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中原 电话牵两岸(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采访报导)中共为迫害法轮功,编造了很多谎言,如天安门自焚事件及“一千四百例”,目地是为让中国人误解、仇视法轮功。在台湾,很多法轮功学员利用电话,以他们的亲身例证,给中国人讲清事实真相,破除共产党的弥天大谎。

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后,正因为其祛病健身效果卓越,修炼人通过实践“真善忍”而大幅提升心性,人们口耳相传,所以很快,学炼的人数达到了一亿人。是凡曾经稍微接触过的人,都听说过学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变得非常健康,一些医院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或被医院宣判了死刑的人,炼了法轮功后病没了,身体恢复了健康,甚至更加健康。他们努力做个好人,改善了家庭、工作环境,获得周遭人的赞扬。

在法轮功遭到共产党极尽能事的栽赃诬蔑时,这些亲身受益的人站出来用自身的例证,向人们讲清事实真相,以免人们继续被共产党的谎言蒙骗。以下就是台湾法轮功学员,透过电话,给中国大陆同胞讲述事实真相,以及了解真相后人们的转变。

祛病神速

二零零二年,三十七岁的李大惠(化名)因为子宫内膜异位严重,长期大量出血,造成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严重时虚弱得连大门都走不出去,只能坐在沙发上发抖。加上四岁多的孩子气喘严重,整个冬天早晚都在喘,为了照顾孩子,她经常睡眠不足,让身体的负荷更加沉重。她除了忧虑自己的身体,同时也担忧孩子的身体,生活变得很封闭,因而有了忧郁症的倾向。

当时娘家的嫂子介绍她炼法轮功,说参加法轮功九天班能净化身体,炼了能让身体变好。她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二话不说就去参加了。炼动作一个月后,她觉得精神变得很好,身体有了力气,到医院去做检查,原本指数很高的妇女病竟然恢复了正常。仅仅一个月,从严重的病症恢复成健康的指数,她非常开心,当晚还做了个美梦。第二个月以后她开始看《转法轮》,她犹记得看到第三遍时,顿时觉得心情非常舒畅,整个人豁然开朗起来,那郁郁寡欢的忧郁症情形消失不见了。

这些转变,让原本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先生也加入了学炼。法轮功除了祛病健身,同时教人做个符合“真善忍”的好人,这么好的功法,李大惠和先生觉得两个小孩也应该学炼。中重度气喘的孩子在学炼没多久后,就完全好了,至今都不用再吃药。

李大惠和家人因为炼了法轮功身心受益,获得健康的身体,生活质量变好了,这前后的差异不可同日而语。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李大惠看着中国同胞被共产党的谎言蒙骗,误解、仇恨法轮功,她感到心痛,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她拿起电话,给不曾谋面的中国同胞讲述自己亲身的经历以及事实的真相。

真相遍中原

脸色红润,说话时中气十足的李大惠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打电话,一直到今天从未间断,她拨通的电话几乎遍布整个中国大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偏远的小乡下到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从市井小民到省市部门领导,学校、部队、监狱、医院、外商公司、公安厅……能查得到电话她就打。她查找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单位、监狱,劝阻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查找学校宿舍、工厂宿舍,带给纯朴的年轻人真实的讯息。她也特别关注边陲地带及偏远乡镇的人们,翻开大陆地图,查看哪里疏漏了,深怕他们未能有机会接触到真相。

'李大惠在家中透过电脑拨打网路电话,给大陆中国人讲真相。'
李大惠在家中透过电脑拨打网路电话,给大陆中国人讲真相。

往往打了一个个别的电话后,就延伸出一串电话。“当民众了解了真相,知道我是个好人,知道这电话是对他有帮助的,他就会主动告诉我另一个电话,希望我也告诉他的朋友、家人真相。”李大惠翻着桌上一大叠的记录本,上面记载着她拨打电话的情形。“有时接电话的是总机,我把法轮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严重讲给他听,希望他能了解事实,不要再被共产党欺骗,并劝他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声明。往往对方都会告诉我单位内部的电话,让我能打進单位里。”(总机和单位内部的电话有时是没有关联性的)单位里的电话通常都是连号的,因此李大惠就会一个一个号码拨進去讲真相。

