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意中修心性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一对本家哥嫂,嫂子是同修,哥哥以前学,现在做生意,带学不学了。他们在市里代理一家公司的品牌机器,负责销售安装。当时我刚从公司辞职,想找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于是在他们的带动下,也走上做生意的路,从他们那儿進货,也就是做他的二级代理,负责开发区区域内的经销。

开始先找地点,原先区里的市场没有摊位,都满了,以前他们去过两次,根本進不去。当我们找到市场管理部时,正好有一家退出不干了。地点虽然在最后排,但正好方便讲真相

万事开头难。开始经验不足,再加上同修给我的全是高价位的机器,少于三千元的机器根本没有,大陆的生活水平不高,顾客一听价钱就走了,当时心态也不稳,老着急卖货,越着急越卖不出去,因为不懂吧,顾客提出的问题也回答不上来,一个同行告诉我:如果没有三千元以下的机器,你在这儿呆不了。于是我开始向哥嫂尽力争取,哥哥却总是说我不会卖,还说这几款机器都是市里最好卖的。而事后我才知道,他们刚开始给我总共三万元的机器全是库里积压的,库里也有便宜的,他们留给自己卖。我心里气的够呛,但是一想:修炼人不是有师父在管吗?既然我要在这里救度众生,就一定会有适合救度众生的机型。不久随着我心态的转变,我的局面渐渐打开了。

有的同修对做生意感到为难,怕赔钱。我就在想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一切都应该是最好的,怎么会赔钱呢?由于我有纯净的一念,所以在机器价格高、不会卖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一个月是赔钱的。这对常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一个同修做生意前三件事做的很好,做生意后法学的少,遇事不用法衡量,三件事懈怠了。我劝过她,她说:“等我生意走上正轨了,我再做三件事。”因为没把法摆在第一位。结果总是麻烦不断,焦头烂额的。

师父说:“有的人想:我病好了,我就修炼。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转法轮》)按照师父的法理,借鉴同修的教训,我一直把法放在第一位,修心放在第一位,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提高心性,生意反而做的很好。在卖机器的过程中,因为和善的语气、加上救度众生的心态、公道的价格,我们跟每个顾客都能成为好朋友,再讲真相没有不“三退”的。在经济不景气的今天,用常人来说:这就是奇迹!

局面刚刚打开,跟常人的摩擦就接踵而来。这里的人际关系很复杂,互相之间为了利益勾心斗角,卖货时抢客人,总共几个人分成了两帮。前面有一个大姐,我没来以前她卖的最好,做人却很糟糕,所有人都不跟她说话,因为她太能抢,为了利益根本不顾别人。因为我卖的好,她少卖很多,就老跟我过不去。有一次客人嫌她家贵,到我家刚谈好价钱,她却打发别人偷偷把客人叫回她家,便宜卖给客户了。我对这种做生意的行为感到不齿,就找到市场管理部。部长批评了她的行为,并且要罚款,我说:“不必了,知道错就行了,不失不得,该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抢走了也得从别的地方还给我。”刚说完就从她家走出来两个顾客,来买我家的。

还有一次一位顾客从我家订完机器,手里拿着我开的货票,走到她摊位前,她又叫進去。客户走以后,我问她都买我家了,你干嘛还叫進去呢?谁知她一下爆发了,发疯似的破口大骂,好多人都在看着。部长看我每次都不生气,笑呵呵的说:“你怎么与众不同呢?是不是有什么信仰?”我告诉她我是学法轮功的,她说:“真善忍真好,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就找我。”连科长也说:“如果市场业户都象你这样,我就好管理了。”那个大姐经过这几次之后,她的无理收敛了许多。

有时候那个大姐卖的好,我的妒嫉心就起来了,可是越妒嫉,她卖的越好。我还愤愤不平:她人品这么不好,还卖的那么好,太不公平了。一度我瞧不起她:那么大岁数,跑起来追客户还挺快,也不怕摔着。卖的那么好,跟我们这些业户争什么呀?连几元钱的配件也抢,真不象话。自然也就不愿搭理她,背后还议论她。因为没悟到这些恰恰是自己应该修去的人心和观念,所以她也不和我说话,背后还给我造谣,所有人都不理我。通过不断学法向内找,我逐渐找到自己的不足,把她们的表现当作自己的一面镜子,用法来衡量,反观自己,当我的心性不断提高,渐渐周围环境融洽了。她也变了,不再象以前那样抢了。别的业户也都说自从你来以后她改变了很多,市场整个环境全改变了,互相之间说话了,来了客户谁也不去追着抢了,该买谁的就买谁的。

我悟到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而我每天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学法讲真相。一切都顺其自然,该来的总会来的。有时候客户明明要买我家的,突然改变主意去买别人的,我也不动心:修炼人有师父在管着呢!几天后才知道那家根本安装不了。

也有和同修间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一次我上了四台机器,嫂子告诉我進货价每台一千五百八十元。过了段时间卖完后她却说:底价错了,是一千八百五十元,你得补给我。我想师父说过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再说修炼人在一起证实法是最主要的,不能为利益发生争斗。于是在丈夫的反对下,还是把差价补给她了,补完后等于根本没挣钱。谁知几个月后,我又上了十台机器,卖完后她又来电话,价钱又错了,又要补钱。我一听就不乐意了:上货时不告诉我,我都卖完了你来要钱了。我是学大法的你找我要,如果是常人,你能三番五次的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叫别人补款吗?谁能给你呀?太不象话了!你们的失误怎么能叫我承担呢?而且这样将导致我又不挣钱。把我气的够呛。

