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加强正念、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下面我与同修们交流并分享一下在反迫害修炼的一些体会。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年多时间,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从一开始的迷茫无奈到最后正念对待身边发生的一切,亲身见证了师尊的无限慈悲与大法的无所不能。

1、坚持背法,加强正念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有时间就不断背诵自己能背诵的《转法轮》中的篇章及《洪吟》,时刻不忘自己是个大法修炼人,反复查找自己有漏之处,用大法归正一思一念,对照自己平时修炼的不足,并在此过程中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给在押人员讲真相。

有一段时间,某电视台播放一部反映邪党特工人员与国民党斗争的电视剧,在播放该剧的广告片中竟然从几十集的内容中摘录了一句台词“要想……就必须退出共产党”,并且反复播放,我就利用这个超常的现象和几个能认识真相的在押人讲退党大潮,他们也感到不可思议。当有人问我“你進来多长时间了?”我会回答他说“我从来都没有進来!”开始人们还笑我,时间长了他们转而赞同这个说法。

平时还注意结合电视上的素材讲真相,比如结合大雪灾讲善恶有报、结合汶川地震讲恶党封锁一切信息、结合金融危机讲恶党搜刮百姓、结合世纪日食讲“七二零”的由来,等等。有些事件虽然我并不非常清楚,只是凭着感觉在讲,长期被邪党洗脑的人会听得新奇,会觉得我在“哗众取宠”,会和我争吵,但过后冷静下来之后他们发现我说的都是对的,由此也能破开他们敌视大法的观念,从此也乐于接受我的观点。

2、义正词严,驳斥诬陷

面对邪党的几次非法开庭中,也是经历了一个心性提高与正念不断加强的过程。初次开庭,由于不能够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从某些方面顺应了邪恶,过后感到十分后悔。但在邪党的所谓法庭上看到那么多同修到场为我发正念,也促使我放下执著心,从而全盘否定这一切邪恶,在其后的历次非法开庭中越来正念越强,以至最后当真正放下自我时,说出的话使恶党的法官感到震惊,打乱了它们的固有程序,揭露了恶党公、检、法的邪恶面目,使邪恶乱了手脚。由于自己正念正行,律师也受到鼓舞,在庭上正义发言,从法律的角度给在场的常人揭露庭审的非法。据家属后来反映,在庭审结束后,有些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破口大骂恶党。

3、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在师尊的加持下,通过不断背法加强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形势一下子向着好的方向转变过来了。“案件”的发展令所有看守所工作人员吃惊,因为他们想不到的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我很快就能“回家”了。当明白真相的在押人员听到了这一喜讯后,他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兴奋,纷纷向我表示祝贺,不是表面上做给我看的,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我从来没有看到他们为其他常人如此动心过。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看守所里一般是在周六、周日或节假日改善伙食的,而那一天(周三),当我们在庭上彻底否定了对我们的非法审判回到看守所的那天中午,前所未有的改善伙食了,当时有在押人员问我(因为我在那里的时间最长):今天为什么改善,又不是节假日,以前有过吗?我回答他们:没有。我反问他们:你们有很好的解释吗?他们说没有。于是我就说:是因为我们在法庭上胜利了,恶党失败了。

4、利用一切机会讲大法的真相

在与普通刑事犯相处中,利用一切机会讲大法的真相,大多数人能够听并且提出一些问题,特别是有几个人对大法非常有好感,甚至在别人攻击大法时能够正念抵制,这样的人很快就得了福报,表现为刑期远低于自己的预期。比如有一个人上午刚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下午就被释放了。还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不但自己相信真相,还帮助讲真相,最后他比同案人员少判了一多半时间。

也有的由于长期受到邪党的欺骗而对大法恶语相加的从服刑方面受到了严厉的惩罚,服刑至少超过自己预期的一倍,甚至超越刑法最高上限。也有的当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当天或几天之内就会被别人无故殴打甚至打的相当严重。

有一名自幼因药而聋哑的人(只有残存的微弱听力),别人对其耳朵大声喊都很难听到,当我轻轻吹奏大法普度音乐时,他居然侧着耳朵到处找声音的来源,后来发现是我在用嘴吹,立即表现出兴奋的样子,并双手合十对我示意他听见了,而当我吹响非大法音乐时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还有一名死刑犯,平时对人非常粗暴,并且自我封闭,自从听我给他讲真相后脾气缓和了,也不再封闭自己,非常愿意和我聊天,甚至学会了背诵《洪吟》中的三十多首诗。虽然后来他还是没能保住性命,但我知道他真正的生命得救了。

当我要离开那里时,不少人真诚的表示从此少了一个能真心相待的、能学到“知识”的好人,很迷茫,我就告诉他们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会孤独,就会有福报。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