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我一九九六年七月喜得大法,今年六十七岁,也算老弟子了。可我从来也没有写过什么文章,这一次明慧网上同修文章启动了我的心,现在我也写一下这些年中的一些修炼体会,因文化低,写的不好,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绝处逢生

得法前我是一个最不幸的人,那时我就觉的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命太苦了,没有一样好事,身体多病,满身关节都是风湿性关节炎,就连下巴的挂钩都是关节炎。每当膝盖的关节炎一犯,下巴的关节炎也犯了,张不开嘴不能吃饭,就得用筷子把饭一粒一粒的往嘴里送、送到嗓子眼才能咽下去,吃顿饭得很长时间。更可怕的是一九八六年七月工作期间,我和几个同事去地区進货,回来的路上天下起了雨,在往货物上盖雨布时右眼被猛撞了一下,当时也没在意,直到十月份时眼睛痛得不行才想起来看医生,到医院一看医生说马上要穿孔了,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在出院时医生告诉我说,我的眼睛保持好了能维持十年,以后会失明。我当时那心里呀!病痛折磨不说,就是报销药费也是很难,每次报销药费都得挨领导的训。出院后视线就不行了,看东西哪怕盯着一分钟眼睛就痛得不行,看物体就象隔着一层膜一样模糊不清。班也不能上了,在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就提前退休了,那时我才四十三岁。

由于老伴工作调动,我就随他去了外地。一九九六年过年时,我和老伴从外地回来过年,我大女儿告诉我,老干部科有人学炼法轮功,功法很好,叫我去参加。可能是机缘未到,当时我想,我也不经常在家,过完年我还得走,学那么几天干啥,就没有学。一九九六年六月,老伴退二线了,我们就回家了,大女儿又和我提起学法轮功的事,而且一位老同事也和我说法轮功的事,我就动了心,当天晚上我就去了,到炼功点,正赶上放师父讲法录像第五讲。看完第五讲我觉的这个功法确实很好,等我把五、六、七、八、九讲看完后,奇迹出现了,我以前走路脚拉不起来,两条腿象灌了铅似的很沉,而且脚的筋很紧伸不开,走几步就累的不行。我家离炼功点少说也有两里多路,刚开始去的时候得走二十多分钟,看完九讲走七、八分钟就到了,脚下就象生了风一样,脚不沾地,腿也轻快了,脚也不紧了。

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刚开始看的时候,眼睛看不清,就戴上眼镜,一个月后戴眼镜还看不清了。我就问比我来的早的同修是怎么回事,同修告诉我说:师父管你了,让你把眼镜摘下来、不用戴了。我就不戴了,不戴眼镜反而看的更清楚了,字也大啦,每个字都鼓起来了,眼睛也不疼了,太神奇了!就五天的时间,我的病全好了,真是一身轻啊,别提有多好了,这都是大法师父给我 的,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说实在的,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懂得悟,就知道大法好,师父好。师父能看到我心里去,我心里想什么、想要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来的话,师父都能替我说出来。我真是就象打开了天窗心里一下子亮堂了,别提有多高兴、多幸福了,是我从来都没有的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打压开始了,当时我们这搞的很凶,我们在外边炼功时,公安局长就带着警察把我们围住,不让炼功,谁炼就抓谁,后来就关派出所不让回家。就是这样也没有动摇我的信念。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我们几个同修相约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五天后被绑架,遣送回当地,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出狱时让我签字,我就不签。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五年四月期间,我被邪恶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判刑三年。

刚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监狱时,狱警逼我写三书,我就不写,狱警就逼我蹲着,从早晨五点蹲到晚上十二点,狱警逼我写,我告诉他们说,我要写早就写了,就不会到这里来了,我都来了,还会写什么“三书”?再说了,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我不能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做伤天害理的事。第五天,我出现病态,发高烧三十八、九度,狱警以为我病了,就算了。

在集训队待了七天,把我转到三大队。一到三大队,大队长就找我谈话,我就给他讲真相,告诉她电视报纸上说的都是假的,是骗人的,只有你们警察才是最可怜的人,法轮功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无一害。二零零三年二月,我被转到医院的直属队,就是病队,我不想去,找大队长,我说我没病我不去,她说,叫你去你就去,别人想去还去不了哪。我想可能那里有我要做的事,就去了。

病队里法轮功学员多了,院长和狱警就开始弄“转化”,找人谈话、考试。院长和干事找我谈话时说,这个老师那个老师多了,你们的老师如何如何。我就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师父和常人的不一样,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叫我如何做一个人,使我真正懂得怎样做人了,所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接着我就跟她们讲我得法前后的变化,讲的院长流下了眼泪,起身走了,干事也没话说了,让我回监舍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找我谈话了。我就给院长和干事们写信,利用信和他们讲真相。写信时我觉的很得心应手,我才念几年书啊,我能很好的写信了,信写的很有说服力。那时我也不懂我哪来那么多的智慧,后来我明白了这些都是大法给的。

讲真相 救众生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出狱了,由于在监狱呆了三年没有学法,使我产生了不好的观念,出狱后不想在家待了,认为家人(常人)可能都对我有成见,瞧不起我,不如自己找房子到外面去住,远离他们。

