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听了说:法轮功真了不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

医生说:法轮功真了不起

得法前我身体有多种疾病,身体没有一天舒服的时候,由于脑神经不好,天天晚上睡不着觉,第二天头晕恶心,吃不下饭,全身无力,都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了,不知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针也不好使,为了坚持工作都得去打强心针,后来又得了肾病,风湿病,骨质增生,我被疾病折磨的真是苦不堪言,退休后想通过锻炼身体去病也没有达到目地,后来有人告诉我说:炼法轮功能去病健身,我一听那就炼吧。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身体逐渐有了好转,炼功不到两个月,身体真的达到了师父说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走路非常快,也不觉得累,走多远也不累。

在二零一零年体检时,医生问我:你多大岁数了?身体这么好,一切正常,太少见了,真是太有福了。我说:我都七十一岁了,我是因为学法轮大法身体才这么好的。

医生听了后说:法轮功真了不起。

我有一位朋友,在二零零五年得了脑溢血,住進医院半个月,医院也治不了只好回家将养,我和女儿同修一起去她家,正赶上她出院回家,见她衰弱的躺在床上,生活已不能自理,她心里也很悲观和失望,她哭着告诉我说:这回得了脑溢血了,完了没救啦。她的两个孩子也很着急,可又没有什么办法。我告诉她说:你没事的,你看我身体多好,自从炼法轮功,我多年的病现在全好了,你炼功你身体也能好啊,现在只有法轮功师父能救你,相信我说的,你一定能好的。我把大法护身符帮她戴上,又告诉她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有福报,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她很高兴流着泪点头说:我念!

半个月后我们又去她家,看到她能下地走动了,她看见我很高兴,并说:感谢你,更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她全家人也都非常相信大法,我们又教她学会了五套功法,不久她就走入了大法修炼,她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不长时间身上疾病全好了。我们再去看她时,她一点脑溢血后遗症都没有,完全是一个健康的人了。

严重的风湿性膝关节炎好了

我出生在晋北农村,兄妹五人,父亲以种地为生,自小家境贫寒,记忆中,我上三年级了都没有吃过一个白白的馒头,学校学杂费、书费总是最后交给老师,生活是相当的清苦。因为没钱,内心很是自卑,十八岁初中毕业,我决定放弃学习,去下煤窑挣钱。

我们县城小煤窑很多,需要拉煤工人,那时候拉煤用骡子拉,自家的骡子套上一个小平车从井底把煤拉到矿井上。我在小煤窑一干就是三年。夏天还好,冬天煤窑里面温暖,热汗满身,到矿井外寒风刺骨,雪花飘飘,出了汗的身体冻得不由得颤抖。一冷一热我得了严重的风湿性膝关节炎。母亲给我缝了很厚的被子,夏天多热的天都不脱秋裤,天阴下雨我前一、二天就知道了,疼的直哭,走二里路就疼的走不动了,我只好放弃了下煤窑。

我四处吃药治病,全县的中医西医看遍了也不见好。医生说,这种病一旦得上一辈子都看不好。听人说邻县有个医生祖传针灸治病,我又用针灸治疗,一个星期一疗程,治了三个疗程到阴天下雨还是疼的不行。一个老中医告诉我一个偏方,疼的厉害就用100℃的热水倒上半袋盐用毛巾捂在膝盖上,马上就不疼了。可是当时能减轻痛苦,凉了就不行了。心里很是悲伤,非常的失望。

一九九三年,一位在京的部队军官下来招工,去部队大院搞后勤维修水暖,我报名参加被录取。来到部队,耳目一新,新的环境新的生活,心情格外愉快。当时我的膝关节炎也越来越严重,部队的技术师傅们介绍我去医学高等专科医院去看看,那里的专家很好。我去作了检查,照X光片,专家说没问题,吃蚂蚁散吧!吃了二十多盒蚂蚁散还是不顶用。坐323公交车到天安门玩,一下车就疼的一步也走不动了。我对医药完全失去了信心,开始寻找另外的办法。

