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州看守所的饥饿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莱州看守所、拘留所一直紧 密配合“六一零”( 凌驾于宪法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迫害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尤其迫害刚开始的那几年,这里大多数警察、所长都参与了这场疯狂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威胁、毒打和野蛮灌食、逼迫学员背监规、不吃饱饭、长时间劳役等等。

经过十多年和法轮功学员的接触,很多警察等人员看到了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在遭受严重迫害下还无怨无恨的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退出党、团、队)保平安等等这种高尚品质,也亲身体验和看到了中共邪党灭绝人性的可耻嘴脸,他们中很多人从心 里厌恶和不愿意再参与这场邪恶的迫害。但还有一些警察因被一言堂谎言蒙蔽的太深, 至今还执迷不悟,仍在参与迫害这些善良的老百姓。

在看守所待过的人都领教过那里的火食,那哪是人吃的饭?就说这卫生吧:每人给两个吃饭小盆,(自己花钱买)丶羮匙都是极廉价的带毒塑料做的,对人体极其有害;冬天清水煮萝卜,清淡到一看能到盆底的一层泥,夏天清水煮青菜唯一的作料就是数不清的小虫子,还有那不到二两的小馒头一人一个。你说这什么样的人能吃饱了?反正饿不死 就行。二零零八年莱州有一法轮功学员,被关进莱州看守所,整整一年,原来体重一百四五十斤,饿的剩下七八十斤,还被非法判了八年,被送进了济南监狱。

一位零八年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女学员自述道: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五个多月,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子里,生活条件极差,三顿饭吃不饱,只能高价买所里的东西来填饱肚子。大夏天的强制我们穿他们发的薄的透明汗衫,我们女的连内衣也不允许穿。那里的女警察打人比男的都狠。

莱州看守所,以饿人的方式榨取钱财,有的人被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让看守所给家里人 打电话要钱,买点吃的,家里有钱也买不起。有一个人从看守所里出来以后说:在莱州看守所就挨饿受不了,饿得没办法,让家里人给看守所送点钱,不用说吃饱,能保证不饿的难受,十天也得一千元。火腿肠、饼干要比外面贵不知多少倍。

这种饿的方式也就成了一种恶性循环,社会上的刑事犯,被关的时间长了,也就自然而然成了这间屋子里的狱头,警察根本不管里面的事,有狱头就够了,反正也跑不了他们。狱头可就有了权力了,每进去一人,首先审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如果快回答、听话,或不是小偷、流氓、诈骗进去的还可以,最起码不先挨打,但是吃的也得给掐下一 半来,留给自己吃,或留给认为对自己不错的人吃,刚进去的人就得忍气吞声。如果是流氓、小偷、或诈骗进去的或不听话,打的再惨也没人管,任你喊任你叫也没人理。警察打还得费力气。要不人们都说:人进了看守所,不但没管好,出来以后,反而变得更 坏了。其实很少人知道,就是在里面把人饿的发疯似的,谁能打谁就能多吃点别人的东西。

莱州看守所还有一种更残酷的榨取手段,一天二十四小时,从早上五点半大喇叭就喊起 床,起来洗洗脸就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九点半,一天三餐吃饭时间很短。看守所为了挣钱,在社会上联系一些手工加工产品,或草编,或纸箱。只要是手工活就成车成车 往看守所里拉,规定每人一天干多少,让人在里面没日没夜的干,有人饿的受不了为了多一口吃的,就帮别人干,被帮的人过意不去,吃饭的时候就分口吃的给他。凡是在莱 州看守所呆过的人,想起在里面的日子都不寒而栗,纯属人间地狱。也不知道看守所挣的这种无本万利的黑心钱都塞到谁的腰包里去了。

从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至今,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莱州看守所里面受这种非人的迫害,每当法轮功学员家属去要人的时候,看守所都是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说:向我们要人要不着,“六一零”把人送到我们这,我们只是看守着别让他们跑了,其它的我们不管。多少年来人们也一直被这种谎言给迷惑了,其实莱州看守所让人饿着肚子, 为他们拼命的挣钱,这一招还不够毒吗?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吸取王立军、薄熙来等人的教训,俗话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薄熙来、王立军的今天,就是那些仍在参与迫害者的明天。真心希望你们能多了解大法的真相,明辨是非,不要再给罪大恶极的江氏流氓集团当替罪羊了,不要再助纣为虐做这些害人又害已的傻事,立即停止迫害弥补罪过,弃恶从善,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