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奸不可混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九评共产党》一书中列举了大量事实来说明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我认为这个说法十分准确,下面说把我的见闻如实写出来,证实共产党是邪教。以下所写的地名和人名及姓氏都是真实的,但为了他人安全,有的人只能说姓而不能写名,请读者谅解。

一、强霸地主和资本家的妻女

在八十年代,我在他乡遇见了二十多年前的老邻居,他姓张,论辈分我得叫他五爷,正赶上他的内弟从台湾给我五爷邮来了钱,我问我五奶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您有个弟弟呀?就这一句话引起了我五奶奶一段十分伤心的回忆。

她说:“那是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我家是地主,我父亲是独子(单传),到我们这辈我弟弟也是单传,爷爷为保住香火后代,就带着我的弟弟随同我姑姑一同去了台湾。把我们姐妹三人和父亲留在中国大陆(母亲已去世),那时我初中将要毕业,共产党不但把我们的财产分光,而且把我们父女四人都抓起来了,当时看管我们的是农民会的一个小伙子,他表现的很善良,也很同情我们,他见没外人的时候,就对我说,如果你能答应嫁给我,今天晚上我就想办法把你父亲放走。在那个年代里有多少地主和资本家被活活打死或被枪毙的。要是能把我父亲放走,那就等于放了我父亲的一条生路。我说行,只要你能把我父亲平安的放走,我可以嫁给你。当天晚上他真的就把我父亲放走了,然后我也和这位小伙子结婚了,结婚后我才知道,我父亲被小伙子放走后,并没有逃出去,而是被一群人活活的用乱棒子打死了。一年以后我生下一个男娃,在男娃三周岁左右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真实的、可怕的、又可恨的消息,那就是放走我父亲的小伙子(我丈夫),在放走我父亲之前到农民会去告的密,说我父亲今晚要逃走。此时我才明白原来我的杀父仇人却是我的丈夫(其实是共产党),当时我真觉的天都塌下来了,我想杀了他,可我弱女子办不到,我想自杀又舍不得那幼小的生命,虽然这些路都走不通,我也不能和这个杀父的仇人在一起生活了,带上孩子直奔东北而去。所以就来到了那个穷山沟,嫁给了你五爷。”

我五奶说到此处早已泪流满面,五奶又接着说:“按照我那个年代所受到的教育来讲,作为一个女人,丈夫再穷,再不好,也不能弃夫而另选。所以你五爷脾气再不好,我都是和他一心过日子,而和那个杀父的仇人我不能。就因为这些事情,所以从那以后我也不敢提起我姑姑和弟弟,如果在文化大革命会给我定个通敌的罪名来,自从开放以来,弟弟惦念我们,想尽了许多办法找到了我的地址,才把钱邮过来。”

是啊!在那个年代里有多少地主和资本家被活活的打死,而他们的妻女被共产党人强行霸占,据我所知大连有,沈阳有,其它地区也有,就不一一详述了。因为那时共产党是个穷光蛋,所以才强行霸占富人的妻女。现在好了,现在再也没有共产党人霸占富人的妻女的现象了,因为是现在共产党人的钱比过去的地主和资本家都多了,权也大了,养小姘,包二奶,钱都花不完,因为大陆老百姓穷人也多了,所以卖身的女人也就多了,大官养个百八十个都没问题,小官也能养得起十几个,这些事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里就不详述了。

二、共产党教人做强盗

共产党在土改期间,斗争地主,分地主的财产时,有善良的人不忍心不劳而获,平白无故的要别人的东西,分完后又偷偷的送回去。这事要叫共产党知道了那可坏了,说小了是立场不稳,批评教育,说大了那就是阶级斗争和阶级路线的大问题,弄不好就和地主一起挨批斗。共产党叫你做强盗你不做就不行。

有人说土改时期是那样的,土改以后就没这种事了,您错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到处提倡打砸抢,说什么造反有理,看好的东西就抢为己有,看不顺眼的就砸烂,还说什么就是要砸烂这个旧世界。根据专家估算说文化大革命所损坏的文物的价值可够中国大陆人民生活30年到50年,相当于日本侵略者和八国联军给中国造成的损失价值的总和。

