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邵忠业陷囹圄逾九载 备受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邵忠业,坚定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多次绑架。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零年的十一年中,他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被非法判刑五年,陷冤狱共九年零七十五天,其中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双腿一度瘫痪……

遭丹东教养院酷刑:关铁笼、电击……

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邵忠业,男,六十岁,丹东铁路防疫站汽车司机。邵忠业于一九九五年通过修炼法轮功,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他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勤勤恳恳,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老实忠厚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邵忠业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警察绑架到丹东驻京办事处。丹东市振兴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于波从邵忠业身上搜走两千元钱,过后告诉他说吃饭花了。于波又到单位骚扰,勒索邵忠业五百元钱,说是去北京的火车票和卧铺费。

邵忠业后被非法押回丹东看守所被拘留一个多月。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同监室的犯人受恶警的唆使,蜂拥而上将他压在地上殴打,致使他的肋骨骨折,口吐鲜血。

邵忠业被取保候审不久,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再次被丹东市公安局一处恶警绑架到看守所,三个月后被劫持到丹东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在丹东教养院,邵忠业被逼超负荷奴役劳动,有时甚至连续工作四十八小时以上。恶警将邵忠业定为所谓“转化”重点,一年中将他关了八个月小号,进行“严管”迫害。小号就是一个特殊的屋子,屋里有两排笼子,每个笼子关一个人,每顿只给一个窝头,不准买东西,不准见家人,不准与外界通讯。白天邵忠业遭洗脑精神折磨,被逼长期坐硬板,只要一动,犯人就用板子狠命狠打,坐的臀部溃烂,渗出血水。管理科科长丁兆辉为了升官得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赏一千元),还长期用电棍电他,一电就是一上午。八个月过后,邵忠业面色青黑,骨瘦如柴,驼着背,步履迟缓,眼光呆滞,被迫害的没了人样。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五月六日,公安局一处警察再次绑架邵忠业,在看守所迫害了十三个月后,又将他非法劳教三年。在丹东教养院,邵忠业向教养院写了证实法轮大法的材料,被恶警关禁闭,在铁笼子里“严管”一个多月;他拒绝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三书,被狱警用电棍连续折磨两天。一天,恶警胡大明恶狠狠将他踹倒在地,当时他就站不起来了;从此他腰直不起来,不能坐,只能蹲着或躺着。

遭本溪教养院酷刑:捆双盘三昼夜双腿一度瘫痪

二零零三年八月,两名法轮功学员从丹东教养院正念走脱。劳教所恐慌不已,把邵忠业等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转送到本溪咸宁营教养院,进行更邪恶的迫害。

本溪咸宁营教养院恶名昭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为恶毒,恶警利用心狠手辣的普犯昼夜轮流值班,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反复的从精神和肉体摧残,逼迫放弃信仰。一次恶警大队长刘少石让几个恶警糊纸高帽逼邵忠业戴,邵忠业不配合,将纸高帽揉成一团扔到刘少石脸上,刘恼羞成怒,派几人折磨了邵忠业一夜,看没达到目的,又用绳子将邵忠业捆成双盘,三天三夜不能动,人失去知觉,导致双腿一度瘫痪。

酷刑演示:两腿双盘用绳子捆绑
酷刑演示:两腿双盘用绳子捆绑

酷刑无法摧毁邵忠业的正信,他忠告恶人不要迫害良善,给自己留条后路。最后恶警什么也没得到。

遭锦州教养院酷刑:小号折磨非法加期

邵忠业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拒不写什么“转化书”,本溪教养院无计可施,于零四年一月十三日邵忠业转到更毒辣的锦州教养院,直接关入小号,一直就关在小号里。而且还给他加期二十八天。

在锦州教养院期间,他的牙被打掉了,腿被打瘸。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邵忠业正念闯出锦州劳教所。刚回家时,行走不便,通过学法炼功,才恢复。

遭抚顺洗脑班暴行:打掉牙齿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邵忠业又被单位站长赫晶等强行拉到辽宁省洗脑班迫害,共被关押、迫害五十二天。

在洗脑班,邵忠业坚决不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拒听邪恶的歪理邪说,坚持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

一天,恶警大队长让他去听洗脑课,他不去,恶警大队长用力推他,邵忠业双手紧握床头就是不去,结果恶警队长将大床转了一圈把自己的腿撞出了血,气急败坏的六名恶警一拥而上,一齐施暴,将邵忠业的下颌打坏,满地是血,牙打掉了好几个,腰踢得不能动,股骨受伤行走困难,又把他单独关进了单间,手铐在床头二十一天。

邵忠业被洗脑班迫害了五十二天,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六日走出洗脑班。单位站长赫晶妄图又以精神不好为由,进一步疯狂迫害的阴谋也未能得逞。

遭本溪监狱酷刑:灌辣椒水、火烧,锥扎、不让睡觉……

丹东铁路防疫站邪党书记林伟、站长赫晶为了完成与沈阳铁路局签订的所谓“转化”合同,勾结永昌派出所再次迫害邵忠业。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六日,邵忠业在单位被永昌派出所吕长军等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从开庭、判决、入监、转监,都未曾通知家属。邵忠业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被非法剥夺探视权多达二十六次。

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为止,本溪监狱连续十个月以不“转化”为由,不让邵忠业见家人,家人去本溪监狱十多次,均未见到邵忠业。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本溪监狱才让家人与邵忠业见面,见面时,恶警队长坐在左侧,两个“包夹”刑事犯寸步不离他的左右。邵忠业站着对家人才说了一句“在这里我被迫害的够呛”,恶警就立即不让见面继续下去了。

本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罪魁是政委陈忠维,此人原是本溪教养院政委,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看中、提升,二零零七年将其调到本溪监狱。陈忠维一上任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升级迫害,制定“转化”法轮功学员层层有赏,上级赏一千元钱,监狱有赏,科里有赏。警察怕秋后算账,但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以加分、减刑为诱饵,教唆心狠手辣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虐,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老虎凳、灌辣椒水、用火烫,冬天凉水浇、绑死人床、连续几天不让睡觉、用锥子扎……这些酷刑,恶徒们都对邵忠业施行过。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五,恶警大队长杨春发指使从抚顺监狱调来杀人犯钟某对邵忠业进行迫害,钟某连续七天七夜不让邵忠业睡觉,一合眼就用锥子扎,邵忠业被扎的满身是血点。

恶徒们还用拳头或硬的东西专门打腿或胳膊有麻筋的地方,连续打,不换位,打的时间长了整个腿或胳膊就失去知觉最后就不会动了,外表还看不出来伤。邵忠业有一次被打得三、四个月不会动。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有一次,邵忠业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徒打手们就点着香烟在他身上到处烧,红红的火苗,烧的皮肉“滋滋”作响,冒着黑烟,焦味弥漫。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不仅这些,残忍的酷刑还有灌辣椒水,睡死人床。一次,五大队管教大队长赵光大发现邵忠业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于是把他固定到死人床上一天一夜。死人床就是把人的手脚身体脖子都用卡子卡在冰凉的床上呈大字形不能动,拉尿全在床上,凉的透骨;长时间一个姿势,钻心地疼,再长时间肌肉会萎缩,造成瘫痪,致残。恶警还灌辣椒水,那种往肉里钻着象冒着火的辣,一呼吸往肺里鼻腔呛,呛得人窒息,缓不过来气,憋得满脸通红,生不如死。

恶徒们的拳打脚踢如家常便饭,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已也无法统计了。在九年零两个半月的冤狱中,邵忠业遭受的酷刑摧残,真是难以尽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