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王立军欠下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的血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自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把王立军由锦州公安局调任到重庆市公安局担任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以来,对重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步步升级。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王立军给重庆市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下达所谓“严打”指标,重庆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为完成指标任务,不走任何法律程序非法骚扰、绑架、拘禁、关押、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跟踪、蹲点、强行撬锁、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抢夺法轮功学员财物。

在这四年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重庆市万州区被绑架、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24人,非法所外劳教的17人,判劳改1人,迫害致死一人,在洗脑班迫害百余人,欠下万州法轮功学员笔笔血债。所谓“办案”的六一零恶人,公安分局、派出所恶警编造一个充满谎言的诬陷报告,就给法轮功学员定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关进拘留所、劳教所、监狱进行迫害。

一、威逼迫害死法轮功学员黄永桂

王立军曾给手下的警察下达的抓捕任务是“头头脑脑都得抓起来”,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他们迫害黄永桂就是一例。黄永贵(桂),女 ,五十多岁,重庆万州法轮功学员。家住万州区电力公司家属宿舍,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大法使她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的巨变,使她坚信大法,坚持修炼,因而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一天恶警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黄永桂的家,抢走了孩子的一台笔记本计算机。万州区公安分局恶警邓川一伙按照薄熙来、王立军的流氓计划,采取蹲坑、跟踪、监控等手段搞了大半年,也没发现他们想找到的什么问题,但邓川一伙就是不放过黄永桂。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恶警通知黄永桂去拿计算机,黄永桂被恶警骗到北山派出所,一到即被邓川一伙绑架到万州区李家河戒毒所进行迫害。邓川运用他惯用的手法,把黄永桂关起来的同时在家属身上施压,恐吓黄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说这次在你家里搜出了一百多份大法真相资料(其实啥都没有搜到),不想办法可能要判重刑。黄的丈夫确实没钱,也不认为他的妻子有什么罪,没理他们。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恶警通知黄永桂的家属拿衣服被子去,说要刑拘一个月。黄的丈夫信以为真,拿着东西到李家河戒毒所,结果恶警把黄永桂和她的丈夫一起拉到了万州区塘坊劳教所。恶警开着警车在劳教所里转了一圈,又说这里是关男犯人的地方,一个女人关在这里不方便,要拉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去。直到车子开走后,恶警才拿出一张决定书来要黄永桂的丈夫签字。她丈夫一看,黄永桂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二零一零年八月才放回家。回家后,万州公安不停的对黄永桂进行迫害,万州区邪党派出不少坏人恶警跟踪、蹲坑、骚扰,不时地闯进家里要绑架她。

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黄永桂在万州区重百商场购买物品出来,无故被高笋塘交警大队,重百岗亭的片警绑架。在此遭到残酷迫害后的黄永桂已是奄奄一息,岗亭恶警怕承担责任,急急忙忙送到万州白岩派出所。白岩派出所看见黄永桂已处于生命垂危的地步,慌忙送到万州区第三医院抢救,此时黄永桂已不省人事,处于昏迷状态。

医院打针输液,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成休克状态,喊不醒,叫无音,全无知觉了,成了个植物人躺在床上。医生喊开刀动手术。家人怕遭到迫害,提出让病人回家。白岩派出所却不干了,把她的儿子叫去写下笔录,作出保证,病好了要保证把黄永桂送回派出所,才让走人。万州白岩派出所真是死也不想放黄永桂回家。通过儿子好说歹说,并作出了承诺才同意家人把她背回家去。

黄永桂已被他们迫害成这样了,他们还不死心。万州公安局仍派出不少坏人恶警在她房前房后盯梢,监视往她家进出的人,查看她的动静,目的是等着黄永桂出门好绑架她。而这时的黄永桂躺在床上正在和死神较量,直到二月一日,也就是腊月二十九日,整整二十天才睁开眼睛,但已失去记忆,不认识人,不能说话。

通过大家的努力,能扶着黄永桂下地走路,可她说话仍断断续续。可就因她走出门在屋外转了一圈,万州区公安分局钟鼓楼派出所的恶警新建国一行,于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强行闯进她家里,翻箱倒柜,洗劫一空,然后不由分说,非要强行绑架黄永桂到钟鼓楼派出所去迫害。

人们都看不过去了,纷纷指责恶警:现在人都成这样了,话都说不清楚,过去经历的啥事都记不得了,你们还要迫害她,除非你们是魔鬼,人是做不出这等事的,那些坏人恶警才无趣地走了。中共就是邪恶,四月一日,两个派出所的恶警又闯进黄永桂的家里去了,搞了一个什么所谓的所外劳教一年,要她签字。一个躺在家里床上神志不清,记忆力丧失,说话语无伦次的人,万州公安都不放过,还要迫害,这些人的良心何在?

年底,腊月二十八,钟鼓楼派出所的恶警强行闯进她的家里,几个人把黄永桂按在床上,强行照相,之后,黄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又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四日,也就是正月初二,她含冤离世。薄熙来、王立军又欠下一条命债。

二、强行诬判李莲英劳教,有意让家人流落街头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重庆万州区公安分局伙同太白岩街道办事处十来人,强行闯进法轮功学员李莲英家,把她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使她家人无法生活流落街头,她的丈夫患有精神病,疯疯癫癫地在大街上找他的妻子。人们看到此情此景,都咒骂中共邪党。

