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十九日~二十一日,中共唐山市丰润区区委、政法委、公安局、六一零派武警到小八里洗脑班(所谓的“转化学校”)进行“军训”,说白了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把洗脑班的人员训练成十足的恶魔,他们打人的手段极其残忍:

恶徒让法轮功学员两手举着砖高过头顶跑,紧接着是一只手平端着三块砖站着,眼睛都不准眨一下,武警手拿着竹竿站在法轮功学员的面前,并扬言说谁要眨一下眼就打谁。然后让法轮功学员双腿蹲着走鸭子步,双手背后跳跃。让法轮功学员跑步,在跑步的过程中,武警们手举粗竹竿、拿着桃木棍子打,用竹竿掸眼睛、用棒子猛劲打法轮功学员,竹竿被打断,棒子被打折,之后用折断的一头直捅法轮功学员前胸,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连出气都困难,浑身黑紫象黑布一样。打完之后又挨个把法轮功学员叫到一个小黑屋问炼不炼,说炼那就是又一阵拳打脚踢,双手左右开弓打法轮功学员的脸,被打的眼冒金星,脸都变形,有的看不出本人的面目,真是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恶徒连盲人也不放过,冬天把两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个大水泥柱子上冻一夜,武警还打他们。还强迫另两位法轮功学员搂着大树铐着,天下着小雪,恶人在后面打,桃木棒子打折了,又捡起来扎法轮功学员。恶警王立华用在部队训练成的手段搓法轮功学员的腿,还说,让你骨头不疼肉疼,这个法轮功学员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军训时一个武警会气功,威胁说;“我一拳就让你出血”,说着就照着一个女法轮功学员的胸口一拳打去,当时就眼睛翻白,嘴角流血,一跟头栽在地上。

恶徒对男法轮功学员更残忍,强迫一位法轮功学员举汽车轱辘上的铁瓦过头顶,上面还压上几块砖,让他跑步,跑慢了恶人就用脚踹,还用一个三十多公分长的铁棒子打。另外还把大法弟子四肢抬起象砸坑一样墩上墩下,连续几天的折磨,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打的几天起不了床,脱不了衣服和鞋袜。法轮功学员被害成这样,他们还嘲讽地说:一个个好象做了绝育了。

残酷的军训熬过去了,魔窟里的迫害从未间断过。三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光脚站在水泥板上曝晒,晚上穿短裤背心喂蚊子,三九天用冷水把法轮功学员从头到脚淋湿,淋透。北风呼啸大雪盖地,强迫法轮功学员不准穿棉衣手扶墙冻着。丰润镇政法委书记王志存还说:把女法轮功学员衣服剥光扔到男监狱里去。

洗脑班副校长石爱成,象恶魔一样折磨法轮功学员,用烧红了的炉钩子烫、用绳子勒脖子、用脚踢肚子。把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双手倒背,用绳子捆住挂在椅子背上,把两脚抄起来猛踩,惨叫声不断。把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用绳子绕住脖子,用木棍绞,直到窒息。然后用三接头皮鞋往脸上踢,象踢沙袋一样。随后又将他拉到小黑屋,双手铐在暖气管上,恶徒用准备好的大镐柄往他身上猛打,把皮袄都打出大三角口子。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又被送进看守所遭受酷刑,和狗关在一起。

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因进京证法,十冬腊月寒风刺骨,夜里两个人被铐在一起,扒光衣服,只穿三角裤衩在外面站了一夜。还把一位七旬老妇腰蹾折,往她身上注射不明药物,老人被迫害的不能自理也不放她回家。

还有一次,邪恶之徒把几位法轮功学员哄骗到小陈庄集贸市场,到那一看才知道是开劳教大会,这几个法轮功学员是陪绑的,让他们都站在一个排椅上,两个恶人扭住一个法轮功学员,会场下面赶集的人山人海,这个场面好似文革再现。邪恶架起录像机,当宣布三位法轮功学员劳教时,法轮功学员们异口同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口号声,震慑了邪恶,他们录像没录成,宣判会草草收兵,又气急败坏,当场揪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发,抓住衣领,象揪犯人一样把法轮功学员抓回小八里黑窝,站在阴冷的院子里。气急败坏的石爱成大打出手,搧每个法轮功学员大嘴巴子,有的被打的嘴直冒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采取绝食方式反迫害,恶徒就用暴力手段灌食。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每天都担心亲人被迫害,来人看望时却被拒之门外。有一次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发烧,想看看爸爸,恶徒不让见,可怜的孩子眼巴巴隔着门缝喊了几声爸爸,哭着回家了。一个女孩踩着大雪走了几里路来看妈妈,说了半天好话,还被恶徒威胁,在大门外站了好久,只好踩着大雪又回去了,恶徒回头还说法轮功学员心狠。有的亲人夜间来探视,被恶人发现,不但不让见还拳脚相加,打的浑身紫烂青,然后又被扔到玉米地里。还有一个家属来看望亲人,不但不让见,还把这个法轮功学员打的满地翻滚连声喊叫,然后恶人打电话叫公安局的人把他拉到公安局进行迫害。

以上只是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有:
历任原八里庄洗脑班所谓的“转化学校”校长:林秀华(已退),王利民(现在丰润镇)
副校长:(石爱成已遭报死亡)、谷友静(退休)、刘永工作人员: 周秋生(公安林荫路派出所副所长)、郑春生(丰润镇)、孟雅飞、王立华、吴春会、梁宇双、杨淑云、李继军(白官屯镇)、小崔(丰润镇)张姓(男,三十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