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堂堂正正炼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回首自己修炼的路,我是属于修的不太好的那种,一路上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但是我一样要与同修们交流,我觉得,神迹大都是自己放下人心后在大法中成就的,相反很多神迹不能彰显都是由于自己的人心放不下造成的。要说的话很多,下面仅举两个小例子。

正念突破网络封锁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资料来源都是依赖于当时各地区的辅导员,七二零之后,资料来源断了,大陆大法弟子一下子与师父失去了联系。当时听说国外有大法弟子办的网站叫明慧网,可是怎么上明慧网呢?后来又听说中共在搞网络封锁,对于网络一无所知的我们要突破网络封锁,在当时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当时想,我试试吧。

于是我买来了电脑和调制解调器(当时还是电话线上网),按照说明书连接上,接下来就什么都不会了,IE浏览器我还是第一次用,再说明慧网的网址我也不知道呀。当时我就想,必须做成这件事,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给自己规定的时间是一周,一周的时间我什么(常人的事)都不做了,也要把这件事做成。说是这么说,但我的心里还是没有底。没用多长时间我就借助搜索引擎的帮助找到了“明慧网”,但仔细一看是中共邪党做的假网站,里面全是污蔑大法的文章。没办法还得继续想办法。

我就是这样不断的在网页上点击着,心里只是想着师父和明慧网,不经意间我看到了“代理服务器”这个名词,我觉得它和我要做的事很可能有关系,于是我就点了那个链接。其实当时我还不懂什么叫代理服务器,更分不清什么是一级代理,什么是二级代理,也根本就不会用。看来看去,我发现全是看不懂的数字(一级代理服务器),只有一个有中文的,写着“把这个地址复制到地址栏就可以上明慧网了”,这是个二级代理服务器,我照着做了,很快明慧网的网页打开了,我看到了师父在山中静观世人的照片,这对于与师父、与外界长时间失去联系的我是个什么心情啊,我当时那个高兴啊,真有飘在空中的感觉。当时我看了一下时间,一个对于网络一无所知的大法弟子,竟然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突破了中共的网络封锁。想想这次突破网络封锁的过程,我做了什么呢,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弟子只要有颗坚定的心就够了。

在修炼过程中,我经常遇到类似的事,有些事往往计划的很好,自己也觉得一定能成,但却往往做不成或做不好;有些事用法衡量应该做,但又不知道怎样去做,或是怎么样才能做好,这样坚持做下来,发现往往会做得很好。这就是人心与正念的区别吧。

在劳教所堂堂正正炼功

当我第二次被迫害关在劳教所时,我对劳教所狱警讲,人可以几天不吃饭,但是却不能几天不呼吸,作为大法弟子,是时时都不能离开大法的,我要求有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他们说,这是不可能的,你们就是因为这件事被抓的,怎么可能允许你们炼功呢。我说这个我不管,我把炼功看的比吃饭还重要,我必须先炼功后吃饭。于是我就开始绝食了,他们就对我强制灌食和“打地环”(就是长期把人用手铐锁在一个钉在地上的铁环上)。看管我的普通劳教人员也劝我,说我提的要求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我这是在自己糟蹋自己。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着,在他们把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之后,他们妥协了。大队长找我谈话,说:你想炼功就炼吧。只是不要当着别的警察的面炼功。他安排普通劳教人员给我站岗,别的警察来了告诉我一声。(当时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只能突破到这个层次。)原来看管我的普通劳教人员也完全变了个说法,他们说警察完全是没事儿找事儿,这炼功也不影响他人,为什么就不让人家炼呢?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全都做了三退,有的还主动帮助我把三退的名单带出去。其他的警察刚开始还假装不知道,慢慢的他们也变了,来了就问炼了吗?我说刚炼完,他们就说炼给我看看,于是我就将大法的功法展现给他们看。他们都说,要真是那么好,将来我也想炼炼看。

个人层次所限,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