找了一段时间没找到房子,我就到我大女儿家去住。看到同修们都在做三件事,我想,我为了修炼坐了三年牢,我不能白坐呀,我得从新开始,耽误的三年我得补回来。于是,我在大女儿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加大了学法力度。讲真相讲不好,我就发真相资料,别人发五十份,我发一百份或一百五十份。我们这地方偏远的地方没人去我都去。随着学法深入,慢慢的我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了,秋天就以买土豆、买秋菜的名义去讲真相,每天讲退的人数不一样,有时三个五个,有时十个八个的都有。有机会在公共汽车上讲,在火车站、火车上等地方都讲。

从二零一一年开始,我和一个比我大的老同修两人配合出去讲真相,讲真相时什么人都能遇到,个别人不但不信,还连骂带吼的。为了救人我们每天有走五六里路,有时走十几里路的。即使这样我觉的我还是做的不太好,最起码的缺少慈悲心,这是我该努力实修的。

再讲几例师父神奇看护的经历;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我突然连拉带吐,我住的是平房,开始还可以到外边去,二十分钟来一次,后来就几分钟一次,上外边就来不及了,最后啥也看不清站不起来了。当时我想,我这命是师父给的,师父叫我留、我就留,叫我走、我就走,我听师父的安排。想完了,我也不拉了。后来身体一点劲也没有,就睡着了,醒来一看已是早晨八点多了,赶紧起来点炉子吧,说啥也动不了了。这是一次。

还有一次,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晚上,因老伴住院,同修在我家帮我干活,同修看我很疲劳就让我先睡了,干完活同修帮我把门关好就走了。十二点发正念时,却怎么也起不来了,就象有人按着似的起不来,我就和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躺下,我得起来,我老伴还在医院住着哪。也不知怎么的我爬到了门口又迷糊过去了,在门口睡到凌晨二点多醒了,就觉的头被什么东西硌着,动了一下又迷糊过去了。又一会被冻醒了,当时气温在零下四十多度。我就给儿子媳妇打电话也打不通,后来我就给同修打电话,同修立即赶来帮我把炉子点着,我俩一交流情况才知道,我是煤气中毒了,当时她也感觉不得劲,只是她干完活回家的路上一见风就好了,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前一天的一天夜里,我同几个同修去挂条幅,把脚扭伤了,我仍坚持,后来为了不让其他同修分心,我就在半路上等同修,等同修挂完条幅我们才一起回家。回家一看脚骨折了,同修就帮我发正念,第二天又给我做饭、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一个星期我就能下地炼功了。

教训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因为自己的执着心太重,看到别人采蘑菇自己也想采,和别人约好时间一起去了,蘑菇没采多少自己却摔了个大跟头,手腕骨折了,脸也摔坏了,当时摔得什么也不知道了。醒过来后我意识到我错了,我跟师父说;师父我错了,现在大法弟子都忙着讲真相救人,我却来采蘑菇,我真的错了。

但回到家之后,常人心起来了,认为儿子媳妇都不关心我,我摔成这样也不看一看我。我行动非常困难,我就少吃少喝少上厕所,这样又招来家人的不理解,认为我有意和他们闹意见,所以谁也不理我,这个家里就象没我这个人似的,我的人心就更重了。我能动以后就到处找房子,搬出去不和他们在一起住了。找了很多地方也没找到,我就想;找不到我也不回家,我到市里去住。大年初一我去了客运站要去市里,一到客运站碰上了大锁头,没办法又回来了。

回家路上碰到了同修去大女儿家,就把我领到大女儿家开导我,可我什么也听不進去,就想离开家,真的不想活了,闹得天翻地覆,简直不如一个常人。后来有几个和我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一点的同修和我交流,费了很长的时间,我终于认识到了都是我的错,所以当儿子说我:你别学法轮功了,还不如一个常人了,还学真、善、忍呢,你忍什么了?我听到以后就像头上打了大雷一样惊呆了,我真的呆住了,我这些年学什么了,叫常人这么说我,我这不是给大法抹黑了吗?我没有证实好大法,反而给大法抹了黑。

我开始用心去想这个问题,这不是个小问题,非常严重了。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就向儿子诚心的道歉,真心承认自己的过错,同时向儿子保证今后一定按师父的要求做好,按修炼人的标准做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因为我的诚心,环境也好了,给儿子讲真相他也听了,团员也退了,给他真相护身符他也戴了,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听也念啦。

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我做中午饭时哈腰拿菜,起身太猛,头撞到窗户角上了,当时很痛还流了很多血,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可我没悟到。第二天我觉的右腿有点不对劲,从膝盖处到大腿根又麻又木,酸痛。我一看大腿处长出很多小水泡通红的。晚上学法回来痛的不行,难以入睡,直到凌晨一点多也睡不着,太疼了。

几天过去了,疼痛不见减轻,而且小水泡越长越多。这是我想起来采蘑菇的事,手腕骨折了,脸也摔坏了,没有和儿子媳妇说,自己遭那么大的罪,该证实法我没证实法,家人还以为我和他们有意过不去呢,结果造成对大法错误的认识。这次我不能再次错过机会了。我就和我儿媳妇说我把泡放开吧?听我这样说,她过来看了一下,然后给医生打电话(我儿媳是护士),不一会,我儿子过来和我说:“妈,我求你到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说:“我叫你们看不是叫你们送我去医院,而是让你们知道我大腿上的泡不是一般医院能看好的,我是想你们了解法轮大法,了解法轮大法的威力与神奇,我不用去医院,明天就好了。”第二天果然全好了。我现身的说法证实了法轮大法的好。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洪吟二》〈法正乾坤〉的经文:

法正乾坤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