“我会重复拨打电话,就算被挂电话,只要他愿意听,我就会继续拨,把事实真相讲清楚。过一段时间后,还会再拨去关心他们。”越质朴的人们越愿意听李大惠说,在单位、宿舍里,电话筒在人们手中一个接一个地传递,人们的反馈也激励着她不间断的拨打。李大惠秉持着一颗关心中国同胞、不愿见中国人被共产党谎言毒害的真心,拨打的电话通数数不清,劝退人数也早已超过一万人。李大惠举了几个印象较深刻的例子。

心系中国人

二零零五年中秋节,社区住户办了中秋联谊活动,大家都聚集在顶楼烤肉联欢,然而李大惠却一刻也待不住。她心里想着在大陆还有这么多人受到共产党的毒害,还有这么多人不了解真相,她有强烈的责任心、救人的心,于是急忙下楼回到家里打电话。她还未来得及坐下,就站着讲起真相来。那阵子她都给北京公安部门打电话,接听的是某部门的领导,她急切的告诉对方退党保命的重要性,大家都在楼上联欢,可是自己只想着对方保命重要,希望对方快退了。她恳切的语气和善心触动了对方,在短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对方同意用化名退了。

在南方的某电子公司宿舍里,李大惠的电话给这些小青年带来关怀,她关心他们的生活,也讲给他们法轮功的真相。她时常拨打过来,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地打电话,他们很纯朴,也很愿意听,“换你了”,电话筒在他们手中轮流传递,知道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一通电话讲下来就退了十几个人。在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八年间,李大惠给这个电子公司劝退了至少一千人。而电话也会延伸出去,一个青年叫她记下电话:“他是我的好朋友,你跟他讲讲,你跟他讲讲。”李大惠拨打过去了:“关心你的朋友叫我打这个电话给你,对你很重要,能帮助你。”这是个派出所的警察,他听了李大惠讲述法轮功真相后,很快的用化名退了。

西南方的某高等学校,李大惠在二零零七、零八年持续关注这个学校的学生,劝退三、四百人。这个电话是她在给新疆某部队的军人讲真相、劝退后,这个军人告诉她的。西南方的学生很质朴,很少有机会上网,李大惠告诉他们,自己全家炼了法轮功身心健康,法轮功洪传世界的美好,并揭露共产党的邪恶。这些学生了解之后大都声明退了。李大惠在揭露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售的恶行时,有些学生透露几年之前就听家人、朋友私下说过(二零零六年活摘器官在国际上被披露出来),但大家不敢谈出来。有个学生更提到,几年前他们家乡的乡镇有五、六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莫名其妙就不见了。李大惠非常惊讶,这些都是来自民间证实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例证。

明真相 停止迫害

二零零五年,东部某省的企业集团因配合公安单位迫害法轮功,抓捕集团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李大惠得知这讯息后,给集团老板打电话。第一次是老板的孩子接的电话,她给孩子讲,要做个好人、好学生,孩子回应说:“有,老师带我们到天安门旅游时,我有投钱给乞丐。”李大惠并劝他声明三退,孩子不敢,说要问爸爸。她接着打了老板的手机,告诉他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她不断的告诉他:“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迫害法轮功。”对方听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挂断。隔天她再继续给对方打电话,对方虽然口出恶言,但还愿意听李大惠说。到了下午,李大惠再次拨打电话,她对集团老板说,企业对员工好,员工也会认真工作回馈,这是企业和员工双赢。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对他的企业肯定是有帮助的。她提到前一天和孩子的对话,孩子是这么善良,请他善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段话触动了集团老板,他告诉李大惠是谁要他迫害法轮功的,并给了她电话。

几天后,十几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放回来了。在之后的劝退中,这个老板答应退了,并帮孩子也退了。据李大惠后来得知,要求这个集团老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是迫害元凶江泽民身边的人。李大惠持续给这个人打电话讲真相,一次他的太太接了电话,她告诉李大惠:“你不要再打了,我都知道了,我有在炼法轮功了。”

在台湾还有很多象李大惠这样心系中国大陆同胞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还会继续拨打电话讲述事实真相,一直到迫害结束为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