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银行副行长一家修大法获新生 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今年七十六岁的程家贵老人,退休前是湖北省安陆市建设银行副行长。他家五名成员,都曾经身患重症,是法轮大法救了他全家人的命。他们立志要永远遵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却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一家五口曾患不治之症

十六年前,程家贵一家人,可以说是人人患绝症,个个病危:程家贵本人是安陆市有名的大胖子,身患冠状动脉硬化、心肌梗塞,血压非常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老伴严琼博,患有胃癌晚期、心力衰竭,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书,宣布无治;女儿程旭丽,患气胸、肺气管破裂,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疑难病,做了两次手术也没做好;儿子程子鹏,肾出血达十三年之久,结婚多年没有生育能力,花光了他们家十多万元钱也没能治好程子鹏的病;儿媳黄铁娥,患有肝炎、心脏病;一家人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作为一家之主的程家贵,身上的担子是多么的沉重,他不甘心命运的捉弄,出于求生的本能,山南海北到处求医问药,西医不行找中医,中医不行找气功,最后干脆辞掉工作,跟老伴一起在鄂州市莲花山上学气功,打算用气功治好自己的病,再治家人的病。可是在莲花山上住了四年多,钱花了几万元也没治了他们的病。老俩口不得不拖着病痛的身躯回到安陆。

仰望漫漫长夜,程家贵老人流出无望的泪水。

修炼大法全家获新生

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洪传到了安陆,女儿程旭丽最先修炼法轮功,经过短短几个星期的学法炼功,程旭丽的病神奇般的好了。老伴严琼博当时正在安陆“五•七”棉纺厂医院住院,见女儿炼法轮功病好了,也想试试。结果一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星期,严琼博的晚期胃癌不可思议的完全好了。程家贵见老伴的胃癌好了,也走进了大法修炼中,他炼功不到一个星期,折磨他十几年的所有疾病也全部不翼而飞。儿子、儿媳见法轮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也都走进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中来了。一家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全部脱胎换骨,变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法轮大法救了程家贵一家人的命。

修炼后的程家贵,明白了做人的根本目的是返本归真,他非常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佛法修炼机缘,严格按照《转法轮》书上要求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努力实践着做一个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的更好的人。有一次建行准备分给他老俩口一套像样的房子,他们正准备搬家时,突然有一职工提出要那套房子,程家贵夫妇毫无怨言地将那套房子让给了那位职工。至今老俩口仍住在十分简陋的小房子里,厕所跟住房分开,很不方便。

程家贵老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十几年如一日,楼道内的公用厕所和楼梯都是程家贵老人默默地打扫卫生的。因为他严格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在修炼法轮功后较短的两三个月内,就由原来的大胖子,变成了精神十足的瘦子,走路生风,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一样,年轻人干不动的活,他都能轻松的干完,下雪天光着脚也不觉得冷,秃了顶的头上又长出了青丝,红光满面。街坊、邻居、老熟人,凡是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变了一个人,脾气变温和了,身体变健康了,人变年轻了。

当人们了解到程家贵一家人是因为炼法轮功获得了新生后,都奔走相告,都说这法轮功能使人起死回生,真是神功!短短三年之内,人传人心传心,安陆相继有两千多人得法修炼,各行各业都有修心向善、淡泊名利的法轮功学员,使古城安陆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程家贵全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浩荡的佛恩之中,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大法、李洪志师父的感恩之情。欣喜中,程家贵老人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迫害开始了

江氏流氓集团惧怕炼法轮功的好人太多了,出于小人妒嫉心理,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用掌握的国家宣传机器报纸、电台、电视台造谣、栽赃、诬陷法轮功,颠倒黑白,欺骗民众,煽动民众仇恨法轮佛法。

眼看民众被恶毒的谎言深深的毒害着,程家贵老人的心在流血,在流泪。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程家贵一家五口人依法到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想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发现信访部门成了抓捕法轮功上访学员的专职机构。于是他们一家人走向了天安门广场,在游人如织的天安门广场上,他们家四个人在广场上炼功,女儿程旭丽代表全家讲述他们一家人得法的经历:现代科学无法治愈他们一家人的疑难绝症,而大法师父无条件的治好了他们一家人的病,师父没有收他们一分钱,甚至连师父的面都没有见过,修大法使他们变成了健康的人。如此超常的高德大法,如此伟大的师父,却遭到了千古奇冤!“还我师父清白!”他们喊出了发自肺腑的心声,广场上的游人听了他们一家人的故事,明白了原来法轮功有这么好,感动得纷纷鼓掌、落泪、叫好!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恶警、便衣回过神来便一拥而上,将程家贵一家人强行绑架上车,其中一恶警用皮鞋踢儿媳黄铁娥,一恶警用狼牙棒打程家贵老人。他们一家人被北京恶警关在天安门公安分局的铁笼子里。

