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正念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回忆自己助师正法中的几个小故事,与大家分享。

一、火车上“抢救”农民工

2005年8月份的一天深夜,我乘坐京九线火车,列车运行至安徽阜阳段,很快要到阜阳站,突然一群列车员、车长和乘警来到车厢检查旅客车票时,发现一位农民工女士少买了84元钱的车票,强行把她和她的被子行李从7号车厢带到8号车厢临时补票处(我当时就坐在8号车中部),要她补票并罚款。

女子一边哭,一边诉苦不补,全车厢一片吵闹声,车长要把她的行李扔到车外,并要她在阜阳站下车,此时我一直找机会讲真相救人,于是,我起身帮女士补办了车票,并劝止了罚款风波。那女士很感激我,全车厢的人都惊动了,有的说“有钱不坐卧铺,挤在硬座熬夜,是傻子”,有的说“可能他们是亲戚”,因为当时好几个警察在场,我不便公开讲真相,我边笑边帮女士提行李,送她去了7号车厢原位,给她讲了真相,并帮她做了退队,最后我送她一份天安门伪火和4.25真相小册子,要求她看完后给亲戚朋友看,帮做三退事。她很感动,并答应去做。

我回到座位时,周围都是到阜南站下车的十几个回乡秋收冬种的农民工。他们有的问我:“你有钱为什么不坐卧铺?”路过我身边的列车员问我:“是你什么亲戚?”我告诉他们,她和你们一样是我素不相识的有缘人。

这时列车员走了,又过来穿制服和不穿制服的几个警察。我立即发正念:“你们都休息去,我要救这群农民工,这帮农民工要在凌晨近2点到阜南站下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站了。警察果然没来回走动了,列车员也不见了,我这时大声的向农民工回答我为什么不坐卧铺的原因,是为了给你们讲法轮功是被中共迫害的好人,并给他们讲了天安门伪火和4.25等真相。要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入过团队的我都给退了。最后我给每人一份真相小册子,要他们看完传给亲友看。

有的说我今天知道了法轮功就是你这样的好人。有的问我怕吗?我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怕呢?我叫人做好人,我是救人,怕你们被中共谎言欺骗而脑中误认为法轮功不好,将来天灭中共时遭恶报,做这样的好事你们会害我吗?他们说:“不会不会,我们感谢你,像你这样的人现在太少了。”这时车到站了。他们背起行李,一个个再三感谢我,有的叮嘱我“注意安全”。

二、正念制止警察行恶

2002年7月25日,“610办”恶警把我抓到派出所审问我时,“610办”张贵明对我大吼:“我们是敌我矛盾……”,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不许行恶,我是大法弟子。”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平静的问他“什么是敌我矛盾”时,他突然双手抱头叫“头好痛,头好痛”,此时他的态度180度大转。一声一个“阿姨”,一声一个“老师”,要我坐下,审问纸上零口供,谁都没敢碰我。

当时在我家抄家时,我正念叫他们一张纸都看不见。果然一张大法资料也没找到。我先生看到有个警察手触摸到我的《转法轮》,但就是没看见。他们把我关進洗脑班27天,诈我先生交5000元人民币“保释”。

2002年8月21日,放我时,被口头通知“保释候审一年”。这一年不准我离开本市。我当时正念是,你们说了不算,救人要紧。我有师父管着。于是在这一年中,我三次下江南,每次少则一个多月,多则三个月左右,在外地做三件事,邪恶谁也想不起监管我。

三、邪恶抓不到我

2002年8月21日,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在派出所发过一次正念:“邪恶永远也别想抓到我。我是救人的神。”尽管当地610办把我当成“上线”监控我,我一直不信那个邪,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金刚不动。有时我会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常常会闻到烧香的香味,感到师尊站在身边。

为了摆脱610办的干扰,我自2002年10月至2008年7月,我常常旅游或探亲访友的方式去外地做三件事。基本是家里家外,本地与外地相结合做三件事。每当我回家不几天,就有便衣跟踪我,在我楼下蹲坑,夜里摆扑克牌桌或对我住房安装摄像头监控。每次都是师父点化我及时发现并正念一一解除。

2004年8月17日从外地到家,19日上午我就发现一位年轻陌生男子在我楼下坐坐走走,也不与人搭话,几个小时寸步不离。我知道是蹲坑的便衣,我在家发了一阵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我的邪魔烂鬼,立撤点监控器,”带了几张真相资料骑着自行车去农贸市场,探个究竟。刚骑出十几米远,只见年轻人打手机,一到市场,我先买点大叶榕装在车筐里。看到后面没人跟踪,我与卖新鲜花生的农民讲真相,以买斤花生为话题,我把单张资料握在手心,等他找零钱时同时交给他,就在他找零钱的过程中,我发现两个高个男士一前一后直奔过来,只距我五六米远,我一边接过卖家找回的零钱,一边看着他们,我眼睛和前面高个对视时,他们低头往边上另条小道走去了,后边的人也随他往那小道走去。我推车以看各种菜的方式跟在他们后面三四米,后边那人回头看我时,我与他四目相对,他俩立即加快脚步溜了。我把几张资料发完时,那个蹲坑便衣不见了。

