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被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的见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我是重庆江北区上段的法轮功学员,我在三次被非法劳教期间,不知是什么缘份,三次与长安公司,家住江北大石坝区的法轮功学员喻群芳相遇。她大概年龄在六十岁出头。我们一起被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二零零零年八月第一次相遇,我与她是同一天从不同的地方被绑架来到女子劳教所。

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叫许×芬,在那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每天长达十二小时的奴役,完不成规定的任务还要被体罚,暴晒太阳,还要被非法延长奴役劳教时间。由于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修炼,许队长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相,我们都不愿意看,有的反方向坐着,有的抗议;喻群芳、余秀容、简平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就在地上打坐。被包夹拖、打、踢,拉到队长办公室,被艾队长把她们非法戴手铐,铐在办公室的过道窗子上。喻群芳和简平联被铐在一起,简平被铐的很紧,大概半个小时就出现了脸色惨白,嘴唇发紫,喻群芳赶快喊:简平昏过去了,艾队长和包夹慢慢的走过来,才把喻群芳和简平的手铐松了一点,就这样,喻群芳、简平、余秀容等人,被上手铐二十天,三十天不等。

喻群芳被铐二十天。在这二十天里,早上六点起床,不让洗漱,白天她们几人被铐在办公室过道的窗子上,晚上十一点回到舍房,双手铐在床沿的铁栏杆上。半夜要小便,喻群芳申请值班人员,队长不同意解手铐,小便憋得下身发胀,(没炼功前,她有严重的膀胱炎,经常出现尿频,五分钟、十分钟就要小便一次),在这种迫害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第二天晚上睡觉前,我看见她在床的脚那一头放一个小盆子,半夜小便时用脚把小盆夹过来,由于双手被铐在床沿的铁栏杆上,她只有用嘴和脚把被子掀开,蹲在床上,用手把内裤挪开一点,经常都尿一些在床上或裤子上。

我每天被强制劳役至深夜二点才回到宿舍,开始她还叫我帮她,后来她不忍心我每天这么晚才睡,就不再叫我,一个人慢慢整理。有一天,气温下降(已是十一月底),寒风刺骨,吸毒包夹邓××还有意把门打开,窗子全部打开,寒风使喻群芳全身冰凉,她要求加衣服,包夹不但不同意,还有意延长上厕所时间。包夹自己在床上盖起被子,抽着烟。中午吃饭,解手铐时,喻群芳双手发抖,牙齿上下不停的磕动,饭也吃不进嘴里,一半掉在地上,手就更不听使唤了,完全麻木了,成了紫色。一年的非法劳教,由于她不转化,又被非法延长四个月。

二零零二年非典期间,我被当地六一零非法劳教二年,看见喻群芳已在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个月了,我们又被非法关押在一起。大队长是苑春梅,一层楼是一个中队,共三个中队,每一个中队有一个中队长。有两个中队每月要清洁检查一次,搞所谓的:“流动红旗竞赛”活动。在检查期间不准上厕所,清洁检查完了,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钟了,早上七点上了厕所就不能再小便了。我看见喻群芳申请了几次都不同意让她小便。她就在那儿自言自语的说:你不让我去厕所解,我就只有解在塑料袋里。”就这一句话,被恶人告状到中队长王晋那儿去了。从此以后,不准她平时中途上厕所,要上厕所必须签“大值日”。(就是每天打扫公用的清洁卫生,这是一种体罚迫害的手段)就这样,她每天要签三个大值日,一月就是九十个。成了全女子劳教所上厕所签大值日的典型。以前没有这样的人破例。

我们主动找王晋谈她身体的具体情况,她也主动找王晋反映情况,申请多卖几张洗脸巾当尿布使用,就不再申请上厕所了。王晋中队长不同意,还刁难的说,“我又不是不同意你上厕所,你签了大值日就可以上厕所了。”同修都为她抱不平,她看见这么多人为她伸张正义,难受和感动的眼泪汇在一起,不停的流,王晋却说,“喻群芳在用眼泪来威胁我。”

又一次在奴役包糖时,她申请几次上厕所都不行,值班人员说:“没有队长同意不能去。”我看见她难受到了极点,突然她大声喊“我要上厕所”,话一出口,她边哭边质问:为什么不准上厕所?这哭声,喊声,质问声惊动了整个奴役场所,问题才得到解决。后来她告诉我,整个下半身坠胀,蹲着四五分钟解不出来。没想到代文娟队长却说,“值班劳教不同意上厕所没错,大家不要再议论了,抓紧时间包糖。”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我第三次被当地六一零迫害,非法劳教二年,八月八日,奥运会那天,喻群芳又被第三次非法劳教,在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的名字叫舒畅。开始每天所谓整训,军姿,正座,下蹲,强行洗脑,强制背二十三号令,写思想汇报,不准接见,不准洗漱,不准洗澡,减少睡觉时间,从而达到精神上整垮,肉体上折磨,违心的转化这种目的。

每天必须完成包糖的任务,完不成任务取消每月接见日,罚分延教、罚大小值日,晚上奴役后,还要体罚一个星期军姿整训,晚上十一点才能回到舍房,写检查,为什么完不成任务等等。从而造成精神紧张,心跳加速,满头白发。那时,不同年龄任务也不一样,我是每天六十四斤,喻群芳是五十六斤,那完全是一种超负荷的机械式程序,手不停的交换动作,连上厕所她都在包糖。一天奴役下来,双手指痛得十指连心,手指伸直了不能自然握拳,手握拳后又不能自然伸直。二年的奴役迫害,我看见她的大手指、食指变形,指骨往一边凸,大拇指变成弧形,两只脚经常肿,呈现紫块,臀部两边成黑色的鸡眼状,眼睛视力下降等等。平时如果有一点不满队长,值班劳教的心意,就会遭到长时间暴晒太阳,下蹲,军姿等体罚,这些都成了家常便饭,这就是女子劳教所所谓的人性化管理。

三次非法劳教,我俩被关押时间有五年零三、四个月,使我们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喻群芳的家庭被破裂,亲人们受到极大的伤害,痛苦,我俩也只是其中的二个例子。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迫害。千万个家庭都在煎熬中、痛苦中生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中共邪党坏事做尽,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那些还存有一点良知的执法人员,赶快明白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也是在善待你自己,给你们的亲人、后代留一条好的出路。中共气数已尽,多行不义必自毙。别为中共邪党陪葬,赶快声明退出中共邪党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组织,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对你们的真诚劝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