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青年弟子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一位来自大陆的二十一岁大法弟子,想写写我的一点体会和感想。虽然修炼期间年龄小,体悟较浅,但也不能错过这样一次难得的机会。除了鼓励自己在大法路上不断精進之外,也希望其他更多的青年弟子们不迷在人中,快快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这片净土之地。

得法经过

我和大多数青年弟子们一样,是在一九九九年前跟随着家里人修炼,走入大法中的。我一九九八年得法,那时家里几乎人人修炼,妈妈、爷爷、外公、外婆,我也跟随着妈妈炼功,看录像,到户外大广场和大人们集体炼功。那个时候的我很小也很单纯,盘腿打坐都不觉的太疼,经常是家里大人不能坚持,我却能够坚持一个小时,总能体会到坐在鸡蛋壳里的美妙,体会到处在一片白茫茫的祥和之中。

没多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因为那时年纪小,不懂事,也不知道电视里到底在说什么,只依稀记得妈妈对我说, 大法是好的,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期,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外公、外婆因为几十年的政治运动的影响,再加上外公又是邪党党员,因此他们渐渐不那么精進了。家里人人表态,烧书、摔录像带,说了很多辱骂的语言。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跟随着妈妈一直修炼下去,非常坚定也非常认真,虽然那时我不能从理性上明白大法 ,明白自己的选择,但心里却虔诚无比,感觉师父就是我最亲的家人,最高最大的亲人,不能允许周围人说一句诽谤的话。

小时候的我都是跟随母亲学法,听录音,炼功。起初,每天都能坚持,也非常精進,只是到了初中,由于学习开始忙了,也不能把学法放在第一位,虽然每天睡前都和妈妈一起听讲法,每天都和妈妈讨论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但却不能在心里理性的把大法当作自己一生最大最大的选择,当作千万年的等待,不能成熟的选择自己要什么,而是当作了妈妈布置下来的任务,和其它学钢琴、学画画、学舞蹈一样必须每天完成的任务一样。

初中时期出现了很多次病业反应,甚至有时昏睡很多天,昏睡期间看到很多很多可怕的景象,那时却不太理解这是帮助自己消病业。初中三年,我能够看到很多美好的景象,更多的时候是听到各种声音与美妙的音乐,有时候音乐响起了,就本能的伸手去抓,却发现根本不是周围世界里的音乐。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北京世界公园里的仿制希腊雕像时就流着泪站了很久很久,那时才八岁,才刚刚得法。我流着泪对妈妈说,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它们画下来,一定要找回那些逝去了的古典艺术。在小学六年级时,我开始学画画了,接触到了文艺复兴时期那些表现神、表现庄严场景的绘画,我心里震惊了,悄悄对自己说:“有一天我一定要复兴那些逝去的古典,逝去的美好。”这样我在母亲的支持下,走上了学画画的道路,把在绘画上取得傲人成绩当作自己人生的大理想。其实现在我才明白,也许当初的那一念是纯净的,但是却抱着所谓理想这样大的一个执着于“名”的心不放,一执着就是六、七年,从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直到后来高考时遇到了两次挫折,我才明白了执著于“名”的危害。

寻找大法

通过初中的努力,我考上了一所外省有名的美术院校的附属中学,因此多少有些骄傲,甚至和周围同学一样沉迷在追星,沉迷在听那些现在看来非常可怕的摇滚音乐中。那时的我因为赶上了青春期,很叛逆,每天只会和母亲大吵大闹,甚至离家出走。认为以前母亲对我的管教太严厉,自己没有自己生活的空间,没有所谓个性发展的空间。虽然我记住了师父的话,不抽烟,不喝酒,但其它方面却和一个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就这样过了一个暑假。

在暑假快要结束时,母亲给有缘人赠送光碟被非法劳教两年。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出省读书前看到母亲眼里含着泪水,我明白,她是因为看到我变的如此不好而伤心难过,那最后一面我至今记得。

