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安局发真相光盘的一次经历

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一点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写稿好象是别人的事,自己只知道享受同修的文章,从中受益,却从没有自己动笔写过,偶有一丝闪念,也都被懒惰和自私心理给阻碍了。今天一定把这颗不好的心灭掉,写出自己的一段经历,以证实大法的超常与伟大。

一天我去某某公安分局办身份证,顺便带了三张真相光盘,我想让警察都了解一下真相,认清邪党本质,不为其卖命,不对大法犯罪。

在分局照完像就把一张放在走廊的台上,然后去外面复印相关材料。回来时又放在外面警察的轿车上一张。進大厅办完手续出来,骑上自行车刚要走,突然从前、后、左、右上来七八个警察把我拦住,其中一人手里拿着我刚发出去的光盘。我顿时明白了,马上发出一念:“我是神,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求师尊加持”!说来也真神奇,发完这一念,刚开始出现的一点紧张感一扫而光,马上镇定了下来。

这时,一个人把我的包从车筐里拿走,包里有户口本等相关证件,还有一张“神韵”光盘,然后叫我下车,我就是不下,僵持了一会,一边一个人拽我的手腕也没拽动,后边的人说:“把她的自行车推走。”他们七手八脚的抢走了我的自行车。这时围上来很多人,我想得让世人明白真相,就大声喊:“发真相光盘没有错,你们乱抓好人,是执法犯法。”后面的一个人一副无赖像的说:“我就执法犯法了。”他们使劲把我往楼里拽,我就一边走一边说:“包里东西别给我弄丢了,车别给我弄坏了。”

就这样把我带到大厅接待室。一个警察拿来纸笔,问我叫什么名字,光盘从哪来的?我说:“不能告诉你”。他说:“为什么”?我说:“告诉你们不是把别人出卖了吗?再说发真相光盘旨在让世人明白真相,一不犯法二不犯罪,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们迫害法轮功,乱抓大法弟子,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真正在犯罪……”。他见我不卑不亢态度软了下来,就转话题问“高铁惨案”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讲,听完后他不吱声了。我一回头见桌上放一摞报纸,是关于卡扎菲的报导,我就势说:“暴政独裁早晚会被人民推翻。”他说:“是。”我说:“中共邪党同样蹦跶不了几天了。”他说:“是。”

一会又進来一个人,说话挺横的,说你叫某某某(因身份证被他搜去了)。他又问我光盘哪来的,我说不能告诉你。他说为什么?屋里的警察替我回答说:“她说了不能出卖别人。”这个人看了一眼光盘问:是不是死亡人数不对?我说不仅如此,就又给他讲了一遍。听完,他没吱声,走了。

后来進来一个穿便服的,警察指着他对我说:“你俩是一伙的,你俩交流交流吧”。然后这个便衣就过来套我话,并在别人不注意时小声对我说:你什么也别说,一会放你走。我不为所动,在心里说:耍什么花招都不好使,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就听我师父的。当时我什么杂念都没有,就是不停的讲真相,发正念。后来这些警察都走了,并把我所有的东西还给了我,留下三个保安看着我。

我想找个机会走掉,又一想不行,我得堂堂正正的回家,还得救这三个保安。于是,我就给这三个保安讲真相,最后他们都听明白了,说:“原来是这么回事。”还说:“你真厉害,敢到我们这来发资料。”我只笑笑没吱声。

我一看真相也讲的差不多了,天也不早了,我该走了,就向外走。保安拦着我说:“我们没权放你,一会来人接你。”他们与某派出所联系之后,果然来了俩人,其一穿警服的象是所长。他们交代完就让我跟他走,我说:“你们扣我这么长时间,我家人一定很着急,我得快回家不能跟你们走。”就这么僵持一会,他说:“我从来没对谁这么客气过,今天已经破例了,你跟我到派出所写个事情经过就让你回家,我保证。”我想可能师父让我去救那里的人,就去了。

他们把我的自行车抬到警车上,我上了车就对他们讲:“现在人的道德为什么这么不好,就是因为邪党迫害法轮功造成的。”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一路讲着来到了派出所,他们小心翼翼的把我的自行车抬進屋里,还说别碰坏了,别放外面弄丢了。

進了屋,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家在哪住,我不告诉他,他说我不配合他,就走了。这时正好他们交接班,换来俩个保安,我就不住的发正念、讲真相……不一会带進来俩个人,一个是打架的,另一个不知什么原因被铐着。我借机说:“如果都炼法轮功,这治安就好了,社会也就稳定了……。”讲完了,我就问:警察怎么还不来?这么晚了,我家人该着急了。正说着那警察回来了。他见我背着包就问:包里有什么?看的这么紧?我说给你看,有钱、“神韵晚会”光盘……不小心把户口本带出来了,他一下拿起户口本就走了。我想,这下真名实姓全暴露了,但还是很坦然,不住的发着正念。

过了一会他很客气的喊我:“大姐,你来一下。”我就去了他的办公室,我继续跟他讲我们如何做好人,如何没违法等等。并讲了柏林墙的故事,告诉他,开枪打死人的警察被判有罪,因为在法律之上还有道德和良知。他承认共产邪党在法轮功这事上确实有点过份,最起码吃、喝、嫖、赌、打架斗殴的没有法轮功的人。我们又聊了一些问题。之后他说:“我们写个事情经过吧。”我说:“那要看怎么写。”他说:“我写你看着。”他按照我的意思在电脑上写:“我去某某地方发‘高铁惨案’和‘迫害法轮功的人还有出路吗’等光盘,为的是叫世人了解真相。”在联系电话一栏,我说不能留,他就写个“无”。最后他说:“大姐,你回家呢,我不能说不让你炼了,这是你的信仰,但是以后别再到公安局去发资料,这三张光盘送我吧。”我说:“好啊!你一定要看,千万别毁掉。”我又叮嘱他:“有时间一定要完整的看《转法轮》”(因为他跟我说,九九年七二零前,看过几页,书还有,不知放哪了,挺可惜的)。我真心希望他也能走進大法来。最后他很客气的把我送出来,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在面对这些警察时,我没有一丝恨和怨,就是一心让他们知道邪党的邪恶,与之决裂。他们在社会上也是众生的一员,他们也有家、父母、妻子、儿女,如果能救了他们我也会感欣慰!

在师父的呵护下化解了这次看似凶险的邪恶迫害,师父说过:“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深知,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我们又能做的了什么。当年耶稣为了赎众生的罪而被钉在十字架上,而我们今天,只要正念足,坚定的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加上我们修出的善心,师父就会为我们化解所有的魔难。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面对师父事无巨细的安排,对弟子一思一念的看管,面对师父洪大的慈悲,用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借此也感谢同修的无私付出,风雨无阻的为我送上大法资料,感谢明慧同修,感谢做资料的同修……帮助我们所有的法粒子共同圆容好大法。

层次有限,一点浅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