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一直怀着对伟大师尊和大法无限感恩的心,遵循着师尊的教导,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

《转法轮》是师尊不厌其烦地反复让我们学习的最重要的经书。我没有别的,就是听师父的话。就个人学法来说,《转法轮》我自己也不知道学了多少遍了,光是背法我已经背了七遍了。很多时候,背着前边,后边的话就自然流淌出来了。师尊教导我们:“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修炼前,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强烈的怨恨心,这些不好的心,不好的物质都是师父给拿掉的。人的东西少了,神的东西就多了,放不下的名利情也就看淡了。我体会到,我也没有很是刻意地去什么心,只要心在法上,多学法,很多心就会越来越淡,不知不觉中就提高了。除了师尊给我提高心性,我的多种疾病也都相继去掉了。

师尊还强调我们要集体学法,这些年来我也听师尊的话,尽量多参加集体学法。在邪恶疯狂的时候,学员家属不是很理解的时候,学员家里的条件并不具备,为了坚持集体学法,不让家人操心,我们几个学员甚至到公园僻静的地方去学,还坚持了很长时间。后来,家里的环境逐渐开辟出来了,我们有了正常的学法组,哪个学员有条件了,就给大家学法提供方便。我还参加了一个学法组,这个学法组的学员差不多都见过师父,这是非常难得的条件。无论什么样的学法环境,大家都力图把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很多时候大家一块做事情往往能够互通有无,互相补充,会热情高,正念强,效果好。

除了集体学法之外,我还注意帮助没有条件的同修学法。有这么一个同修,自从99年720以来,一直没有堂堂正正地走出来,所以身体也都一直处在病业状态,而且越来越严重。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她。我自己学法重要,同修学法不一样重要吗?我坚持陪伴她学法坚持了十多年。这十多年那并不是很平顺的。她家的环境除了她都是常人,对大法的事不容易理解。外界的压力不时反映到她家,她自己也是反反复复的。有时候她就害怕了,家里有阻力了就叫我不要去打扰她。我就在心里真诚地让她正念起来。有时候她就抱怨我,说你怎么老不来呀!我也没有抱怨她。由于病业的原因,她的视力越来越下降,听力也越来越跟不上。我自己能得到的经文和真相资料都希望她能看到。对于我的行为,不少同修也不太理解,说了不少让我放弃的话,我也不争辩,始终坚持着。后来大法弟子传《九评》、劝三退。这个病业很重的同修还到北京和西安给自己的亲属讲真相,做三退。虽然她没有对外人讲,但是她的一些亲属还是得救了。想到这些也让我觉得多年的付出没有白做,收获还是有的。就在二零一零年,这位同修还是没有抗住病业迫害,离我们而去了。想起来我因为没能阻止这个情况的发生,常常感到痛心疾首。

其他有学法困难的同修我还碰到过几个。有的时候他们自己找到了学法的伴或者我给他们介绍了学法的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周姓A同修,这个同修是从南方过来的,一点普通话也不会说,满口都是家乡话。她的女儿家在长春,生意却总往外地跑。她也碰上过两个同修,因为口音的关系,经过两次以后就不再一起学法了。这事让我碰到了,我想我一定全力投入,协助这个外地同修学好法。

这个同修的住处在城的东南边,而我家住在城的西北边。无论是我找她还是她找我,来回都不会少于三个小时,碰上堵车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需要四五个小时的时候也是有的。我碰到她的时候正好数九寒天,东北的冬天冷啊!要一起学法要克服很多困难!第一次A同修冒着严寒,赶过来学法,她身上挂着霜,头上冒着热气。我们对坐在一起,她要求自己念,我来听,有错误就纠正她。对她的要求我没有心理准备,看她那淳朴的感情和期待的目光,我感到了自己的责任。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再精進》)我调整了心态,让她开始读,她认真读,我静心听,不对的地方随时叫她停下来,改正过来。开始的时候读错的地方不少,给她纠正错误还是很费劲的事,她不会汉语拼音,有的同音字她也不认得。还得实验着来。读的过程中还有丢字、增字、语音语调的毛病。我们都非常认真的对待。她尽心学,我仔细教。读了一遍《转法轮》后就好多了,越读越顺畅,需要改正的地方越来越少了。

