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警察对孕妇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大家都知道,一个正常社会对妇女儿童的保护,特别是对妊娠妇女的关爱体现的是社会道德的基本品质。中共为了装点门面,也在其所谓的“法律”中规定了在一般情况下对孕妇不采用拘留、逮捕的强制措施,而是采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宽松”处置。真是这样的吗?看了邯郸发生的两例就知道了。

一、武俊芬被恶警强行堕胎、非法劳教两年

邯郸法轮功学员武俊芬二零零八年七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亲,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看守所,企图劳教她。当时武俊芬已经怀有四个多月的身孕,看守所按法律程序走不敢收留。达不到目的,恶警心生毒计,伙同计生办的不法人员,强行把武俊芬拉到医院堕胎,直接把她手和脚铐上,暴力灌药,打催胎针。

强制堕胎后仅仅四天,中共警察再次将武俊芬劫持到看守所。这次看守所认为符合所谓的“法律程序”就收留了,十天后,这伙恶人将武俊芬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七月孕妇被恶警绑架,光着脚在雪地里走

邯郸市曲周法轮功学员李雪梅,怀有身孕,二零一一年八月在与网友聊天时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中共网络特务告密,九日下午,曲周县国保大队队长陈士峰、副队长杨友刚带人象土匪一样闯入李雪梅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就绑架了李雪梅,还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及两部手机、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等物品。陈世峰等人身为警察知法犯法,明知李雪梅是个孕妇,却故意拖延到半夜十二点才让她回家。

没有迫害成李雪梅,陈士峰等人心有不甘,总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再捞点好处,除了归还李雪梅丈夫一部手机,其它抢去的东西至今拒不归还。后来恶警通过李雪梅在公安局工作的一个熟人说,拿一万块钱来这事就算摆平了。李雪梅及家人当然不愿意拿钱,陈士峰、杨友刚等人没有达到目的怀恨在心。尤其督察大队队长李友民惦记着这事上蹿下跳,密谋再次对李雪梅下毒手。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下了一场大雪,恶警李友民没有事干,喝得醉醺醺的忽然想起这事,便带着两名手下开着警车来到李雪梅的住处,李友民乘着酒兴直奔楼上咚咚的敲门,李雪梅毫无防备的把门打开,恶警李有民便开始“执法”了,只见他满嘴酒气对着李雪梅问:“你就是李雪梅吗?”李有民没有穿警察制服,也没有亮证件,李雪梅不认识感到奇怪就反问他:“你是谁?”“我是公安局的。”

恶警李有民醉眼朦胧,忽然发现李雪梅长得比较漂亮,马上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伸手就摸雪梅的脸:“这么年轻呀,到里屋来说两句话……”说着又去拉对方的手,遭到雪梅斥责后,李有民恼羞成怒,从门外又喊来两个恶警,想强拉李雪梅出去。李雪梅此时已经怀孕七个月了。

李雪梅的两个孩子(大的六岁,小的二岁)被眼前的这几位不速之客惊吓得哇哇大哭,使劲拽着妈妈不松手,怕妈妈被坏人带走。李友民见状粗暴的把两个孩子拽开,不想让孩子的哭叫声惊动外面人,就把孩子关进里屋不让出来。因为是在家里,当时李雪梅身上只穿着秋衣秋裤,经过一番拉扯后,穿的拖鞋也掉了,光着脚被恶警拉到楼道里。李雪梅不肯顺从抓住楼梯扶手死死不放,李友民见两个手下拉不动她,一边责骂着一边上前亲自动手。

面对三个如狼似虎的男人,李雪梅如何是对手?终于,恶警们把她连推带抬的弄到楼下,李雪梅高喊:“你们是土匪,我没做坏事,你们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

李友民恬不知耻地说:“俺就是土匪。”三个匪警强行把雪梅抬上停在楼下的警车。然后直接开到南里岳乡卫生院,粗暴的给雪梅戴上手铐拖下车,让她光着脚在雪水中走进医院,强迫做了个B超。医生一检查说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李有民凉了半截,但还是不肯放李雪梅回家,又把车开到南里岳派出所,想歪脑筋把她弄到另一个屋里。见雪梅一个弱女子,李友民又色胆包天,伸手就拉她坎肩上的拉链,李雪梅高声喝问:“你干什么?!”最后这伙恶警无计可施,只好把李雪梅送了回来。

当时因为刚下罢雪天气十分寒冷。恶警李友民丧尽天良,不但粗暴的对待两个幼儿,还当着孩子们的面绑架他们的母亲,让怀孕七个月的李雪梅一直光着脚,穿着单衣服在雪水泥地中行走。

结语

这些邯郸中共警察没有丝毫道德底线,罔顾所有的法律规定,残忍的折磨怀有身孕的妇女,令人发指。在任何一个正常社会,法律上都会对孕妇有比较人性化的规定的,可是在中共的这伙恶警眼里法律什么都不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共干脆撕下“法律”这块“遮羞布”,露出恶党流氓的本性,什么“法律”规定?

河北邯郸恶警的毫无人性,对怀孕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堕胎的行为是极其卑鄙与残暴的。试问,这些恶警难道没有妻子儿女?难道不是自己母亲生养出来的吗?这些中共警察公开对妊娠妇女的迫害是在污辱人类文明的天性!是对妇女尊严的最大亵渎!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能再选择沉默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