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优秀人才汤健再被冤判 妻子吁关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重庆南岸区法轮功学员汤健,在上班时被不法警察绑架,劫持五个月后,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被南岸区法院非法判三年。汤健向重庆第五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汤健一九九九年西南石油学院(现称西南石油大学)研究生毕业,并考取博士,但学校方面却要挟他必须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才能就读该校博士,汤健没有妥协,由于他确实优秀,学校让他留校当教师。汤健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遭四年冤狱。

下面是他妻子对相关领导的呼吁,恳请他们能坚守良知,让汤健立刻回到家人身边。

我是重庆南岸区人,今年三十二岁。我的丈夫汤健,今年三十七岁,由于信仰“真、善、忍”,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在重庆交通大学忠诚预应力公司上班期间,被重庆南岸区海棠溪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重庆南岸区看守所,至今已有五个多月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重庆南岸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因无证据,本应该当天宣判无罪释放,却继续非法关押,伪造所谓的证据,三月十六日再次开庭,强行枉判三年。现在我丈夫汤健正在向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感觉天都塌下来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撕裂了,那种剜心透骨的疼痛难以言表,心脏仿佛一下炸开了,鲜血好象冲到我的喉咙里,无法呼吸又伴着血腥味,整个人全都垮了:不能吃、不能喝、又不能睡,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掉,一下苍老了10岁。

修炼大法后 丈夫是一个好人中的好人

丈夫从小体弱多病,出于对健康的渴望,在读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时时处处做好人,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态平和了,身体健康了,学习更有上进心了,顺利考研考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由于丈夫坚持自己的信仰, 学校不让他继续攻读博士,但是由于丈夫确实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学校破例让他留校执教。工作后丈夫更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丈夫在遭受四年冤狱后,回到重庆,在中兴通讯上市公司重庆分部任职,其间很受领导器重。二零零七年重庆分公司仅有一个转总部名额,公司领导认为汤健最适合。后来在重庆交通大学忠诚预应力公司上班期间,丈夫参与了该公司几个产品专利项目及行业规范制定,为公司带来了丰厚的效益,公司老板在三年内主动给汤健涨了两次工资,以示褒奖鼓励。

自从我和他结婚后,丈夫对我悉心呵护、关心、体贴,感觉丈夫就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妻子。我做点小生意,他发现做生意也是挺辛苦的,就一直叫我好好在家休息,不愿意我太劳累,见我坚持,丈夫早上5点多钟就起床,出门补货,九点以前赶到公司上班,中午休息时又急急忙忙把货给我拿过来。为了让我能多休息一会儿,丈夫宁愿自己苦些,累些。

我妈妈身体一直不好,经常住院。他总是经常打电话到医院嘘寒问暖,安慰老人家。下班后立即赶往医院,忙前忙后,生怕照顾老人不周到。有时,病房的其他病人以为他才是妈妈的儿子,而我是儿媳妇呢。每次妈妈住院,汤健都要提醒我多取些钱带到医院,说妈妈退休金不高,我们应该承担医疗费用。但他对自己是很吝啬的,我给他添置衣服鞋子时,他总是再三叫我不要买,说自己天天待在办公室,不用讲究的……

只因信仰“真、善、忍” 我们这个家庭历经苦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恶犯罪集团,悍然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丈夫汤健为了澄清对师父和大法的诽谤,去了北京上访,遭到拘留后又被西南石油大学开除工作。

二零零二年,汤健为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四年,文弱的他在监狱被逼做苦役,狱警为了升官发财,使用各种手段残酷迫害他,由于不“转化”,他所受的折磨让我至今想起来都痛彻心肺。

汤健的妈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成都监狱遭受迫害,得了高血压,脑干萎缩等疾病,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监狱不想承担责任,给他妈妈办理了保外就医,而且610胁迫他妈妈单位,扣发了退休金,不能维持基本的生活,更别说是医病!他爸爸看他妈妈生活不能自理,又没有退休金,慢慢开始嫌弃他妈妈了,后来发展到肆意辱骂、殴打他妈妈,最终将年迈的妈妈赶出家门。

我十九岁时就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由于坚持自己信仰的权利,遭到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回到家里后,也没有清净日子过。二零零五年,我正在街上行走,重庆南岸区大佛段派出所恶警张蜀军伙同大佛段社区综治办一干人强行将我绑架至南山上面的“洗脑班”,不法人员在强行绑架我时,我体弱多病的妈妈挺身而出,死死把我抱住,却被他们一伙强拉硬拽,一起绑架到了“洗脑班”,被恶人弄得全身是伤,最后绑架行恶者还飞扬跋扈的恶言恐吓我妈妈。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到洗脑班仅三、四天,原本健康的我便被送往医院抢救……

回想起当年的一幕幕,回想起汤健手腕上的伤疤(以前在成都被残酷迫害时留下的,多年过去了,伤疤依然清晰可见)我眼泪象决堤一样,再也忍不住了。我们只是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已经传遍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地区,《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为什么别的国家都允许炼,就连香港、澳门都可以炼,一步之遥的大陆却不能,而且还会因此信仰遭到惨绝人寰的迫害!我没有经历过文革,但是过来人都说,对付我们法轮功学员就象当年文革再现。甚至更残忍!

修炼法轮功不仅合法,而且应该受到表彰

修大法、自觉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中的好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我国的法律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有新闻自由。有很多正义律师都站出来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

汤健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对他的非法关押判刑完全是错误的。我拖着瘦弱的身躯,跑到重庆市政法委,想为汤健申诉,却被保安拦了下来,不准我们进去,也不准我交申诉书,并急忙催我走。

自从重庆前副市长、原公安局长王立军滞留美领馆后,薄熙来,王立军双双被撤职审查,江泽民集团核心人物纷纷落马。王立军直接指挥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将法轮功学员活活的挖心、挖肝、肾、眼角膜等,卖给全世界有钱的病人,然后从上往下分赃。美国在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增加了调查活摘器官问题。

汤健今年三十七岁,身体十分健康,听闻这些骇人的活摘器官卖钱事件,我简直无法入眠,五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可是看守所却不让我们见人,家里人每时每刻都非常担心汤健的生命安全。

对我们的迫害已经十三年了。人们通过他们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牟取暴利看到了这场非人性迫害的邪恶;请你们站在正义与善良一边,用天理、道德、法律来衡量这场迫害。

希望您能坚守良知、善良与正义!伸出你的双手,帮助我们这个饱受苦难的家庭,保护汤健的人身安全,让汤健立刻回到家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