我还举一真实的例子吧,在我的老家有一口寺庙的大钟(青铜的),音质相当好,击之一下可闻于20多华里(半径),在一九六四年的秋末冬初的时候,学校失火。连续敲此大钟,十里八村的人相继赶来能有几百人,不一会儿就把火扑灭了,可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这口珍贵的大钟也没逃过中共的黑手,被砸的粉碎。

有的人又说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确实那样,但文化大革命以后这样的事情可真的没有了,您又错了,请您看看共产党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随便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不出示任何证据,随便拿走钱和物,不给扣押清单,没有责任人签名,这不是土匪是什么?还有更严重的,河北省警察强奸女大法学员,辽宁省把18名女大法学员扒光衣服推到男牢房中,还有比抢夺财物和强奸更严重的盗窃呢!中共的许多政法系统和医院勾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中获利,以上所述例子,请您打开明慧网,那时有许多实例披露。

总而言之,共产党是常有理,当它去抢地主资本家的财产时那不叫强盗,那叫拿回他们剥削的那份,说是要平均分配,集体所有,可就这集体的东西,二十年后就又都成为共产党大小官员的合法的私有财产,到此共产党的官员还不满足,还利用房改,医改,高学费和各种税收来搜刮老百姓,请大家看一看今天的共产党与过去的地主资本家到底谁是坑害老百姓最严重的剥削者?

三、共产党教人说假话 不许说真话

共产党历来就喜欢说假话,篡改历史,搞的历次运动都是劳民伤财,干多少坏事回头都说我党“一贯光明伟大正确”。你要说不好就不行,例如:辽宁省一山区,有一位农民叫宋殿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生产队分的口粮不够吃,就得花钱去公社(乡)去买返销粮,在山路上背粮背累了,在山岗上遇见一个放羊的人说:还是刘少奇好啊,刘少奇允许种小开荒,哪能今天花着钱还得挨这累,就因为这一句话,他就成了现行反革命,挨个村子批斗。

还有一位多次为共产党立过战功的军人,身上多处受过伤,他叫陈德礼,就因为唱社会主义好的歌时,他说了一句:社会主义好,喝不着豆腐脑(每人每年二斤黄豆:酱豆一斤和油豆一斤),也是因为这一句话斗的死去活来的,以上两个人挨批斗时是我亲眼所见。在修水库的民工中有一位我不知姓名的人,就因为说了一句“瞎电灯(停电),聋电话,墙上挂个大哑吧(喇叭)。”差一点把他给批斗死了。

有人说了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以后没有这种事了,特别现在更是言论自由了,现在仍然如此,列举两例(为了安全不写名),有一位姓郭的女孩子双侧股骨头坏死,她是家中的老丫头,父母及哥姐为给她治病付出许多钱财,去了许多有名的大医院,最后医院告诉家人说:此病叫做不死的癌症。可是郭女士学炼了法轮功以后,在第104天的那天,她在睡梦中,看见李洪志师父身穿白衣服,亲自为她做手术,旁边有四个人是护士的打扮,给李洪志师父递工具,师父告诉郭女士说:你不用怕不会疼的,手术结束后,师父还说了一句话,你要好好修炼呀,我马上要出国去悉尼了。当时她全家人都热泪盈眶,感恩大法与大法师父,然后郭女士又找其他法轮功学员去问说世界上有悉尼吗?同修说有啊,随后不长时间李洪志师父在悉尼的讲法就发表了。此郭女士修炼前后的情况我都知道。可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公安局多次去郭女士的家,禁止她炼法轮功,她哭着对警察说:我的病真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这是千真万确的。警察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可是共产党江泽民说不让炼,你就不能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必须说是在医院治好的,郭女士问那得说在哪个医院治好的,警察说:说哪个医院治好的都行,就是不能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另一件事是密山市有位姓艾的法轮功学员,是个扫大街的,家庭生活很困难,在二零零六年的夏季两次捡到人民币,分别是一千五百元和一千六百元,设法找到失主,归还失主。这件事被密山市电视台知道了,来了几个人采访这位法轮功学员,问他为什么捡到钱要交还失主?他告诉记者说: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凡是修炼法轮功的都能这么做。采访的人一听就火了,说你怎么说都行,就是不能提你是炼法轮功的,你提炼法轮功的就不能给你上电视。老艾说我如果要不炼法轮功的时候捡到多少钱都不会还给失主的。请大家看看中共的媒体说的话能有几句是真的,上面说的这两个人我都亲眼见到过本人,并且知道他们的姓名。

