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

大法师父救了我
大法显神威,多年病痛不药而愈
修法轮大法,让我无病一身轻

大法师父救了我

我今年六十四岁,四十一岁那年不幸得了心脏病,经医院检查高压达一百八,低压一百一,在医院住院治疗,造成了药物中毒。心脏病没治好,又得了甲型肝炎,紧接着又开始治肝炎,肝炎治好了,又得了糖尿病,在医院化验查出三个加号,血糖十五点六。高血压、糖尿病,经过住院治疗,中西药都吃了,不见明显好转,整天头疼、头胀、心跳过速、身体发颤,四肢无力,浑身瘫软,整天就想躺着,有时间就躺着。

天有不测风云,四十八岁那年,去帮小叔子搬家,坐车把大梁骨颠坏了,上医院检查说裂纹了,又住院治疗,整天躺着不能动,需要人护理,大小便都要人接,一个月后出院回家又养了两个月,也未治愈,整天疼痛。五十八岁那年,右腿膝盖又得了滑膜炎,腿肿,腿痛,走路很困难,真是雪上加霜。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艰难的走到了二零零七年。

为了治好我的病,我学了一年假气功,根本没起作用,又去庙里烧香拜佛、皈依,钱没少花,也没少捐,还供了十来年的菩萨,我的病情依旧没有什么好转。

到了二零零七年五月,经同修介绍,我有幸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刚开始去小组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都得在沙发上躺着听,躺着学。

学法炼功半个月后,高血压、心脏病就好了,大梁骨也不疼了,滑膜炎也好了,糖尿病也有了起色。在大法中修炼,我身上这些病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好了。

大法在我身上真是显神威了,现在我走路又轻又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丈夫、一个妹妹、三个弟弟都开始看大法书了。二弟妹已正式走入修炼。妹妹在社区是书记,暗地保护大法弟子,亲属都知道大法好,全部退出邪党组织。

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让我无病一身轻,我就相信师父,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个人口述,同修代笔)

大法显神威,多年病痛不药而愈

我和丈夫都是工人,十几年前我们二人双双下岗,这下本来就收入不高的家庭,彻底失去了经济来源。我们有两个女儿,当时大女儿正在读高中,生活处于极端困境。我们夫妻只好自谋职业,维持生活。经人介绍,我在冷冻库找了一份工作,由于生活困难,连水鞋都买不起,只好穿一双哥哥给的又旧又破的水鞋,连续三年受冷受冻,把脚和腿都冻坏了,落下了病。当时疼得厉害,难以坚持,走路扶墙扶壁。后来只靠丈夫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生活,那时的困难可想而知了。

在没下岗之前,因在厂里干活,因为三个人分一帮一起干,是重体力劳动,用力拉车,其中一个人挑轻捡重,长年这么劳累,我那时脾气很不好,心里气不过,矛盾越积越深,使我得了一种病,心闷的难受,常年透不过气来。这旧病没好,又得了腿脚疼病,根本无钱医治,彻底失去了劳动能力。

后来由一个朋友介绍,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半个月我身上的病就全好了。女儿婚后生孩子,无人照看,我只好去给她看孩子,平日只顾忙于家务,放弃了修炼,两三个月后,不仅旧病复发了,又得了一种新病,高血压,高压达到二百二三,大夫叮嘱走路小心,怕摔跤,一犯病就得吃药打针,整天头疼、头晕、头胀,走路都困难。别说看孩子,做家务、照顾自己都困难。

看到我这个状况,丈夫和孩子都着急,无奈之下,我又重新走回大法中修炼。修炼半年后,大法再一次在我身上显神威,这几种病又好了,高血压彻底根除了。

我今年六十二岁,走路生风,干活一身轻。用尽人间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救度之恩。我深深感到,只有亲身修炼的人才能体悟到大法的神圣与美妙。法轮大法真是超常的,更高的科学。(个人口述,同修代写)

修法轮大法,让我无病一身轻

以前,我有好几种病,经医院确认为眩晕症,结肠炎,左膝盖下静脉曲张。眩晕症犯病时,头晕恶心、迷糊、不敢转脖,不敢干活,只能躺着。结肠炎折磨我四、五年,一般东西都不能吃,疼就得上厕所。凉了不行,热了不行,不知不觉就犯病,要是重了,吃什么便什么,色都不变。一夜我吃点生地瓜,十来分钟就便出来了,根本没消化。左腿膝盖下靜脉曲张,聚成一个比拳头大的大包,就象一个二号碗扣在上面,一把抓不过来,象肚皮一样往下垂,夏天穿裙子,要不穿过膝袜子,直立路右腿碰上都疼。大夫说要治好这个病,得手术三处,脚脖、膝盖下、大腿根,治疗费得一万多元,当时我家特困难,尽管一万多元的医疗费也拿不起,只能维持。

在生孩子坐月子时得了一个病,头疼,特别是头的右边,头象揭盖那样疼,眼不敢睁,大夫说这个病不好治,越老越坏。这些病害得我整天愁眉苦脸,头昏脑胀。丈夫和孩子都关心,没办法,因家境贫寒无钱医治,重了吃点药顶一阵也无用,整天在痛苦中煎熬着、挣扎着。别人说:供“保家仙”能保佑咱家无病,我也供了,也不管用。

九七年八月份我有幸喜得大法,每天到炼功点去学法炼功,因为活忙,有时晚上抽空学点法,修大法两个月后,眩晕症、结肠炎奇迹般好了,静脉曲张那个包也小了,零五年,静脉曲张彻底根除。

修炼十几年了,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我真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现在七十一岁了,身体棒棒的,年轻的时候也没这个身板。丈夫和孩子们都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都积极支持我学大法。

我用我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都是真实的,这么多病不治而愈,就说明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修大法不仅能使人达到身体健康,还能使人类道德回升,他是一部高德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个人自述,同修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