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得法的新学员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九年五月走入修炼的。我的修炼之路表面上看起来平平稳稳,但是内心深处却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净化。

由于我身体不好,二零零八年辞职后一直在家休息。二零零九年五月的一天,邻居来我们家串门,他向我和丈夫介绍了法轮功。当读完《转法轮》第一遍后,内心觉得这本书讲的道理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的,所以决定走入大法。就这样我们双双得法。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记得那时家里装修,很吵很闹,我就跑到汽车里看书。看书时间长背部酸疼、头疼头晕,浑身难受,但是都没有阻碍我学法的热情。每天炼两遍功,剩下时间除了必要的休息就是学法。

得法初期也遇到了很多的障碍。举两个小例子。一次出于安全考虑,父亲劝我不要修炼我没同意,就在饭桌上拍着桌子大发雷霆让我滚出去。我当时牢记师尊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有动心。结果他过后很内疚,也不再反对了。还有一次在炼功中,头顶抱轮,忽然看到自己被邪恶拖走了,我听到自己内心大声说,不让我修炼我就不活了。当时感到自己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是由法组成的,离开了大法就等于失去了生命一样。我想修炼路上不管遇到什么阻碍,都无法让我离开大法。

通过大量的学法,我知道了修炼的根本是要去掉各种执著心和一切欲望。我特别注意在色欲、钱财、夫妻情方面的修炼。

学法以及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很快明白了断欲的重要性,从此之后我和丈夫就杜绝了这些常人中的事情。但是色欲之心在修炼的前半年对我的干扰非常大,有时候色魔在睡梦中、打坐中会出现,而且反复出现。在梦中经常会碰到一些男人,有的是丈夫的同事,有的是以前认识并曾经爱慕过的人。师尊不断点化,一次梦中师尊用很响的铃声将快犯色戒的我惊醒,还有一次师尊让当时被色魔纠缠的我在梦中呕吐,还有一次让我看到我的身体是透明的,等等。从小到大,我的四周充满了中共邪党有意放纵的色情渲染,杂志、电影、书籍、光盘以及黄色的网站,不知不觉吸收了大量邪恶的因素。我反复看明慧网上的《修心断欲》,自己有意识不断抵制,半年之后色魔对我的干扰大大减弱。

对于金钱,修炼之前在邪党文化的灌输下,总觉得谁都不可靠,生活没有安全感,只有多赚钱才感觉踏实,所以就比较在意金钱的数目,甚至有时候为了计算自己赚了多少钱而失眠。所以修炼之后特别注意修去这方面的执著心。学法明白法理后,我把自己的股票账户关了。在生活中当出现利益之争时,也不那么斤斤计较了。

对于夫妻情,我对丈夫比较看重。修炼后也注意了这些事情。有一次因为公司老板被抓丈夫受到牵连也被抓了。这件事情对我真是当头霹雷一样,一夜没睡,想着自己怎样倾家荡产也要把丈夫救出来。第二天中午我精疲力竭,突然想到:他是师尊的弟子,有师尊管呢。一下就睡着了。醒来后跟同修一起发正念,下午六点,丈夫回来了。经过这件事情我体会到当执著心放下时,师尊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

在老同修的启发下,我开始大量学习师尊在一九九九年之后的讲法,很快明白了自己是谁,是干什么来了。于是就很着急,每天上明慧网看别的同修是怎样做的,同时尝试着在认识的人中讲真相。有时候欢喜心、显示心一起来就会讲的很高;有的时候带着怕心,担心别人知道自己炼功对自己有看法,所以“三退”效果不好。只有母亲、妹妹、一个大学的老师和几个同学做了“三退”。我的父亲以及很多朋友和同事都没退。师尊看到了我的这颗救人的心,就派了一个很会讲真相的同修来让我跟一起出去讲真相、劝退,学了两次,渐渐的我知道该怎么讲了。二零一零年八月初,一天我拽着丈夫鼓足勇气走出家门。那天师尊很照顾我,第一个“三退”的是小区的保安大姐。我跟这位大姐很熟经常聊天,师尊就安排了让我首先碰到她,那天我跟她讲要“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她就答应退了。接着看到一位保姆陪同的伯伯,我就迎面走过去,他耳朵有些聋,我就贴在他耳朵边大声讲“三退”才能保平安,法轮大法好,并给他起了一个化名叫方正,他很高兴的退出了党、团、队。第三位是一位遛狗的阿姨,我就用她的小狗给她起了个名字,她很高兴接受了“三退”,并问我是不是炼功的,我当时有怕心,婉转的说自己才开始学。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我信心大增。从那以后丈夫就每天和我出去在小区讲真相,每次出门前我都要先克服自己很多的人心,比如怕心、懒惰等。