因为母亲被抓,家里的所有大法资料都被转移到其他地方,我就这样独自一人,带着恐惧与迷茫,来到异乡,顶着压力过了两年。在异乡的我开始第一次省视自己,开始第一次思考人生。以前所有的路都是妈妈安排的,所有的事,哪怕是学法这么大的事情,都是听妈妈的,从来没有自己选择人生。以前的自己从来没有真正长大过,甚至到了妈妈被抓前我都和妈妈一起睡觉,睡觉前一定要妈妈帮我拉被子。如今妈妈却不在身边,甚至都不能打电话,这突然的打击落在我头上,我明白,我必须长大了。

妈妈被抓以后,我开始面对自己到底要选择什么。那时觉的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抱着对常人世界里那些物质上花花绿绿事物的执着不放,我要寻找一种精神上的东西。这样我便开始了真正自己理性选择大法之路。

高二时的暑假,由于心里觉的妈妈劳教前和妈妈吵闹,不孝顺妈妈,非常叛逆,这些行为对不起妈妈,因此想好好报答妈妈,想要顶起家里的一片天地,想要以后照顾妈妈。因为妈妈劳教期间没有了工作,甚至父亲在被逼迫离婚后又组织了新的家庭,夺走了房子。自己能力有限,不知道妈妈在半个月劳教出来以后如何面对破碎的家庭,面对无家可归的现实。自己却不能在实处帮助妈妈,心里不是滋味,甚至压力太大,每天都在哭,回到家一个人躲在那个将不再属于妈妈和我的家里哭泣,那时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助我。也许是师父看到这些,师父慈悲于我,一次我在我的初中学校附近一个人吃晚饭时,师父清晰的把一行话打入我的大脑“为什么不找一找我的初中地理老师呢?”

我的初中地理老师也是一位大法修炼者,她在初一时只教过我们半个学期就退休了。一次她在课堂上给我们讲了关于“史前文化”的事,讲的很多东西都是师父《转法轮》里的。回家后,我就对妈妈说,这位老师一定是位修炼者。

地理老师退休后却十分巧合的在我补习数学的辅导班下面学画画,这样没事我就能够去找她聊聊天,那时就抱着一念,“我知道你是大法修炼者,我一定要认识你。”这样我就一有时间就找她聊天。一天她很高兴的邀请我到她家玩,我知道她想和我讲真相,但是因为我们都没有明确自己的身份,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聊着回去。路上她对我说,你知道法轮大法吗,我是修炼大法的。那一刻我激动的说,我也是,我也是。心里想着,这句话我等你说出来,等了好久。后来回家我还把妈妈介绍给地理老师,这位同修可是我自己找到了,那份喜悦,无法言表。

但是初二时,听妈妈说,这位地理老师被抓,判了刑,我甚至都不知道判了几年,再加上三年没有联系了,连住的地方都记不清楚,怎么找到她呢?但是那时也没有多想,就是抱着一念,凭借着一点点记忆,开始向着她家走去,越走越激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在等待着我。那时不知道那一天,那一刻,我的人生重新开始,我与大法那根断了的线从新接起来了。在母亲被抓那两年,我彷徨过,痛苦过,甚至想过轻生。一个人在外地面对硕大的世界,想要找寻精神上的支柱,却没有方向。

三、从新回归

凭借着一点点记忆,我找到了老师家,心里忐忑的敲了门,门开了,黄色的光线透了出来,熟悉的面孔,这一切多么熟悉啊,这一刻好象经历过。门开了,老师笑着说,我昨天刚好和别人提到你,还在想你到哪里去了,没想到你就来了。

進到屋子,我哭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这样的熟悉,这一切就象安排好的,这一切好象是一直在等待着我的,我终于找到了。那时我只是觉得自己找到了熟悉的亲人,找到了能够帮助我的人,现在看来却是从新找到了大法 。

