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邹华兰曾三次遭劳教 现又被逼离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邹华兰,重庆长寿区农机公司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地以刘兴利为首的国保恶警多次绑架,她曾三次被非法劳教,遭酷刑折磨;今年二月,邹华兰又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刘兴利是重庆长寿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政委,十二年来利用职权执法犯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他迫害的妻离子散,有的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有的被迫害致死。从一九九九年至今,他亲自参与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上百人次。二零一二年一月至今就有九人被迫害,其中五人被非法劳教两年,另外四人仍被非法关押。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以下是邹华兰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邹华兰,今年六十岁,退休前在长寿区农机公司工作。我从小体弱多病,出生时体重不到三斤,大人们都说养不大,药没断过。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经常高烧不退、肝病、胃溃疡、严重胃下垂、腰椎骨质增生等。每年住院几次,药不离身,苦不堪言。医药费年年超支。万般无奈之中听人说气功能治病,也练了几种气功,钱花了不少,病仍没见好转。

后经朋友介绍说,学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就会有一个好的身体,而且不收一分钱。刚开始我只是将信将疑的跟着法轮功学员在公园里炼功,后来花了十二元在重庆新华书店买了一本《转法轮》。我严格按照书中的要求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不到一个月,所有的疾病全好了,体验到几十年从未有过的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从此坚信这是一部真正能救人的高德大法。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七月二十日那天,乌云压顶,雷雨交加,天在为善良人哭泣,我更是伤心的哭个不停。十月,我行使公民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国务院信访办成了抓人办,去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抓回当地。

刘兴利当时作为重庆长寿区分局一科的办事员,积极配合江氏流氓集团捞取政治资本,带领一伙人,非法抄了我的家,将我绑架到长寿区看守所,后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并且非法罚款五千元人民币。

在劳教所,我拒绝所谓“转化”,遭各种折磨,每天被逼罚站十七、八个小时,四个吸毒犯轮班包夹监控我,不让上厕所,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夏天一个月不让洗澡,我的左手被手铐铐致骨折,一个月都不能动;双脚肿大、化脓,两个脚掌全烂了,就剩脚背皮肤是好的。

我被超期关押十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底出狱回家。回家第二天,我到重庆亲戚家,国保支队刘兴利一伙人找到我单位的领导,以罚款二十万、撤销领导职务相威胁,逼单位将我绑架到在长寿区邪党校内洗脑班。由于我当时没在家,刘兴利又逼着领导强迫我丈夫带人到我亲戚家非法搜查,遭到我亲戚拒绝。后来我不想连累单位被罚款,去了单位,刘兴利等三人就把我强行绑架到长寿区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看守所狱警把我铐上脚镣手铐,对我野蛮灌放了很多盐的面粉糊。后来我出现生命垂危症状,看守所就将我转至洗脑班。

在洗脑班,长寿区司法局长陈志和在大会上公开诽谤法轮功,诬蔑李洪志师父,我举手问了两个问题,他当时哑口无言,自知谎言被揭穿。结果不到十分钟,刘兴利就带领一帮人冲进会场,把我绑架到长寿区看守所。之后又将我非法劳教两年,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我才出狱。

我回家后也从未过过一天安稳日子,刘兴利等三天两头打电话骚扰,派专人监视,过年过节更是频繁上门骚扰,不得安宁。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一时许,刘兴利带领二十多名不法人员闯入我家,一伙人未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翻箱倒柜,抢走我儿子的电脑以及书、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将我绑架到长寿看守所,后又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我长期遭受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将我送去三二四军医院检查,检查费花了近两千元,结论为肺结核,胃糜烂性溃疡,要住院治疗。劳教所不愿担责任,让我办了所外就医。

回家不到一个月,当时的长寿区公安局副局长王道成与刘兴利一伙人将我骗至单位后,强迫我到长寿区结核病防治所体检,并买通医生出具假证明,谎称没有结核、是劳教所出的假证明。把我强行关押在派出所。当晚六点将我关入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因劳教所拒绝接收,把我关押在凤山派出所。第二天,王道成、刘兴利找重庆市政法委强制劳教所收人,女子劳教所在重庆市主管单位干预下被迫同意接受,这一过程并没有一纸手续。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劳教所将我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这一系列非法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丈夫及家人不服,找到结核病院出具证明的医生,要求看片子,医生说鉴定报告按“六一零”的要求改了几次了,不知他们(指王、刘二人)要干什么。

二零零八年二月,我从劳教所出狱回家,但六一零、国保、政法委从未停止骚扰我,叫单位派专人监视我,还找到我儿子单位的领导,逼儿子看管我。

更为恶劣的是,今年二月十号下午四点左右,我不在家,单位领导和同事去了我家,同事打电话让我回去,说有事找我。我往家赶,刚到小区门外看见几辆警车和一些可疑的人,鬼鬼祟祟的,到后门一看仍然如此!因多次被迫害,知道来者不善,我没能回家。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去何处,仰望天空,泪水止不住往下淌,天哪!天地之大,却无我栖身之地。信仰真、善、忍错在哪里?至今我有家不能回,丈夫,儿子、儿媳整天以泪洗面。五岁的小孙女天天吵着要婆婆,邻居、路人知情后都掉泪,这世上哪还有讲理的地方?!好心人说:他们这样无法无天,怎么不去告他们?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行恶者终将遭到清算。作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薄熙来、王立军昨天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一夜之间就沦为阶下囚,这就是前车之鉴。追随江氏集团的黑手帮凶正一个个遭到报应,一个个受到法律制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