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体会到了真正的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三年前,我把母亲从老家接来我的住处一块生活。本来这样的想法很久就有了,但直到那时才下了这个决心,也许是机缘才成熟。

母亲不是修炼人,今年已虚岁八十五岁了。刚来时头几个月,母亲还偶尔有头疼感冒之事。虽然没有修炼,但最近两年来,身体一直很好,从未生病。在她的身上,也象许多修炼家庭一样,有很多神奇事发生,现仅举其中三例,与同修们分享。

一、坚信大法,转危为安

母亲从未读过书,不识字。刚开始,我教母亲认识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知道我是为她好,也就认真的学认这九个字。几天后,我将这九个字写在一张纸条上,贴在她房间的墙壁上,高度刚好在她举手的范围内,叮嘱她如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认真默念这九个字。

不久后,有个星期天,吃午饭时,母亲突然说:“儿啊,前天我差点死在家里了,你回来都看不到我了。”我问道:“什么事呢?”母亲说:“你走后,我打开冰箱,发现还有两个馒头,中午就着醋汤准备热来吃了。刚吃一口,馒头就卡在喉管里,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眼前开始发黑。我想起了你,你教我的那几个字。我摸索着来到床头,摸着纸条开始念那九个字。第二遍时,感觉馒头软了,喉管舒服了些,这时我想起了李老师,求他帮助,只觉的胃里一团团泡泡往上涌,就吐出来了。”我说:“你应该好好谢谢我的师父。吃饭后,去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好好的敬上一炷香吧。”饭后,我在洗碗,母亲虔诚的敬香去了。

二、向内找,是法宝

今年过年前,我有一次回到家中,刚打开电脑,准备看同修的修炼文章,这时母亲回来了。我立即迎上去,却发现母亲的嘴肿的老高。心想:唉,一个常人,有病还是该去看医生,吃药呀!然后回到我的房间,转念一想:不行啊,我还是应该对她负责,帮她找一找原因,是什么原因促成嘴肿的这样。

于是,吃晚饭时,我开始发问了:“妈,这几天你是不是骂人了?”母亲抬起头,望着我说:“这几天我都在骂人!”“是不是三天了?”母亲点了点头。“为什么呢?”“她们敢把我的粮食卖了!”

哦,原来如此。三天前,我的嘴角已开始有些微痛,而且是我打电话回老家,让她们把母亲原来的粮食卖了。否则,蛀成灰,也是对粮食福份的浪费啊!我说:“你骂人,嘴就肿的这样了,不能骂人了!”母亲笑着望着我说:“是不是哟?”这时,只见肿的老高的嘴迅速蔫了下去,基本恢复了正常。我知道,母亲只需再承受几天疼痛,就会全好了。于是说:“饭后去给师父忏悔,认错,不能再骂人了!”三天后,母亲嘴巴的肿痛全好了。

三、善待母亲

1960年,母亲大约是32岁左右吧,大腿髋骨处曾得过骨炎,流脓水,卧床半年。西医请不起,老中医开了最后一服药,也不愿治了。可就是这一付中药,竟然奇迹般的让母亲的病好了。在那个三年饿死了三千八百万人的年代,能活过来,真是不容易。

今年大年初二深夜,母亲的这个老病灶处,又开始痛了。头两天告诉我时,我并没在意。第三个晚上,深夜1点左右,母亲疼痛难忍,大喊大叫。我到母亲房间里,陪她睡了一会,放了一个小时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她听,疼痛略有缓解,但仍然十分难受。这三天晚上都这样,半夜12:30开始疼痛,天亮就好,白天什么事都没有。第四天吃午饭时,我开始帮母亲找原因了:“妈,你以前杀过生没有啊?”母亲想了想说:“没有啊,我连杀鸡都怕,但泥鳅、黄鳝在那个年代还是吃了很多。”这些都不足以形成如此疼痛。我又问:“那么人呢?”母亲认真的思索了一番:“你原来还有两个哥哥,在那个饥荒年代,一个是由于我没有照顾好,给冻死了;另一个没有吃的,肚子肿的很大,给熬树皮汤喝,饿死了!”我摇了摇头,觉的原因还是不十分明确,又问:“那么,你的兄弟姐妹呢?”母亲瞪大眼睛,迷惘的望着我,说:“在我三岁时,大人们都赶集去了。我在厨房玩耍,不小心柴禾把房子烧着了,整个房子都烧完了,我的弟弟还不到一岁,给烧死了。但我这是无心的呀!”我一听,终于找到了原因,伸出三根指头说:“妈,你欠了三条人命。常人都要欠债还债,欠命还命,人命关天啊。几十年来,他们在那个空间没吃没喝,多痛苦呀。饭后,去向师父认错吧。这次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忏悔一番了事了,要从心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罪行才行。”母亲说:“几十年了,他们早转生成人了吧!”我认真的对母亲说:“转生一次,很不容易,要转生成人就更不容易。所以生命十分珍惜!”饭后,我在洗碗,听到母亲在师父的法像前,认罪了。

