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七年前被害死 黑龙江秦玉萍历经磨难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东北那寒风刺骨的冬天,人们曾经常看到一位花甲老妪,一手抱着孙子,一手领着孙女,步履艰难的走在孙子孙女上学的路上……这样一年,两年……不是因为她没有儿、媳,不是孙子孙女没有父母,是她的孩子们因为修炼真善忍,被当局关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秦玉萍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秦玉萍

她,秦玉萍老人,是二零零五年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潘兴福的母亲。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她在历尽艰辛、在痛失爱子的七年后凄然离世,享年七十二岁。

老人的小儿子潘兴福天性聪明,考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的少年班。毕业后在双鸭山市邮局工作,任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被评为邮电系统双鸭山科教兴市模范工作者和黑龙江省跨世纪人才。但就这样一个妈妈眼里的好儿子,妻子眼里的好丈夫,儿子眼里的好爸爸,职工心目中的好领导,同事的好朋友,却于二零零二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五年,两年后被牡丹江监狱迫害的成结核性胸膜炎、肺不张,奄奄一息时被送回家中,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含冤离世。

潘兴福
潘兴福
牡丹江监狱将潘兴福迫害得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牡丹江监狱将潘兴福迫害得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苦难人生

秦玉萍女士,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老人曾经说,她能顺利出生和出生后活下来,实在是万幸。她妈妈在怀她的前五个月里,一直在吃药,不知道是怀孕。秦玉萍出生二十多天就被放到菜窖里,因为当时她爸爸被日本兵抓去当劳工,导致精神不好,妈妈怕爸爸发狂时伤害到女儿。直到两个月后幼小的秦玉萍才被姥姥抱走,从此她落下周身疼的毛病。

在中共大炼钢铁的时代,全民饥饿,秦玉萍逃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第二年回家乡,发现屯子八十多户人家几乎全饿死了,她庆幸逃过一劫。

秦玉萍成家后,在煤矿工作的丈夫因事故得了外伤性精神病,后来意外离世,扔下秦玉萍和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大的十七岁,小的才七岁。

寒来暑往,秦玉萍不知吃了多少苦,十年间独自供养四个孩子读书,三个考上了大学,期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但无情的灾难再次降临到她身上,唯一的女儿毕业后在化工厂工作,不幸氯气中毒身亡。

接连不断的灾难和生活压力,最后把秦玉萍累倒了,也落下了肝炎、胃不好、风湿、头疼和面瘫等疾病,她说自己吃的药要用麻袋装,最后还是没治好。

幸遇大法

秦玉萍在饱经磨难后,命运在一九九四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武汉理工大学上学的小儿子潘兴福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面授班,给妈妈带回了法轮功的录音带。

秦玉萍在修炼法轮功的一个月后,奇迹般的重获健康的身体,精神状态也一改从前,从此无病一身轻。全家人有说不出的高兴,给老人寻医问药的日子从此结束了,两个儿子、儿媳也相继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中来,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

正信不改

可是,幸福的时光很短暂。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此后的十二年中,秦玉萍老人历经磨难,但正信不改,无怨无恨,历经无数的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一段在人间证实真、善、忍的路。

老人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坚定不移。一次一帮人闯到老人家要抄家,老人站在李洪志师父的照片前严肃的说:“要拿先把我的命拿走,我的命就是法轮功给的。”这些人最后无趣的离开了。还有一次,很少出远门的老人去了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天安门广场,尽管警察的拳头如雨点般的打在她头上,她还是一遍遍的高喊她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还有一次老人被抓到看守所,七天七日不吃不喝,绝食反迫害,最后获得自由。

大善大忍

老人的大善体现在,尽管她生活在磨难中,甚至捉襟见肘,但仍能用热忱的心去温暖他人。有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人和朋友都远离了他们,这时,秦玉萍老人及时送来御寒的棉衣。有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和孩子生活困难,老人雪中送炭,给垫上了冬天的暖气费,让家属在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中体会到了温暖和真情。逢年过节,朋友送来的好吃的,老人都会送给和她境况相同的另一位老太太。

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叫吴月庆,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后来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严重肺结核,监狱推卸责任把他送回家。照顾吴月庆的姐姐吴月霞也被中共绑架关押,吴妈妈也无力照顾儿子,妹妹也只照顾了一周就去工作了。此时,是善良的秦玉萍老人接纳了吴月庆,把他接到自己的家中,悉心照顾。吴月庆去世后,秦玉萍也帮忙处理后事。当吴月庆的哥哥听到讯息赶到时,七尺男儿当众给秦玉萍老人跪下了,因为他家人做不到的,老人做到了。

老人的大忍之心体现在她面临磨难时的无比坚韧。老人十九岁失去了父母,四十岁失去了丈夫,五十岁失去了女儿,花甲之年又痛失爱子,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老人早就又倒下了。在那段日子里,儿媳妇也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秦玉萍老人用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费和孙子相依为命,含辛茹苦的照顾了孙子九年,期间还要经常的去哈尔滨看儿媳妇,别人家的老人都是坐卧铺,而秦玉萍带着孙子来回坐的都是硬座。

有一段时间,老人的二儿子和媳妇也被抓起来了,老人又照顾孙女,又照顾孙子,还要承担去看被关押孩子们的重任,同时接受亲属朋友的白眼和不理解,有时街道、警察还要来威胁恐吓,但老人从来没叫苦,从来没怨言。东北的冬天,寒风刺骨,人们经常看到一个花甲老人,一手抱着四岁的孙子,一手领着孙女,步履艰难的走在上学和放学的途中。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到老人的家,正赶上做饭,偷偷掀开了锅盖,又是土豆炖白菜,学员偷偷的流下了眼泪。

秦玉萍生于忧患,长于穷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暗无天日的十二年中,经历风风雨雨,饱尝人间冷暖,无怨无恨,证实真、善、忍,她是一位饱经磨难的老人,一位伟大的母亲,一位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在她去世前,依然念念不忘法轮功李洪志师父的浩荡佛恩,她的去世让每一位接触过她的人都伤心难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