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痛教训使我端正修炼态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

人心是修炼路上的最大障碍

我是在妻子得了绝症后、通过修炼大法起死回生、师父给了妻子第二次生命后得法的。修炼之初我很不精進,满脑子都是人心:工作—家庭—生儿子—办企业,逐渐由技术员、主任、科长当上了企业经理,整日忙在人中、颇感疲惫。师父让做的“三件事”看似也在做着,但现在想来,很多都是师父说的那种“糊弄事”。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仍然给我净化了身体,并通过各种方式一次次的点化我放下人心、勇猛精進,但我一直没有醒悟。

后来当我看到身边同修因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而夺走肉身时,我一下惊醒了——也许同修的走有我没修好的责任。我不但没有与身边同修互助互勉、共同精進,反而因为自己太多的人心,曾经为身边同修有过太多的执着。这些都可能成为旧势力迫害同修的借口、并加大了同修的难。我为自己迷在人中,没有很好的圆容师父所要的而懊悔和惭愧。

人心是修炼路上的最大障碍,惨痛的代价让我第一次从根子上认识到这样下去的可怕后果。“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个功为什么这么珍贵呢?就是因为它直接长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带的来,死带的去,而且它直接决定你的果位。”(《转法轮》)师父给我的所有,不是让我在“人中”如何,而是应该通过“人中”工作和职务上的特点,抓住每一次稍纵即逝的机会,讲清真相、救度身边的有缘人。

惨痛的教训让我必须正视自己的修炼状态,我开始了真正的向内找:找到了名利心、妒忌心、安逸心、色欲心、显示心、争斗心、怕心等一大堆人心,和跋扈、武断、自私、伪善、傲慢、贪婪等很多党文化的东西。这些丑陋的东西都是后天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并不是“原本高洁自天来”的真我,但“真我”却被深深的浸泡于其中,尽情的“享受着”被它们争相蚕食的“感受”。

“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师尊的法在我心灵的深处久久的回荡着,我早已泣不成声了,泪水湿透了我的胸襟。虽然,已经失去的可能永远也无法挽回,但是,如果现在还不能坚定的走出去,万古机缘就真的永远的失去了。

我发誓:我要从新开始修炼,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给自己留下更大的悔恨和遗憾。

放下人心,正念救人

从内心深处真正端正了修炼的态度,我决定从学法炼功开始,逐一解体各种人心和党文化毒素。我和妻子同修开始坚持每早3:50的全球晨炼,发完6点正念给师父上香,之后小组学法至7:30,吃完早饭后8点上班;我再利用午饭后同事们休息一个小时的时间炼一遍动功,并利用工作中的闲暇时间抓紧学法,时间紧凑而有序。师父说,“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我每天的睡眠时间虽然减少了,但一天下来精力充沛、心里踏实,总在想着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救人的事,一改原来的疲惫和空虚。当我真正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一切都变了。几次发正念时我看到师父为我拿掉了很多很多的坏东西,我真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说:“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美国首都讲法》)“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

以前我向周围人讲真相时,总是躲躲闪闪的,心中很不踏实。有时讲了一大堆还未切入主题,有时对方一刨根问底就不敢深入的讲了,有时好不容易碰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老朋友却忘了讲真相,有时只讲了邪党怎么坏却没讲大法如何好,尤其是有人问我是否修炼法轮功时,我总是不敢堂堂正正的回答对方,不是转换话题就是答非所问。其实那时就是念不正、怕心重,本质上还是没把大法摆在正确位置。如今知道了“什么是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是救人,摆正了“首先都是人,是要被救度的众生”(《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时,我瞬间感到自己“顶天立地、高大无比”,以往的一切顾虑和人心都在救人的正念中烟消云散了。

从那以后,我就抓住尽量多的机会讲真相:和亲朋讲、和同学讲、和领导讲、和职工讲、和顾客讲、和供应商讲、和路人讲、和各种稽查人员讲,效果很好。有一次专程来我们企业以检查为由、本想吃拿卡要的一行六人,听了近一个小时的真相后只字没提,很客气的上车走了。也许他们来此的真正目地本来就是听真相来的,检查只是企图麻痹我的幌子。我对师父“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的法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以前自己不敢讲和讲不好真相的原因,其实就是自己的观念和人心促成的。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人心一放,一切水到渠成,因为师父早已为我们铺好了回归之路,就差我们能否正念走出去了。

为了尽量不错过救人机会,我经常随身携带神韵光盘、破网软件或大法护身符,遇到有缘人就以这为切入点,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和邪党的本质,通过讲真相和对方互动交流,找到对方的心结和误区,耐心的帮其解开,直至对方得救。

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我的体会是:我们只要能放下人心,心态纯正,站在我要救你的高度,通过讲述大法的美好和邪党之恶,世人很快就会认同,从而得救。因为救人的是法、是师父。我们只是按照师父早已铺垫好的路走出去,跑跑腿、动动嘴,慈悲的师父就把救人的无量威德给了我们。

讲真相救人,怎样才能做到心态纯正呢?正念来自于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 《致印度首届法会》)“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学法跟上了,正念就增强了;发正念的效果也一改原来静不下来和经常倒掌的现象,有时发正念半小时就象原来的五分钟一样,感到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除了全球四次整点发正念外,我们经常坚持去看守所、劳教所、610等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效果非常好。初期干扰很大,有时刚要立掌我的腿就象灌铅一样酸痛难忍,我知道这是邪恶在捣鬼,企图把我们吓回去。岂不知它说的哪算,它越是挣扎说明我们越应该多来解体它们。我们增加了近距离除恶的力度,最后邪恶只能等着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和解体。我对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的体会是:每次发完正念都会感到空气由沉闷压抑变的清澈而透明,在另外空间一定是正邪之战后黑手烂鬼被解体灭尽的场景。建议更多的同修都能参与其中。

有了正念,讲起真相来就会得心应手、随意所用,一切都会变的那样的有序和自然,因为那时的我们就是神的状态。记得有一次校友企业家聚会,现有几万人的母校主要领导和全市包括所辖区县的校友企业家都参加了。我一定要抓住这次多年不遇的救人机会。根据会议特点和与会人员的身份,花很多时间一对一讲真相不太现实,同修建议给这些高学历人群发破网软件,并事先帮我准备好很多刻有多种破网方法的小光盘。会议進程非常紧凑,我正不知如何找机会切入主题时,突然一句“去给大家敬酒啊”打入我的脑中,我茅塞顿开,知道是师父借邻座的嘴在提示我。我端起满满一杯饮料,向母校领导和各桌的校友企业家们走去,寒暄几句之后,开门见山说送给大家每人一个特殊的礼物,能突破中共网络封锁、自由自在的畅游真正的国际互联网,我尤其强调“这里面有很多中国人不知道的东西,如法轮功真相等”。因为他们只有认同这些才能真正得救。大家一一接受并表示感谢。看到大家对破网软件的高兴态度,我欣慰的走出了会场。当我知道有同修一直在会场外连续几个小时正念加持我时,我又一次体会到了整体的力量。自那次起,每逢亲朋聚会场合,我都尽量参加,以便抓住机会讲真相、使更多的有缘人得救。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手机讲真相救人的项目也越来越完善。自2009年4月,明慧同修推出《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时起,我们几个同修就不约而同的开始了用手机讲真相。最初采用发短信息救人,后来陆续增加了打语音电话和群发彩信等方式。用手机讲真相救人,我们一直坚持着,效果越来越好,过程中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以上是我在助师正法、正念救人过程中的点滴做法和体会,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