没过多久,妈妈劳教出来,这一次还是我和这位地理老师一起去接的妈妈,妈妈高兴极了,看到了太久没见到了的亲人。

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从新拿起了师父的法, 看到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看到了神韵演出。带着大法书,带着有师父讲法的随声听,我真正开心的再一次离开家乡,到外省去完成我高中的最后一年学业。

四、证实大法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也就是妈妈才劳教出来没几个月,又再一次被抓了,送到了看守所。这一次我只是大哭了一场,随后我明白了自己必须肩负起来的责任,虽然现在看来那时还不成熟,甚至感性,但是我就这样一点点由感性转向了理性,一点点理性的认识大法 。

那时看师父新经文还不能时刻对照自己,只是当作能够看明白一些以后在写给妈妈的信中,能够给妈妈一些正面的鼓励与加持。因此我会用新经文对照妈妈的行为,帮助妈妈找到哪里有漏,找到哪里没有做好,找到为什么第二次被抓的原因。用师父的法让妈妈理智而正念正行的走过去。

寒假回家,我和地理老师认为应该给妈妈找一位律师,并且是在本地找。找律师不是目地,找律师的过程中给律师们讲真相才是目地。并且要让本地区的律师真正做出选择,真正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不能总是找北京地区有很多经验的律师。

我们在跑了很多家律师事务所后,有的律师推说自己只打那些和经济有关的案子;有的直接说,国家有文件,不允许为法轮功做辩护,甚至一句,你觉得中国是法制社会吗,随后就把我们撵了出去;有的说自己很明白,也看过很多真相资料,也很支持我们,只可惜他怕被吊销了律师证;有的有名的事务所里是深受毒害的律师,直接骂了我们一通。最后我们找到一位律师,因为这位律师一直都用自由门上动态网,也十分明白,只是有一个条件,不能做无罪辩护。

这样我们就为母亲在第一阶段请了律师,一有机会律师就去看守所看望母亲,带给了我们很多消息。一年后母亲的案子开庭了,由于律师迫于压力不能做辩护,这辩护的重任落在了我的肩上。

第一次做辩护我的认识不够,辩护词多是从感性的亲情上谈论,写了母亲如何做好人,家庭如何和睦,谈论了为什么好人要遭受这些。读辩护词时,在场的所有法官、检察官、六一零办公室的有关人员没有打断,现场异常安静,我努力大声的念出来自己写的东西。我感觉每一个字每一个字都清晰的打在了他们身上,我问他们,为什么好人要被抓,为什么忍心看着我和母亲再一次分离,他们都不说话了,就这样默默结束了审判。

五、洗净自己

在这之后,自己虽然多少开始理性的认识大法 ,但总是有那些没有放下的执着干扰,再加上生活在常人中,干扰一直都有,因此时而精進,时而不精進。在这里我就简要谈谈自己放下对名、利、情的执着,如何最终放下一切,奋力精進的过程。

首先是对名的执着。由于小时候就设立了大理想,一心想做一番大事业,甚至还在想为什么自己不是一个男儿身,这样可以潇潇洒洒闯荡世界,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大名。虽然小时候希望复兴已经逝去的古典艺术的想法十分单纯,但后来却抱着这样大的名利心不放,有时在学法和理想上,还是选择了理想。

在经历了两次高考失败后,依然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事与愿违后的我总算看淡了对“名”的执着。如今来到这片也许是师父安排的偏远岛国,来到这朴实的地方时,我才明白我真正要的是什么,明白自己要追求的是什么。

一次次看着师父世界各地的讲法,泪如雨下。读到“回家”两个字时,我泣不成声,我明白了自己要的是在大法中勇猛精進。当学法越来越多时,我明白了所谓的名是多么微小,就算在人中出人头地,也不能和“回家”,兑现自己史前誓约这样的事情相比。

其次是对利的执着。也许自己因为从小受母亲影响,比较注重的是精神上的东西,对钱财与物质看的比较淡。但也会因为受周围影响,追求穿名牌,穿奢侈的衣服,用拥有昂贵东西多少的眼光去衡量一个人。来到新的大学,周围很多同学,尤其同寝室同学都是贫困生,都是农村的孩子。第一次和农村孩子接触,我才发现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她们虽然物质上十分贫乏,吃的很简单,生活用品很少,但是她们却是如此单纯。我才发现物质上的节俭多么可贵,我才发现其实穿的简单的,吃的简单点没有什么不好。因此我放下了对利的执着。再加上看了那些回忆师父早期传法的故事,我才发现,只要整洁大方,生活上简单点不是更好吗?