但是我又该怎样处理这件事呢?虽然是她同修,但我不管同修心性如何,在一起证实法就是我的责任,怎样做才能符合法对自己的要求呢?回家学法后心里平静了,早上不是奇迹般的卖了一台吗?师父什么都给我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是笑呵呵的,我告诉同修:因为你的失误我也没挣到钱,我只能给你补三分之二,而且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公司账目管理再出现错误,我不会再管的。

给嫂子卖货的还有一个同修,跟嫂子间也因为账目问题发生了矛盾,打电话跟我发牢骚。我就劝她:我们走在一起就有在一起救度众生的责任,怎么样在其中放下对自我的执着,放下人的观念,修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个人的得失并不重要,关键是互相之间争个你对我对、为利益争斗的那颗心去没去才是最重要的,过程中我们都放下了人心才是师父要的。如果我们连自己的这点名利都放不下,怎么去救度众生?怎么给将来人留下可以参照的路?又有什么资格做一个主掌宇宙大穹的王?因为注重向内修自己,所以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至今配合的很好。

虽说开发区的代理权是给我的,但他们有时也过来卖,跟我争客户。一天早晨有几个人来看机器,是酒店的。问完价钱就走了,下午哥哥打电话来说:有个客户不是开发区的,如果上你那儿去,你给我扛扛价。明知道他在撒谎,跟我抢客户还要我帮忙,真的我不好说他啥了。明知道是因为修炼才出现的,心里还不是那么太坦然。也许是没彻底放下人心的原因,紧接着又发生一件事。哥哥又告诉我一个客户的电话让我打过去,原来是下午刚来过看机器的。客户回家上网查询,就把电话打到他那儿去了。第二天早上客户来了却到别家看机器了。我平静一下自己的心,该来的总会来的。一会儿他進来了,对我说哥哥说开发区没有代理,让他到市里看看,而且把价钱压的很低。因为感觉你们内部都不团结,他想买别的品牌了。我有点无奈,但我还是笑嘻嘻的,最后他还是决定买我家的。我悟到常人为了个人利益,可以出现两个人的争斗,而无论何时何地神都是不会被利益心带动的,不会为利益迷失自己的。

别看我对常人对同修我能把握住,有时候能宽容大度。可是在家里就不行了,跟丈夫老是心性关过不去。丈夫是个特别爱干净,遇事却不动大脑思考,点火就着,脾气特大的人,但他心地很善良,也给师父法像上香,但我一发脾气时他就不上香了。因为爱干净,家里、车里有一点脏都不行,什么都不顺心,张嘴就埋怨,还嘴就骂人,老看孩子不顺眼,一吃饭时就骂,孩子经常吃饭时眼泪含在眼圈里。安装机器稍不顺心就打电话骂我。知道修炼人守心性,也体谅他不容易,能忍就忍,但有时他实在太不象话了,一天能骂你八、九遍,说话特难听,你说东他说西,老是跟你扭劲。气不过我就开始跟他吵,一次两次,越吵越凶,气的打电话找婆婆哭诉。婆婆了解我的性格,知道自己儿子倔,每次总是向着我,说儿子的不是,给儿子讲道理。丈夫孝顺,每次都能好几天,过后再犯。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也觉的自己在一张无形的网中走不出来。

有一天一个小男孩走到我面前,突然张口说话:“就知道告状、吹喇叭。”当时我就笑了,这不是在说我吗?从此我再不找婆婆,也很少掉眼泪了。

身边两位女同修,一位女同修的姥爷总是打骂她,出去说她坏话,怎么侍候都不顺心,同修经常泪涟涟的,怨姥爷脾气不好。这样维持了好几年,直到她真的觉得姥爷很可怜、对姥爷所做的一切无怨无恨的时候,姥爷走了;另一位女同修也总是怨丈夫脾气不好,两人打了一辈子,针锋相对,丈夫有时打她耳光。直到几个月前丈夫突发脑溢血,现在成了植物人,同修把房子卖了还债,搬到了儿子家。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说以前自己根本就没修,希望我珍惜修炼的机缘,否则后悔就晚了。

通过学法,再看看同修走过的路,我意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原因,就是在家庭问题上没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看问题,丈夫背后是有邪恶因素操控的,因为自己有人心,就不愿听他说不好听的心,一说就炸,尤其是说孩子时就更不愿听了,情没放下哪来的慈悲?老是用人的理看问题,总想去改变别人而没想到改变自己,这些人心不去掉,不仅丈夫受干扰,自己也总是突破不了。当我找到这些人心,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后,丈夫再说什么不动心了,于是家庭环境变好了,他也不再动不动发脾气了 。

虽然我现在走出了家庭的困扰,但这个过程却用了我一年半的时间。这一年半的时间有辛酸、有委屈、有迷茫、有付出也有收获,凭着对师父的正信,这一年半的时间我走出了一条修炼人做生意证实法的路而且更成熟,更稳重,不仅走出了对个人名利情的执着,同时也救度了与我结缘的众生。

虽然大陆的迫害还在继续,恐怖的环境依然存在,不时的对救度众生的修炼人产生一些干扰,但对真正的修炼人来说它真的什么也不是。

写到这儿才明白师父在讲法中提到这句话的涵义:“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