四、共产党惯用挑动群众斗群众 破坏家庭

共产党破坏家庭和睦,从夺取政权以来没停止过,当它斗地主资本家时,安排其子女喊口号,到文化大革命时就更严重了,说是要划清界线,就挑动家人揭发批判自己的亲人,所以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夫妻成仇,父子反目,母女揭发的大有人在,致使许多原本和睦的家庭,因为中共的运动而破碎了,大大的破坏了人伦道德。共产党以前是这样干的,现在也仍然这样干着。比如现在你是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如果你坚持信仰,共产党可能就对你的家人下手,我地有一位姓高的小伙子,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四年的时候就被农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逼迫学校把他品学兼优的女儿从学校撵回家去了,当时有一名老师都哭了。请看明慧网此类诸多。

还是用事实来说话吧,有一位姓吕的农民老乡,他说:在他年轻的时候,有一次一群国民党士兵抢夺农民的东西,弄的老百姓都恨国民党,这位吕姓的农民却告诉我一个秘密说:他当时认准国民党抢夺中的一个人,过了不长时间这个人又以“八路军”的身份出现了,去到一户农民家买黄烟,农民说我们不卖留着自己吸的,这个八路有点发火了说:我们八路讲“三大纪律”,给你钱你还不卖,就象国民党抢你们的你们就好受了,说着话把钱扔到炕上,就把黄烟强行拿走了,这位吕姓的农民接着说,上次国民党的抢劫是八路军扮演的呢?还是那位买烟人原本就是国民党的士兵,后来又投靠了八路军呢?我们不敢枉断,请读者自己分析吧。

在我的故乡有一位很老实的农民,他叫赵德民,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共产党搞一次运动,叫做帮助干部走正路,选出农民代表给干部提意见,赵德民是代表之一,很多人不敢提意见,后来决定每个代表必须至少提一条意见,越多越好,不提不让回家。赵德民一想不提意见看来是不行了,那就提一条最轻的吧,混过去算了,他说我们的队长哪都挺好,没有错误,只有一个小毛病,走到谁家饭好了让一记他就吃了。这个会议开完了,共产党把谁提的意见都返给了干部本人,从此这位赵德民就因为这第一条小小的意见就受这位队长欺负许多年,以后生产队开会赵德民再也不发言了。他亲口对我说:我就怕得罪了队长,才挑一件最轻的意见提了,结果还吃了这么大个亏。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共产党为杀死大学生而找借口,就弄来一些破军车,命令一部份士兵脱去军装,执行烧军车的任务,又命令另一部份士兵去阻止烧军车,制造互相残杀,而嫁祸于学生“暴乱”的罪名,然后大开杀戒,可怜的中国老百姓和那些无知的士兵,都是因为听信共产党的话而断送了自己的小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共产党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始终没能达到文化大革命和一九八九年杀害大学生的那样力度,所以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共产党的故伎重演,江泽民自导自演了天安门自焚案。结果演的破绽百出,塑料瓶子烧不化,警察背着灭火器来巡逻(三分钟内弄到20多灭火器),喉管割开还能唱歌,身体烧伤包扎治疗等等许多违背常理的漏洞。国际组织把此案定为十大造假案之一,称为政府恐怖行为,虽然是明显的造假还真欺骗了许多糊涂的老百姓。中国的老百姓啊我们应该清醒了,共产党这个外来的邪灵,危害我中华六十多年,你反对它它害死你,你拥护它它拉着你陪它死,唯一的办法就是脱离它,退出党团队一切组织,永远不再受它的任何欺骗。