同修感到是我在帮助她,可是我却从她身上看到了了不起的东西。就说学法吧,这个同修有个习惯,她绝不轻易打断学法,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要学完一段法。我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不懂礼貌”,把那段法学完之后才和我打招呼。还有她学法的急迫,找不着同修的时候她自己到市场上逢人就打听,谁知道哪有炼法轮功的人,人生地不熟的,根本就没有想这样做会不会带来什么不安全因素。她学法的状态总是非常认真的。我觉得,帮助同修实际上就是在帮助自己,师父给我一面镜子,时时用同修的修为照着自己。和A同修学法时,基点纯正,思想集中,正念足,修去了学法不入心,思想溜号的浮躁心也去掉了。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我与A同修结缘看似偶然,其实是师父的安排,是师父让我找到她。和她一起学法开始时的犹豫是人心的阻碍,怕听不懂是人的观念。我们是同门弟子,同修一部法,法是超常的,是有威力的,师父安排我做就一定能做好。就这一念师父就会给我智慧和力量。A同修认真读,我静心听,《转法轮》中的每个字、每句话都能入心,入脑。在以后的互相交流当中语言障碍并不是问题,同修進步很快,我的心性也跟着往上提高。这是大法的威力,展现的是师尊的慈悲与威严。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没有师尊的加持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过的真快,我们俩就在一个没有供暖的条件的房子里度过了东北的严冬,转眼到了春天。四月份,A同修的丈夫B同修从老家过来了,B同修修炼了十几年了,在老家学法炼功讲真相都做得很好。打坐能坚持三个多小时,临来的时候,在家乡已经给上千人做了三退。他《转法轮》读得很流利,有些读的不够准确的地方,A同修已经能够给他纠正了。B同修因为学法有基础,悟性好,心性提高快。当我们学到附体那一段的时候,他就把城北的房子清理了。清除了邪党的读物、毛魔的雕像等等,送走了花卉,不然的话,为了浇花还要从城的东南边到西北边来,太耽误时间。

B同修回来后,我又找到了一位C同修,这位大姐八十岁了,九六年得法,早期学法炼功讲真相都非常精進,身体变化也很大,修炼一年多就来了例假,声音洪亮,笑声朗朗。脸上光光的,皱纹很少。小时候出水痘,脸上有些浅浅的麻子,师父给她把麻子都去掉了。她法学的好,读得很顺畅,每个字的发音都很准确,她家搬到城东南以后,多年处于独修状态,学法少了,有时候还会腿疼。和我们集体学法后就不再疼了,这时候我们的学法小组增加到了四个人了。

师父说:“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致美中法会》)我们老年大法弟子的学法组普遍年龄大,可是做好三件事一点都不差。学法、炼功、发正念一次不落。谁落下了就找时间补上。讲真相、劝三退每天都在做。出门身上带着真相资料、神韵光盘、不干胶等等,还参加到各个邪恶的黑窝附近发正念,花的钱都是真相币。下面讲一讲A同修和B同修他们夫妇讲真相的事。

A和B同修只要出门就带着真相资料。粘贴不干胶、发放小册子。神韵光盘他们都是面对面地给。他们夫妇都是南方口音,在东北人们听不懂他们说话,于是他们就把话写在纸上,做成卡片让别人看。他们没有觉得语言不通是很大的问题,相信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一定行。

有一次他们在集市上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他们相信自己做的事是最正的事,是最好的事,他们没有怕心,心里想着师父就在身边。被带到派出所后,他们就给警察讲真相。讲大法好,大法是正法。讲师父是来度人的,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众生。警察也是师父要救的人,认同大法好就能有福报,天灭中共是天意,三退能保命等等。还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选择美好的未来。其实因为口音的关系,警察也不一定听懂多少,但是法是有威力的,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有力量的,他们明白的一面是清醒的。由于他们正的表现,警察也表示了对他们的关心,跟他们叫爷爷奶奶的,劝他们到旮旯胡同,小区楼道里去发。还告诉他们说,就到七一了上边要求可严呢,别在大街上、集市上发,有危险等等。最后看了一下表,说都一点多了,你们还没吃午饭呢,都回去吧!这对夫妇同修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他们夫妇的正念正行也在鼓舞着我。大法弟子可没有年老年轻的区别,都自豪地兑现着誓约。

我在写这篇稿件的时候,时常感到师尊加持的力量,全身轻松坐在椅子上就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近来一直在读网上修炼故事,同修们的精進心让我不会再去求安逸,他们的纯净无私让我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没有怕心,鼓励我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做得更好。在做好三件事上勇挑重担,持之以恒,兑现誓约、不辱使命,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