安陆市当时的公安局局长杨少荣,得知程家贵全家去北京上访的消息后,即乘飞机赶到北京,还有湖北孝感地区公安处派了一个姓陈的科长也赶到北京。当程家贵一家人被送往安陆驻京办时,他们早已等在那里。

杨少荣和陈姓科长质问程家贵一家人:你们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为什么要上北京?程家贵老人答道:我一家人处在死亡的边缘,炼法轮功后都奇迹般的好了,法轮功救了我全家人的命,事实胜于雄辩。所以我们要炼。那个陈科长说:人死一包灰,人死如灯灭。可见其受邪党文化毒害之深。程家贵老人一再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就是要炼,我们不炼就没有命了。

后来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现在叫国保大队)、府城派出所、安陆建行等联合派人(相关人有警察涂亚东、警察杨琴、公安局局长杨少荣和建行副行长吴海明等)用手铐将他们一家人押回安陆,非法关押在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里。程家贵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老伴严琼博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九天,女儿程旭丽和儿子程子鹏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儿媳黄铁娥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天;安陆公安局勒索他们一家五口一万二千元才放人。

自此之后,程家贵全家多次遭受安陆邪恶610、公安局不法人员的迫害。

程家贵老人遭受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安陆建行、孝感建行的领导积极配合邪党六一零的迫害政策,逼迫已经退休的程家贵每天上午八点上班,到保卫科签名报到,然后训斥,达三年以上。程家贵被安陆建行扣发八个月工资、工资被无理下降两级至今未补。儿子程子鹏被安陆建行非法开除,全家靠程家贵老俩口的退休金生活。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安陆市政法委书记胡茂书带领四个恶人恶警到程家贵家,威胁不准炼法轮功。程家贵当场表示:“这么好的法轮功,使我由死变生,由疾病缠身变成一身轻,我就是要炼。”胡茂书当场暴跳如雷,大吼大叫,威胁要对老人严加看管,并派恶警陈新运、曾敬朝、黄建新长期监视程家贵一家人。有一段时间他们每天在程家贵家按时上下班,抄家抢书(法轮功的书),不准炼功,不准与外面法轮功学员来往,监视他们全家,使得程家贵老俩口每天生活在恐怖和压抑之中,不得安宁。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安陆市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安陆建行副行长王洪胜等恶人,用欺骗手段将程家贵老人送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当日上午八点半,安陆建行王洪胜派保卫科两个人,到程家谎称孝感地区建行有事要面谈为由,将程家贵骗上车,车到达孝感后,地区建行派一干部上车随同王洪胜及两名保卫科人员一起将程家贵送达省洗脑班(就是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法制学习班,这里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阴毒、最凶残的地方之一,毁了很多修炼人,当时在汤逊湖,即武汉汤逊湖邪恶洗脑班)。

一进洗脑班的大门后,突然窜出两个武警恶人,气势汹汹,像绑犯人赴刑场一样,连拖带拽带跑地架着程家贵老人往洗脑班里拽。

程家贵坚决制止恶人行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程家贵的血压被迫害的非常高,洗脑班的恶人害怕承担责任,只好当天叫单位将他送回去。

老伴严琼博遭受的迫害

程家贵的老伴严琼博今年七十八岁,退休前是安陆市医药公司职工,她以前在安陆王义贞上班时,被称为“神手”,抓中药时从来就是一手准,分毫不差,是受人们爱戴的好职工,也多次遭到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日,安陆公安局恶警陈忆东,陈旭东(女)到程家贵家里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将严琼博老人绑架到安陆拘留所非法关押,扬言要关她十五天,严博琼老人坚决抵制恶人迫害,绝食抗议,五天后,恶人只好将她放回家。

女儿程旭丽遭受的迫害

程家贵的女儿程旭丽是安陆“五•七”棉纺厂的职工,在电话班工作。她修炼前妒嫉心很强,脾气不好,人很清高,因为身体有病,干工作总想偷懒,跟有的同事关系搞得很僵。自从她修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脾气变好了,身体好了,对谁都非常和善友好,同事有事时,她就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从不叫苦叫累,爬电线杆、检查线路、修电话以前都是男人干的活,修炼后她总是主动做这些重活、危险活,而且是乐呵呵的做,没有一句怨言。

在法轮功被迫害得最严重的时候,她的一位同事在班上大声地宣布:“将来允许炼法轮功后,我第一个要修炼,只看程旭丽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就知道这法轮功太好了!”

