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慈悲再造之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在得法之前,我是一个身心备受煎熬几乎到了崩溃边缘、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感觉老天对自己不公,社会的黑暗令我绝望!

我从小体弱多病,上学被同学欺负,刻苦用功考入了本市较理想的单位,上班没有几年就被“有门路”的人挤出,成了第一批失业者。二十几岁的我,放下自尊到街上与父母一同卖报纸维持生活。因不甘心,想做点小买卖,在一家新建的市场租个卖熟食的摊位,办手续交钱时,母亲把卖报纸积下的零钱都凑上了。可当市场开业那天,我们一数,有十八家熟食摊位,知道上当了,赶紧往外兑,但赔钱都没人要,只好硬挺着。可是市场管理人员十天半个月的以各种名目要钱,不交就抢业主的秤砣。没办法,挺了几个月只好放弃,白白赔了一笔钱。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的大腿骨缝处长了一个硬结,刚发现是黄豆粒大小,过一段时间就大了,但它是往里长,而且是放射性疼痛,痛到脚底使我心烦意乱。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痛苦绝望的想自杀。认为老天对自己不公,社会太黑暗,不给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人活路。甚至产生报复这个社会的畸形心理,自己死也要找几个垫背的,整个心灵被扭曲。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二日,这一天是我有缘接触法轮大法的最幸福的日子,所以记得特别牢。那天,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到家串门,看我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就对我说“你现在这个模样二级风就能把你刮跑,我劝你也炼功吧,我妈高血压、心脏病都炼好了,现在身体可棒了!”我说:炼啥功这么神奇!怎么炼?她说:“我带你去咱同学小萍家,她和你还是高中时最要好的朋友呢,她家是学法点儿,我妈总去。”于是我坐着她的自行车来到小萍家,从那儿借了一本《转法轮》宝书,回家一天半时间读完第一遍,只明白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书,还没悟到宝书中更深更高的内涵,但这些已足以让我下决心去学了。

五月末的一天,母亲同我商量“你也跟我到体育场去看看,那里干什么的都有,你也挑一样锻练锻练身体,别整天关在家里好人也得憋出病来。”我心里一亮,想:不知那里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不如同母亲去一趟看看,如果有也好问个明白。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走到体育场,正看见一群人整齐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抱轮”呢,我走过去问了一个看场地的辅导员“这是炼的什么功?”他说是“法轮功”,我问他“一个月交多少钱学费”,他说“义务教功不收费”,我非常惊讶,因为体育场的所有活动都是收费的,母亲学的老年舞每月都得交五元学费。他还告诉我早晚炼功,一天炼一遍两遍都行,不耽误上班。于是我从那天开始,天天坚持去体育场炼功,有一天起床晚了,还差十五分钟,我快步奔向体育场,脚刚站稳炼功的音乐就响起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等我。

自从修炼大法后,在我身上也出现了很多奇迹,腿骨缝长的硬结不知啥时不疼了,消失了;好流鼻血(俗称伤鼻子),在一次打坐中从鼻子里流出一滴鲜血在手心里,以后就不流鼻血了;从小就有的“偏头痛”毛病,也不痛了;胃肠炎也好了,不敢喝凉水吃香蕉也敢吃敢喝了;身体上发生的奇迹还有:炼功回来的路上,眼前总看见一朵花在前边领路;不久在天目中出现两个字“七年”,并不断变换颜色,我悟到可能是师父告诉我传法已七年,赶快精進起来;我的元神几次离体到另外空间,飞行中有时还穿过墙壁;后半夜睡的正香时,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或闹铃声(我家没有闹钟),我醒来时明白师父叫我炼静功呢。

这许多神奇的现象,逐渐的破除着我头脑中二十多年强制被灌输的“无神论”歪理邪说!坚定着我修炼的信心。虽然修炼一个多月就遭遇邪恶的“江、罗流氓集团”国家恐怖主义的迫害,但大法的根已经深深的扎在了我的心里,任何强加的迫害也休想动摇!

通过学法修炼,我渐渐明白了自己以前所遭遇的种种“不公”和艰难,都是自己过去在无知中违背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所造之罪业,“欠债要还”是天理,还债肯定难受不舒服,人不修炼就不明白这个理,就会心里不平衡,继续造业,旧债没还又欠下新债,“业”积攒多了要饭都没人给,等到满身是业时就要“形神全灭”那是极其可怕和极其痛苦的过程。

在这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中共恶党无神论独裁统治的国家里生存的人,有几人的心灵没被扭曲呢?记得电视里曾报道过一个教师因学校领导对他不公(晋级或涨工资方面),他就把小学生从高楼上推下去摔死,以报复学校制造轰动效应。表面上看是为了一口气,一时冲动失去理智所为。从修炼人的角度看:人心不正会招邪,当人被魔性控制后就会干蠢事、造恶业,不但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还会给别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如果我不学大法,在绝望中还不知会干出什么蠢事来呢。修炼中大法不断清洗归正我这颗被污染扭曲的人心,从法中不断得以净化和提升。

感谢师父再造之恩!感谢恩师慈悲救度之恩!今生能修炼法轮大法真是万幸!在这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将要到来之际,写出此文以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与殊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