8月20号上午10点左右,我发现有两个年轻男子正進我对面楼门,其中一个我认识是派出所的人,大约11点多,我发现正对我后窗和楼门的对面三楼(距我楼20米左右)窗框上一个白晃晃的金属(我住三楼,高度相同),因太阳光强,照的白光很亮,塑料条块窗帘是拉下的,我先生看到后,也确认是摄像头(他是机械工程师)。我在房间发正念:“解体监控邪器,拔掉它”。傍晚,那东西不见了。

21号晚上8点左右,我发现在我阳台下方6至7米的草地上(无人走的地方),十来个男人围坐着一个桌子,4个年岁大的打扑克,5至6人站在周围做看客。他们有的光膀子,肩上搭着一件衣服,有的穿大短裤,很不正常。我立刻坐在阳台发正念:“我是大法徒,任何生命不配干扰我,解体,一切迫害我的邪魔”,果然半个小时左右,他们撤走了。

2008年元旦前期,我家无人时,“610”恶警破门入室,把我家洗劫一空,电脑都被搬去了,并把我与海外同修的照片放在我书桌上,警告我,同时伪造被盗现场。并派人到处抓我,我当时在巴黎护理女儿月子。大家都为我的安全担心,巴黎同修挽留我,我考虑大陆救人任务重,我是正法主体中的一粒子不想逃避,决定如期回国,我不相信邪恶能找到我。于是在大年初一,我从巴黎起飞,安全回国。我箱子里带了些海外真相资料和大纪元等各种报纸,平安的送到了大陆众生手中。

“奥运”前几个月。恶人们到处疯狂追抓我,我住在几千公里外的多家亲戚家和旅店,几次都是我刚出去不久,他们才跟到。他们找不到我的踪影,当时我市被非法抓走一批同修,有的至今没放回。我在师尊呵护下,于当年7月底安全到达海外。

四、无私救人 又现婆罗花

海外的助师正法项目很多,我没因语言障碍挡住助师正法救人之路。我发现在海外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和留学生,每个人都被邪党烙下了魔印。我要加倍弥补在中共一线助师正法的过失,多救可贵的中国人。我除参加各种做三件事的活动外,尽全力投入“劝三退”,我由原来的定点退党服务中心劝退到不定点的流动劝三退,每周末除有统一活动外,几乎“忘我”的追找华人劝退,车站,购物中心或华人社区,旅游景点,我都去追寻,有时见到快要开动的火车上去了华人,我正念:“火车你等等,我要救人”,多次火车超时等我上去后,才开动。

一次遇上一位博士生,我劝他退出团队,他说他不相信因而不退。我因师父给我开启的智慧,破了他“不信迷信”的壳。他说:“服你了”,并心服口服的同意退出。

一次在火车站劝退一个硕士女毕业生后,在车站票口,她留恋不舍的含着泪水恳求我说:“阿姨,你怎么那么好,我可不可以抱抱你?”我答应了她的请求,在她紧紧抱着我时,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的。她更紧的抱着我说:“我就喜欢善的人”。

因为救人,有甚至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只觉得自己高大无比,胸中就要装進这方的众生,看我心诚,突然间会带来许多华人在我身边等待救度。从刚来时得一天退几个到近期周末一天能退六七十人,个别时出现一天一百二十多。

最近有位同修的父亲是位某省卫生厅厅长,六七年了,同修也没劝退出他。退休后,还是老干部局退休干部邪党支书。这次有缘被我遇上了,同修请我帮忙,我正念是:“大法能溶金刚,还溶不了你这个小小的人?”我一定能救他,我与他交谈近半个小时时,他心悦诚服的同意退出,我又進一步的劝他学炼,他主动说,我有这书,回去我就看,谁也不会知道。我希望他回去救救他的亲友,他说那是肯定的。

去年六至八月有大批的留学生回国,我加大劝退力度和延长劝退时间,不分时间和地点,不放过一个擦肩而过的华人。

2010年6月我搬家前夕,我的行李箱盖上绽开了25朵白色优昙婆罗花,我深深的感恩师尊对我的鼓励,我一定在师尊铺就的神路上完成使命,兑现誓约,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