八、九十年代气功很热,我开始研究气功,学气功,练了一年多也不见好转,那时已经是九五年了。有一次经过丰台总政治部招待所,看到附近有一家武当太乙门武学,我坚持学了二年武术,本想通过练武术强身健体,但我的膝关节炎依然不好,心里很是绝望。

九七年十月十五日,是我生命中最伟大光辉的日子。经过本单位的职工介绍,他让我学炼法轮功,即法轮大法。这是一个提高道德,强身健体的功法,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介绍报道也不少,公安部还给法轮功发过奖状。我开始全身心地学法炼功,坚持双盘,时间一长痛得全身出汗。半年以后,我的风湿性膝关节炎彻底好了,走路走多远也不疼了,夏天也可以穿短裤了,天阴下雨也没啥感觉了。身心无比地愉悦,无法用最伟大最敬仰最圣洁的词语感谢李洪志师父,感恩师尊。

通过看书,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生命的意义,那是一个人生活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喜乐的心。

满锅的油星溅到了我脸上……

文/大陆大法弟子 凯莲

我于九八年八月得法。得法后不重视学法,修的不很精進。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时,摔了大跟头。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再给我机会,让我在同修的帮助下走了回来。在跌跌撞撞、摔摔打打的修炼过程中,我亲历了很多难以忘怀的事件和神奇,在这里仅记述其中的一件,来见证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那是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上午,我要到几十里外的大姐家去串门。带点什么礼物呢?我想起三个外甥都愿吃河里的鲤鱼呢,何不给她们买条带过去?她们肯定喜欢呢。于是就顺便从集市上买了一条刚刚死去的大鲤鱼带到了大姐家。

中午要做饭的时候,由于大姐忙着做别的菜,这大鲤鱼还得由我来下厨。我往锅里倒好了油,等油要开的时候,我忽又想起来,辣椒还没拿来呢。我忙喊外甥拿辣椒来。没曾想,外甥拿了几个红辣椒在水龙头上冲洗了冲洗,就往油锅里一扔……她这一扔可倒好,由于辣椒上还带着水,顿时油锅里溅起了无数的油星,叱啦啦全部溅到了我脸上……我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痛。这可坏了……

我这念头刚要闪出来,我心里立刻否定了: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我暗自忍住了痛,对谁也没说,也没去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就当没那回事。

结果下午的时候,还是被大姐发现了,她瞅着我的脸吃惊的问我:“你脸上怎么那么多大黑点哪?”我告诉她中午做鱼时被溅起的油星烫了脸。大姐惋惜的说:“被油烫着了很难好,你还这么年轻,脸上带着那么多黑点,这可咋办哪?”我笑了笑说:“不要紧的,不用去看,很快就好了!”

我从小就是一个爱美的人,大姐的话更加激起了我爱美的执著。要真的落下一脸的黑点(伤疤)那可怎么办?可我又是学大法的人,我还怎么证实大法呀?回到家里的时候,正好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大摞报纸,最上面的一版恰恰是介绍某某疤痕美容师治疗疤痕效果如何如何的好。脑子里立刻就返出我以后也得去找这位美容师了的念头等等,压抑都压抑不住。可我马上又意识到所有这些想法都不是正念,都不是真正的我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有师父在管的,不是师父给的我都不要。我一边发正念清除那些来干扰我思想念头的不好的因素,一边照着镜子对着脸上被烫起黑点的地方说:“你也是我小宇宙的一部份,都是大法造就的生命,都应该是最好的。我本人有修的不好的地方,我也会在法中归正,决不承认外来强加的一切迫害。你们(脸上被烫起的黑点〉也都不要承认,你们都归正过来吧。”

就这样,我把自己的那颗心放下了,不再拿那些黑点当回事,不去管它了。过了五、六天,感到脸上有些发痒,我用手一摸,摸下几块黑皮来。第二天早上洗脸的时候,一块一块的黑皮全部脱落下来了。我一照镜子,脸上全好了,小黑疤全部脱落了。脸上的皮肤完全恢复了光洁,整个过程不到一星期时间。我给大姐二姐看了我的脸,大姐说:“大法就是好,太超常,太神奇了!”二姐说:“大法这么好,以后我也要跟着你们学法炼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