然后是对情的执着。在和母亲分别的这么多年,尤其是母亲第二次被抓以后,我能认识到对亲情的执着是必须要去的。明白了我在外面的修炼状态的好坏对母亲的影响,明白了我和母亲必须放下对情的执着。以前就是因为有这样大的执着,甚至母亲都不参加同学聚会,不参加任何活动,就为了陪着我,我也会因为偶尔和母亲分开而又哭又闹。因为这样大的执着牵扯着我和母亲,也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有了这样两次的迫害。但是在第二次被抓后,我努力克制住自己,放下对母亲的思念,明白修炼是自己的事情,明白自己不能在情上拉扯着母亲,不让母亲走好她的路,不让她做该做的事情。因此每次给母亲写信,我不再写生活中无聊的话题,不再写如何思念母亲,如何挂念母亲,拿起笔来,我只写我在修炼上的感悟,写我的认识,写我的提高,写周围环境的改变,写的委婉,但是却句句都在鼓励母亲一起精進,给她在监狱里最大的鼓励和正念加持。让母亲透过我对法的理解,共同提高。我也明白了那句:“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明白了我和母亲不是简单的母女关系,我和母亲是一起来得法的,一起完成我们的誓约的,虽然我年纪小,但是我也要独立起来,一起承担这伟大的责任,相互监督,相互鼓励,相互比学比修。

因为放下了对情的执着,师父鼓励我在今年寒假与两年没有相见的母亲相见了。母亲在监狱里一直没有写所谓的“三书”,因此监狱里的狱警不允许我与母亲相见,这一分别就是两年。今年寒假受到其他同修的启发,我就抱着一念,我一定要找监狱管理局的领导,甚至没有想过能不能见到母亲。就这样在监狱、监狱管理局、派出所、六一零办公室来回跑了三天,终于在第四天监狱管理局的领导安排我与母亲相见。这一次母亲状态很好,我们都没有哭,甚至是笑着谈了半个小时。

最后母亲离开的背影,我一直记着,因为这一背影和五年前母亲刚被劳教时,我去看她时的背影完全不同了。那时是一位放不下自己女儿,甚至对女儿无比牵挂哭泣的背影。这一次,母亲笑着,对我笑,笑着对我说再见,让我相信母亲能够坚定的走完最后一年。这时母亲的背影挺得无比直,无比精神,昂着头,笑着,好象要告诉我,相信妈妈,妈妈也会坚定的走下去。

最后是对生死的执着。我的舅舅也就是母亲的哥哥,早年因为被中共邪党迫害就一直患有精神分裂症,在去年因为自己的妹妹多次被迫害被抓捕,而自己又得病几十年成为家里的拖累,服药自杀了。那时是第一次面对生死,面对自己的亲人离去。这么多年家里人反目成仇,却只有舅舅,这位精神分裂痛苦不堪的舅舅关心我和母亲,总是拿出一点钱帮助我们。面对舅舅突然服药自杀,一天的时间就火化完毕,成为了一盒骨灰,我只是大哭了一场。我明白了死亡的意义,明白了面对生死不能够不理智的痛苦下去,也更明白了生命的可贵,时间短暂,明白了要坚修大法,时间有限。哭了一场以后,我依然笑着面对新的一天,甚至更加感谢师父,感谢师父给我的一切。看着亲人痛苦的离开,我更能感悟到死亡的意义。