李莲英,女,四十岁左右,家住万州区白岩,家庭三口人极为困难。丈夫患精神病,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啥事都做不了,还有十多岁的一个小孩读书,靠她到处打工。李莲英原是万州区电池厂的职工。她在厂期间,一直认真工作,但因劳累过度,染上一身疾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大法使她获得身心健康,有用不完的劲,可是工厂不景气,她也下了岗,离开工厂回家自谋职业。因她要操持家务,还要照顾她那个有精神病的丈夫,哪去找能兼顾家务的那种工作呢?后来周围邻居看到她的处境,就让她收周围几幢楼的水电费,一家人就是靠这点工作收入维持生活。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万州区公安分局白岩路派出所,白岩路街道办事处,一伙人闯进李莲英的家里,翻箱倒柜,衣物乱甩一地,不知抢走了一些什么东西,随后无证无据非法强行将李莲英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和白岩派出所,进行迫害。万州恶人全然不顾她患精神病的丈夫和读书小孩的死活和邻居的请求,硬是将李莲英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三、毒打法轮功学员牟伦会

薄熙来和王立军有一道不成文的密令,要整人就要把人整治死,重庆市的各级公安部门就是这样做的。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夜间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来,路经九池场镇时,正好碰上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等一伙人抓盗贼。周潘多次迫害过牟伦会,他俩十分眼熟。一见是牟伦会,不抓贼了,调头就来绑架他。牟伦会不配合邪警,周潘张等四人一起疯狂毒打牟伦会,当时打昏死在地,尿湿透了裤子。周潘一伙见此情景吓坏了,忙抬上车送到观音岩派出所。所长余红松、副所长向佑君委派恶警谭世文、陈谷办案。他们见牟伦会被打成那个样子,放回家去怕有问题,和正副所长商定,索性定了刑拘十五天,便送往李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里,恶警每天要他做脏活,下苦力,无故地折磨他。家里送去的230元钱,只买了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钱就没了。非法刑拘期满,邪党公安仍不罢休,还要继续迫害,牟伦会被观音岩派出所拘留期满时,家属去李家河拘留所接人,不见人影,托人四处打听,也不知去向。原来公安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心虚,怕人去找他们,偷偷从李家河拘留所把牟伦会转送到塘坊劳教所。

劳教所管教十分恶毒,此时牟伦会身体已是非常虚弱,恶警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毒打,直打昏死倒地才罢休。他们抢走他的新棉被,让他和衣睡在钢丝床上,故意让他受冻挨饿。十多天下来,牟伦会骨瘦如柴,人都站不稳了。因塘坊劳教所在万州城区内,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很害怕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他们迫害牟伦会的真相,不准家属接见。接着,公安又偷偷把牟伦会从塘坊劳教所转送到重 庆的人和转运站,又从人和转运站转送到重庆西山坪联管队。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既无文件,又不告知家属。

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迫害。西山坪劳教所秉承薄熙来和王立军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先不讲理由,首先将牟伦会乱打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到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惨不忍睹,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又才拉到医院抢救。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牟伦会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

这次牟伦会因夜间走路,又非法将他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牟伦会是菜农,很多买他菜的市民听到他又遭迫害,都愤愤不平,咒骂邪党太坏。

四、重庆白岩派出所警察象王立军一样耍流氓

薄熙来和王立军本来就是社会上的混混,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两个地痞,而他所管辖区的警察也成了一批地痞无赖,万州区白岩派出所的警察就是这样一些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耍流氓,不讲法律。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军,就是一件典型案例。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上午十一点,重庆万州区白岩派出所四名彪形大汉,闯进李军家里,不出示任何证件,不问任何理由,强行将法轮功学员李军绑架到万州区李河戒毒所迫害。

李军,四十一岁,家住万州区白岩路,原是轮船公司客船上的职工,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被万州龙宝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失去工作。二零零一年回家,又被龙宝公安分局绑架到万州洗脑班迫害一年多。此后,被长期跟踪、骚扰,迫害不断。尽管如此,李军仍不放弃信仰,时时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上赡养孝敬70多岁的父 母,下养育十来岁的孩子,善待四邻,周围邻里乡民,三朋四友,无不说他是一个大好人,从没有人说他的不是。

五月十日这天,白岩派出所警察突然绑架了李军,并于第二天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恶警称理由是白岩派出所去年七月份非法查抄李军家时,发现了三篇法轮功师父的经文。白岩派出所所长杜克斌指派警察把李军抓到李河戒毒所,李向阳、韩某的两个警察拿出三张法轮功师父发表的经文,说是去年七月从李军家里搜出来的证据,逼着李军签字。 李军不配合,恶警吼叫:“你不签字,我就把这三张证据撕烂成碎碎再数,那就不是三张证据了,就是几十张几百张了,是劳教还是劳改那就不好说了。”李军坚决不配合。 最后恶警将李军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白岩派出所定法轮功学员的劳教,还有一个绝招,报送和整理的劳教决定的一切材 料,不让当事人知道,也不让本人签字,那上面写的“和本人核实无误”的字句,不是无稽之谈吗?不知道这样的劳教决定书还是否有效?有好几名法轮功学员,白岩派出所将他(她)们劳教,在所外执行。快到一年了,单位扣发了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工资,查问其原因,才知道白岩派出所将他劳教,所外执行一年半,是什么时候定的,怎么定的,一切全然不知。翻开材料一看,才知道派出所是和他的家人做的文字游戏,这不是在开司法上的玩笑吗?本来法律是严肃的,白岩派出所竟敢如此任意将十名法轮功学员劳教,其中七名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在劳教所外执行。其实,白岩派出所的行为一点也不奇怪,中共历来都是这样做的,就是靠坑蒙拐骗过日子。

另据公务员中的知情人透露,周永康的秘书张某(其父是万州区基层组织的领导)去年初回重庆,同薄熙来和王立军密谋后,到万州区的董家镇批了八亩土地,建立一个应急突发事件处理基地,不知他们密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