可是这样的好人却多次被邪党安陆六一零、恶警、棉纺厂多次迫害。二零零一年,程旭丽被非法关押在安陆河西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二零零四年曾流离失所达八个月之久,二零零八年到杭州看望女儿,在杭州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救度那一方百姓,被安陆六一零、国保大队、杭州六一零、公检法非法判刑七年半,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杭州女子监狱六监区迫害(明慧网报道过)。

程旭丽的丈夫秦金平,在邪恶的高压恐怖迫害下,承受不住重压,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去世。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前,秦金平亲眼看到老伴炼法轮功后,绝症病好了,就很支持老伴修炼,但是在邪恶六一零、国保多次迫害程旭丽后,他承受不了精神压力,在恐怖株连高压下,把仇恨发泄到家中修炼人的身上,多次用恶毒的语言谩骂程家贵老人,甚至几次带人到程家贵家里威逼、叫骂,程家贵老人从来都没有还一句嘴,总是用修炼人大善大忍的胸怀承受着,直到秦金平临死之前,老人还在向秦金平劝善,但是可怜的秦金平临死都不肯忏悔自己的罪过,成了中共谎言欺骗下被毒害的牺牲品。

今年程旭丽的女儿结婚时,没有爸爸的祝福,也看不到妈妈的笑容,知道真相的人们都气愤地说:这中共是真正祸国殃民的大邪教!别人一家人是因为炼法轮功才保住了性命的,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搞得别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真是无法无天!

面对由这场邪恶迫害导致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程家贵老人真是欲哭无泪!

儿子程子鹏夫妇遭受的迫害

程家贵的儿子程子鹏、儿媳黄铁娥都是人们公认的善良诚实的人,也是多次被安陆市六一零、国保大队迫害。

儿子程子鹏,五十岁,是原湖北安陆市建行职工,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恶党迫害法轮功后,程子鹏被单位无理开除,多次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时,他的生活用品被犯人瓜分,与死刑犯同被睡觉,被强迫洗冷水澡,手洗马桶。回家后被单位无理开除,电话被监听,监视居住,邪党“敏感日”恶警上门骚扰不断。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晚,安陆公安局政保科特务陈新运及政保科恶警五人,强行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物品,绑架程子鹏到四里看守所关押。遭牢头、犯人拳打胸部,致使程子鹏说话、呼吸胸部就痛。陈新运等三恶警迫害他二天二夜逼供。程子鹏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后,送沙洋劳教一年半。

沙洋劳教所三大队,这个披着文明外衣的人间地狱,是吸毒犯、刑事犯、恶警迫害善良的场所,在劳教所,恶警李队长强迫程子鹏面墙八小时,在雪地里只准单腿站立,上午蹲军姿,下午坐小板凳,不准说话,不准上厕所,强迫劳役,被吸毒犯拖到厕所拳打脚踢。由于遭受长期迫害,致使程子鹏神志不清、便血,才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十时,安陆国保大队恶警陈旭东(女)、黄亚军、府城派出所恶警陈新运等一行人,在街上再次绑架了程子鹏,并将他的衣服撕破。程子鹏被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迫害八个月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安陆市法院在没有通知任何家人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审判程子鹏,并非法枉判刑他四年刑期。至今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今年七月将刑满到期,望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帮助善良的程子鹏顺利回家。

儿媳黄铁娥,从小体弱多病,于九九年七月十六日修炼法轮功,所有的病痛不治而愈,濒临破碎的家庭也变的和睦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黄铁娥共被非法关押四次。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黄铁娥贴不干胶真相,在安陆河西街上被事先蹲坑的恶警跟踪。政保科特务陈新运等指使“110”恶警数人,二辆警车绑架了黄铁娥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到公安局政保科非法逼供后送看守所关押。并且当晚破门而入抄了黄铁娥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等物品,同时将她的丈夫程子鹏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后来非法送沙洋劳教所劳教。四里看守所这个人间地狱,在这里黄铁娥遭到了非人的迫害与折磨,被恶警、劳改犯、刑事犯、流氓犯强行灌食、输毒液、野蛮插鼻管,胃壁被戳破直吐血。政保科恶警逼供她二天一夜不让睡觉,人被迫害成皮包骨,一百一十天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日,政保科恶警陈旭东等五男一女早上九点闯入黄铁娥家,未出示任何证件抄家,把大法书籍和其它一些物品抄走,把她与公婆严琼博一起带走,绑架到公安局三楼政保科非法审问,下午五点把黄铁娥关押在四里看守所。黄铁娥五次遭插鼻管灌食、输毒药水,被迫害十二天,人不行了,才放人。其公婆严琼博也被关押在拘留所五天才释放。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二点半,安陆“六一零”、政保科、府城派出所等十几个恶警闯入黄铁娥家再次绑架她,他们强行把她从她家三楼绑架到警车上,关押在四里看守所,“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聂汉章还叫嚷要非法劳教她,她绝食抗议才被放回家。由于恶警经常上门骚扰、监视,无法正常生活。二零零二年八月,黄铁娥被迫流离失所十七个月,有家不能归。