六、坚修到底

我总是对别人说,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因为我真正理性的认识到了自己肩负的使命。知道自己不再是为了常人社会里的那些名利情所活着,明白大法好也不再是一句感性的话,而是能够从心底真正理性的认识到自己的责任。

我总是对自己说,常人的一切我都可以放下了,什么都可以放下了,什么都不能干扰到我了,也动不了我了。

现在的我在学校每天只要一有空就学法,听法,背法,写修炼感悟,每天记录下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哪里没有做到,哪里还没有放下,然后不断对照着法,彻彻底底要修去自己不好的地方。每天上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听同修的修炼交流,对照自己,不断精進。

在学校我也不忘记发正念,有时候觉得周围环境不太好时,就多发正念。之后走出寝室发现很多同学,甚至不太熟悉的同学都会对我微笑。

我也会在学校给同学讲真相,并且从自己做好,让自己的环境变的越来越好。现在我们寝室四个同学每天轮流买水果,并且都不是只想着自己,每次买回来先分给别人。我给同学们放了真正的中国历史的片子,放了《风雨天地行 》,放了《九评》,她们都明白了,甚至当其他同学误解大法时,我还没有说话,她们就会主动说,法轮大法是好的。

我还自己整理了真相信的内容,写信给以前的同学,用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在寝室我还折了很多很多小莲花,做了一大串小莲花风铃挂在寝室最显眼的地方,让每一个進来的同学都会看到,都会赞美莲花的美丽。我也会折小莲花送给同学,尤其那些平时不太来往的同学,这样以后再见面,她们都会很开心的与我打招呼,我想小莲花便架起了我与同学之间无形的大桥,让我能够更好的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她们,也能为以后進一步讲真相奠定了基础。

七、小结

在修炼路上,走到现在,十四年了,我才悟到师父是多么慈悲,虽然我一次一次因为迷在了常人中,因为常人中的名、利、情的干扰,一直都不能真正认识到修炼,认识到大法 ,认识到这千万年的等待。但是每次师父都在我沉迷于常人中,甚至是在因为名利情摔了很大很大跟头时,没有放弃我,一直引导我走到了现在。因此现在回头一看,发现这十几年中,所经历的各种困难,尤其那些让我刻骨铭心的痛苦,都是在师父的点化与呵护下走过来的,最终让我彻底放弃执着,放弃最容易拽着青年弟子们不放的名利情的执着。

这十四年里,我感谢师父,那些在其他常人看来可能要用一辈子才能放弃,甚至根本不可能放下的执著心,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浅浅感受与体会一番就放下了。

青年弟子和父母爷爷奶奶辈的大法弟子不同。年纪大的大法弟子都是经历了几十年的人生中的辛酸苦辣,因此很多时候只要一拿到大法就不会放下,精進到底。但是青年弟子很多因为对常人世界里的花花绿绿还很好奇,在父母看护下,管教下虽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如果父母不在身边时,很容易沉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忘记精進,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誓约。

写下自己这十四年磕磕碰碰的修炼经历,希望更多的大法青年弟子明白,不要沉迷在常人的名利情之中,不要忘记了自己来到这一世的目地,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

如今,我发现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挡住我的修炼道路,我就是要一修到底。时间虽然很紧迫,但是我不会再浪费时间在常人的世界里。明白了这一点,每天我都象在飞一样,每天都在用大法对照自己,每天都有新的体悟。

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我还在想以前的我修的那么不精進,比起那些实修到底的大法弟子们,真的做的很差很差,怎么能写的出自己的感受呢。甚至比起那些朴实无华的交流文章,我这篇文章还不够理性,其中不乏人情味。

但是我想用这篇文章和更多的青年弟子交流,我们是为了得法修炼与助师正法才来到中土大地,才赶在这个时期来的,来到了有缘得法的家庭,甚至经历了很多很多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苦难。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完成我们的誓约,毕竟青年弟子也有自己的路,我们也应该明白自己的人生为了什么。

第一次写交流文章,有许多不妥之处,恳请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