当天晚上,再没听见母亲的喊叫了。天亮后,问她:“昨晚还痛吗?”“还在痛,但能忍受的住了。”“坚持吧,忍受一个月,就把帐还了。”“还要一个月呀?”“一个月就把帐还了,你还不高兴吗?”母亲点点头,不说话了。

几天后,哥哥来看望母亲,我把母亲的这件事讲了。哥哥说:“当年妈生骨炎病时,我才八岁多。我爸又去世的早(1959年饿死了),就我一个人照顾妈妈。兄弟呀,今天这事,真是感谢你了!”我无语。母亲后来改嫁给我父亲,但我的父亲也去世的早,那年我才十四岁(1981年)。我们一家,就是这共产邪恶制度下无数受害家庭的明证。

一个月后,我问妈:“还痛吗?”“早几天就不痛了!现在想来,原来并不很痛!”我终于有了一次难得的微笑。人在难中,总是感到很困难,难关过去以后,回头一望,才会发现不是那么大的。经过这件事,有一天我突然悟道:自己又杀过多少生,欠过多少人命呢?在历史上,在无知的迷蒙中,又造过多少罪业?在修炼之前,觉的自己的婚姻不会长久,总是不想要孩子,劝妻子做过几次堕胎手术,那就是杀生啊!修炼十六年了,盘腿还总是疼痛难忍,一个小时很难坚持,一般四十分钟,就不想坐了。有时脚掌还出现灰乌色,放下左腿后,才迅速变为红色,但右腿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就象没有打坐一样,常色。一直不知道原因,今天终于明白了,原因在此啊!当晚就轻松的打坐了一个小时。

再向内找母亲以前发生的那些事不觉又吃了一惊,原来也与自己的修炼状态有关。母亲那次吃馒头差点咽过去,那段时间我的色欲之心不去。旧势力也因此对我進行监控,若不是及时悔改,还差点形成迫害

在此我深深的感谢师恩!母亲骂人,嘴巴肿痛,也与我有关,那几天我也说话不小心,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我把母亲接来母子二人一块生活,同修认为早就该这样做了。也有个别同修认为是尽孝心,就象许多常人认为的一样。但我知道,我这样做,决不是为了一个孝心,我们对任何人都要善,都要尽可能好,何况自己的亲人!母亲艰难的生活了几十年,并将儿女们养大,孩子们长大了,各顾前程,母亲从未感受到人间的善、人间的好、人间的温暖。最近三年来,她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是真正的好,我能感受到她来自心灵的真正快乐和幸福!大法弟子就要给后人留下一条光辉之路!

今年过年期间,我到侄女家,她的公公对我说:“亲家呀,在我们老家曾出过一个孝子,孤身一人,没有妈,就到街上去拣了一个妈来供养。在六十年代那灾难的岁月,方圆六十里,我们老家很少有饿死人!”常人会把我们修炼人的行为认为是尽孝,是儒家的孝道,而我知道,我们是远超于孝道的,我们是大善、是慈悲。

母亲虽然没有修炼,但我与她的语言交流,从未因此而流于常人,也从未担心她听不懂。我的家,就是正法修炼之家;大法弟子之家,大法弟子主导!家里除了供着师父的三尊法像外,没有悬挂一幅画、一幅常人的照片,常人的任何东西,都不配悬挂在神、佛的庙宇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