两个月后的一天,听人说有人反映小区里有个人在劝人退党,我害怕了。仔细分析自己的心理,我发现自己内心对于做大法的事情有种不自觉的恐惧感,这种感觉从何而来?经过向内找发现邪党当初铺天盖地的宣传在我脑中形成了一个概念,即法轮大法是非法的。找到这个心之后我发出一念:我们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事情,哪有好人怕坏人的。最近看了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要不就偷偷摸摸的,在高级社区里这扔一张、那扔一张,所有的做派都好象是见不得人的。是有一些人对垃圾邮件很反感,总有一些做法上是不认同的。但是你得分什么事啊,这么大的事,人都在等着救哪,你只要不太过份,人家就会理解。”更加明白,所有大法的传单、真相币、电子邮件等各种讲真相的方式都要正念对待,清除了这个好那个不好等人心。

师尊说要抓住一切机会救人。当我出去办事的时候我就会仔细观察哪些是可以讲的,比如去小区交供暖费,我发现只有一、二个人,我就会讲真相。有一次我去一家银行办事,头天晚上发正念请师尊把有缘人送到身边来。结果第二天去银行发现银行的顾客非常少,我于是就很顺利的将在大厅里的几个职员连同一个小保安劝退了。等退完之后银行来办事的顾客开始多起来。有时候去买衣服、鞋,我也会当人不多的时候讲真相。那时候做的人不多,大约每次出去也就是三至五人左右。但是在公共汽车上讲真相我始终没有突破。

大约在二零一一年过年之后,通过大量的学法深深体会到世人的可怜,他们都是天上下来的神啊,等着得救,有时候我读着师尊的讲法就会失声痛哭起来,觉得众生太可怜了。觉得每天救这点人太少了,于是就求师尊给我机会让我一次能多救些人。机会马上就有了,当我去买飞美国的机票时,发现那个办公室有四个人,我没有顾虑大声将真相告诉他们,并给每人写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小条给他们。

有段时间家里装修,每天去建材城,因为这些商店店面都是一家一家分开的,所以每到一家我就把店里的人叫到一起给他们讲真相。另外我住的小区里有很多的保洁的、除草的,也是好几个人在一起干活,也能一起讲。但是自己还有一颗心,觉得象完成任务一样,觉得每天劝退人数超过多少个就可以了,有种为自己的修炼而去救人的心。这种心理实际上还是没有修出真正的慈悲。

怕心在我去的很艰难。表现在讲真相中我大部份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讲,有个别人会问我是否炼功,我虽然不否认但是还是说自己炼的不好。还有一次一个朋友打电话中突然说,听说你炼法轮功了,我急忙否认。过后向内找,还是怕心、疑心和保护自己的心。也有的时候怕心上来会持续一个星期,看到警车害怕,看到警察紧张,炼功时也不敢把音乐声音放大。

在讲真相过程中随着三退人数的增多我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压不住了。甚至学法和炼功都处在欢喜状态,同时觉得自己了不起。这些人心影响了学法和炼功,并且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后来遇见一位老同修,她不停的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就象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我终于悟明白:看起来是我们在做,实际上都是师尊在另外空间把事情安排好了。我的欢喜和显示心从此放下很多。

从二零一零年五月之后,除了讲真相救人外,我和别的同修一起还帮助了一些遭到旧势力用病业形式干扰的同修。上面提到的那次丈夫被抓后,通过同修的启发,在发正念时看到了另外空间中的营救的整个过程,自己运用神通,把丈夫营救出来了。从那以后师尊就给我了一些功能,特别是对被旧势力用“病业”干扰的同修发正念时,能够看到同修在另外空间受迫害的情况。我就利用自己的功能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干扰,同时和同修在法理上交流,部份同修在提高心性后“病业”症状消失,有的甚至当时就转变了,就这样小范围不断和同修们交流着,我自己的心性也因此得到很大的提高。在和同修交流中,不让人说的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自大、自卑等心去掉很多。

在这个过程中,有部份同修对我的做法不理解,并加以劝告,我这颗不让人说的心就难受了。举个例子,当集体学法交流时同修们都互相纠正,每次我被纠正都很难受,后来我就突然悟到:同修指正我都是为了我好啊,我不但不知感恩相反还愤愤不平,还维护自己人中的面子、虚荣心、不让人说的心。从那以后同修再说我我就好多了。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正确对待自己的功能,觉得自己修的好,产生欢喜心和显示心,说话也是高高在上,觉得别人不如自己,甚至妒嫉心也被加强,看到比自己强的同修就难受,看到比自己差的就指手画脚。有一次在和同修的交流中,一位同修当面指出“显示心加欢喜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我当时很震惊。于是我好好坐下来学法,突然明白其实自己生生世世的一切都是师尊给安排的,一切的功能都是师尊给的。是自己在迷中才生出了欢喜心和显示心啊。

有时候看到同修有很多的执著心而不悟就生出指责和怨恨的心,这时同修就不接受我的意见。学法向内找,看到师尊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于是悟到:对待同修也只能是慈悲。向内找,对同修和世人生出很多的怨恨和指责包含有情的因素,也有党文化中“恶”和“斗”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学习了明慧网上一些同修的心得交流,又学了几遍《解体党文化》的文章之后我找到了妒嫉心、怕心、疑心、争斗心、怨恨、指责心、自高自大和自卑的心等很多执著心的来源,感觉到自己的人心放下很多。