程子鹏因肾出血达十三年之久,无法生育,炼功后身体健康了。二零零五年,夫妇生下了一个胖小子。如今他的儿子程法度今年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爸爸却被恶人关在监狱里,近四年都没见着爸爸了。可爱的小法度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和爸爸一起玩耍、撒娇时,就会呆呆地望着,心里羡慕极了,天天在盼望着爸爸能早日回家!看着孙子幼小的心灵受到无形的伤害,程家贵老人的眼泪在心里流淌着!

迫害者恶报如影随形

人类历史大戏已经翻到了最后的一页,所有的人都是演员也是观众,在这场历史大戏中,有的人因扮演了可歌可泣的正面角色而流芳千古,有的人因扮演的是可恶可耻的小丑角色而遗臭万年,在长达十多年对程家贵一家人的迫害中,安陆市就有一群小丑因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而遭现世现报,令程家贵老人只能为他们流下遗憾的泪水!

* 恶人吴方成,在安陆市当了四年市长,四年市委书记,直接间接地参与了迫害大法学员程家贵一家人及安陆市其他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终有时。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吴方成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二月十日被逮捕。

* 钟新德,曾是安陆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多次积极参与迫害,2011年他的女婿在广东游山玩水时,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女婿的父亲叫阎春文,当时在迫害大法学员最猖獗时,他在安陆当过副市长、副市委书记,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他有不可推卸的罪责,他的儿子出车祸,也是应了现世现报。

* 湖北安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柯继承,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迫害安陆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在他任安陆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曾让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庭濒临绝境,强抢法轮功学员的法轮功书籍、资料,以及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不计其数。

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途中时遭车祸,汽车玻璃深插于两边脸部,痛苦不堪。知是报应,为时已晚,后悔不已。

* 恶警杨琴、甘晓林、沈爱民开警车撞上油罐车,被大火活活烧死,遭了恶报。

恶警杨琴、沈爱民在府城派出所期间曾多次参与过迫害大法学员的事。杨琴极端仇视大法学员,在非法押送程家贵一家人回安陆时,在火车上,黄铁娥上厕所时,她故意将厕所门打开而不准关门,在公安局法制科期间,到各个中小学校搞法制宣传时,诽谤大法,毒害师生。沈爱民在府城派出所当司机十多年,多次参与非法抓捕大法学员,恶行累累,二零零一年夏天,法轮功学员阚海峰被安陆府城派出所恶警绑架,遭殴打后,被沈爱明凶残的推倒在警车驾驶室里,致使他的腰部被夏天高温的发动机外壳烫伤,月余才好。恶警甘晓林,很听邪党的话,仇恨法轮功,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导员后,也参与了指挥绑架大法学员程子鹏的行动。程子鹏被绑架不到一个月,甘晓林就遭到了恶报。他和杨琴是夫妇,真是一意孤行跟党走,不赴黄泉不回头!

* 恶人秦小丽,是秦金平(程旭丽的丈夫)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安陆市检察院工作,害怕自己的名利受到牵连,非常仇恨大法学员。她的嫂子程旭丽多次向她讲法轮功真相她不听,在程旭丽被非法关押在杭州时,安陆大法学员向她讲真相,希望她在法律上能帮帮程旭丽、程子鹏姐弟俩。她态度恶劣,驱赶学员,不但不帮忙,反而赶紧将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条文、邪党的迫害文件一大堆邮寄给她哥哥秦金平,威胁、吓唬秦金平,叫他不要管老伴的事。结果她去年八月死了哥哥秦金平,今年大年初一死了丈夫,明白真相的人没有一个同情她,真是可悲可叹又可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