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解开嫂子的心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我娘家嫂子从小就是一个很好强的人,小学入了队,十四岁参加农业劳动,十五、六岁入了团,后来又在十八岁入了邪党,已经有四十多年了,一直在做邪党党务工作。二零零五年,我开始讲三退,娘家、婆家二十多人都做了三退,只有我嫂子不让我提有关三退和法轮功的话题,一提她就马上堵住我:“你把自己保护好就行了,都進了三次劳教所了,你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当面讲不成,我就给她写信,寄真相资料,打电话,发短信,她就是不看、不听、不信。

我向内找自己,肯定是我自己没有学好法,没有做好,所以才没解开她的心结,对她有怨恨心,恨她以前对我母亲不孝,所以以后也就很少来往了。去年过年她带儿子来看我,正月初三,我们又在饭馆聚了一次,她提出来买房向我们姐弟借四十万元钱。我想,你不退将来死了谁还?她又拒绝我给她讲三退,我想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你爱退不退,我要不是学大法,我才不管你呢。

我忽然悟到了,这是怨恨哪!这颗心也得去掉。

我感到自己还是不够慈悲,别的人都救,何况嫂子又不是恶人,她只不过是被邪党的谎言灌输、欺骗的一个迷中的众生,她其实挺可怜的,三十几岁我哥就死了,她改嫁了,没几年又离婚了,自己一直守寡也不容易。心里没有了怨恨,只想有机会我还会帮她的,每天正念清她的场。

这一念一出,事情也真的来了。上个月她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家一趟,儿女说准是借钱的事。我说:“你大舅妈也确实不容易,人家有难处,咱们又有条件,帮她一把吧。”放下电话,我就请师父加持弟子,帮助我清除她背后的阻碍她听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与共产邪灵,让她把明白的一面展现出来。我一路不断的发着正念,把嫂子当作众生对待、慈悲对待她。

到了嫂子家,她对我说:“你俩个弟弟说好了借我三十万,你借我十万,我自己凑几万。没想到他俩给我来电话,一个说孩子要结婚,一个要换车,让我另想办法,我太寒心了,我以前当干部没少为他俩谋福利,没少帮他俩,他们不是没有钱,拆迁费每人都有一、二百万,却连十万都不愿意借给我,我没辙了,只好找你救我这一步,我知道你卖了一套楼房,手里有钱,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以前对你太不好了……”。我说:“没关系,不就是钱吗?那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你能嫁到我们家也不是一般的缘份,你也实在不容易。”她说你给我准备二、三十万,我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反正现在借钱实在难,好象怎么都六亲不认了!我说:“你也别为难了,没处借就别借了,我全借给你。”“那我给你打欠条,利息按国家银行记。”我说:“我也不在乎那点钱,……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嫂子好感动。说完话我想起身走了,她按住我说:“别着急,吃完饭走吧,我跟你说实话,我手下管着四、五十个党员,等明年我就任职合同到期,就不干了。有什么话明年再说吧。”我一听,这不是她把话题转过来了嘛?我没想乘她借钱我给她三退当交换条件,让她心里不理解,现在正好她求救了,那我就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吧。

我说别等了,你已经错过七、八年的时间了,你知道明年会有什么事吗?谁也预料不到的,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和藏字石的事情吗?她说不知道。我说天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咱们老百姓不就图个平平安安吗?你退出了抹去了它给你打在手上和额头上的印记,你的命都能保住了。她说,那你对谁都别说,我凑合每月要挣下两千多元钱,共产党要是知道我不就挣不到钱了吗?我知道她不敢退是对共产党的恐惧和对利益的担心。我说,也不是让你去跟恶党公开说,你现在点头同意了,三尺头上有神灵,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就叫老王退了吧。她还是担心被恶党查到不好办。我说姓王的多了,现在中国有一亿多人已经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共产邪党的日子不会长久了,它的根都烂了,就等时辰一到,它立即完蛋。嫂子说,那好吧,就姓我妈的姓,叫叶子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