二零一零年过年后去美国两个月,这期间去一个城市帮助推广神韵演出票。参加正念组,每天集体发正念。这期间我经历了很多。首先有人向负责人反映丈夫行为看起来象特务。我也因此而受牵连,在两周后突然通知我们离开集体。当时的心里非常怨恨,因为没有解释的余地,就是让我们迅速离开,当时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走到街上我们不知到哪里落脚。给几位同修打电话,很多人都害怕受到牵连而不搭理我们。最后一位同修大姐接纳了我们,帮我们找了住的地方。住下之后,我还很担心被别人知道而牵连这位大姐。就在写这篇心得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怨恨之心还没有完全放下。

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一直抱着想证实自己是清白的心、爱面子、爱名声、爱听好话的心以及怨恨的心。我后来在看《解体党文化》后又悟到:当同修生出疑心时那不是同修真正的自己而是过去处在红色恐怖中人人自危的遗毒,想到这里我浑身轻松。同时也感觉到那是同修们为集体负责的心。也悟到:同修是一个整体,每个同修都在不同层次上,我们就应该按照师尊说的象天上的神一样抱着“洪大的宽容”处理问题。

在美国期间自己还有一颗很强的怕心,怕被特务录像回国之后有麻烦,所以基本上没有去讲真相,学法也少很多,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性在不断下滑。在和那里的同修交流时,看到有的同修为情所困,有的同修为色欲困扰,有的夫妻同修并没有断欲,有的同修为儿女情所惑。安逸的环境就象温水煮青蛙一样,很多同修感觉自己掉下来了。当时体悟到同修的这些状况被我看到也是我自己有这些问题啊。我忽然觉得很想家,想回去,尽管认识到是人心,在法理上也清楚哪里修炼都一样,但是怎么也无法清除。尽管同修们挽留,我经过再三考虑之后还是选择了回国,因为记得师尊说过那是大法弟子的主战场啊。

回国之后我和丈夫之间的摩擦开始增多,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性掉下来了。于是抓紧时间大量学法。回国后我由原来的给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转向给以前工作过的单位老同事讲真相。首先给我父亲讲,并劝“三退”。因为我跟父母之间有过一些恩怨,所以,总是对父母有些不满以及怕他们不高兴等人心。我知道放不下这些情就救不了他们,心中想着师尊告诉我们要放下一切人心,只抱着救度他们以及他们世界众生的心,跳出一切情的牵绊。在去的路上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自己的一切人心,结果见到父亲之后,简单说了几句话,不到一分钟,父亲就爽快的“三退”了。我心想:谢谢师尊!

接着我就回原单位去讲真相。以前在工作中,由于自己的私心杂念,和同事们总有许多的恩恩怨怨。但是师尊说过修炼人没有敌人。通过大量学法我放下了自己爱面子、虚荣、维护自己、比试、争斗、妒嫉等执著心,体悟到他们是等待得救的众生,并且生生世世跟我的缘份都很大,一定要救他们。于是我就去了,我就把我原来认识的同事基本上都劝退了。

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在外地结识了许多朋友。我特地到外地去救他们,去了三个省七个城市,救了五十多个朋友及他们的亲属,有的人还因此开始修炼。到上海以后发现那里的环境还比较宽松,一天半夜十二点发正念,就听到外面的鞭炮声大作,是为庆祝江鬼将死和驱邪吧。

六月份,我听说美国这边有法会,就很想参加。到美国之后,在法会的前一天晚上同修打来电话说我们不能進场,当时内心生出一些焦虑。但是我决定第二天还是到法会现场再争取一下,一切由师尊安排。在去的路上,我不断向内找,找到自己执著于看到师尊的心,还找到了自己的色欲心、显示心、怕心、怨恨同修的心及逃避魔难的心,修炼中有所求,救度众生目地不纯,为私为我的心等很多不好的心,体悟到修炼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只有不断放弃才能不断提高,只有不断放弃那些自我的东西才会向真我回归。在快到达会场时感觉到自己许多的人心真的放下了。奇迹出现了,在几位同修的帮助下,我们顺利進入了主会场,看到了万王之王的师尊,我内心感觉是那样的温暖,感觉到师尊是那样的亲切熟悉,我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师尊那慈悲、伟大的、庄严的身姿,一边听着师尊讲法,感觉身体轻飘飘的,溶在师尊的法中,悟到自己要更加精進才行。

修炼的提高永无止境,我应当放下自己的有求之心而不断精進才对的起师尊。

师尊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千万年亿万年的机缘、等待,我们在历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为了今天。不能在关键时候把自己要做的事没做好,将来明白了,对你来讲,对你的生命来讲,简直是太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千万不能够掉以轻心。”(《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还记得师尊说过“不能对不起众生”(《曼哈顿讲法》)。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