五、共产党教人腐败

辽宁省辽阳县甜水公社(乡),社长姓协(音),协社长与其它单位办事就实行请客送礼,在公社中有一位叫荣振福的官员比较耿直,一直反对社长的这种腐败的行为,社长对荣振福也很反感。有一天社长的秘书对社长说:咱们可以把荣振福转化过来,然后这般如此的说了一遍,社长说太好了,你就把这个事办好吧,大约是一九七零年左右的一个秋天,社长对荣振福说:老荣啊,该买冬天的取暖煤了,弓长岭铁矿是我们的关系单位,你带上两个人去辛苦一趟吧。荣振福说好吧,就带上社长的秘书和另一个人来到弓长岭铁矿。老荣就找山神,求土地,都是推三阻四的,跑了一圈什么事也没办成。秘书对荣振福说:老荣啊,你初次出来办事就碰一鼻子灰,要是打道回府吧也有点没面子,事到如今我倒有个办法。荣振福说:什么办法快说。秘书说你别急,我说了恐怕你也不会同意的,因为你平时最反对的就是这一套。荣振福说你别卖官子了,快说吧。请他们吃饭,再送点礼物,这事准能办成。荣振福听了说:这个……这个,秘书接着说这个事不用你出面,你在某处指定地点等我,我把事情办好了咱们一起回去就行了。荣振福只好答应,秘书请完客送完礼,不但把煤买成了,而且弓长岭铁矿的汽车免费给送到甜水公社,从此荣振福真的被转化了,再也不阻拦请客送礼的事了。

六、共产党高官吃的是贡米

在黑龙江省宁安市,有一块用高额费用开垦的稻田地,那是真正的响水大米,它种植的方法是不施化肥,不打农药,它摆秧的秧盘是农家肥特制的秧盘,秧盘摆到稻田地里,稻子的根从秧盘的孔扎到土壤中,秧盘又可盖住杂草的生长,秧盘秋季腐烂后,仍有肥料的作用,加上农民的精耕细作,产出来的大米是真正绿色食品,此稻田地从春至秋一直有武警部队看守,产出的大米老百姓无论花多高价格也买不到一斤,全部运往北京供给中央高官,因此当地百姓称此大米为贡米。

如今的毒奶粉,地沟油,假烟,假酒。假货不管多到什么程度,危害多少老百姓,反正是危害不到共产党的官员,这也是中共邪教本质展现的一个方面。

七、我告诉“610”头子说共产党才是邪教

在二零零三年夏初的一天,街里正在修水泥路,有人喊我过来,我看是“610”头子叫我,我走过去问他什么事,他说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他说还那么好的功法呢,国家都把他定为邪教了,你就不能炼了。我听了这话就坐了下来,然后对“610”头子说:你要这么说话,我还真得和你说道说道,我问他正教和邪教是用什么标准来区分的,他没说出来,我又接着说,你不是共产党的决策者,只能算共产党的一份子,我呢也代表不了整个法轮功(因为我还有没修好的地方),只能算法轮功中一个修炼者,那我就说一说法轮功是怎样教人做人的。假如我今天买东西占人便宜了,当时没觉察到,回去就得找自己有利益之心。如果今天看哪个女人长的好看,多看了几眼,敢在众人面前曝光自己有色欲之心。凡是真正修炼法轮功的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是决不会沾边的。你们共产党人哪个能做到,不但做不到,你们做的许多事情你都不敢对你的妻子和母亲说出来,因为它不光彩,你们干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是正是邪,我们法轮功的光明正大是正是邪,这应该是一目了然了吧?所以我告诉你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呢,我说完话起身就走了,他在那呆呆的发愣,我走出一段路回头看他还发愣呢。不过这个“610”头子,后来明白真相了,也不干“610”头子了,据说还三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