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青岛地区大量出现污蔑大法“公开信”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前一阶段山东青岛各区市出现了大量的污蔑大法的“公开信”,到今天为止,很多地区已经基本被同修清理干净。在此在法上交流一下出现这种干扰形式的原因及应该如何针对这些现象处理。

当市区出现“公开信”时,市里与乡镇的同修都认识到,是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聚集,操纵常人所致。清理掉另外空间的邪恶,清除掉张贴在这个空间的“公开信”,并且在这个空间向有关参与张贴的人员讲清真相,就会很好的解决问题,并且污蔑的张贴绝对不会再次出现,更不可能向其它地区漫延。并且发了统一发正念的通知。

应该说同修们对这个问题,在法上认识的很正确。但是在实际发正念中,很多同修并不重视——包括我本人也不重视,带发不发的,甚至发了几天之后,直接就放下了。这是被邪恶钻空子,借口考验的原因之一。

邪恶的张贴很快全面起来,并且蔓延到了个别村镇。同修们马上進行清理。参与清理的同修正念十足,很多时候是在白天進行清理的。但是相当一部份同修面对邪恶的张贴无动于衷,甚至生出了怕心。导致邪恶反复利用常人张贴“公开信”,有的地区甚至张贴了七次。叫人遗憾的,反复参与清理的,基本上始终是那几个同修,没有走出来的始终没有走出来——包括平时看起来很精進的、很在法上的,包括一部份看起来很不错的协调人,始终没有参与到清理邪恶张贴中来。有一个村庄同修数量不少,但是没有一个参与清理的。最后是外地同修利用白天空闲时间跑了很远的路,过去帮助清理的。事后,这个村的工作人员说:“在监控中早就发现两个女人在撕(公开信),但是上边已经检查完了,撕就撕吧,反正也没有用,我们也不管!”两个同修了不起的正念令人敬佩。不协同恶党進行迫害的世人叫人欣慰。但是大部份同修麻木的修炼状态,是邪恶借口考验的另一个原因。

在这里,并没有指责同修的意思。只是想对此事進行剖析,让我们在面对邪恶干扰与迫害时,吸取正面的教训,真正用正念看问题、做事。

同时在这一阶段中,部份同修了不起的正念正行,也值得借鉴,也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个乡镇驻地村庄,张贴了密集的“公开信”。信的外面用透明胶带缠上,一个人的话,非常不好清理。同修甲找到了当村的同修一起出去清理,结果是找一个,一个拒绝,找下一个,还是拒绝。同修甲没有怨气,也没有指责,马上回家学法。学着学着,师父马上把甲点醒了:师父告诉我,把另外空间的灵体拿掉了,这个空间的瘤子就没有了。那么我把另外空间的邪恶清理掉了,这个空间的“公开信”不就自然消失了吗?于是同修甲马上坐下来发正念。一个小时后,甲明显的听到“嘣!”的巨响。“好了,解决问题了!”出去一看,透明胶带都从中间鼓裂开了,“公开信”已不见踪影。

还有同修面对同修的冷漠,也是不指责,不埋怨,主动帮助反复清理邪恶的张贴,衣服被打印染料弄脏了,感觉肯定洗不干净了。后来用啫喱一擦,竟然十分干净,不禁感谢师尊的呵护。

还有同修主动搜集参与布置和张贴者的信息,发送到明慧网,并传给当地同修,整体配合讲真相。

……

同修们,当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出现时,肯定是钻了我们在心性上还有漏的空子。当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出现时,我们“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也千万不要有怕心,因为真正害怕的是邪恶,而不是我们。师父讲:“念一正 恶就垮”,“发正念 烂鬼炸”(《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