辜的人去给它当陪葬,所以大法弟子才告诉你‘三退’。”我看着她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正在挖空心思的寻找什么词汇反击我。

她想出了一句,说:“为什么镇压法轮功不去镇压别的,还是法轮功有问题。”我说:历史上任何一个正教的诞生都遭受过当局不同程度的迫害和打压,基督教就经历了三百多年的迫害才延续下来。她说:“你对法轮功怎么知道的那么多、那么全?” 我说:“我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法轮大法还有网站,可以随便上去看,你也可以去看。”

六天以来在她的眼里我就是只羔羊:我帮她扛工具、背包,每天晚上先尽着她洗漱,甚至她用完的洗澡水再添点新水留给我用,而在谈及到大法时我却寸步不让,这肯定是她所预料不及的,当说到触及她心尖的问题时,她竟激愤的说:“你简直就是法轮功最强有力的煽动分子!”她说这个话的同时也在小声嘟噜着:“不过还真能说服点人。”我说:“我不是煽动,而是在谈我的感受和体会,今天是话赶话说起的,我是在告诉你症结所在,是症结!”

她又说:“法轮功敛财”并且喊着师父的名字,我告诉她:“敛谁的财了?当年大法书籍在新华书店就最畅销,如今大法网站随便下载,分文不要,何谈敛财啊?多少人通过修炼疾病不翼而飞,又为国家和个人省了多少钱哪?你不能跟着中共的媒体不负责任的乱说,这对你不好。”

她问:“他们知道你炼法轮功吗?”我说:“咱们这里不知道,但是,街道、派出所、区里、市里都知道,抓也抓过,判也判过,我不是隐藏的!”我点中她暗含的歧义。

这一场激战她是心服,口还是不服。

“那你们都退了?”我说“早就退了,谁要给它当陪葬!”她说:“我也不是党员。”我没接她这个话茬,不同的人要采用不同的救度方式。让她自己觉醒,才是真正的醒悟。

我对她说:“今天是咱俩的私人谈话。”她说:“对,是私人谈话。”我是在暗示她不要随便乱讲,但我更知道这场谈话之后她会随口给人说我是法轮功,我不是怕她说,而是希望她不要再歪曲大法造业。

最后她说:“其实法轮功送的材料我也经常收来家偷着看,有一些写的是什么,臭水平!还是手写的。话都不顺溜”。”我说:“那你就把你认为臭水平的留下来,带给我看看。”她先是一愣,几次都没答应。不排除她为自己找台阶下。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在做真相资料时确实要考虑内容的选编,我们的好题材,好内容多的是,资料的搭配也是要用心去安排的。

采风回来后,有一次她对我说:“按着你这个年龄和条件不该迷得那么深。”她是想说我“痴迷”,那个痴字没敢说出来。我说:“我活了这么大年龄,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一步我都是很慎重的选择,我不是迷,迷是盲从,我不是盲从。”每当她说自己的身体不好时,我就会提醒她:“炼功,谁炼谁受益,没人强迫你。”

后来我还是将翻墙软件复制给了她,让她到大法网站去下载大法书籍好好看看,她点了头。

四、抓住契机给总领队讲真相

在我们出行的第三天,总领队接到家里的电话,说他的弟弟得了癌症,已是晚期,让他速回,去联系医院,找医生。千里之外,负责这四、五十人,他无法脱身,只好让他的两个哥哥先料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回去的首件事就是把大法介绍给他们兄弟。

十五小时的路途辛劳比不上救人的紧急。第二天一大早打坐、发正念、学法一切做完,我就坐在了电脑前整整两天,又一次达到了废寝忘食的状态。在明慧网寻找同修和世人得法和修炼后身心出现的变化和转机,以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的文章,下载,编辑了从一到之九的《生命的福音》且伴有插图,每份是A4的单张。又寻找到以前给不同人群的不同的真相内容的资料,又根据和那块‘难啃的骨头’的对话完善了我以前邮寄的真相首页的补充,完成了题为《抉择》的劝善信。一切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后,我给总领队拨通了电话:“你弟弟的状况怎么样?我能帮你们做点什么吗?”对方说:“是诊断失误,根据症状就错误的定论为癌症晚期。”我说:“太好了,我这两天都没休息,正在给你们准备菜谱呢!”他说:“什么菜谱?”我说:“在这里不能说,见面再说吧。”“过几天有个会,那时给带过来吧。”我精心的糊制了两个口袋,一个口袋里面除了这些资料,外加两张不同年份的神韵晚会光碟、一张《我们告诉未来》、一张《九评》,另一个口袋除了这些内容外还加了一张当地的真相光碟和一本同修送的《枯木逢春》的书。

我带着礼物如期赴会,会议结束后,总领队问我:“什么菜谱?我看看。”其实他已经猜到了我要送的是什么。他打过来的信息是:不就是一张神韵光盘和一本小册子吗!我打开背包拿出了塑料袋,我说:“好好看看吧,一包给你的,一包给你弟弟,有病没病都好好看看很有必要。”我转身告辞。真相资料的下端有如何進动态网和明慧网的方法,看明白了自己就都做了,也许他们早已做过了,只不过通过我,对大法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呢。

行程一周仿佛经历了很久,回来后同修知道我是去了草原,大为不解,当我简单的讲述了此去的目地,和一些简单的过程后,他们的感叹和我的感受是一样的——不虚此行,太值得了。

姐姐常说我:“你总是把大法的事看的高于一切。”我说:“是的,师父为了拯救这个宇宙,倾注一切,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是宇宙的保卫者,其实我们所能做的都是微乎其微,师父只要我们这颗心。”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份内的事,都是责任和使命。

当看到同修被我的此行所感动时,我想就将草原之行整理出来,自己做个总结、寻找不足,也是一个再升华的过程,同时,大家互相借鉴,共同提高,共同精進,继续稳健、扎实的走好以后的路。不管做什么我们都要保持一颗纯净、祥和、慈悲的心,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争取做师尊省心、合格的好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